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至上宠溺[重生]在线阅读 - 第19章 父母

第19章 父母

        “沈念。”他开口,声音嘶哑得厉害。

        “怎么了?”沈念换上了睡衣靠在床头,眼里还含着些微潮湿的水汽。

        “我们……要不要说说话?”傅予城的表情有些局促,“和你相处了这么久,可我对你却知半解。”

        “所以……我想再了解你点。”

        上辈子的他太自私,年少轻狂什么都不懂。等到终于懂事、知道如何去爱个人的时候,被他放在心尖的人却已经和他南北相隔。

        所以这次,他想主动些,他想了解这个他爱的人。

        不仅仅是他的温柔,还有其他。

        “可以啊。”沈念拍拍床边的位置,柔声让他坐过来。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脱了拖鞋上床,明明心里想着和对方再靠近点,最后却还是隔了段距离。

        大概是央空调的冷风开得有些过猛,白天恰好的温度入夜却让人有些发冷。沈念把被子递给他角,他攥着手里柔软的被角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腿挪进去,间隔了段距离好让自己的脚不会在无意间碰到他动过手术的那条腿。

        “你离我这么远的话,被子都要被你扯走了。”沈念被他小心谨慎的动作给逗笑,“再坐过来点吧,我们都认识了这么久了,你不用对我这么慎重小心。”

        于是他又把自己往沈念身边挪了挪,窗外的月亮又往树梢悬了几分。他关了灯,两个人起躺进暖暖的被窝里,那么近的距离,他甚至能闻到沐浴露淡淡的香气。

        “你想知道什么。”沈念靠在枕头上轻声问他,逆着窗外月色,他眉梢影影绰绰点月光像是落了雪。

        他有些晃神,时间不知道该问什么,回过神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无论是上辈子还是现在,沈念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他已经过世的父母。

        “沈念你之前都是个人住吧。”他说这话时心思还沉浸在对过往的回忆里,“你的父母……”

        回神的瞬间直觉告诉他不该提起这个话题,他眼里慌张,连忙开口想把说出口的话收回去

        “如果你不想说的话不说也没关系。”他语无伦次,眼神紧张地看着他,“我们聊点别的吧”

        沈念看着身旁人眼里根本掩饰不住的内疚和慌张,沉默瞬后轻轻地笑了起来。

        “没关系。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也不是什么不能提起的事。”他目光温柔,“既然你想知道,告诉你也没有关系。”

        ————————————————

        大概回忆真的能让人重临过往的痛楚。

        他抬头望向头顶的天花板,浓重的夜色里万物屏息,只剩下清冷的月色覆落地雪白。

        他想起十年前的冬天,他穿着过年的新衣,迎来的却是双亲的灵柩。

        那是怎样鲜红的火焰,空气里弥漫着呛人的焦味。

        他坐在空荡荡的灵堂里,慢慢地,把蜡黄的纸钱烧成捧送葬的灰。

        那时他不明白,为什么父母治病救人了辈子,最后却没人把他们从死神手里抢回来。

        新闻媒体里报道他们的时候,说他们是白衣天使,是牺牲在抗疫线的英雄烈士。

        可他们不也是他的父亲,母亲。

        是他人生的开始,他年幼时的全部。

        从那刻开始,他明白自己注定只能孤身人走在人生路上。

        他这不长也不短的生,再也不会有人站在他身后,目送着他成家立业,等着他为他们养老送终。

        ……

        “你还记得03年的**吗。”他说这话时脸上神情温柔依旧,眼里却慢慢没了笑意,“那时候你才六岁可能不记得什么,但我却记得很清楚。”

        “那场疫情国内陆死了329个人,其有三分之都是医护人员。”

        “你不是问过我为什么要做医生吗?”他笑着弯起双眸,好让眼里溢出的泪光不会那么显眼,“因为我的父母就在那132位医护人员的牺牲名单里。”

        “那次我对你说孙思邈的《大医精诚》,其实那句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最开始是我爸爸告诉我的。”

        “所以我想成为他们曾经成为的人,做他们曾经做过的事,子承父业,这大概是我唯能为他们做的事。”

        瞬间的沉寂。

        窗外月光雾气般洒落,浅白窗棂摇曳树影。

        傅予城觉得自己心口涌动的血流就这么点点的冷了温度,月光浇在心口冷得刺骨。

        身旁的人还在继续说话,月光般轻柔的嗓音,晚风流动着露水和木槿的气息。

        “看着别人有父母陪在身边的时候,我总是安慰自己他们没有离开,而是变成了月亮和星星,在我触碰不到的地方静静地看着我。”

        “十年的时间,我直都是这么熬过来的。”身旁的人声音还是那么轻柔,像是水凝露珠的捧鲜花,温柔地让人心疼,“我爸妈生前经常为镇上的人无偿看病,所以镇上的人对我很好,他们处处关照我所以我没觉得有多孤单。”

        “他们觉得我好可怜,这么小的年纪就没了父母。所以他们谁都不敢在我面前提起,他们害怕我会怨恨他们就这么丢下我去了再也没法回来的地方。”

        “但我从来没有怨恨过他们。”

        他开口,眼里星河微颤,那片明晰的星光深处,藏满了翻涌的情愫。

        沈念想他大概快没有力气继续笑着了。明明嘴上说着没关系,可那种热泪快要夺眶而出的时候被逼下去的酸楚,却又次反复。

        揭开伤疤的痛楚,鲜血溢出的冰冷和空洞,难堪又狼狈。

        “我只是有些难过而已。”

        “想到别人五六十岁的时候还能喊声爸妈,而我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孤身人……”

        “别说了。”

        “沈念,我不想知道了。”他声音抖得厉害,心口阵阵绞痛到窒息。

        “对不起。”他颤着手把身旁的人轻轻搂紧,手臂青筋交错,指尖几乎要嵌进掌心的肉里。

        “对不起,我不该问的。”

        “没必要道歉。”沈念动作轻柔地拨开他额前的碎发,“是我决定要告诉你的,不要觉得抱歉。”

        “沈念……”

        怀里的人身雪白,颈间有着未散的花香。明明被揭开伤疤的人是自己,却还是温柔地宽慰他。

        那瞬间,傅予城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口,慢慢四分五裂。

        那份沉痛的哑然,让他心尖发颤。

        “我不该问你的。”

        我不该揭你难言的伤疤,更不该碰你从未愈合的伤痛。

        是我错了。

        “你不用道歉。”沈念没想到对方会是这样的反应。他想过那人可能会同情,可能会惊诧,也有可能会默不作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他唯独没有想到对方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是在……为他难过吗……沈念在清冷如霜的月色里软了眸光。

        他原以为这里是北方,这里和他的故土相隔千里,可南风却因为身旁的人回了头,卷着人间四月朦胧初开的暖意不辞千里辛劳为他驱散心头积压了十年的冬雪。

        因为别人的不幸而觉得抱歉内疚。

        他轻轻按捺下心头的点暖意,任由风声萦纡,在心口的荒原吹遍四月春风。

        傅予城,你还真是……傻得让人心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