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恋收割机[快穿]在线阅读 - 12.我只要最好的11

12.我只要最好的11

        沐瑶离校那天,本来蔚瞻墨打算开车来送她回去的,不过被江爸爸抢先了一步。

        沐瑶先陪着超疼闺女的江爸爸一起去菜市场逛了一圈,回到家后她还兴冲冲的亲自下厨炒了两个菜,江爸爸尝了一口后,端着这两盘黑乎乎的菜非常高兴的对她夸了又夸,等她出了厨房后,江爸爸立刻叫家政阿姨重做了一份差不多,但味道比之好了十倍不止的菜肴。

        当晚,一家四口一起吃了一餐温馨的团圆饭。

        江家虽然比不上蔚家,但生活也是富裕有余,江爸自己有个规模不小的公司,江妈是外企高管,两人膝下一儿一女。

        这一世沐瑶也有个弟弟,他比沐瑶小了四岁,现在还在上初三,人长得软萌,性格也乖巧,由于姐弟俩年纪差距有点大,所以他们感情不算很深厚,但处得还不错。

        江家夫妻对儿女很好,完全是一碗水端平,所以尽管沐瑶面对他们时内心还有点别扭,但过了那么久,她也已逐渐把他们当成父母来孝顺。

        总之,他们一家人过得还算和乐融融。

        春节当晚,烟花亮过万家灯火,沐瑶陪着父母和弟弟吃完了晚饭,一家人谈笑着到了零点,沐瑶才笑着回了房。

        她摸出手机,短信箱里已经躺着蔚瞻墨的祝福短信,他此时正带队在国外参赛,她这边已是凌晨,他那边还是白天。

        沐瑶:【新春快乐,祝我亲爱的男朋友旗开得胜】

        蔚瞻墨:【没有亲亲还敢拿“男朋友”三个字来祝福?】

        沐瑶:【无**可话_(:3」∠*)_】

        蔚瞻墨:【为什么要在我面前暴露你的菊花?】

        沐瑶:【……_(:3」∠)_】

        蔚瞻墨:【把你的大胸收回去】

        他最近说话都是这个调调,起因是她跟他说了她爸妈怕耽误她的学业,所以禁止她在大四前谈恋爱,怕被二老发现他们就只能发短信交流了,所以蔚瞻墨还挺怨念的。

        沐瑶狠狠的发了一条过去:【卧槽你妈炸了】

        想想觉得不对,大过年的不宜爆粗,又秒补了一条:【……鸡排】

        可刚发出去她就想把自己的爪子给剁了!因为蔚瞻墨是他爷爷奶奶带大的,他爹在他娘刚得知怀了他的时候就牺牲了,他父亲为国捐躯的时候才二十九岁,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后代。

        蔚瞻墨出生后的第六天,他的母亲也偷偷从医院离开,蔚爷爷派人找过一阵子,但没能找到,因为蔚妈妈的娘家在北方从政,势力也很大。蔚爷爷就再也没找过了,这门亲事在两家人的默认下就这样断了,蔚妈妈从此不知去向,至此以后,她一次都没有回来看望过她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儿子。

        说起来,蔚瞻墨也是个可怜人,他从不在她面前避讳过这个话题,他口上称有爷爷奶奶在,他从来没缺过爱,可他心里怎么想的谁又知道呢。

        不小心提到了敏感话题,沐瑶有些愧疚,手机也在这时震动了起来。

        蔚瞻墨:【抱歉,可能你这辈子都尝不到你婆婆炸的鸡排了,不过你可以多吃点你老公炸的补回来】

        这个人真的是……越来越没有节操了!

        吐槽归吐槽,沐瑶还是怕他乱想,只好转移了话题,说到了压岁钱上,她表示,江妈妈从她这里把江爸爸给她的压岁钱给讹走了,她心痛到无法呼吸,江小弟见状,想把江爸给他的那份压岁钱呈来哄姐姐开心,耳朵尖的江妈妈一听,继续出手把小弟的压岁钱也骗走了。

        最后,蔚瞻墨总结:【看来岳母不好对付,幸好你没遗传到她的半分精明】

        ……沐瑶的心头血差点涌上来,那还不是因为都是自家人,外人根本占不到她半点便宜的好嘛!

        过了半分钟,她就收到了某app的转账信息,她差点不认识上面的几个大字:蔚瞻墨向您的余额里转账5200元。

        沐瑶看了这条信息半天,才把钱给他转了回去,然后不到一分钟他又转了过来。

        沐瑶默默的给他发了一句话:【人傻钱多速来——蔚瞻墨】

        对方也回得很快。

        蔚瞻墨:【反正将来也是你的】

        好有道理,她竟然无言以对。

        一个多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很快就到了T大开学的前一天。

        “于是,你们就这样聊了一个半月?”林婉怡边提水擦桌,边不可置信的问。

        沐瑶沉痛的点点头,然后转头继续整理床铺。

        莫榆和林婉怡一起嫌弃的看着她,纷纷表达自己的鄙视,等林婉怡提桶去进卫生间换水的时候,沐瑶想起来一件事,走到折衣服的莫榆身边,悄悄的问:“鱼鱼,你家那个斯文的帅哥呢?”

        上次说他请吃饭,但到了周末时没见莫榆再提起,沐瑶也不好主动问,既然他们从小认识,家离得肯定也很近,就看这个假期他们有没有进展了。

        莫榆死鱼眼的看着她,拉达着脸:“吹了!”

        然后转过身背对她,沐瑶以为她在伤心难过,就没再继续问,打算对这件事情从此绝口不提。

        蔚瞻墨还没有回来,据说是那边的赛场上出现了问题,因为有些电子设备要修补,比赛延期了,沐瑶就跟以往一样和莫榆林婉怡混在一起,只不过多了一个常常去假山的习惯。

        他回来的时候,假山边的木棉花已落了一地,她正在假山上念新闻稿练习发音,念完了才发现底下多了一个人。

        蔚瞻墨身着白衬衫,正倚着假山含笑的望着她,见她发现后,就笑着问道:“要下来吗?”

        就如在辩论赛半决赛后,他在这里第一次问她要不要上去坐时,边问边垂下了手一样,这次他还没等回答就已经张开了双臂。

        沐瑶笑了,立刻放下了手中的稿子,毫不犹豫的往下扑,而他也没让她失望,在下方稳稳的接住了她。

        蔚瞻墨抱着她转了半个圈,把她抵在假山壁上光滑的地方,微风轻柔的拂过她的刘海,他的声音也温柔的传到她耳边。

        “想不想我?”

        沐瑶不答,反问:“赢了么?”

        这两个都是很明显的问题,明显到根本不用回答。

        他“嗯”了一声,垂下眼皮,借着对视把喜悦互递给对方,接着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他顿了下,勾起的嘴角平复了下去。

        “我爷爷知道结果后,更加坚定了把我送去部队的心,这次回来,他给我下了最后的通牒,可能再过两天,他就要派人把我强制性的送走了。”

        沐瑶也跟着敛起笑,蔚家是军人世家,蔚瞻墨又有如此才能,蔚爷爷不想放过他也情有可原,可蔚瞻墨极其不愿意,不然他当初就遂了老人家的心愿去读军事学校,而不是在T大念软件工程。

        虽然这个国家总有那么点让人觉得一言难尽的地方,但蔚瞻墨还是很热爱这个国家的,也很想在军事方面为国效力,但在人才济济的时代,他更想放任自己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记忆佳是他的天赋,专业学得好是他的兴趣,他并不想放弃研发软件这条他喜欢走的道路。

        沐瑶懂他,也明白他最后能坚持自己的梦想,但……他也将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她把手放到他的肩上,鼓励他:“车到山前必有路,你一定会渡过难关的。”最后一句不止是送给现在的他,也送给两个多月后的他。

        紧接着,她又补加了一句:“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着你的,只要不是你不再喜欢我了,我都会一直在。”蔚瞻墨,我和聂紫不一样,我可以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

        或许是她眼中的坚定令他沉迷,也许是她清亮的眼眸太过惑人,更可能是轻柔的春风浸了酒,蔚瞻墨迷失在这场不经意的诱惑里,他定定的看了她几秒,粉嫩的唇瓣快速的覆了上去。

        “你还没回答……你想不想我。”

        旖旎的尾音融化在相接的唇齿里。

        沐瑶先是愣了一下,等灼热的湿滑占据了她的领地时,她静静地看着眼前也在注视着她的男人,在他闪亮的眼眸中只看到了满满的自己后,她才满意的把双臂绕到他的后颈,与他一同闭上了眼。

        湖边发了绿芽的柳枝随风飘荡,仿佛在应和这场舌舞狂欢。

        此后的许多天,蔚瞻墨天天在T大出入,却极少再来找沐瑶,渐渐地,很多早就不看好他们的人都在议论他们是不是分了,不过两天,他们分手的消息传得铺天盖地。

        巧合的是,从这种言论在校园内开始流传时,蔚瞻墨就再也没来过T大。

        直到满一个月都没再见到蔚瞻墨,也没再见他和沐瑶联系时,莫榆和林婉怡都忍不住来试探她了。

        沐瑶肯定的道:“没分手!安心,他在忙着呢。”

        莫榆不相信,毕竟很多男人想甩女方时,都是以忙碌为借口,并且很多女孩子也傻傻的相信着这种敷衍的理由,她不想沐瑶沦为那样的傻女人,于是她就各种举例,想让她多长几个心眼。

        倒是林婉怡比较了解真相,连忙安抚莫榆:“鱼鱼别慌,我听晓晓说蔚哥最近在忙事业呢,好像是他和他亲戚一起开了个公司来着,前段时间天天回来就是来挖人,据说现在他们专业的精英翘楚已经被他挖走了三分之二了!”

        莫榆喜欢强者,一听也好奇的和林婉怡讨论起来,沐瑶笑着看她们讨论,背过身时心中一沉。

        林婉怡的消息很灵通,和蔚瞻墨合作的人就是周泽,原剧情里也有这一段,他被蔚老爷子步步紧逼,万分头疼的时候周泽就站了出来,于是蔚瞻墨就搭上了周泽这条船,企图用一番成绩来打消蔚老爷子的强迫。

        一开始周泽是真心想跟他创业的,而且他们是亲戚又从小玩到大,按理没什么问题,但是……他们的公司才刚初具模型,周家就遭遇了巨变。

        周父被养在外面的女人把贪污受贿的证据实名举报到了检察院,周父先被双规,而后锒铛入狱,周家一系从政的男人也都一个不落的倒下了,周母本就不和周父一条心,见此就鼓动唯一的儿子卷款而逃。

        周家都这样了,哪里还有什么闲钱给他们带走?周泽知道自己在这个地方算是完了,就把主意动到了和蔚瞻墨一人一半的创业资金上,于是他使计盗走了那笔资金。

        周家倒了,作为姻亲家族,蔚家也受到了不小的牵连,因为周父试图拉蔚老爷子下水,蔚爷爷暂时被司法人员带走,蔚奶奶身体本就不好,几番刺激之下突发脑溢血而亡。

        蔚爷爷和蔚奶奶一生恩爱,蔚老爷子得此噩耗后,也伤心得一病不起,而蔚瞻墨……

        沐瑶叹了一口气,这是他成长的必经之路,她不能阻止,只能选择默默陪伴。

        期末渐渐来临,蔚瞻墨和沐瑶已经彻底断了联系,连林婉怡都开始怀疑的时候,魏静安带着消息来了,他让魏静安给沐瑶报平安,还说蔚爷爷之前防止他逃跑,早就把他关在蔚家,并搜走了一切通讯工具。

        可是魏静安没多久也随之消失了,学校领导对外的解释是他家人给他和蔚瞻墨请了个大长假。

        没几天,有关于蔚家出了事的风言风语就传到了T大,众人联想到之前蔚瞻墨的失踪,一口咬定蔚家和蔚瞻墨要完了,一个个摆出的嘴脸仿佛都开了天眼知道了真相和内情一样。

        早就酸蔚瞻墨和沐瑶的人立刻活跃了起来,仿佛饿了许久的猫终于闻见了腥味。以前有多少人视蔚瞻墨为眼中钉,现在就有多少人把他踩在脚底下,以往有多少人眼红蔚瞻墨看上沐瑶,现在就有多少女生在暗地里嘲笑她。

        这种言论被大肆传播多了,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也渐渐相信了那些人散发的谣言,有一些人同情沐瑶之时,也开始猜测她什么时候会和蔚瞻墨划清界限。

        莫榆和林婉怡一听到这种消息,就立刻怼回去,不过人少言轻,怼也怼不过来,并且那些人也越说越过分,沐瑶在食堂听到的时候,把手中的餐盘往桌上用力一丢。

        “哐啷”

        不和谐的声响吸引了大批人的注意力,发现是她后都停下了继续讨论的声音,沐瑶沉着脸,眼神森冷的一一扫视刚才讨论得最凶的几个人,声音可结冻成冰:“虽然我和我男朋友都不在意你们说什么,但是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语言暴力能害死人?”

        就餐区寂静无声,那几个人被她盯着,开始时只觉得尴尬,最后竟然觉得害怕起来,直到她撑着二米八的气场走了以后,食堂才重新恢复热闹,那几个人才松了一口气。

        但他们很快就发现,他们的朋友以他们根本就没做过的事情为由质疑他们的人品,然后渐渐远离他们,交上去的作业也时常被教授骂得狗血淋头,拿到手时一看,作业里的内容根本就不是他们交上去时的样子。

        他们这时才忆起不久前沐瑶看他们时,脸上那阴冷至极的表情,原来……有种人擅长秋后算账。

        有他们为例,至此T大有关于沐瑶和蔚瞻墨的流言蜚语虽然还是没断绝,但却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又一个月后,蔚瞻墨还是没有消息,魏静安也如同人间蒸发,林婉怡和莫榆渐渐坐立不安,开始担心沐瑶起来,怕她会做傻事,毕竟她以前蛮粘蔚瞻墨的。

        但她不哭不闹,一切如常,该吃吃该喝喝,胃口还不小,照常和她们玩笑打闹,莫榆和林婉怡一度以为她会隐忍到一定程度后就爆发,可……她还是没有。

        沐瑶还安慰她们:“虽然我和蔚瞻墨感情很好,但不至于为了他就要死要活的,更何况他现在也没怎么着啊,你们干嘛摆出一副死了挚友的表情?”

        莫榆、林婉怡:“……”姐,您心还真大。

        不管怎样,她们俩被安慰到了,也渐渐放下了心。

        沐瑶见她们放了心,也松了一口气,没把心里的担忧说出口。

        考试在即,就在她以为这期末见不到他了时,蔚瞻墨就出现了。

        他低着头站在她回寝必走的那条路的树下,眼底一片黑青,面色略有憔悴。

        沐瑶的眼睛立刻就红了,不止是思念他、担忧他、心疼他,还因为她看到了他内心深处的疲惫,也看到了他不知所措的茫然。

        在她站定看他的几秒后,他仿佛心有灵犀似的侧头往她这里望,然后极力的想给她挤出一个轻松的笑容出来……不过没成功。

        蔚瞻墨静静的和她对视,在她泪珠滑落的那一刻,他开口了,声音低沉而嘶哑。

        “瑶瑶,你能不能抱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