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至上宠溺[重生]在线阅读 - 第34章 似星月似你

第34章 似星月似你

        沈念稍稍寒暄了几句就出了房门。

        屏息低头在静可闻针的走廊上走过,他的手心紧紧攥着两粒白色的药丸。刚才趁着老人家不注意他从药瓶里偷偷拿了两颗,虽然尚且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成分的药物,但他如果没猜错的,这就是上辈子让老人家遭此横祸的凶手。

        走廊的窗外树影摇晃,今夜月色空明,星光泛滥成海洋,可蝉的声嘶力竭却在风声中静匿,只留下一声声急促的喘息,冰冷的汗水顺着他的额角滑下。

        他又一次体会到了作为一名医生无可奈何的痛苦。

        他见过太多太多被逼无奈被选择放弃的生命,因为金钱,因为家庭,因为各色各样的原因。

        谁不想活下去呢,可现实总是残忍地强迫人在生死之间取舍。

        未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预知了未来发生的灾祸却无力改变,可怕的是人心难测。

        得立刻去告诉予城。他加快脚步走得匆忙,下楼梯时却一不留神撞到了人。

        “啊,不好意思。”来人停下脚步扶住了他,他来不及停下差点摔进对方怀里,古龙水清淡的香味骤然逼近,海浪清新的信香笼罩五感。

        “你没事吧。”对方作势想要握住他的手臂。

        他连忙站稳后退一步,不动声色地躲开了对方向自己伸出的手。对方也不觉尴尬,晃了晃手慢悠悠地收了回去,眉梢微挑,一边打量着他一边来了个自我介绍。

        “你就是跟着傅予城来的那个人吧,我叫刘燃,圈里人都叫我刘少或者燃爷。”

        他说话的语气随意,应该是刚刚变声完,还有一点清亮的音色,柔柔的,落在耳膜上带着微微振动的磁性和沉稳。

        他抬起头看见那人浸没在灯光里的面孔,比起明星艺人也不逞多让的优越五官,骨相优雅气质却轻浮,微微带着笑意的桃花眼看人时总带着一丝游戏人间的痞气,让人第一眼见着就联想到不正经、花花公子之类的贬义词。

        按照他原本的喜好,对于这样的人他不至于讨厌但却绝对不会主动搭理。但他一想起自己上辈子对这位刘燃刘少的印象,心里那一点抵触却变成了嘴角的笑。

        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用在刘燃身上大概最贴切不过。

        上流名门的圈子总是不乏些性子古怪的异类,而眼前这位刘少之所以出名,不仅仅是因为他十六岁就公开自己的性向承认自己是个同性恋,更是因为他身边走马灯一样轮着换的情人。

        那时候流传的谣言无非是说他滥情,说他身边的情人走马灯一样轮换,每天早晨醒过来身旁躺着的人都不带重样。

        可谣言终归只是谣言,就像白景晨看着像个玩世不恭的不良少年,骨子里却是个吸猫成瘾的单纯傻白甜。用刘燃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这杀人犯也没把杀人这两个字刻在脑门上,我不就长得好看点说话随意点凭什么就造谣说我是炮王渣男。”

        上辈子他偶然间去了一次林家,绕过庭院的时候却瞧见这位传闻里多情轻浮的少爷一身狼狈的趴在二楼的阳台上,低声下气地哄着屋里的人让他开窗。屋里的人哭着不肯,委屈地问他你到底有几个心肝宝贝。

        他眼看着天不怕地不怕的刘少因为对方的眼泪急得满头大汗,一连串的只有你一个说得语无伦次。眼神可怜巴巴得哪里还有平日里半点游戏人间的纨绔轻浮,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矜贵公子哥倒不如说像只被主人丢开后自己叼着牵引绳求原谅的哈士奇。

        “久仰大名,我叫沈念。”他笑着伸出手。

        谁能想到在帝都名流圈里臭名昭着的风流浪子刘三少,可本质上却是个暗恋都不敢表白的纯情小孩。

        公开出柜一年半,刘燃见惯了见到他就躲的女孩和一见他就逼逼赖赖好像同性恋杀了他亲妈一样的狗屁直男,这听完他自我介绍还能笑着和他打招呼的,他一只手就能数完。

        “欸?你不讨厌我吗?”刘燃摸着下巴啧啧称奇,“我是同性恋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知道。”沈念笑了笑,眼里的温柔满盈着温润的月光,“因为我和你一样。”

        “嗯???”闻言,刘燃登时瞪大了眼睛,大概是因为太惊讶,情不自禁地握住了他的手。

        这不握还好,一握却被刚上楼的傅予城给看了正着。他的脑子里瞬间空白,旋即猛地拉起了警报。

        他从来不否认自己是个占有欲过强的人,只是一直克制一直隐忍。

        林柏轩、白景晨都是喜欢女孩的人,所以即使沈念和他们相处他也没有在意过什么,可如今刘燃是货真价实的同性恋,公开出柜了一年半,谁都知道这人风流成性不正经。

        傅予城觉得自己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在瞬间炸开了。也不管林柏轩还在身边,大步流星地冲着对方走了过去,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刘燃已经捂着额头坐在地上骂骂咧咧。

        “哇!你干嘛打人啊!”

        “你说我为什么打你!”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冷得瘆人隐在阴翳中的清冷双眼锋芒凝聚,戾气横生,浑身凛冽刀锋般瘆人的锋锐。

        “我还就真不知道你为什么打我了!”莫名其妙被打一拳头,刘燃自己也气得冒火,他清楚自己自从公开出柜风评就差得和街边流氓一样,可这也不至于站着什么都没干无缘无故就挨一拳头。

        “我不就和人说说话嘛!你谁啊宇宙城管还是怎样!就算这里是傅家你也不能随便动手打人啊!你又不是沈念的什么人!”

        “我怎么不是他的什么人了!我是……”傅予城猛地止住了话头。该死的!他在心里狠狠地唾弃了自己一声,后悔和无措在冲动褪去后占据脑海,他清楚自己刚才的举动太过莽撞。别说林柏轩,就是沈念脸上也是一副被吓到的错愕。

        可眼下这样的情况,他实在是没办法向对方解释什么,只能冷着一张脸说了一声抱歉转身就走,林柏轩一脸茫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目光在刘燃和沈念之间转了一圈,似乎隐隐约约觉得自己猜到了什么,又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懂,于是跟着说一声告辞就离开了。

        “诶哟我去,额头都要被他打歪来,这是使了吃奶的劲要把我一拳头打死吧。”刘燃揉着额头咬牙切齿,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干什么啊,好像我抢了他女朋友一样,夺妻之仇还是怎么的……”

        “抱歉,予城他……”

        “欸,我说……他不会是……”刘燃的表情愣住了,脑筋一转就像是华生发现了盲点,盯着他不断眼神暗示。

        事已至此,他知道对方十有□□已经猜了出来,也清楚对方不是保守不了秘密的人,于是点点头直接承认。

        “那就难怪了……”这要是换成林软他肯定也气得恨不得抄家伙上去把人揍进地里。

        “哦,那没事了。”说时迟那时快,前一秒还一脸深仇大恨恨不得揍回去的刘燃立刻不说话了,低头一脸“好兄弟我明白我理解”地表示自己可以原谅,“都是男人我理解,我理解。”

        于是沈念回想起上辈子听说过的传闻,说是刘家三少翘课拎了块板砖在学校小树林把几个流氓敲得头破血流哭爹喊娘,当时还有人说他是冲冠一怒为红颜,现在想想,恐怕是另有其人。

        “你的额头没事吧,予城他不是故意的,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碍事不碍事,就是有点肿,回去冰敷一下就好了。”刘燃一脸通情达理地挥挥手,不仅不追究反而劝他先去瞧瞧自家爱人,“我瞧他作为打人的那个好像比我这个被打的还委屈,你去哄哄他。”

        “你放心,你们的事我一定守口如瓶。改天我登门拜访我和你聊聊我相好。”

        ———————————————————

        傅予城从来没想到自己也会后落荒而逃的一天。

        黎明未至的夜空寂寂流淌着浓郁的黝黑,那些雾气或是飞絮般撕扯氤氲的冰冷窜入肺叶是透彻心扉的刺骨冰凉,刀刮般的刺痛。

        宾客已经散尽,大厅里空荡荡的只剩打扫的佣人。他靠在阳台边缘的栏杆上,微微凛冽的晚风吹乱他额前的碎发。

        他怎么就这么冲动呢……他暗自懊恼。

        他也是经历过上辈子的人,他明明知道刘燃喜欢的人是林柏轩的弟弟,可一看到他握着沈念的手,他脑海里就……

        是他太冲动了。他慢慢叹了口气。

        别墅建在湖畔,他低头看见了湖水,永夜一般漆黑的颜色,其上缀着点点斑驳光影。他站在灯光的边缘,那些冰凉的河水就这么从他身畔流过,皎洁圆月从乌云的缝隙里现出轮廓。

        总是这样的话沈念也会觉得困扰的吧,人又不是什么东西,即使喜欢也不能自以为是到这种地步。

        “予城。”

        在一片绚烂到仿佛下一秒就要焚烧的灯光里,有人突然叫出他的名字。

        他恍然回神,下意识地回眸眯着眼睛去看那个浸没在耀眼光芒里的人。

        他原以为河水里斑斓晃动的光斑是水晶吊灯折射下的人间奢靡,可一瞬间的眼神对视,他看到那人眼里有一轮纯白皓月缓缓升起,于是他明白过来他所见的温澜光斑其实是他爱的人自八千里外江南小桥流水里为他捎来的清风霁月。

        “沈念……”他的声音有些喑哑,目光低垂不敢对上来人的视线,“抱歉,我不该……我就是有点……。”

        “害怕?”沈念走到他身边轻轻握住他的手,“怕什么?怕我不喜欢你喜欢他?”

        “他刚才抓着你的手,就……就……”

        “就什么?”沈念笑着踮起脚尖搂住他的脖颈。

        傅予城瞬间词穷,大脑空白只因为身前人的突然靠近。

        “对自己有点自信啊,予城。”

        所谓的刹那永恒大概也不过如此。

        近到连呼吸都能被敏锐感知的距离,对方被灯光映成通透浅色的瞳孔里倒映出繁华深处最靡丽醇亮的火光,也倒映出被靡丽灯火缠绕湮没的他。

        好似无数模糊斑驳的光线里,他们就是彼此眼中最清晰的存在。

        “我刚刚告诉他,我已经有爱人了。”沈念温柔地笑着,眼里是大片大片洋流般细腻的温柔。

        他的目光在一瞬间沦陷入海底,心口一直紧绷着的那一线坠痛在一刻缓缓松开。

        他想,这世上除了沈念,大概再也不会有人愿意像这样包容他的无理取闹和任性。

        他们离开了别墅,接他们回家的车还没来,他牵着沈念的手躲进路边浓黑的树影里,俯身落下一个热烈的吻。

        沈念不说话,只是温柔地笑,他微微闭眼吻上对方的唇角,睫毛坠下深深的阴翳。

        还是那股木槿的味道,温温柔柔像是一种情绪的镇定剂。好似这一刻他又回到了那个瑰丽的夏夜,他们在沉沉暮色里忘乎所以地亲吻。

        人生纷繁复杂,他猜不到未来会如何改变,就像他猜不到他上辈子会在十八岁的时候遇见沈念。

        如今凛冬已逝,熬过漫长的等待,他在路的尽头看到了繁花盛开,他爱的人为他踏碎银河寻遍星野,只为这一刻手捧星光接他走出这万丈黑暗。

        作者有话要说刘燃同学出场辽,大概是念念的闺蜜??

        二分评论过百我就加更!(反正也到不了我就立个fg好了)

        。

        感谢在2020031802:41:28~2020031923:57: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ofelia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顾安笙2个;斜月魅影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吃骨头的猫50瓶;ofelia40瓶;笑笑天甜24瓶;玛格丽特辣子鸡10瓶;顾安笙6瓶;金世初5瓶;阿巴阿巴4瓶;九卿、泽木、420699082瓶;31654951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