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在线阅读 - 第1806章 血族大公爵:能让时光龙离我远点吗?

第1806章 血族大公爵:能让时光龙离我远点吗?

        兔子。

        兔子。

        取兔子鲜血,制成血栓,再注入兔子体内。

        取兔子鲜血,使其稍微凝结,制成微血栓,再注入兔子体内。

        向兔子体内注入其他动物(以牛、马、羊等非魔兽的哺乳动物为佳)的血清,让血液凝结为血栓。

        可怜格雷特前世不是神外方向的,连科研方向的学硕都不是,只好用最笨的方法,推测血栓形成原理,按照原理一点一点折腾动物模型。

        折腾一只死一只,折腾一只死一只。什么兔子脑血管戳破了,结果死了;

        兔子脑血管戳破了,虽然治疗术止血及时,但还是死了;

        兔子脑血管没有戳破,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死了……

        以至于法师塔里,添了大量红烧兔肉、爆炒兔丁、麻辣兔头之类的菜肴。喜欢吃的魔法师很喜欢,不喜欢吃的,比如惑控系的魔法师们,忍不住骂:

        “你们手能不能稳一点!——都像你们这样开脑子,我们不知道要做死多少人了!”

        格雷特:……不是,你们惑控系,研究法术对大脑的影响,一贯是用开颅的吗?!

        到了自己研究医术的时候,他才知道科研能力有多重要。有科研在前面领航,才能为各种病症的治疗探索出一条新路,治疗者们才能找到前行的道路。

        要不然,靠治疗者碰到各种病例,再临时探索治疗方式,那效率也太低了,而且忙碌的治疗者们,也并没有时间从基础研究和动物实验做起……

        当然,他现在已经脱离了实验第一线,开始“老板动动嘴,下面人跑断腿”的幸福生活。但是,负责操作的死灵法师们,就得要死要活地负责细化:

        做血栓的兔血,需要放多久?凝固到什么程度才能重新注射进去?

        是用全血做血栓,还是用分离之后的成分血?

        是在试管里做出一大块凝血,再切一小块注入兔子血管?还是把鲜血注入某种细管子(比如央求安妮维雅小姐做的藤蔓管子),等它凝结再注射?

        注射的话,从兔子的什么部位注射?四肢静脉?中心静脉?直接注入脑血管?或者,猛一点,直接注入动脉?

        稍微凝结,形成微血栓,这个“稍微”是多久?要把血栓打碎、搅拌吗?怎样判断这是“微血栓”?“微”是多大?

        马血清,牛血清,羊血清,到底用哪一种?事前怎么制备?注射多少?在什么部位注射?

        每一个细节,都需要这些研究者,一点一点去尝试出来,形成标准流程……

        瑞默尔大公爵负责的“溶栓”这一步,只是整个研究过程当中的一环,而且是相当简单的一环。围绕着他,还有大批的研究者,负责前端、中端、后端的工作:

        “法术波动测量完了没有?”

        “测量好了……这次我们特地整理过了环境,干扰不大,应该能够有点儿有用的数据……”

        “那就好!快送咒法系!——上次测的数据,干扰太大,咒法系抱怨死了,说杂波这么多的数据完全没法解读……”

        “兔子!兔子呢!你们不要过河拆桥啊!兔子得养好了!这些兔子,能养活多久,就养活多久,尽量要让它们活得长一些!”

        “还有煮海带的那一组——海带提取物是用来做药物的,你们不要偷吃!再偷吃,就罚你们自己滚去海边捞海带!”

        “组长,我们没有偷吃……我们是把普通海带和魔植海带搞混了,没办法,这才尝一点辨认一下……”

        “你们……你们是要气死我!【侦测魔法】都不会用了?你们就是为偷吃找借口!!!”

        “我们申请了特种玻璃,可以吸收绝大部分紫外线,吸收后测得的太阳光光谱,和月光光谱完全一样!

        ——大公爵阁下,你要不要来尝试一下,这样的光线对您恢复有没有用?”

        ……看,配合诺德马克法师的实验,还是有好处的。瑞默尔大公爵很满意地走进光线收集间,伸出一只手掌,承托住被过滤之后的阳光:

        “……不行。还是太过燥热,而且,月光当中,对我们非常有用的一种能量,也被过滤掉了,没有进入这间房间……”

        “啊,是这样吗?”研究员们一片忙乱:

        “为什么会太过燥热?室内温度过高?太阳光里的热能太多?我们需要过滤掉红外线吗?”

        “降温!降温!把降温法阵开起来!”

        “换一种定制的玻璃,这一次,我们把红外线也滤掉!”

        “或者……我们尝试一下棱镜折射?把太阳光分开成各种光波,然后让大公爵一种一种尝试,到底哪一种对他更有用?”

        “预言系这次没来人太可惜了……把太阳系分成各种光波,本来是星相分支最擅长的,我记得他们做过这方面的研究……等等,我去查文献,查不到再请教他们……”

        “或者问问塑能系?他们玩各种基本粒子比较擅长,没准儿,是哪种基本粒子,对血族的恢复更有帮助呢……”

        每天都有新的研究思路,每天都有新的进展,每天——也都有新的、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瑞默尔大公爵身处其间,看着这些魔法师吵吵嚷嚷,颇不寂寞。

        虽然喝不到新鲜的、美味的、富有力量,灵魂芬芳的人类鲜血,但是,大量的魔兽鲜血,也稍微解决了一点他的饥渴。唯一的问题就是……

        “您能不盯着我吗?”

        不搭理,盯。

        “您能不要一直盯着我吗?”

        继续不搭理,金黄色的,沙漏一样的双眼,无所遁形,一直盯在身上。

        “我躲起来,我去睡觉,可以了吧?您不会进我的房间吧?”

        房间倒是不进,但是,那种“被注视”的感觉,还是无所不在。

        瑞默尔大公爵躺下又爬出棺材,爬出棺材再躺下,把那口用了上千年的棺材开了又关、关了又开,还是觉得鸡皮疙瘩直冒,没奈何,去找格雷特:

        “您能别让他这样盯着我吗?再这样下去,我只好回黑森林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