520小说 > 穿越重生 > 重生—深宫嫡女> 128 夜半琴声

128 夜半琴声

上一章:127 陪嫁婢女     下一章:129 府门乱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520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520xs.Com

    结果是在如瑾意料之中的,素莲并没有跟着上京。女儿骤然得了势,张氏在蓝泯跟前又有了骄傲的资本,于是曾经对她十分有威胁的素莲便处于劣势了。

    “家里有素荷照看着,素莲的安危暂且无需担心,日后等咱们回了青州,用心替她寻个好着落便是,这件事上总是我们亏欠于她。”如瑾心头拂过一丝叹惋。

    当日秦氏送丫鬟给蓝泽借以缓和关系,不料中间素莲却为了主子着想自发投了蓝泯,若是以前,如瑾这边打压着张氏,兴许还能让素莲借机搏个名分,现今的情势却是不能了。世事变化太快,有了外界的推力影响,如瑾对家中事亦不能完全掌控,对于素莲她此时唯有愧疚了。

    虽有吴竹春在场,碧桃念她是被如瑾救下来的人,说话也没有避讳,用鄙夷的口吻说道:“二太太进府时听说极其高兴呢,光东西就拉了五大车,眼见是要打算在京都长住了。昨夜她女儿出门子的时候那么冷清,还不如她进府热闹。”

    吴竹春水样的眸子微微一转,声音似三月春莺婉转,“姑娘,容奴婢说句不好听的话,您若是不高兴就当没听见。”

    “你说。”如瑾拨动细瓷茶盏。

    吴竹春看了看屋中左右,见唯有碧桃在跟前,便放低了声音近前道:“奴婢虽然来了没几日,但咱们这边与东府的矛盾也看了十之八九。不瞒姑娘说,襄国侯府在外的情势其余丫鬟兴许不知道,奴婢以前在那边见过一些达官贵人,偶尔也听了几句在耳里,不知姑娘是否清楚底细,总之咱们府上并不似表面看来那样风光。”

    这番话着实出乎如瑾意料,她不免停了手中动作,抬眸认真打量这位新近的侍女。本是府中低等婢女寻常的浅青对襟比甲,搭着普通料子的月白下裙,简简单单的装扮,却因她玲珑的曲线显出妩媚风致来。她的眼睛并不太大,但是十分有神,眼波转动间潋滟生辉,有着冷静而智慧的眸光。最难得是她态度谦卑,并未因自己知道的比别人多而有骄矜之色。

    如瑾含了笑意,柔声道:“所以,你想说什么?”

    吴竹春一双清明的眼眸闪过与她妩媚外表不相衬的冷色,低声道:“奴婢想说的是,东府大姑娘进王府不管事出何因,若是她有幸得宠,势必要回头对付姑娘。既然如此,姑娘为何不彻底断绝了这个可能,反而放任她嫁进去呢。”

    “我要如何才能彻底断绝她反手报复的可能?”如瑾深深看住她。

    吴竹春并不退缩,随即答道:“若是人死了,一切一了百了。”

    如瑾轻轻松开了手指,绘了纤柔紫玉兰的浑圆碗盖落在茶盏上,发出“叮”的一声响。碧桃正为吴竹春的话感到惊讶,骤然听了寂静房间中的这一声,不免吓了一跳。吴竹春却是波澜不惊,只微微低了头,谦恭地不与如瑾对视。

    新近婢女的通慧和冷硬心肠让如瑾感到意外,她并未料到自己一时心善,竟救了一个这般模样的女子进来。“虽然你是为我着想,但是开口闭口就要杀人,我心中并不太舒服。”如瑾直言。

    吴竹春恭谨垂首,回禀道:“姑娘救过奴婢,奴婢便不隐瞒姑娘了。奴婢自幼卖给富人家里做童养媳,诸般苦楚都受过,九岁那年杀了主家老爷才得命逃出来,又不幸落了烟花之地。这些年里什么都看过,什么事也都经过,所以才有了今日的狠心。姑娘若是觉得不舒服,只当奴婢什么都没说便是。您是恩人,奴婢这份狠心不会绝用到您身上。”

    她字字句句说得清楚明白,寥寥几语已经大致描绘了凄楚身世的轮廓,如瑾心有所感,点头叹道:“不经一番生死血腥,便没有日后的改性重生,倒是我错怪你了。”

    吴竹春道:“姑娘养在侯府深闺,诗书教化之下有了菩萨心肠,但奴婢在外跌打许多年,知道许多时候都要狠手狠心才是绝品帝尊最新章节。”

    “我并不是菩萨心肠。”如瑾笑了,“我也杀过人,也害过人,你说的道理我岂不知。”

    吴竹春姣好的面容闪过不解之色,“那么姑娘为何放任东府大姑娘?”

    “此事并非我与蓝如璇两个人的恩怨,还牵扯了永安王在里头,她若突然死了恐对蓝家不利。是以我不是姑息她,而是不能拿全府犯险。”如瑾坦言。

    她对蓝如璇用药之时,亦曾想过吉祥手中那包药粉,然而思来想去之后终究放弃了这个打算。外面局势不明,凌慎之的消息只是断章残片,并不能帮助她将全局总览清晰,与长平王的交谈又有所顾忌,她不能问得太直接,又要忖度答案的可信程度,是以蓝如璇进王府这一事里头,蓝家到底处于怎样的情势她摸不准。既然摸不准,她便不能贸然行事。

    吴竹春沉默一瞬,旋即笑道:“是奴婢想偏了,让姑娘见笑,还是姑娘思虑周全。”

    待得吴竹春告辞走后,碧桃惊疑地朝如瑾说道:“这个竹春有些……”

    “有些什么?”

    “有些怕人。”碧桃想了想,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言语来形容,半晌才说出来。

    如瑾侧过头去,注视堂中一架落地长枝花卉绣屏,清丽容颜映了初冬午后浅淡的天光,莹润着剔透光泽。“其实我倒是欣赏她。人够聪明,心够狠,我正需要这样的人帮衬,亦需以她的冷硬心肠作对比,时时提醒自己保持清醒。”

    青苹掀开坠成菱角形状的圆珠帘栊,端着一碟新制的酥蓉饼进来,听见如瑾说话,眉头不由蹙了起来。“姑娘心底是善良的,不要这样勉强自己,奴婢们帮不上您什么,看着只觉难过。”

    热腾腾的糕饼放在花梨小几上,甜糯香气在屋中慢慢散逸,如瑾招呼两个丫鬟坐下一起吃,笑道:“我并没有勉强,只是在学着认真过活罢了。你们难过什么呢,如今我们过得不好么?等到母亲腹中孩儿落地,那时便更好了。”

    碧桃仔细揣度着如瑾方才的话,忍不住问道:“既然姑娘觉得她好,何不将她调来身边伺候,奴婢虽觉得她有点吓人,但凭心而论,她方才那些言语却是奴婢说不出来的。她又是姑娘救下的,忠心也不必怀疑。”

    如瑾摇头:“正因如此才要放她在外面,有些我们顾不到的事情便可让她帮衬了。”

    “那……要不要提一提她的等级呢,一个三等丫鬟,还被人排挤着,助力毕竟是有限的。”

    如瑾仍是摇头,只道:“她若是没本事改变自己地位,那才真是助力有限。”

    ……

    水红色软绫帐高高挂在销金葫芦钩上,半幅青丝散落于浅粉香罗枕,枕上半躺的人回过头来,艳丽容颜憔悴枯黄,露出凶戾神色。

    “人呢,人都……咳,人都死到哪里去了……”

    低垂的绣帘外头匆匆走进捧着药盏的丫鬟,战战兢兢来到床边:“姨娘恕罪,奴婢去煎药了。”

    啪!盛着半碗药汁的青瓷碗被挥落到地上,棕黄色汁液染脏了床下雀鸟纹锦垫。“你叫‘姨娘’叫得很过瘾?”

    绣帘一掀,又走进一个四十多岁的圆脸嬷嬷,脸上带笑说道:“蓝姨娘因何又发了脾气,品霜丫头叫您姨娘难道有错么?”

    品霜拎着托盘蹲身去捡药碗,然后手忙脚乱用帕子擦拭锦垫上的药渍,一声不敢出。床上躺着的人正是永安王府新进的妾室蓝如璇,本是一脸怒气,见嬷嬷进来赶忙换上一副和气笑脸,撑着身子坐起来道:“赵嬷嬷怎地过来了,也不事先知会一声,让我怠慢了未能相迎鬼医狂妃全文阅读。”说着又去责怪品霜,“嬷嬷来了都不知道通报,只顾闷头往屋里闯。”

    赵嬷嬷手里提着一个红漆小食盒,端正放到了床边小几上,笑道:“蓝姨娘不必客气,老奴此来只是送几碟点心,怎敢劳烦您迎接。恕老奴多句嘴,姨娘这病还是少生气为好,早些养好了才能伺候王爷,否则空担个虚名,没的让底下人看轻。老奴从侯府接了您过来,与您亲近才说这些,您仔细琢磨吧。”

    蓝如璇连喘了几口气,勉强维持着笑容,咬牙道:“多谢嬷嬷提醒。”

    “不必客气。”赵嬷嬷将食盒打开,端出几碟花样精巧的糕点一一摆放在小几上,“这是王妃特意赏给诸位侧妃姨娘的,因您新来,别人都是两碟,唯有您赏了双倍,是王妃疼惜您的意思。”

    蓝如璇露出感激谦卑的神色:“替我多谢王妃关怀,待我病好了,一定亲自前去谢恩。”

    赵嬷嬷点点头,转身径自去了,剩下蓝如璇坐在床上咬碎了银牙,瞅着那几碟点心只觉刺目,探起身来一甩手将它们全都挥到了地上。

    正在努力擦拭锦垫的品霜吓了一跳,慌忙侧身躲开洒落的糕点,跪在一边不敢再动。地上铺着垫子,碗碟落下去没有多大声响,也不破碎,只是里面盛放的点心俱都摔碎了,渣子溅了一地。

    蓝如璇厌恶地喝道:“滚出去,好好地守好了门户,再让人这么闯进来小心我揭你的皮!”

    品霜慌忙应了一声,连地上狼藉也顾不得收拾,匆匆躲出门外去了。余下蓝如璇瘫靠在水红湘绣金香枕上,咬着嘴唇,慢慢红了眼圈。

    进门好几天了,第一晚开始她就没见着永安王的面,新婚之夜独守空房不说,到得次日本该去给主母敬茶,宋王妃直接以她养病为由未让她出房门,这一关就关了好几日,半步也不让她出去。本是七分的病痛,到现在也关出了十分来,加之气闷惶恐,这几天她只觉身子一日不如一日,越发连床都起不来。

    尤其是,曾经在蓝府里侍过疾的两个老嬷嬷总是过来找她,今日送东西,明日传话,其余都是假,像方才那样夹枪带棒的数落她才是真。两人都是宋王妃跟前的人,因此便也能看出当家主母对她是个什么态度了。

    蓝如璇万没想到自己心心念念期盼了这么多天,进得王府却是这样的局面,一颗热乎乎的心几乎冷透冻了冰,委屈气苦处真是无人可诉。房中独坐时她便对着枕屏发怔,左思右想不知自己因何会落得这般田地。

    “王爷,难道不是你看重我么,不是你非要娶我么?连死了都要抬进尸首来,为何我活生生的进来你却不见我一面?我是病着,但也没有病到不能见人的地步啊!”

    枕屏上一对比翼彩羽雀儿亲昵交颈,蓝如璇含泪看着,越看越是心凉,喃喃对着虚空中想象出来的永安王说话。

    正暗自垂泪的时候,外间砰的一声响,还有嗡嗡的声音,将她思绪打断。蓝如璇不禁立了眉毛喝骂:“做什么笨手笨脚的,又是摔了什么?!”

    品霜小心翼翼隔着帘子回禀:“是……是不小心碰翻了琴箱子,没有碰坏,奴婢这就收拾。”

    “蠢材。”蓝如璇近日脾气越发暴躁,骂了丫鬟一句,却猛然想起了什么,立刻道,“把琴给我搬到屋里放好,快些!”

    于是这个晚上,将要到了就寝时候,蓝如璇房间里便传出了叮叮咚咚的琴声,顺着夜风悠扬飘散到大半个王府后园。为了让琴声传的远些,蓝如璇将琴放在了窗口,还开了窗子。初冬冷风透进来着实难耐,然而却也顾不得了,她裹了厚厚的毯子对窗奏曲。

    宋王妃刚刚换了寝衣,正在镜前卸钗环,隐约听了一两声在耳里,不免皱眉,“这么晚了还在弹琴,不像话了,去提醒王爷一声吧,不然传出去会被人误会他纵情不败战神。”

    婢女匆匆出去,没一会回来禀报说:“不是王爷和穆妃那里,是蓝姨娘院子里传出来的。”

    “蓝姨娘?”宋王妃稍微愣了一下。永安王今夜在穆侧妃那边留宿,她只道是二人兴起品琴,未想却是另有其人。刚要吩咐人去告诉蓝如璇收敛,一旁乳母悄声提醒道:“王妃莫管此事,她要弹就让她弹去,您只安心睡觉便是,自有人不高兴她。”

    宋王妃自来信服自己的乳母,闻言便去睡觉,总之她这里距离蓝如璇院子较远,琴声不是很明显,吵不到她。然而第二日早晨却有府中另一位姜姨娘来抱怨,说夜里琴声吵着了小县主,害的孩子哭了大半夜,今早就喂不下饭去了。

    小县主未满周岁,是永安王唯一的孩子,也是当今皇帝第一个孙女,所以倍受珍爱,即便是庶出也在一出生就被赐了县主,封号琼灵。姜姨娘是县主生母,不是很受宠,满心都扑在孩子身上,一早听得乳母说了孩子的情况,心如刀割,借着请安的时节就跟宋王妃告状。

    宋王妃推说不知此事,让她去找穆侧妃提醒,姜姨娘蹙着眉说道:“您不知道,并非穆侧妃弹琴,是那新来的蓝姨娘,她院子离县主住处近,弹了半夜,县主就哭了半夜。”

    “这……”宋王妃面有难色,“这我却不好管了,她是太子殿下送来的。”

    “殿下送来的更应该知礼才是。”姜姨娘看宋王妃不管,匆匆告辞去往了穆侧妃那边。永安王正在那边吃早饭,姜姨娘顾念孩子,也不管规矩了,直接闯进院子里去。

    穆侧妃的婢女问明情由,不但没拦着,反而引着人进了屋中厅堂。于是姜姨娘一边哭着一边将小县主的事情说了出来,听得永安王放了筷子。

    “去叫御医来看看,将蓝姨娘的琴收了,告诉她日后安分些。”永安王面色如常,但是亲近人都知道,他不笑便是动怒了。

    穆侧妃一身蜜合色纱缎长裙,薄施脂粉,安静陪坐在永安王身侧。见永安王语气不好,她亦放了筷子,轻盈起身走到他身边,劝道:“王爷莫气,姨娘也别哭了,赶紧吩咐人去请御医要紧,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姜姨娘状告完了,惦记着孩子,匆匆行礼作别。跟前没了旁人,穆侧妃搂了永安王的脖子,说道:“小县主身子向来康健,这次应该也没什么事,许是梦中受惊。一会我陪王爷去看看她,见了父亲她定会好了。”

    永安王颔首,穆侧妃又嘻嘻笑道:“王爷也别怪人家蓝姨娘,谁受了冷落不难受,夜里弹琴也是为了吸引王爷眷顾,说起来她是个可怜人,王爷得空去安抚一下才好。”

    说到后来语气中带了明显的酸意,永安王拿起筷子敲了她额头一下:“好生吃饭,别说怪话了。”

    “王爷迎了新人进门,便宜占大了,我偶尔说句怪话都不行么。”穆侧妃杏眼一眨,抿着嘴笑。

    永安王将她按到了椅上坐好,只低眉道,“别再提她,扫兴之极。”

    于是早饭时辰过了没多久,赵嬷嬷两个又去了蓝如璇房间,这次没带东西过去,反而搜罗了房中两张古琴出去,将墙上纯作装饰用的一管玉笛也带走了。蓝如璇临窗吹了半夜冷风,此时仍躺在床上半梦半醒的迷糊着,猛然被人闯进去拿了东西,惊醒之后强撑着坐起来喊叫

    “做什么你们?为什么抢我东西?”

    赵嬷嬷温和笑道:“老奴们在王府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不至于抢姨娘的物件。不瞒姨娘说,这些东西是王爷特意吩咐要拿走的,免得姨娘日后又要夜半吵人安眠,乱生事端。”

    “你……你胡说……”蓝如璇目瞪口呆,没料到自己辛苦了半夜施展的琴技竟换来这个结果。

    520小说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520小说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520小说高速首发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本章节是128 夜半琴声地址为http://520xs.com/16618/2089879/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