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恋收割机[快穿]在线阅读 - 25.一起行走江湖么9(完)

25.一起行走江湖么9(完)

        如何治疗手癌和眼瘸                云星宫历来只出女弟子,所以宫主水无玉是江湖中第一位被冠以天下第一高手称号的侠女,是已云星宫在江湖上拥有极高的地位。不过这位宫主现如今常年闭关,不仅是外人,就连她的亲传弟子都难得一见。

        不过每年到她寿诞之日,许久不面世的水无玉就会到江湖中来刷一波存在感,所以能拿到云星宫宫主寿宴的邀请贴,是被视为极有面子的一件事,已经平静了一段时间的江湖因此事掀起了一小股热浪。

        有所图的人已动身前往,有些江湖人也抱着凑热闹的心态赶往云星宫。

        啥?没邀请函?没关系,她们的少宫主说了,只要交上二十两的关系费,自然就能进入一年仅开一次宫门的云星宫。

        沐瑶站在抚月台,瞰俯底下的整座云星宫,视线重点落在第三道宫门处,那个插剑而立的年轻人身上。

        耳目一动,不一会儿,轻微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白纱遮面的弟子在她五步远的地方停下,微俯身道:“少宫主,一门的弟子来报,萧大侠已达一门外。”

        说到“萧大侠”三个字时,她停顿了一下。

        沐瑶能猜到她激动的原因,这位萧大侠是这个世界里的男主,也就是现任武林第一高手,江湖人赐雅称为剑仙的萧离。

        自这位赫赫有名的萧大侠名扬江湖以来,还是第一次肯到云星宫来做客。

        她点点头,清清淡淡的答:“知道了,你去忙吧。”

        女弟子恭敬的行礼,将要告退时,又听到了她的问话。

        “等等,清澜呢?”

        女弟子为难的道:“二师姐正在暮云殿练功……”见沐瑶眼神犀利的望过来,就立刻实话实话,“她这几日都在绣花,不过她一直听您的吩咐,没有私自离开过暮云殿。”

        听话就好,沐瑶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叮嘱道:“叫绯樱多派几个人看着她,现在云星宫鱼龙混杂,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把她看牢一些为好。”

        女弟子领命而去。

        沐瑶叹了一口气,继续望着底下那个还独自一人的年轻人身上。

        说起来悲催,从前不管是看电视剧还是看武侠小说,她都很羡慕那些江湖人快意恩仇的肆意,现在她来到了武侠世界里,可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她的武功烂透了!

        更悲催的是,不管她怎么努力去学,她都领悟不了那些高深的武学招式,也就是说,如果她对上一个高手,那在武力上她只能是被切的命。

        不过好在她的轻功还不错,起码多了一个保命的技能,沐瑶心中觉得略有安慰。

        水无玉曾说过,她的根骨不宜练武,如果强行去学只会毁了她的身子,如今学得一身在江湖中能排得上中上的轻功,已是她的极限。

        已经在心里草了系统一百遍的沐瑶默默的想,做人不能太贪心,知足才会常乐……去你妹的常乐!这可是炮灰命如草芥的武侠世界啊!她又没有高深的内力!所以这个轻功又不能飞太久!轻功比她好又内力深厚的高手都能把她当冬瓜切了好吗!

        她正怒气冲冲的准备“问候”系统,这时另一个女弟子又上来了,沐瑶只得敛起怒容。

        “少宫主,萧大侠行至三门时,被等候许久的薛少侠拦截,现二人已在交手了。”

        刚才想怼系统所以分了神,所以她再次向下望时,果然之前候在三门的那个男人不见了。

        沐瑶知道他这是和萧离交上手了,不过她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来他们在哪里干架,女弟子见她不住的张望,好心的上前靠近她,往云星宫外的某处梅林一指。

        ……她武功不好,云星宫上下众所周知。

        尽管她视力极佳,但能她看到的只是两个快速移动的黑影而已,沐瑶想了想,也带上面纱到宫外处观战。

        萧离少年成名,薛明远是天成派的掌门之子,江湖人不爱黄白之物,但爱分个高低,萧离如今成了第一高手,那自然就有排在第二、第三位的人,而薛明远则正是排在第七的那一位。

        对战的人都是名震江湖的人物,所以当场引来了很多人围观。

        沐瑶身着云星宫标志性的白衣款步而来,又带着面纱,腰间还系着代表她身份的玉牌,所以围观的人见她来了不仅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还聚在一起瞧着她窃窃私语,口中频频提起“云星双姝”、“江湖四大美人”等词语。

        沐瑶对聚集到自己身上的目光不在意,唯有心疼“黑影”所到之处纷纷倒下的梅树,那可都是她的心血。

        说起来,就算她是宫主的大徒弟,但她一个武功平平之人,凭什么压着武功高强的水清澜和水绯樱当上了少宫主,并且云星宫上下无人不服?

        这就要追溯到很久以前了,那时水无玉还不是云星宫宫主,当时的少宫主是她的同门师姐,她奉师命去江湖历练,三年后受了情伤就心灰意冷的重返云星宫。

        水无玉刚回归没多久,云星宫就发生了巨变,当时的宫主,也就是水无玉的师傅突然仙逝,她的师姐也从此神秘消失,水无玉就当上了宫主,并在那一年成为了武林第一高手。

        从那时起,水无玉变得冷心冷肺,导致从捡回她、水清澜和水绯樱收为亲传弟子起,她只负责教导她们武功和为人处世,其余时间就闭关修炼,除此外再不问世事。直到现在,水清澜和水绯樱学有所成后,水无玉没事的时候也从不肯踏出密室一步。

        水无玉成了那个性子,空挂着宫主之名却不管事,云星宫也耗不起一宫一百多口人的坐吃山空,没过几年,从上到下的女弟子们就都个个面黄肌瘦。

        沐瑶身为大师姐,对三天才能吃上一次肉的生活忍无可忍后,利用云星宫剩下的积蓄到落云峰山脚下的集市里碰碰运气,后来她以云星宫的名义把产业越做越大,派出去一面管理产业一面收集情报的女弟子越来越多后,这才让一群嗷嗷待哺的弟子们顿顿有肉吃。

        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难,她让云星宫处处雕梁画栋、看起来美如仙境就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

        所以那些被萧离他们砍死劈伤的梅树,那可都是她七年前忍痛用挣来的血汗钱买来种的呀!!

        亲身赚钱才知其艰辛,沐瑶心痛到无法呼吸,背着外人指着那些已残败的梅树,对女弟子恶狠狠的说:“都给我记下来!回头找那两个混蛋算账去!”

        女弟子听了后,想了想,还是把“这样不好,会坏了云星宫名声”的话给吞了回去,依言一一记下了被战火波及到的所有东西。

        沐瑶看不清那两道纠缠在一起的黑影,自然也理解不了围观人群时不时发出的哇、哦、啊的惊叹声,干站着又累又像傻逼,她只好回了暮云殿。

        喝了一壶茶出来后,估摸着萧离和薛明远差不多结束了,没想到女弟子说他们还在打。

        这可都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沐瑶又继续坐回去看账本。

        又过了一个时辰,本以为他们怎么着也该打完了,可没想到他们竟然还在打!

        沐瑶差点给跪了,她干坐了半天都觉得累,何况是他们不停不休的对打,而且还得高度集中注意力时刻提防对方的暗招。

        ……练武之人体力真好,起码不容易肾虚。

        又过去了二十几分钟,回来汇报的女弟子终于说了他们已有歇战的趋势,沐瑶这才站起身,拍了拍裙摆上不小心沾到的瓜子屑,系上面纱,朝宫门外走去。

        此时宫门外已经围了更多的人,顶级高手对战难得一见,这几天已经登记好入住客房的江湖人都来了个七七八八。

        沐瑶带着一堆弟子到的时候正好赶巧,她刚站定,两个身着黑衣的男子依次从天而降,离她最近的那个男子执剑而立,只一个侧面,就让人觉得他只可远观。

        倒不是他长得丑,也不是他面相凶恶,相反他剑眉星眸,面如冠玉,他还没说话,就让人觉得他神明爽俊雅量非凡,自身难以企及。

        围观的这几十号人可能很少见得到萧离,或是被他的风采折服,也可能是还沉浸在刚才精彩的对决里,众人愣了一下,才拍手叫好。

        沐瑶略有激动!不是因为他是任务目标,而是……她面前这位是真的喜好打抱不平的真·大侠啊!来这个鬼地方辣么久了,终于见到了所谓的武功高强、切人如割韭菜般的天下第一高手!!

        虽然武侠剧看多了难免会有点代入感,好在沐瑶是理性的人,只一会就恢复了正常,隐下迷妹之魂,朝他走去,在与他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停下时,他正好以一个帅气的动作把宝剑归鞘。

        “萧大侠。”声音不自觉的柔了一倍。

        他侧头看去,正好对上她笑意盈盈的杏眼,这双眼睛好看是好看,眸里含着的意思也不陌生但他已然看过不知道多少双类似的,多到他觉得烦恼的地步。

        因为很多姑娘都在这样看过他之后,就总是借着各种理由出现在他面前。

        萧离扫了一眼她腰间,抱拳:“水姑娘。”

        嗯,很好,声音也对得起他的长相。

        “久仰大名。”沐瑶还了一礼,随即右手朝后手一伸,就有人把之前记下来的清单递到她手上,不客气的道:“虽然来者是客,萧大侠也不是一般人,不过既来此处,我们的规矩你们也还是要守的。你与薛少侠方才比试的时候,毁我云星宫无数珍植与器物,你看……之前别人毁我几株绿梅也都赔了,我总也得一视同仁的,你说是吧。”

        她把手中的纸单一抖,长长的“账单”字迹清晰的映入对面的人眼底,然后她发现,他先是在她说话的时候看了她一眼,在她抖落薄纸后他复又瞧了她一眼,面上略有惊讶的样子。

        云星宫水沐瑶“讹人”的场景难得一见,剑仙被“讹”更是头一次闻,吃瓜群众都按耐住兴奋的安静看好戏,只有几个之前在宫门前互斗伤到几株梅花被她讨要赔偿的人,开口跟人赞她公平公正。

        萧离自然听见了那些人的话,再看了看纸上的银两总额,眼睛眨也不眨的把手伸进了怀里。

        沐瑶带着面纱,含笑等着,然后就看到这位剑仙掏啊掏,然后表情微妙的空着手从胸襟里拿出来了,她立刻秒懂,哦……剑仙没带那么多银子在身上,也是,几千两银子可是巨额呢,搁现代也没谁没事的时候把几百万揣到身上。

        她正要说也可以赊账的时候,这位剑仙朝他身后瞧了一眼,沐瑶立刻也跟着瞧那位仁兄,心想,剑仙不可能也喊着让姓薛的跟着赔吧,毕竟江湖人不仅好面子还爱名声。

        还没想完,这位玉树临风、雍容闲雅的剑仙就开口了,语气还颇无辜:“你为什么隔着我对薛兄说话?”

        ……你杀伤力最大啊,别人劈一颗树时你就已经劈了五颗了。

        沐瑶:“……我是在对你们俩说话。”

        “哦。”萧离应了一声,看了看手中的剑。

        沐瑶刚隐下去的迷妹之魂又立刻复活了,武侠剧里,剑客的剑就是他们的另一条生命,更何况是剑仙的剑啊!

        她立刻肃然起敬,默默的想道:难道他做这种动作是动怒了?然后以此来暗示我如果再追究就用他的剑来招呼我?艾玛……这个剑仙还挺man的。

        “既然这样。”他把宝剑递过来,徐徐开口:“这把剑就给你抵债吧。”

        他此话一出,引起全场哗然,因为这把非鸿剑是神兵榜上十大神兵之首,在很久以前它还没到萧离手上之时,不知道多少江湖人为了争夺它而引起一阵又一阵的腥风血雨。

        沐瑶默默的回望他,他也静静地看着她,眼神认真。

        ……她不得不承认,这位兄台是真的想拿剑来抵债的,说好的视剑重若生命呢?说好的剑在人在剑断人亡呢?为什么这个剑仙是这样的剑仙?!

        这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沐瑶估错了那位萧大侠的品性,如今有点骑虎难下。

        她思考了不过一秒,笑了一下:“萧大侠果然敢作敢当,实在令人钦佩,想必再场的人都被你所折服了,飞儿。”

        她身后立刻有人应声,沐瑶和萧离对视,轻声道:“带领萧大侠下去歇息吧。”

        “是。”

        女弟子朝萧离做了个请的手势,萧离没动,沐瑶走到他身后的薛明远面前,隔着面纱对他微微一笑:“薛少侠,能和天下第一高手对决,想必你心里很畅快吧?”

        萧离见此,嘴角勾起了一个轻微的弧度。

        薛明远的实力比萧离弱了一截,不过他是个十足的武痴,见到比他强的人都爱比一比,因此相比起萧离的气定神闲,他就显得虚弱多了,他此刻正撑着剑靠在书上回力,听闻点了点头。

        “千金难买来与第一高手对决的机会,不过却可以买来爽快,所以……”她把拉长的薄纸移到他面前,笑道:“你痛快也痛快了,我云星宫所损失的全部东西,你看什么时候补上?”

        薛明远一愣:“啊?这是为什么啊?”刚才不是还找萧离要账吗?免了萧离的怎么要他全款啊!

        沐瑶惊讶的反问:“难道不是你硬要拉萧离比试的么?”

        薛明远挠挠头:“是啊。”

        “那就是了,这些东西难道不是在你们的比试中损毁的?”

        “是吧……”

        “如果你不拉着萧离比试,它们如今还好好的。”

        “…………”

        好有道理,可是不想赔啊……会被爹打断腿的吧!

        所以这天她们三人组跑来围观辩论赛决赛的时候,另外两人都还不知道台上那个气场两米八的男人是她家的。

        尽管蔚瞻墨已经不再是林婉怡的男神了,但她依然观战观得津津有味,看他的时候眼里还往外冒着小星星,莫榆有点“嫌弃”她这花痴样,和自认为同她一样不为男色所惑的沐瑶无趣的聊着天。

        “你说哪队会赢?”

        台上两队都火力全开,但沐瑶极其护短,毫不犹豫的开口:“当然是蔚瞻墨!”

        这笃定的语气简直和林婉怡的一毛一样,莫榆仔细观战了一下,发现蔚瞻墨这边面对斗志昂扬的对手时,还是很从容不迫,连她都觉得他们不赢都说不过去了。

        比赛精彩是精彩,可不是自己上场比就没什么意思,莫榆又无趣的移开了眼,见林婉怡全神贯注的样子,莫榆不好打扰她,就勾住沐瑶的脖子继续跟她安利。

        她的手指一划,场上的六支队伍全部躺枪,“你看他们,为了胜出一个个都跟磕了药一样,实在可怕,嘴皮子厉害的男人管不住,我觉得,找男朋友还是斯文、彬彬有礼的类型比较好。”

        沐瑶以为这位姐最近频繁的给她灌输“男朋友就要找温和型的”这种思想,是因为她有了意中人,并且对方很优秀,她出于某种苦衷还不想现在就跟她和林婉怡分享又实在憋得慌,因此才以这种委婉的方式表达出来。

        由于她最近忙着偷偷摸摸谈恋爱,没再像以前一样关心朋友了,沐瑶心有愧疚,不想打击莫榆的兴致,所以赞同的点头。

        莫榆见她点头后就更来劲了,见场上的交战到了白热化阶段,离“战场”太近的她们耳边都是“厮杀”的声音,她干脆揽着沐瑶走出围观区,沐瑶在男朋友和女朋友之间犹豫了不到两秒,就果断选择了最近被她忽略了的闺蜜。

        围观的人太多,她们也不能躲哪里去,只能找了个人相对少点的角落,但在外围观战的人也不是很安静。

        莫榆怕声音太吵她听不清,还特意把脑袋凑近沐瑶的,完全没注意到蔚瞻墨因她的举动而皱起的眉,她低声道:“是吧!你也这么觉得?我跟你说,这种类型的男人balabala……我就知道这么一个人!他balabala……还有啊,他还balabala……”

        她语速过快,噼里啪啦的说个不停,沐瑶起初听得蚊香眼,接着就是惊奇了,莫榆这种禁欲系竟然也会有堕入爱河的一天!啊不,应该是陷入爱河的莫榆竟然会变得这么话唠,为了防止误伤,沐瑶决定试探一下。

        等莫榆说完了,沐瑶才边仔细观察她的表情,边问:“鱼鱼,你说的这个人真这么好?确定不是假斯文真败类?”

        终于问了,这可是感兴趣的表现啊,自己这段时间坚持不懈的安利果然起效果了!莫榆眼睛一亮,一口肯定:“当然不是!我都跟他认识二十几年了,底细早就摸得透透的了。”

        卧了个大槽!本来只是怀疑啊……等等,沐瑶灵光一闪,立刻冷静下来:“你的意思是从你出生你们就认识了,这是你亲哥还是你竹马?”

        莫榆也从安利**中冷静下来,怕太快告诉她会吓到她,四两拨千斤的道:“我没有亲哥啊。”

        沐瑶摸着下巴点头,那就是竹马了,然后她就被莫榆抱住摇了摇身子,“他刚回国没几个月,工作也现在才渐渐上手,我们以前关系很好,所以这周末他想请我们姐几个出去吃一餐,你可不许不去啊。”

        那正好,到时见到真人了就能知道一些对方的品行了,沐瑶欣然应允。

        都误会了对方的两个女生对视一笑,自认为都解读了对方的心事,手挽手的回去找林婉怡了。

        此时场上的另一边。

        “你看啥呢看得这么认真。”

        魏静安把一瓶水递给一直暗中注意她们的蔚瞻墨,他接过,把视线挪回来。

        魏静安看他一副拒绝交谈的样子不爽,继续不要脸的刷存在感:“怎么赢了还是这副太监表情?”

        蔚瞻墨瞥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道:“以你的智商,我很难跟你解释。”

        拥有花瓶称号的魏静安……扭头就走。

        沐瑶和莫榆把林婉怡拉回队伍后,三人组开开心心的去食堂吃完了饭,吃完了后表示要去自习,准备临近期末,这两只都很紧张,沐瑶想了想,没有跟着去,莫榆和林婉怡表示理解,毕竟学霸有任性的特权。

        是的,学霸,在没遇到蔚瞻墨这个任务目标和那两只好友之前,沐瑶是通过认真学习来打发时间的,虽然她以前没接触过这个专业,但她有个好脑子。

        挥别好友后,她找了个角落待着,没过一会儿,蔚瞻墨就出现了。

        他徐徐走来,一见到她就露出一个笑容,把一边手朝她伸来,沐瑶抿唇一笑,把左手放到他干燥的右手心里,他略微使劲一拉,她就轻轻的撞到了他身上。

        不疼,刚好侵占他的怀抱,沐瑶窝了几秒才离开。

        “恭喜你哦,赢了比赛。”

        他牵着她走,喜意并不浓烈:“是赢了,不过对方也很出色,所以我和魏静安打算退出,刚才就在和他们商量,让对方的二辩三辩来加入我们这队。”

        她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因为他可是捧过无数次奖杯的人,她好奇的是:“对方会同意?校方也不反对吗?”毕竟之前学校敲锣打鼓的招募,又花了那么多的时间来决出雌雄,现在队伍说合并就合并,感觉有点戏剧化了。

        蔚瞻墨看她一眼,笑了下:“对方早就知道我只是来打酱油的,而且我们也互相认识,关系还不错,至于学校……久了你就会知道了。”

        最后一句话太意味深长,沐瑶想了一下,恍然大悟。

        “懂了?”他问。

        沐瑶点头,她才发现,所有参赛的队伍中,大一新生占了六成,围观的人中大二及以上的前辈占了七成。也就是说,只有初生不怕牛犊的“新人”踊跃参赛,其他的是来玩的,因为老油条们都知道最后进入决赛的除了新人中杀出的黑马,不然还是去年的那些人。

        刚想通,沐瑶就发现他正带着她走向食堂,估计是他刚才都在和人叙旧,还没来得及吃。

        于是刚出来没多久的沐瑶又再次进了食堂,蔚瞻墨去点餐,她找了个角落坐着等,此时已过就餐高峰期,就餐区只零零散散的坐着几个人,见是她只看了一眼就不再关注。

        蔚瞻墨回来的时候给她带了一杯橙汁,他们和大多数情侣一样,他吃饭她就安静的玩手机喝果汁,看到有趣的新闻就会把屏幕放到他面前。

        不过一会儿,他就停下了筷子,沐瑶还在划拉手机,他想了下,说:“这周末我有空,出去玩吗?你想去哪我都陪你。”

        蔚瞻墨刚闲下来一点,就立刻把周末的事情全部清空的清空,不能清的就挪到下周。说来惭愧,交往以来他一直在忙,脑力训练、研发软件交替着来,都没有好好尽到一个男朋友该尽的义务。

        又是周末?沐瑶放下手机,蹙眉:“可能不行,我的周末已经许给莫榆了。”

        墨鱼?蔚瞻墨知道她,就是刚才对他女朋友又搂又抱又摸(?)的那个女生。蔚瞻墨身边有个带毒的魏静安,所以他不仅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男同的存在,而且还有女同,想到那个墨鱼T里T气的样子,再加上刚才她对沐瑶的各种动手动脚……

        蔚瞻墨眉微皱:“你这朋友……”

        “嗯?”她正好把手机装进包里,没注意到他的表情。

        他眉头松开:“没什么。”没证实之前不乱说是基本礼貌,而且要是那个墨鱼真有那个倾向,沐瑶这么敏感的人也会察觉。

        蔚瞻墨率先站起身,弯起手臂。

        沐瑶边把手挽进去的时候边想,照他们这个招摇的程度,没准不到期末,他们就会被林婉怡她们发现了。

        蔚瞻墨今天整个下午都有空,他们俩又都没课,于是两人决定到假山上去一起看书消磨时光。

        路上的时候,两人谈着谈着就谈到了魏静安。

        “其实他是我姑妈家的孩子,论辈分我该叫他表哥的。”

        他笑了下,面带怀念:“我奶奶身体不好,有几年只能躺在床上养病,那时候我还小,我爷爷又在部队,我姑妈怕请来的人照顾不全,因此带着七岁的静安回来住了三年多。”

        她没意外,因为魏静安就是原剧情里林烟的那个同门师兄,男女主感情线上的神助攻。

        蔚瞻墨想了下,说:“我的亲戚不多,同辈的表亲中,除了静安还有一个周泽表哥,就是上次在南门和我站在一起的那个人,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

        他正在一点一滴的把他的**透露给她,沐瑶不是不感动,但提到周泽时,她忍不住心中一沉。真奇怪,上次见到周泽时,她只是怜惜蔚瞻墨,现在她竟然感到了心疼……这是对她的前男友们所没有过的感觉。

        她知道,这是因为他在她心里越来越重要。

        她停了下来,他跟着停下,沐瑶拽住他:“你很信任他么?”

        蔚瞻墨不解的看她,如实答道:“他是我奶奶亲兄长的长孙,我们小时候也在一起玩过几年,年节、或假期时也常能见面,怎么了?”

        有些话都到嘴边了,一想起她问过系统时得到的那个回答,她就怎么也说不出来了,最后她也只能摇头。

        不能说出真相,难道还能在他面前说他亲戚的不好吗?她一不认识周泽,二只是他女朋友,她没有任何立场,也还没有资格说他表亲的坏话。

        沐瑶叹了口气,想挽着他继续走,然后,他没动。

        她抬头,疑惑的看他:“怎么……”然后她也如同中了定身咒,因为她发现了他不动的原因,沐瑶愣愣的把最后一个字补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