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恋收割机[快穿]在线阅读 - 26.我家有只狗要送你1

26.我家有只狗要送你1

        如何治疗手癌和眼瘸                直到江家二老回来,一起吃饭的时候他都是这副天要塌下来的样子。

        在他数次欲言又止,忍不住准备向二老告密的时候,一直暗中观察他的沐瑶眼疾手快的捂住他的嘴,硬是把他拖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江小弟的伤感很容易理解,他现在还是初中生,对于男女之情还没有完全开窍,在他的想法里,已经有恋人的姐姐就不再是完全属于他们的家人了,他在担心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离开家里,变成别人家的人,也变成另一个他陌生的姐姐。

        沐瑶只听了他的只言片语,就明白了他的不安。

        然后第二天早起,她推着行李箱出来敲开了江小弟的房门,帮他收拾行李,开始了在父母的支持下,他们长达将近一个假期的旅行。

        等江小弟明白她就算有了男朋友也还是江沐瑶时,他们才赶在开学前回来了,并且他答应了在父母面前守口如瓶。

        沐瑶搞定了他后,才抹了抹额上虚汗,原来乖巧的小男生也不是那么好哄的。

        于是这个假期……蔚瞻墨又被她给冷落了。

        夏去秋末,又是一年冬。

        蔚瞻墨:【喜欢不喜欢?[图片]】

        他此刻正在北方出差,给沐瑶发来了信息,配图里,他一身庄重的黑色西装,含笑的眉眼透出一股暖意,背景是一片皑皑白雪。

        沐瑶现在是大三,复习之余认真的看了看,说起来悲催,她两世为人都是南方狗,从来没亲眼见过大雪纷飞的场景。T省也下雪,可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再冷的冬天,薄薄的一层白色也只是刚好够铺满道路。

        沐瑶:【很好看,哦别误会,我是说背景】

        良久,对方才回过来。

        蔚瞻墨:【……】

        隔了几秒,第二条也来了。

        蔚瞻墨:【下次再一起带你过来】

        沐瑶:【乐意至极】

        然后她放下了手机,继续专心复习,她的目标是能进入当地电视台,所以最近在疯狂的汲取知识。

        因为今年,罗万已经在本市稳稳的扎了根,事实证明,那些一年前还愿意留下来的T大学霸们还是很有眼光的,现在罗万发展不过才区区一年多,蔚瞻墨已经让他们拿到了月入几万的薪资,完全能蔑视现在散布在各大公司的以前走了的那些前成员。

        蔚瞻墨的事业路越来越宽,她就算跟不上他的脚步,也要担得起优秀二字才行。

        沐瑶大四这一年,开始步入人生的另一个阶段。

        403寝室里,三人正蹲在沐瑶的衣柜前发愁。

        莫榆捻起一条浅黄色的裙子,问:“这个?”

        沐瑶和林婉怡一起摇头,林婉怡:“不好,样子太死板了。”

        莫榆又拿起一条白色A字裙,问:“那这个呢?”

        她俩又摇头。

        莫榆看了看,捞起大红色的裙摆:“这个总可以了吧,你穿上去看起来青春又活泼,蔚瞻墨他爷爷肯定会喜欢的。”

        自从昨晚蔚瞻墨突然说要带她去见他爷爷后,林婉怡和莫榆的神经都绷得很紧,沐瑶是第一次经历见家长,因此也很紧张,她盯着这条裙子上的镂空部分看了半天,依旧摇头:“不行,太招摇了,老人家应该不会喜欢这种风格的。”

        这下莫榆没辙了,林婉怡又翻了翻,为难的道:“没别的了,剩下的都是这些类型的,其实瑶瑶……我觉得你随便穿一件出去都是焦点啊。”

        林婉怡的话也没夸张,因为沐瑶长得好,衣品也不错,所以她经常引领了T大女生的穿衣潮流,但莫榆还是摇了摇头:“老人家的雷区比较多,更何况蔚瞻墨的爷爷还是从部队里出来的老人。”

        那现在出去买也来不及了。

        沐瑶蹲了一会脚也麻了,干脆翻出手机,把短信发给蔚瞻墨:【你爷爷喜欢什么样的人啊?】

        别问她为啥不打电话……他们之前短信发着发着,就成了习惯了。

        大概是他看穿了她的套路,回答道:【你平时怎么穿今天就怎么穿就好,不用紧张,我爷爷很随和的】

        沐瑶:【我还不是怕他一个对我不满意,就又把你关家里不让你出来见我吗】

        蔚瞻墨:【……】爷爷,我已经尽力了。

        最后纠结许久的沐瑶,还是穿上了平时的衣服,反正她走的是淑女路线,这样就算不出彩,也不会有什么错。

        蔚家早年住军区大院,据说是为了让蔚瞻墨方便上学,他们就搬回了蔚家的小房子。

        沐瑶打开车门,眼前是一片别墅群,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向他口中的那座“小房子”,默默地朝他横了一眼,他正巧提完了所有的东西,笑着接收了她的鄙视,并且厚颜无耻的曲起了右臂。

        到底心疼他提着那么多东西,也不好趁机闹他,她抱着一个大礼盒,配合的挽着他走向蔚家。

        蔚爷爷比她想象中的要好相处得多,他们到的时候他正端正的坐在沙发上,眼中是不符合他这个年纪该有的锐利,她跟着蔚瞻墨给他问好时,他也只是严肃的点了点头,眼神在她身上溜了一圈,然后很快就收回了打量的目光,继续目不斜视的看电视。

        沐瑶还以为蔚爷爷肯定是一个很严肃的人,但其实并不是。

        她奉上手中的礼盒,正思考要跟他讨论党的政策方针,还是军方最新研制出的新型武器时,蔚爷爷已经打开了礼盒,然后她就看见……刚才一脸沉稳的老爷子正两眼放光,满脸欣喜!

        这时蔚瞻墨端茶而来,一手放下托盘一手合上蔚老爷子手中的礼盒,严肃的道:“医生说了您不能喝酒……”大概是看到蔚爷爷一脸的委屈和抗议,缓下了口气说:“那只能每周喝一小杯。”

        一小杯也总比没有的好,老爷子又立刻喜笑颜开,蔚瞻墨转头,略带责备的看着不解的她:“爷爷正在修养,现在还不宜饮酒,以后你来就不要再给他带酒了。”

        看来她这礼物不是自家这贼小子授意的,蔚老爷子听闻心下满意,开始认真的打量沐瑶,越看越觉得这孩子很有礼数,言谈举止合也很得体。

        沐瑶本来不太理解,但一看到蔚老爷子看她的眼神都和蔼下来了,并且开始主动跟她搭话,她就明白了蔚瞻墨的用意。

        他曾说过蔚爷爷爱墨,但极品墨她现在确实还摸不到门路,所以在来之前,蔚瞻墨跟她建议可以送酒,她这才打电话给江小弟,让他找个借口从江爸爸的酒库那里摸一瓶珍藏版的白酒送过来。

        她越想越觉得他的套路深,沐瑶趁蔚爷爷不注意之余,暗暗朝他竖起了拇指,蔚瞻墨见了扬眉,再背着蔚爷爷朝她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

        她也跟着莞尔一笑,偷偷藏下了两人的小秘密。

        此后她也时常来蔚家,蔚瞻墨平常比较忙,保姆和护工也总有顾料不到的地方,她就帮着照顾些行动不便的蔚爷爷。

        她也偶尔在蔚瞻墨的允许下给老爷子带点酒,蔚老爷子对她这种“偷偷顶风作案”的行为表示非常满意,看她的眼神越来越慈爱,还在孙子面前连夸了她好几次懂事。

        蔚瞻墨听完后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沐瑶毕业的时候,她才敢把蔚瞻墨领回江家给她的家人认认脸。

        现在他把罗万的名气已经打出了T省,虽然蔚老爷子退出了“江湖”,不过他们家在军界里还有人和名望,这么好的资源不用白不用,所以蔚瞻墨的公司和国家的很多部门都有项目上的合作。

        他年纪轻轻就有一番成就,按理说也是万里难挑一的绝佳好才俊,怎么着也算是东床快婿了,但……江爸爸和江小弟面对他的时候都是如出一辙的扑克脸,礼数周全,就是那父子俩直到他道别了都没给过他一个笑脸。

        出了门后,蔚瞻墨疑惑的摸了摸脸,要不是江妈妈对他还蛮满意的,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长得奇丑无比了。

        他拉住出来送他的沐瑶,若有所思的问:“是我没有投中叔叔和弟弟的喜好,还是刚才我有失礼的地方了?”

        沐瑶心里也是囧囧的,实话实说的安抚道:“放心不是针对你,只要是我的男朋友,他们都是这种态度。”

        蔚瞻墨恍然大悟,人家花了几十年时间辛辛苦苦的把一颗小白菜养到大白菜,好不容易养得水灵灵的了,却被不知打哪来的混小子捡了个大便宜给摘走了,换做是他他也生气……但身为被迁怒的“混小子”,他表示他也挺委屈的。

        蔚瞻墨向沐瑶寻求安慰,拉拉小手,正准备把自家女朋友抱个温香满怀的时候,楼上的露台传来了一道不悦的男声。

        “瑶瑶,你妈给你煮的甜点要凉了!”这是江爸的。

        蔚瞻墨和沐瑶无语的对视几秒,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尴尬,他们还没得地及松开手,紧接着楼上又传来了不高兴的声音。

        “姐!妈在叫你了!”这是江小弟的。

        ……蔚瞻墨还能怎样?怀抱都没捂暖就无奈的放开了她,朝露台上虎视眈眈的准岳父以及小舅子举起双手,他投降了。

        沐瑶心里快笑炸,朝他无辜的眨了眨眼睛,看到他更憋屈的表情后,实在忍不住笑意了就笑得畅快的转身跑上楼。

        她家的三个男人……都很可爱。

        晚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沐瑶偷偷问莫榆。

        “你什么时候对P图有研究了?”

        “那些人还说过你和那谁同居半年多,胎都打了三四次呢,这我也要研究怎样堕胎才能确定你是清白的吗?”

        这倒是,沐瑶记得,不止有传过她堕胎,还传过她同时被三个人一起包了,连孩子都给富豪生下来了。

        莫榆还含着牙刷安慰她:“我和婉怡都清楚你的为人,放心吧,我们不会多想,也绝不会因为那些谣言就离开你的。”

        然后在沐瑶感动得刚想给她一个熊抱时,她扭头继续刷牙去了。

        总之对于这件事情,那两只十分的淡定,沐瑶也很淡定。

        在她和蔚瞻墨又重新热起来的话题中,辩论赛的半决赛悄无声息的来临。

        因为决赛后胜出的队伍就代表着T大的门面,所以从半决赛开始就有教授来坐镇,整个现场都吹着一股严肃的风,不见初赛时轻松的氛围。

        不知道该算不巧还是缘分的是,沐瑶她们这次还真的撞上了蔚瞻墨这一队。

        比赛前,两人的眼神交接之时,不复上次相见时的暧昧,只余下硝烟。

        蔚瞻墨这个精英中的精英,带着两只精英和一个魏渣。沐瑶一人带着三个渣,其中还有两只全程星星眼看他的迷妹,没有任何悬念的,她们输给了蔚瞻墨那队。

        离场的时候,蔚瞻墨为了多看她两眼,用找东西为借口拖慢他们这一队的速度,等她们要走了,他才装作刚找到的样子,然后两队在门口狭路相逢。

        沐瑶忽略其他人,冲着蔚瞻墨道:“恭喜,看来上次落水后,你已经把渗进脑袋里的水都给挤出来了。”

        “承让了,多亏你到现在还没挤,不然,我们也不会赢得这么轻松。”蔚瞻墨露齿一笑,语气谦虚,话里得意。

        她身后的莫榆和林婉怡被科普过,秒懂。

        潘晓、魏静安、以及他的两个小伙伴:“???”

        几十双眼睛还在看,沐瑶也不想太引人注目,因此只是细微的哼了一声,声音很娇很微弱,只有离她最近的蔚瞻墨听清了。

        这是生气了?哦不对,应该是撒娇。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感觉……还挺不错的,他心下暗爽,面上表情依旧。

        沐瑶斜眼看他:“阁下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你咋不上天?

        蔚瞻墨不动如山:“高处不胜寒。”我恐高。

        然后两方人马分道扬镳,围观的吃瓜群众:exm?不是说这是对小情侣吗?怎么感觉更像敌人?

        因为也没真想着要拿下冠军,莫榆她们三人都是打酱油的心态,所以对止步半决赛的结果都没什么感觉,回到寝室换了身衣服后,她们提议出去吃大餐。

        沐瑶找个了不舒服的借口就没跟去,她们以为她输给了蔚瞻墨所以心里不太舒服,就没勉强,纷纷表示给她打包回来。

        等她们出门后,沐瑶卸了脸妆,再把头发散了下来,卷了个空气刘海,然后她走到镜子前,满意的发现里面的自己比平时更水嫩。

        她翻出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纸盒子,往上面贴了个蝴蝶结后,这才满意的出了门。

        湖边的假山上。

        蔚瞻墨远远的看到她走来,不管她的本性如何,她的气质和姿态都是极佳的,一步一伐皆成景,随着她走近,他还发现她换了衣服和发型。

        女为悦己者容?他挑眉,她每次都表现得这么明显,那他是要装作没发现呢,还是反撩回去呢?嗯……或许这两种情趣都可以换着来。

        心里思考着怎么给人挖坑,面上却滴水不漏,他看向她手中的礼盒,含笑道:“我以为是我想多了,原来你真的是在暗示我来这里。”

        沐瑶抬头看他,再目光垂直的掠到假山脚下,撩起眼皮,把皮球踢回去:“这就是你口中所说的高处不胜寒?”

        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就像他一样,蔚瞻墨笑了笑,问她:“要上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