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恋收割机[快穿]在线阅读 - 7.我只要最好的6

7.我只要最好的6

        理所当然的,那天蔚瞻墨送沐瑶回来一事又掀起了一股热风,网上还贴有两人撑伞对视的照片,大部分人都拒绝吃这对CP,只有小部分人看了之后觉得好暖好萌的。

        毕竟沐瑶才到他的胸口高,一个抬头一个低头,身高萌差什么的,还是很能加分的。

        沐瑶早料到了这种场面,所以在莫榆和林婉怡回来之后,她还以为她们俩会来个三堂会审的,但莫榆只看了一眼,就开口道:“那些人真无聊,居然把我p掉换成了蔚瞻墨!”

        林婉怡嚷嚷着要看,看完了就把手机丢过一边,并表示:“明明被P走的是我,我也跟瑶瑶撑过那把伞,当时瑶瑶也是穿这身裙子的。”

        莫榆哼了一声:“你看看那伞的高度,你这个身高能撑得起来?”

        林婉怡:“……好像还真是这样。”

        然后那两只一脸平静的各干各的事情去了。

        沐瑶:“……”本来心里还挺忐忑的。

        晚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沐瑶偷偷问莫榆。

        “你什么时候对P图有研究了?”

        “那些人还说过你和那谁同居半年多,胎都打了三四次呢,这我也要研究怎样堕胎才能确定你是清白的吗?”

        这倒是,沐瑶记得,不止有传过她堕胎,还传过她同时被三个人一起包了,连孩子都给富豪生下来了。

        莫榆还含着牙刷安慰她:“我和婉怡都清楚你的为人,放心吧,我们不会多想,也绝不会因为那些谣言就离开你的。”

        然后在沐瑶感动得刚想给她一个熊抱时,她扭头继续刷牙去了。

        总之对于这件事情,那两只十分的淡定,沐瑶也很淡定。

        在她和蔚瞻墨又重新热起来的话题中,辩论赛的半决赛悄无声息的来临。

        因为决赛后胜出的队伍就代表着T大的门面,所以从半决赛开始就有教授来坐镇,整个现场都吹着一股严肃的风,不见初赛时轻松的氛围。

        不知道该算不巧还是缘分的是,沐瑶她们这次还真的撞上了蔚瞻墨这一队。

        比赛前,两人的眼神交接之时,不复上次相见时的暧昧,只余下硝烟。

        蔚瞻墨这个精英中的精英,带着两只精英和一个魏渣。沐瑶一人带着三个渣,其中还有两只全程星星眼看他的迷妹,没有任何悬念的,她们输给了蔚瞻墨那队。

        离场的时候,蔚瞻墨为了多看她两眼,用找东西为借口拖慢他们这一队的速度,等她们要走了,他才装作刚找到的样子,然后两队在门口狭路相逢。

        沐瑶忽略其他人,冲着蔚瞻墨道:“恭喜,看来上次落水后,你已经把渗进脑袋里的水都给挤出来了。”

        “承让了,多亏你到现在还没挤,不然,我们也不会赢得这么轻松。”蔚瞻墨露齿一笑,语气谦虚,话里得意。

        她身后的莫榆和林婉怡被科普过,秒懂。

        潘晓、魏静安、以及他的两个小伙伴:“???”

        几十双眼睛还在看,沐瑶也不想太引人注目,因此只是细微的哼了一声,声音很娇很微弱,只有离她最近的蔚瞻墨听清了。

        这是生气了?哦不对,应该是撒娇。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感觉……还挺不错的,他心下暗爽,面上表情依旧。

        沐瑶斜眼看他:“阁下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你咋不上天?

        蔚瞻墨不动如山:“高处不胜寒。”我恐高。

        然后两方人马分道扬镳,围观的吃瓜群众:exm?不是说这是对小情侣吗?怎么感觉更像敌人?

        因为也没真想着要拿下冠军,莫榆她们三人都是打酱油的心态,所以对止步半决赛的结果都没什么感觉,回到寝室换了身衣服后,她们提议出去吃大餐。

        沐瑶找个了不舒服的借口就没跟去,她们以为她输给了蔚瞻墨所以心里不太舒服,就没勉强,纷纷表示给她打包回来。

        等她们出门后,沐瑶卸了脸妆,再把头发散了下来,卷了个空气刘海,然后她走到镜子前,满意的发现里面的自己比平时更水嫩。

        她翻出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纸盒子,往上面贴了个蝴蝶结后,这才满意的出了门。

        湖边的假山上。

        蔚瞻墨远远的看到她走来,不管她的本性如何,她的气质和姿态都是极佳的,一步一伐皆成景,随着她走近,他还发现她换了衣服和发型。

        女为悦己者容?他挑眉,她每次都表现得这么明显,那他是要装作没发现呢,还是反撩回去呢?嗯……或许这两种情趣都可以换着来。

        心里思考着怎么给人挖坑,面上却滴水不漏,他看向她手中的礼盒,含笑道:“我以为是我想多了,原来你真的是在暗示我来这里。”

        沐瑶抬头看他,再目光垂直的掠到假山脚下,撩起眼皮,把皮球踢回去:“这就是你口中所说的高处不胜寒?”

        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就像他一样,蔚瞻墨笑了笑,问她:“要上来么?”

        虽然是这样问,但他的手已经垂下来了,沐瑶没有任何犹豫的把手递过去,借着他双手的力道,再踩着壁上的凸起,她很快就坐到了他的身边,他那混合了两人温度的手,也在她坐稳后就收了回去。

        入眼是随风飘荡的柳条和连绵不绝的一层层水波,荷叶随清风摇曳,左手边是绿意葱葱的草坪,右边是枝繁叶茂的树林,有风又有绿荫,坐在这里还是挺凉爽的。

        耳边还有远处球场传来的细微的运动声,沐瑶享受着凉风,感觉她的浮躁都被微风吹走了一般,心里畅快了许多。

        “怪不得那天你会在这里,你真是会找地方。”

        “我喜欢安静,这边极少有人来,所以从大一起我就时不时来这里坐一坐。”他看着她,拍了下底下平坦的壁檐:“你要是喜欢,可以让一半给你。”

        听到最后一句话,沐瑶心里涌起一丝喜意,要知道,这里相当于他的私人领地,原剧情里他连聂紫都没告诉过呢。

        她心里高兴,嘴上却道:“不太好,你不在,我都上不来。”

        他们坐的地方并不是假山顶,更不是他平常坐的位置,假山的这面壁也很容易攀爬,蔚瞻墨挑眉。

        “要上来也没多困难。”

        沐瑶斜眼,把他的话还回去:“抱歉,我恐高。”

        他哑然,她这性格真是像极了自己,而后福至心灵的说道:“我会做你的梯子,只要你需要。”

        沐瑶这才满意的笑开了。

        她的笑容很清甜,水眸也亮晶晶的,蔚瞻墨侧头的时候正好看到这副惑人的美色,情不自禁的跟着笑了下,看来,她很容易就被讨好。

        不过他的性子挺恶劣的,越是在意的人就越想捉弄,他没等她笑完,就开口道:“辩论赛输给我的心情如何?”

        沐瑶是过来人,对他这种大男孩的脾性有所了解,继续笑眯眯的说:“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日蔚瞻墨。”

        他:“……你胆子不小。”

        “所以只是想想而已。”

        “当着正主的面这样说,真是好久没见到这样无耻的人了。”

        “我也觉得是,好久没见过你这样的人了。”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发现彼此都没有示弱的打算后,再各自含笑的移开眼,有种互相了解了彼此的满足感。

        沐瑶把上来之后就放在一旁的盒子拿过来,递给他:“喏,我此行的目的,给你赢了我的奖励。”

        他接过,带着好奇打开了,然后就略惊讶的看到了一本熟悉的书籍躺在盒子里。

        这本书的作者是俄国人,也并不怎么出名,别提国内买不到,在俄国里要买都得跑很多书店。

        他撕开包装,指腹温柔的拂过书名:“你知道这本书的内容是什么吗?”

        她摇头,那里面全都是外文,她跟它互不相识。

        “这本书叫《住在象牙塔的男孩》,主人公从小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他的理想是成为一名遨游蓝天之上的机长,可他一家子男人都是陆军,他的祖父希望他也能成为一名出色的军官。”

        封面里,华丽的高塔之上的小男孩,正抬头渴望的看着蓝天,蔚瞻墨摩擦着小男孩的眼睛,敛去笑意:“主人公的成绩很出色,出众的记忆让他被国家高层看中,他的家人见此就擅自给他的人生做出了安排,可是他不愿意走那条道路,他反抗过、也挣扎过。随着年纪的渐长,战事让他失去了父母后,渐渐的,家里只剩下他和年迈的祖父。”

        “他的祖父热爱着他们的祖国,一直不放弃让主人公参军的想法,主人公渴望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在一天夜里,他离家出走了。”

        他停了下来,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沐瑶没出声,怕打断他的思绪,但没想到他没再开口,她忍不住问道:“后来呢?”

        他把书本放回盒子里,叹了一口气:“后来他还是如他祖父所希望的那样,去参军了,在他祖父故去那一年在战场上失去了双腿,从此孤苦一生。”

        他刚才说话的时候,中间迟疑了一下,这证明他应该是隐瞒了什么。

        她扯了扯他的衣角,把他从低压的气氛中拉出来,甜甜的笑给他看:“那这本书对你很重要吧,抱歉啊,早知如此,我就剁了自己这只弄坏你书的手了。”

        她的笑容太甜,蔚瞻墨看了就觉得心情好了许多,他曲起手指弹了弹她发夹上的弹簧黄色问号,看着那个问号前后摇晃,放松了下来。

        “那是我十四岁生日时我爷爷送我的,也不算得多重要,不过每次去国外比赛前我都会翻一翻,你现在送了也刚刚好。”

        祖父和爷爷,同样记忆力**炸天的主人公和蔚瞻墨,她把主线给串了起来,但他既然不想说,沐瑶不会揪着他问,只点了点头。

        反正她也能从原剧情里找到答案。

        回去的时候照例是他送她,经过一番畅谈,好像两人的距离都缩进了。不知道是不是蔚瞻墨一路都在弹着她头上的发饰的原因,他们走到哪都是焦点。

        又一个路过的人频频回头看他们,沐瑶忍无可忍的把他的手扒拉下来。

        “幼不幼稚!”

        然后蔚瞻墨顺势把她的手给裹住,干燥的大手包着嫩白的小手,他垂下眼皮看着,满意的笑了笑。他不知道此时心里的愉悦是不是就叫喜欢,但是他想这样做……既然想,那为什么不做?

        他十分淡定的回她:“早这样反抗不就好了?”

        在她横眉过来的时候,蔚瞻墨还十分厚脸皮的晃了晃两人交握的手。

        “说实话,刚才讲故事的时候,你是不是故意让我发现你表情不对劲,再让我脑补你和主人公的相似之处,然后达到苦肉计的效果?”

        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啊,蔚瞻墨满脸无辜的望天,但抓着人家姑娘的手也没放开。

        她甩了几下没甩开,佯怒:“你放手。”

        他低头,浅浅一笑:“路滑防摔倒。”

        沐瑶:……这一副“我是为你好”的样子怎么这么欠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