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恋收割机[快穿]在线阅读 - 9.我只要最好的8

9.我只要最好的8

        夏去秋来,T大这边下了一场大雨,T省位属南方,秋冬多细雨,这也可能是今年的最后一场大雨。

        沐瑶站在实验楼门口,身边的同学一个个离去,她拿着伞,又拒绝了一个男生的搭话。

        尽管她的名声不太好听,还是有很多男生往她身边挤,有觉得她“烂”想占便宜的,也有真心实意想追求她的,这些人她拒绝了一批又来一波。或许被人追求的感觉挺不错的,但追求的人多了只会觉得不堪其扰。

        人渐渐走光了,沐瑶望了望天空,似乎老天觉得这场大雨还没有下到淋漓痛快,半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犹豫了下,选择继续等待。

        一抹墨色出现在她眼底,在瓢泼大雨中不疾不徐的向她靠近,无论强风怎么吹拂,那伞都没有倾动分毫,沐瑶看他一步步的走上台阶,然后却伞露面。

        她轻声哼了下,如同久等不到男朋友而抱怨的所有女朋友一样。

        “你迟到了十九分钟。”

        一句话也就够了,不用跟他说她的腿站麻了,也不用跟他说她为了和他单独吃一顿饭,就拒绝了两个闺蜜来接她的好意。

        蔚瞻墨也知道自己的罪过,他发短信问她要不要一起吃饭时他已经往这边走了,但没想中途碰到了他的教授,然后他就被抓了近一个小时的壮丁。

        尽管他尽力赶来了,可还是让她久等了,他亲戚中没有比他还小的女孩子,因此没有哄女生的经验。

        “抱歉,下次再也不会了。”

        “下次的事情现在怎么能算数。”

        嗯,有个嘴皮子厉害的女朋友就这点不好,有时候很难哄,所以他干脆在她面前蹲下身子。

        “你的鞋湿水了会滑的,上来吧,我背你过去。”

        沐瑶看了看自己的高跟鞋,再看了看眼前的男人,假装犹豫,然后表面上一副很快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妥协的样子,“好吧,反正是自己家的,不用白不用。”

        她略傲娇的样子让他失笑,连声音都藏不住他的笑意:“好好好,你就快用吧。”

        沐瑶自己也笑了,把自己的伞放进包里,毫不客气的覆上去。

        她长得小个,又瘦,蔚瞻墨负着她的重量很容易就站了起来,他回头,墨色的眼眸蕴满笑意。

        “这位乘客,请系好你的安全带。”

        她听话的把双手在他的前脖交缠,然后从他手中接过他撑开的大伞,严实的遮住他们的上半身,再看他稳稳的走下阶梯,踏进深及小腿的积水里。

        沐瑶的力气没有他大,手中的伞总是被吹歪,然后遮住他的视线,脚下全是流淌的雨水,看不清前方就很难前行,所以有时候他得停下来等那股强风停歇过去。

        沐瑶:“……”

        蔚瞻墨:“……”

        好吧,美感全无,粉色气氛也同大风一起刮走了。

        又一股凉风吹来,他把她往上掂了掂:“冷吗?”

        秋风带走了她的温度,其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心里火热热的,她贴近他的耳畔,揪了揪他的卫衣。

        “你也没有穿外套,所以我不冷。”

        这倒是,他也配合她遗憾的说:“早知道我就带外套来了,给你说冷的机会。”还要找又长又宽的,别人一看就知道是他衣服的那种。

        “下次也不晚。”然后她又担忧的问:“我重吗?”毕竟她体重也近百斤。

        “嗯……”他沉吟道:“像你这么重的猪崽都可以拉去屠宰场了。”

        知道他是开玩笑,沐瑶佯怒:“你竟然嫌弃我?!”

        “其实很公平,我也有诸多不好,除了你别人都不愿意接手的,所以我们互相珍惜吧。”

        “……”

        她久久无声,蔚瞻墨不放心的回过头,见她略有不高兴的样子,不解的问道:“怎么了?”语气里带着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温柔。

        “卧槽你竟然拿别人不要的给我?”

        “……小姐姐你厉害了,连‘卧槽’都出来了,快说说你还有什么是我没发现的。”

        “怎么,你又继续嫌弃?”

        “不不不,小姐姐你长得好看,你说得什么都是对的,我怎么敢嫌弃?”

        两人慢慢走远,空寂的道路只余下他们的谈笑声。

        实验楼附近,两个女生齐齐搓了搓手臂,满脸嫌弃的看着他们远去。

        “肉麻!”

        “就是!那女的腿断了吗?这么点水都走不了?!”

        “有男人的人有不用走路的特权,像我们这种长得像单身狗的,只能干着鞋出来湿着鞋回去,这就是有人疼和没人疼的区别。”

        “……你才长得像单身狗!”

        “别看了,走吧。”

        两个女生继续走,没走两步,其中一个女生突然回头盯着远处墨色的伞,撞了撞另一个人的胳膊:“诶,你觉不觉得那个女的声音有点熟悉?”

        风雨中飘来的声音有些失真,莫榆朝他们的背影看了看,隔得又远他们的伞又宽大,实在没看出什么来,摇头:“不奇怪,我觉得声音甜的人听起来都差不多。”

        林婉怡将信将疑的继续盯着看,但那把伞很快就消失在视线里,然后被莫榆一把拽回来:“别看了,你这近视眼还能看出什么花来?走吧,瑶瑶说老师留她,我们去看看她被解放了没有。”

        说的也是,林婉怡就没心没肺的把这团疑云抛到脑后,继续走向实验楼。

        沐瑶这边,他们正好也到了饭馆,等上菜的时候,蔚瞻墨正拿着纸巾帮她把湿了的裙角吸出水来,她不阻止的垂头看着。

        说来也奇葩,他们大概是天底下唯一一对没有表白就在一起的情侣了,虽然没有说过什么肉麻的话,但好像他们一直在做让人肉麻的事情……

        她生前的时候也有过三个男朋友,除了读书时因为赶时髦的早恋交的那个外,都是追她无果然后苦等她两三年的那种,她以为她没有朋友可以交心,但交了男朋友后会轻松一点,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她经常在约会的时候接电话接到将近一个小时,就为了指导她的下属怎么挽救搞砸了的项目,她也时常在吃饭时吃了一半,就火急火燎的丢下她的约会对象跑回公司,就因为她的团队遇到了棘手的事情需要她回去决策。

        所以她的男朋友们可以用三年来感动她,却熬不过她三个月的冷遇,最终都成为了她的前男友,沐瑶明白她渣,也明白是自己不够爱他们,她也向她的前男友们认过错。

        可他们都说:我以为等待可以赢来你的心,但你不懂爱情。

        他们接受她的道歉,也继续和她做朋友,却不会再对她有任何男女之间的想法。

        思及此,她看着身边这个男人,往他身上投去复杂的目光,她真的不懂爱情么?就算现在不再把工作放到首位,不再企图以职业上的成就来证明孤家寡人的自己有多么优秀,就算现在这样的她……也真的不懂吗?

        她突然抱住他的一边胳膊,把脑袋依到他的肩上,轻轻的道:“蔚瞻墨,我喜欢你。”

        是的,是真的喜欢,还没到爱的程度,但比起她的“前男友”们,身边这个人是她主动去喜欢的,他在她心里早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任务对象。

        蔚瞻墨正好替她擦完了衣服,闻言受宠若惊,难道他们之前不是在互相较量吗?看谁先服输的表白的那种。但现在突如其来的被她这么一表白,蔚瞻墨轻飘飘的想道:难道她又换了另外一种情趣?

        正要也对她剖白的时候,他灵光一闪:等等,以她的性格,这句话会不会有诈?

        蔚瞻墨心里爽,又防她作怪,思考了下,谨慎的摸了摸她的发,柔声问道:“突然说这个,这是怎么了?”

        沐瑶:……身为一个合格的男朋友,这个时候不应该也来句“宝贝我也喜欢你吗”?这是假的男朋友,假的任务目标吧!

        正巧几个服务员来上菜,沐瑶立刻松开他,一脸冷漠:“没什么,刚才真心被狗吃了。”

        蔚瞻墨:“……”

        两人都没有饭中交谈的习惯,一番茶足饭饱后,由于他的裤子和鞋子都湿了,沐瑶怕他这样待太久会生病,就想把他给赶回去,蔚瞻墨坚持先送她回去。

        出来的时候,之前的大风已经息鼓偃旗,天空还飘着细雨,两人共伞慢悠悠的走着,一路上都在说着他家里的事。

        “我爷爷是个舞刀弄枪的大老粗,但是他很爱墨。”

        “墨啊,怪不得你的名字里有个墨字。”她在想将来去见老爷子时,见面礼的清单可以填上一样了,不过好墨难求,就算有路子买到世间难寻的极品墨,以她现在学生的身份也还买不起。

        “……”

        他没说话,沐瑶被勾起好奇心,问道:“怎么了?”

        他满脸的不高兴,不太情愿的开口:“瞻墨这两个字分别是我奶奶和爷爷取的,只因为瞻墨这两个字笔画多,小时候每当我淘气时,我爷爷奶奶就让我把自己的名字写上一百遍。”

        沐瑶怕自己听错了,稀奇的问了一遍:“真·一百遍?”

        他略带憋屈的道:“对,就是一百遍,每写一个都要在旁边标上序号,还要字迹工整才算过关。”

        沐瑶十(xi)分(wen)同(le)情(jian)的拍他肩:“少年,童年恶梦已经离你远去了!”

        蔚瞻墨转头看她,右唇角勾起,清淡的笑容带着三分邪性:“所以我六岁时就想好了,我的儿子就叫蔚巍麟。”

        沐瑶:“……”

        “你没意见吧?”他眉一挑,眼里满含笑意:“当然,你有意见我也不打算采纳。”

        沐瑶:“…………”

        儿砸,是妈对不起你,给你找了这么个幼稚又丧心病狂的爹!

        回到宿舍的时候,莫榆和林婉怡已经回来了,照例盘问了一遍她去了哪里,再抱怨两声她们去找她了没见到之类的。

        沐瑶不知道这两只去找过她,貌似是她重色轻友了,满怀愧疚的跟她们道歉。

        毕竟她们也有独自行动的时候,所以她很快就取得了原谅,得知她跟朋友去吃饭了也没什么意外,她们自己也有别的朋友嘛。

        倒是沐瑶觉得欺瞒了朋友不太好,等换过衣服洗完澡出来以后,她坐到林婉怡身边,这位姐最近在跟莫榆学打网游,现在正玩得起劲。

        沐瑶小心翼翼的说道:“婉怡,我和你男神在一起了。”

        “你什么时候认识xx(一个颜值很高的男星)了?”林婉怡这个手残党正手忙脚乱的按键盘,眼神都没给她施舍半分。

        沐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