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至上宠溺[重生]在线阅读 - 第38章 人人心难医

第38章 人人心难医

        “沈念,你会不会觉得我太敏感。”

        “明明你都已经说过很多次,可我还是惶恐,我还是会害怕。我不想这么患得患失,我知道这样敏感的自己让人生厌,所以我一直忍着,我害怕你知道后会觉得我不信任你。”

        我害怕你看到我的缺陷,害怕我会像上辈子那样成为你的累赘。所以重来一次,我想用我最好的一面去对待你,我想成为能让你放心依靠的人。

        “别说了。”

        一语不发地俯身给了那人一个炽烈却也温柔的怀抱,沈念轻阖双眸,眼里雾气氤氲像是看见了一场凛冬深夜灼痛至极的花火。

        “我知道,我都知道。”

        他知道爱的人并不完美,知道他幼年的生活缺少爱与包容,所以很多时候他会比寻常人更敏感,患得患失地猜疑而又偏执,一点点在旁人眼里无伤大雅的玩笑都会戳中他心里的痛楚。

        无论是上辈子的傅予城还是现在的傅予城,他早就清楚他的爱人不再是十七岁的少年,也并非长不大的孩子。特殊的家庭环境催促着他过快成长,逼迫着他满足所有人的期待,却唯独没人记得他也不过是个渴望爱的孩子。

        “以后我会每天告诉你一遍,我很爱你。”沈念温柔地笑。眼里含笑,温柔又明澈的声线里含着轻轻柔柔的心疼。

        “只要你想听,我说多少遍都可以。”

        如果你在最应该得到宠爱、即使放肆任性也不会被责备的年纪被迫学会了隐忍和成熟,那么现在,我愿意给你所有的偏爱和包容。

        在这世上找到一个无条件包容宠溺自己的人谈何容易,多少人穷尽一生都难觅。而我之所以我愿意成为这样的人,不是因为我温柔,而是因为对象是你。

        傅予城觉得自己的心,就这么慢慢坠进了盛夏六月的海洋里。

        自己的爱人总是那么温柔,像是穿过时光的缝隙亲吻他眼里的不安,他心中的爱与痛无需躲闪更不必言明便被对方识得透彻。

        他的偏执他的敏感,对方都只是温和地包容,氤氲开柔软笑意的眼睛里没有任何苛责和愠怒。就算偶尔实在对他的莽撞粗心无可奈何的时候,也只会伸出手指轻轻覆上他皱起的眉峰,笑着在他唇边落下一吻。

        “你这样会把我宠坏的。”

        “那就把你宠坏好了。”他听见自己的爱人如是说道,“在我面前当个宠坏的坏孩子也没关系,谁让我这么喜欢你。”

        “所以,要当我的坏孩子吗?”沈念使坏地笑笑,手指轻轻覆上他的脸颊。

        他眼睑往下半寸的位置生着一颗泪痣,沈念踮起脚尖在上方轻轻落下一个吻,温柔而又轻盈的触感像是蜻蜓啜饮晨露。

        身畔的日光花瀑般盛放,尘埃震颤着从地面上扬起,又在金白的光线里残羽般凋零。

        沉静无波的心底不知为何陡生轻微触动,像是雨水滴落漾起的涟漪,一层层扩散,泛起波澜。而他的眼里,就这么逐渐盈满了清澈滚烫的水光。

        “沈念,你可真是一个坏人。”他俯身回应给对方一个炙热到几乎要融化的吻。

        于是寂静的世界就此重归喧嚣。身后深色的窗帘在冬日微寒的晨风中轻柔扬起。

        沈念闭上双眼,晨曦的光线就这么温柔地落在他们身上,在褐色的木质地板上留下一个极度美好的剪影。

        时间并不证明爱情,时间淘洗爱情,恰似沙海淘金。

        择去那些激情所致的冲动,当热情褪去,容颜也衰老,时光会证明爱情的真正含义并非**之欢,而是责任,是生同衾死同穴的决心。

        那些相濡以沫白头偕老的爱情,不过是两个互有残缺的灵魂在数十年的时光里打磨至契合,最后彼此包容着理解罢了。

        仅此而已。

        ——————————————————

        傅予城知道沈念从来不说毫无根据的话,于是他在奶奶住进别墅的第一天辞退了原本的家庭医生,又让徐子衿带了和原本药物名称相同的药替换了原本的药。

        沈念虽然是西医,但因为母亲是中医,所以自小就学了不少养生调理的食疗方子。考虑到老人现在的身体状况,他当天下午特地拜访了学校里中医与营养学方面造诣颇深的教授,认真向对方请教高血压患者的饮食调理。

        徐子衿在第二天早晨带着检测报告登门,眼底微微泛青想必是昨夜一夜未眠。

        沈念一看对方脸上的神情就能猜出结果不尽如人意,毕竟他从医多年,即使通过最简单的观察,他也或多或少地能从服药后的症状猜出药里的成分究竟是什么。

        “检测结果出来了。”徐子衿把手里的检测报告打开,指着上面的一行字缓缓开口,“你给我的药是市面上常见的感冒药,也就是酚麻美敏片。”

        “感冒药?”傅予城一愣,沈念却在瞬间冷了眸光。

        “对,就是市面上很常见的感冒药。”徐子衿说话的语气没有多少变化,可脸上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能在市面上流通的药物一般都经过严格审核,酚麻美敏片作为使用了十几年的药物自然是没有问题,对人体损害也很小。但问题在于其中的一样成分——麻黄碱。”

        “麻黄碱是一种血管收缩剂,一般用来预防支气管哮喘发作和缓解轻度哮喘发作,也可以治疗各种原因引起的鼻黏膜充血、肿胀引起的鼻塞。”

        “现在市面上含有麻黄碱的药物很多,像一些感冒药诸如酚麻美敏片里就有微量麻黄碱的成分。一般来说,这种药不会损伤人体。但问题就在于这种药对于高血压、动脉硬化的患者是绝对禁用的,因为它起到的作用和降血压的药物完全相反,尤其奶奶已经上了年纪,用药都要谨慎,而头晕恶心失眠心悸这些都是麻黄碱服用后的反应,如果长期服用的话……”徐子衿的声音一顿,止了话头大概是担心着接下来的话会刺激到他。

        于是他扭头望向沈念,两个人视线相接。

        “有很大的可能会死于动脉硬化、肾功能衰竭。”沈念轻轻叹气,旋即抬眸接上了对方没敢继续说出口的话。

        而傅予城的心就这么随着对方下一句话咯噔一声坠入谷底。

        “以及高血压引起的……脑出血。”

        作者有话要说    拔了智齿在医院住了三天qaq,一回到家就立刻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