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恋收割机[快穿]在线阅读 - 15.我只要最好的14

15.我只要最好的14

        沐瑶在考入当地电视台,并且取得了播音主持资格证后,她们三人小团体进行了一次小聚会。

        莫榆和沐瑶一样进了电视台,而林婉怡则选择去混CV圈,据说她一入圈就像开了外挂一样,一路顺风顺水,到现在也拥有了一批粉丝,都已经开始接电视剧主要配角的配音了。

        林婉怡在工作上开始混开了,只有沐莫二人略苦逼,因为这个行业不仅要求高,而且竞争力度也很大。

        沐瑶以前从不觉得工作会让人心累,反而“关卡”越难就越兴奋,加班到半夜都是心甘情愿的,等辛苦换来了成功后,那种身心舒畅的快感令她着迷。

        在这个世界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边有了太多牵挂,她反而没有以前的状态和冲劲了。虽然换一种职业从头打拼很苦逼,不过确实是很难得的一种体验。

        她端起一杯酒,叹道:“感觉身体被掏空了,每次下班后两颗肾都隐隐作痛。”

        她酒量不好,莫榆不想让她喝,就夺过她手中的酒杯,赞同她的话:“你不是一个人。”

        后到的林婉怡正好见到莫榆的动作,又联想到她的话,惊奇的看向沐瑶的肚子,还没坐稳就急忙问道:“难道瑶瑶怀孕了吗?!”

        ……这位姐的思维一向不跟她们处在同一频道上,沐瑶的心情难以言表,只好瘫着脸看她。

        莫榆见此暗笑,好心的给林婉怡解释,完了也唯恐天下不乱的跟着起哄。

        “你那么大的反应干嘛,蔚瞻墨不是都跟你求婚了么,要是真的有了也很正常,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林婉怡拿着菜单边点东西,边用“任重而道远”的眼神看她。

        沐瑶的心情……更加一言难尽。

        蔚瞻墨在她刚毕业没几天的时候又去国外参赛了,沐瑶要去现场助威,莫榆和林婉怡觉得好奇也随她一同前往,三人亲眼目睹了他碾压别人的帅气英姿。

        蔚瞻墨又再一次的拿到国际记忆锦标赛的冠军后,成为了这个领域上的神话,他……就在别国的台上,在她的亲友面前,向她求婚了。

        那时候沐瑶莫名其妙的被一个外国美女请上台,然后懵逼的面对突然出现的鲜花、钻戒和那个人深情款款的屈膝半跪。

        这个求婚方式算不上新意,但做这些的那个人,是她爱的男人,他正在把他的荣耀和喜悦与她共享,她没有理由不回应这番深情。所以她在全场人的欢呼和祝福中,被那个极出色的男人用戒指套牢了自己。

        蔚瞻墨算是网红,这次不仅刷新了他自己保持的世界纪录,还为祖国再次拿到了世界第一的荣光,所以这事当时还在国内的报纸报道过,网上也掀起了一股热潮,于是江家二老和小弟也都知道了他求婚成功的消息。

        现在,没多少人不知道她是他的正牌女友,也没有多少人不清楚他的深情。

        可就算是这样了……他也还没有碰过她。

        这种很**的事情,就算是亲密无间的朋友也不好说,因此沐瑶只是跟她们打了个哈哈就蒙混过去了。

        毕业后她们俩都决定留在T市,三人再次聚首也不算难,所以夜幕降临没多久她们就散了。

        沐瑶望着霓虹夜景,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找她久未见面的未婚夫。

        蔚瞻墨的公司很好找,市中心最高的那栋写字楼就是了,这几年她常常去,罗万的成员有百分之八十都是T大出来的,她和他们熟了以后倒是经常被他们打趣,他们公司聚会的时候,只要沐瑶有空也会去参加。

        ……毕竟他们公司也有很多女孩子,姿色还都不错,冲蔚瞻墨本人而来的就占了六成。沐瑶不是担心他会移情别恋,她此举只是去威慑那些人,她男人工作上就够累的了,她不想让疲惫的他还得花时间去应付这些女孩子的小手段。

        “沐姐,来了啊。”

        “沐姐好,蔚哥在自己办公室呢。”

        这个点在公司里加班的人还挺多的,一见到她就笑眯眯的,皆是一脸“夫人又来查岗了啊”的表情。

        明明很多人都是她的学长学姐,但她披着蔚瞻墨女朋友的外衣,那些人就都这么叫她了,她纠正了好几次都没有效果之后也就随他们了。

        沐瑶笑纳了他们的玩笑,放下给他们买的零食和饮料就直奔蔚瞻墨的办公室。

        他正在对着电脑敲敲打打,手速快得让她眼花缭乱,他偶尔停下来,认真的盯着电脑看,过了几分钟后又继续敲键盘。

        蔚瞻墨很专注,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这样。

        沐瑶轻轻的合上门,坐在会客用的沙发里,上半身前倾的趴在扶手上盯着他看,略得意的想:这个穿着她买的衬衣、系着她选的领带、帅爆了的男人是她的呢!

        然后这个气度风华都极佳的男人,盯着屏幕开口了。

        “老板娘又来监督我?”

        噫,还以为没被发现呢。

        她下巴枕在手上,笑意盈盈:“谁让你身边的小妖精太多了呢。”

        “最缠人的妖精不就是你么?”蔚瞻墨知道她在开玩笑,毕竟只要公司里的妹纸一对他越距,无论她的才能多厉害,他都不会再留那个人了。

        余光见她在撇嘴,他轻声笑了下:“过来。”

        沐瑶懒洋洋的起身走到他身边,瞥了令他沉迷的电脑一眼,照旧看不懂那满屏的乱码,然后不用他开口,她就知他意的帮他把滑落下来的袖子又给卷到手肘上去。

        两边都弄好了后,正想走回去继续趴舒服的沙发时,一条有力的胳膊横到她腰间,略微一用力就把她箍到厚实的怀里。

        蔚瞻墨的视线从电脑移到她白皙的脸颊上,二话不说狠狠地在上面啵了一口,看了看,又亲了一口才肯放开她。

        “抱歉,这些事情我都得在今天处理完,你等我好不好?等过了今天,我就能好好陪你一段时间了。”

        柔软的声音里带着歉意和期待,听得她心软不已,她点了点头,本来就是打算来陪他的。

        然后她不再打扰他,坐回沙发上,拿着他的手提看电视,可能是昨晚熬夜背资料的缘故,没看一会就生了困意。

        蔚瞻墨忙得晕头转向,抽空往沙发那边看的时候,就见到了昏昏欲睡的她,飞舞的手指停了一停。

        “瑶瑶,进休息室去睡吧,一会我叫你。”

        沐瑶见他一时半会完不了事的样子,也依言关了电脑,拿钥匙进了休息室倒头就睡。

        说起来,他办公室的休息室还是沐瑶布置的,罗万信息科技刚起步的时候,他就二十四小时都待在公司里,日以继夜的忙碌,她怕他休息不好,就主动给他弄了那些。

        浑浑噩噩的睡了不知多久,等略微清醒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背后抵着一道火墙,腰间也多了条手臂,惺忪的睡意瞬间消散,窗外黑蒙蒙的一片,她忙起身找手机看时间。

        但……才弓起上半身,她腰间的那条“藤”就有意见了,他一使劲,她就又镶回了他的怀里。

        “你这人……”

        她回头,发现他的眼睛只睁开了一条缝,想到这段日子他的辛苦和忙碌,她就想让他再多睡会儿,要说的话也吞了回去。

        本来他意识还未完全清醒的,倒是她一说话就赶跑了他所有的睡意,蔚瞻墨抱着她,脑袋往她身上蹭了蹭。

        “我睡眠本来就浅,又累,你还不让我睡。”语气疑是撒娇。

        还恶人先告状了呢,她转过身子,用食指把他的脑袋摁回枕头上。

        “好好好,宝贝你继续睡,我先看看几点了。”

        这次刚要起身又被他拉回来,沐瑶不解的抬头,发现他的眼里已毫无睡意,清醒的眼眸在柔和的壁灯下也亮得惊人。

        “那么久没见,你就不能放下手机好好看看我?”

        确实有半个月没见了,生活毕竟不是电视剧,各自也有为工作奔波的时候,这次他就是去外省出差了半个月才回来。

        沐瑶哼了一声,故意说:“我有点看腻你了。”

        她话音刚落,他就立刻把她的身子拖着往上挪,让她把重量放到自己身上,然后两人视线持平。

        “是吗?那你再好好的、仔仔细细的看一遍。”蔚瞻墨和她以额抵额,低沉一笑,话里别有深意。

        她把手撑在他耳边,挑眉:“我不,就不想看。”

        说是拒绝,表情更像是挑衅。

        他哪里还不了解她,立刻果断低下头,用行动去应战。

        “那……我让你看别的……”

        呢喃消散,而后唇贴唇,舌尖交缠共舞,互相攻略对方的城池。

        温度不知不觉就升高,不服输的两个人都已把对方的外衣扯落,不知是谁先开的头,等两唇分离时,她绵软的雪白充实了他的手掌,她手中也握着他烫人的火热。

        恋爱近四年,聚少离多让他们热恋不减,情到深处时也曾肌肤相亲,每次他的理智都让他在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时及时刹车,所以即使没到最后那一步,他们对彼此的身体也算不上陌生。

        以往到此就该停下了,不过现在……

        他微喘,意乱情迷的眼眸里,一分痛苦、两分享受、和七分挣扎,他深吸一口气,再缓慢的吐出,定定的盯着她的杏眼,不肯放过她一丝一毫的反应。

        “沐瑶,你会离开我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代表着什么她不是不清楚,她甚至可以肯定,只要她回答“不确定”,他就像以往那样让理智占上风,然后抽身离去。

        沐瑶眼神迷离的望着他,不管看过多少次,他衣衫凌乱的躺在她身下的样子,她都觉得性感至极。

        她不知道他们的爱情保质期是多久,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是相爱的,而且他们也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这些,已经足够了。

        此时天时地利人和,她凑上去亲了亲他的唇瓣,把带了戒指的无名指转给他看。

        “你还想把它送给谁?”

        她这番动作,让他魔掌里的绵软跟着颤了颤,蔚瞻墨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握了握手感极好的那一团嫩白,继而翻身把她反压在下面,堵住了她的娇吟。

        更深露重,**苦短。

        结果第二天沐瑶是睡过去的,事后就没来得及做防护措施。

        做了坏事就得承担后果,蔚瞻墨一是预防一枪射中,二是真想结婚了,于是紧接着就安排了双方家长来商定婚期。

        四个多月后,在江爸江妈红着眼眶、江小弟哭唧唧的伤感中,沐瑶就从江家出嫁了。

        婚礼在T市有名的花海里举行,那天也正好是凉爽的阴天,伴娘是林婉怡,伴郎是魏静安,正好发烧了的莫榆坐在台下,和其他人一起祝福他们。

        家人、好友,以及身边这个将要托付一生的男人,沐瑶手拿捧花,忍不住朝他露出灿烂的笑容,蔚瞻墨握紧了她的左手,上扬的唇角宣告了他此刻的愉悦和幸福。

        一切都很美好,只不过在交换完戒指后,她听到系统久违的声音。

        【恭喜宿主,处男收割进度:100%,支线:让任务目标终身守贞进度:95%,宿主请在十秒钟内选择:1.留下记忆体立即进入下个正常任务世界。2.宿主精神本体留在任务世界,直至攻略目标正常死亡,系统抽除宿主对任务目标的感情后才可进入下一个任务世界,剩余时间:61年3个月09天。】

        这样,就算完成任务了么?

        沐瑶茫然的看着在她面前浮起的数字,1和2两个数字都在上下微微晃动,两个数字仿佛都在无声的说“点我点我快点我”。

        可……她并不单单把这里当做冷冰冰的“任务世界”,她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的按下了2,然后她面前的虚拟面板就迅速消失了。

        “瑶瑶,你怎么了?”

        一道熟悉的男声响在耳边,她眼中的迷茫瞬间被清醒所代替,沐瑶淡定的放下了右手,仿佛刚才在做怪异动作的人不是她一样。

        她侧头朝他释然一笑,笑容依然清甜。

        “没什么,只是心里高兴。”

        蔚瞻墨和她对视,他们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要满溢出来的笑意,然后台下的人开始起哄。

        “亲一个!”

        “亲一个!”

        他看着她扬眉,她略略耸肩表示无奈,蔚瞻墨出其不意的揽过她,满足了台下热情的观众。

        他们结婚早,最高兴的人该是蔚爷爷了。

        老爷子的儿子去得早,只留下了蔚瞻墨这么一根独苗,小的时候他又瘦弱又爱闹腾人,连他生个小病,他和老伴都得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就怕他在病中就那么没了。

        现在好了,他不仅长大成人,还样样拔尖儿,娶的媳妇也是个好的。

        老爷子还以为能早点抱孙子呢,没想到这小两口只是结婚早而已,婚后就醉心工作,半点没有早点要孩子的想法,他这心情就跟过山车似的经历期待、失望、期待、又失望。

        结婚第一年,他们推脱说第二年再要。

        婚后第二年,蔚瞻墨大半时间都在外出差,这年林婉怡相亲成功。

        婚后第三年,沐瑶经过重重磨难,终于靠自己的努力上了一个半红不火的节目,做了其中一位主持人。莫榆此时也成了美食节目的主持人,并且网恋奔现成功,林婉怡宣布婚讯。

        婚后第四年,沐瑶成为了财经节目的知名主持人,莫榆结婚,林婉怡家大胖小子降生。

        婚后第五年……现在正是第五年。

        演播室里,一对容貌出色的年轻男女在进行节目录制。

        “蔚先生,听说您最近在做投资,很多观众朋友包括我在内都有点好奇,都在猜测您是不是要开展副业了,请问您是有这种打算么?”

        “这倒没有,投资是我朋友在做,我只是无聊时跟朋友玩两手。”

        “您大四的时候就开始创业了是吧?到现在也不过才八年时间,您就带领着罗万成为了业内龙头,那您有什么建议要对准备创业,或是正在创业的年轻人说呢?”

        “我觉得……”

        他们的对话一板一眼的,很难让人联想到这两人是夫妻关系。

        沐瑶自从知道了采访对象是蔚瞻墨后,她就一直是==这个表情,而且还脱离了她原本的主持风格,过了几分钟才跳过干巴巴的主持阶段。

        她盯着手中的小卡片,一度怀疑导演是故意的!不然怎么会故意压到她准备上台了才给她提问卡,而且还要问这种……**的问题。

        不过职业素养还是让她继续面带微笑的问了出了卡片上的问题。

        “您和尊夫人少年相识,婚后多年又恩爱如初,很多人都有疑惑,您和您太太有过什么激烈的矛盾么?”

        她面上微笑,心里忍不住竖中指,瞧瞧这都是什么奇葩的破问题?换了家庭不和睦的嘉宾被问的话,估计心里都想切了她。

        蔚瞻墨坐在沙发上,眉眼含笑的看着她:“两个人在一起总会有意见不一的时候,碰到这种情况,我们都会和平的解决,解决不了的时候,她通常都会撒一娇,然后我就忘记我们之前在讨论什么问题了。”

        他一说完,现场观众哄然大笑,沐瑶……心情复杂的换了下一个问题。

        “……据说你们刚相恋的时候,尊夫人在校园里的名声不太好听,很多人都不太理解您为什么会喜欢上她,现在方便给大家解解惑么?”

        她已经能够确定了,这是导演组除了让身为蔚瞻墨妻子的她来亲自采访蔚瞻墨这个爆点后,又故意设计的另一个爆点,她……真想扛着她的四十米大刀把导演给剁了!

        和她的无语不同,他听完后朝她一笑,而后沉声道:“关于伴侣,我只要最好的,也得到了最好的,我此生已无憾。”

        这话勾起了遥远的记忆,因为这句话他在新婚之夜说过,并且每年结婚纪念日他都会在她耳边重温一遍。

        她看向他,发现他眼里一如既往的充斥着认真,尽管这只是一个节目。

        他们对视的时候,台下的观众不“乐意”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肉不肉麻,谁不知道你们是一对啊”,然后满堂哄笑,连现场导演都笑眯眯的看着。

        沐瑶:“……”

        不是她不想好好主持,她尽力了,真的!!

        结束了这场一言难尽的采访后,他截住她哄了她许久,连从车库到家的距离都是被他公主抱回来的。

        沐瑶没有不高兴,不过她很乐意被人哄,嗯哼,不是说她撒娇能让他忘记一些事情嘛,那就让他忘得再多一点!

        电视里正好播放莫榆的那个美食栏目,纤纤玉指一伸:“老公,我想吃那个。”

        于是蔚某人捧着平板搜菜谱,听话的进了厨房。

        饭饱后,沐瑶双手托腮,甜丝丝的朝他笑:“老公,人家想吃没有沙拉的水果沙拉。”

        这……有点难度,蔚某人擦了擦额角的冷汗,又继续淡定的打开了冰箱。

        吃完了她又玩心大起,晃了晃纤长的手指:“哎呀,人家指甲的颜色都暗淡了呢。”然后眼尾一挑,媚意横生:“是不是啊老公?”

        她老公听完了后,就找来了她装染甲工具的小盒子,小心翼翼的给她指甲上好了色。

        沐瑶吹了吹新出炉的大红色指甲,终于心满意足的不再折腾人。

        蔚某人冷静的靠近她,一把抱起这个得寸进尺的女人,一本正经的道:“我也有一样想要的东西,不知道老婆能不能满足我。”

        沐瑶被他伺候好了,心情不错的挥挥手,大方十足的样子:“给,必须给!”

        “哦?”他挑眉,“那就说定了。”

        然后抱起她就走向卧房。

        卧槽!怪不得他之前那么听话!原来是等在这里!

        沐瑶心里默默的算她又要多久下不来床,越算越勾起以前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她拍了拍他的肩,沉重的道:“少年,白日宣淫不是好习惯!”

        “但是……”他为难的说:“我想要的是蔚巍麟啊。”

        她试图说服他:“……那就请壮士手下留情,我明天还想去上班。”

        “呵,天真。”

        “……”

        五年了,双方的工作也都稳定下来了,确实也该要个孩子了。

        于是下午的时候这俩只就进了卧房,直到半夜都没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