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恋收割机[快穿]在线阅读 - 28.我家有只狗要送你3

28.我家有只狗要送你3

        季妈妈见自家儿砸在沐瑶的“帮助”下成绩进步显著,她非常的高兴,于是她就时常留沐瑶在季家里吃晚饭。

        季妈妈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每当她夸小姑娘教得好时,小丫头就偷偷瞧她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然后这小姑娘又用为难的眼神看了眼自家儿子,最后保持沉默。

        她表情里暗含的意思很隐晦,季妈妈想再定睛仔细分析时,她的表情又恢复正常了。本来季妈妈没有在意,但几次三番之后,她还发现这小姑娘每次给自家儿子补完功课后,表情里都带着隐隐的不安。

        季妈妈也不得不起了疑心,因为她也发现了儿子的不对劲,他的作业成绩是好了,但测验的成绩却并不怎么样。

        于是季妈妈就想出了一个绝招,每当他们关起门来写作业的时候,季妈妈就“帮”他们把门打开,儿砸再关,她就用各种理由再开。

        季轩霖小朋友扭不过自家老娘的坚持不懈,也只好对着课本装作很认真的样子。

        不久后,季妈妈就发现……有她盯着,儿砸的作业成绩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渣水准了。

        季妈妈非常了解自家的熊孩子,这下她哪里还不明白?肯定是那坏小子逼迫人家姑娘和他一起作弊呢!

        不会做所以做错、不会做所以去抄别人的答案,前者不能完全怪孩子,而后者就直接否定了她这么多年来的教育方式。

        季妈妈气炸了,当场让正好也在家的季爸爸逮住他,把他拖到花园里赏了他三十个42码的拖鞋印。

        “爸爸我讨厌你!”吼得中气十足。

        “嗷呜!妈妈救命,呜~~”带着哭腔,语气凄凉可怜。

        季轩霖被他那个一直严肃脸的老爹拖出去的时候,沐瑶还没有回家,她听着外面花园里传来的惨叫声,低头沉思一个问题。

        别人家酷炫狂霸拽的总裁童年期间……也会被他同样酷炫狂霸拽的总裁爹打过PP吗?结论是:不知道别的总裁会不会,反正这个季总裁的菊花……看起来会被他爹从小招呼到大。

        季妈妈气头过去后,见人家小姑娘失落不安(?)的垂下了头,就赶紧安慰她:“没事的,他三五天就被他爹抽一次,他皮肉结实着呢。”

        ……怪不得他每次抄作业时,念叨的不是老师,而是害怕被他爹发现。

        她抬头,脸上又是担心又是愧疚:“阿姨对不起,早知道我就不给他抄我作业了……他好像很疼,你去跟叔叔说让他轻一点好不好?”

        她说着说着,金豆子就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小女孩的声音柔柔软软的,里面又满含了担心,季妈妈听了又是欣慰又是高兴,发现这小姑娘默默的流眼泪后,季妈妈连忙蹲下来一边帮她擦眼泪,一边怕吓着她的柔声安慰。

        “不用担心,你别看他现在喊得大声,其实你叔叔没用什么大力气的。”

        沐瑶眨巴着带泪的眼睛,软软的点了下头,“嗯”了一声,不过听他越哭越厉害的声音……有点不像季爸爸会手下留情的样子。

        季妈妈见她这样子实在乖顺可爱,交代了一声就上了楼。没一会儿她就提着一个纸袋下来了,然后二话不说就塞到沐瑶的手里,非常温柔的说:“这事儿是轩霖做得不对,你别害怕,阿姨代他向你道个歉,要是他下次还敢这么欺负你,你就尽管来找阿姨,阿姨给你做主,啊?”

        她乖巧的点头,垂下眼皮一看,见纸袋上印着国外一家名贵点心的logo,没两斤重的这么一小袋杏仁酥,少说也要三千软妹币。

        沐瑶知道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何妈妈也爱吃这个牌子的点心,而且这个牌子还是上次何妈妈安利给季妈妈的……所以她趁着这个好时机,在未来婆婆的面前刷了一小波好感的推拒回去。

        季妈妈先是见她接了,然后她看清了牌子后就退了回来,一想也知道是这孩子机灵懂事,不仅坚定的推回去,还亲自把她送回了何家门口。

        季轩霖没了在家舒舒服服作弊的机会,第二天见面时,他倒是真成了苦瓜脸,不过这个事情毕竟是他老娘自己发现的,他只能一边自认倒霉的揉着隐隐作痛的小PP,一边安慰身为从犯的沐瑶,因为事发后,她就在他面前难过又自责的表示,都是她的纵容才让他挨打的。

        不知道真相的季轩霖小朋友又是忌惮他老娘,又是哄“心情低落”的沐瑶,所以倒是老实了几天,不过他还没安分多久,就又想出了别的歪主意。

        周一至周五有季妈妈的监督,他没法继续抄,但是周末的时候,他老娘都会出门逛街、做美容、会闺蜜,他就趁机“越狱”,再跑到何家怂恿沐瑶出门,然后两人再一起去初识的那栋旧楼里继续抄抄抄。

        晏佳琳非常不齿他们这种行为,不过她也没跟大人们说,只是在暗地里默默地用功。

        寒假悄无声息的来临,沐瑶这次又是全年级第一的成绩,晏佳琳也依然排在第二,而季轩霖的成绩……还是那么渣。

        季轩霖现在已经又长了一岁,但是他依然改不了淘气的性子,而且还越长大就越顽皮。上学时还不怎么看得出来,一旦到了寒暑假,他就跟脱了绳的哈士奇一样疯,整天不是上房揭瓦就是下水摸鱼,那股疯劲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而且他还爱拉上他的小伙伴们一起作妖,不过晏佳琳是个真正的乖乖女,她家教又严格,所以很少有机会跟他们在一起玩,据说她每天都被安排了很多课程,久了季轩霖就只叫沐瑶一个人了。

        孩子们聚在一起玩闹也有利于他们的身心成长,所以刚开始的时候,何家人还是很放心的任他带走沐瑶的,不过经常见到他把一个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小公主带出门,再领回一个看不出衣服本身颜色的小泥洼后,何家父母就很少让他们在假期见面了。

        不过这难不倒他们,沐瑶还有之前搭好的砖梯,她每天等大人出门后就偷偷跑出去。

        而且越相处,沐瑶就越觉得季轩霖这小子精,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跟她说他没有玩伴,其实不然,这小区里还有几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小朋友,那些人也特别的牛气,以前他们没闹翻的时候,他们也还经常在一起玩来着。

        不过自从那群人在那栋旧楼里,把他心爱的小狗玩偶扔下脏水里后,季轩霖就把自己一不小心闯下的祸全都推到他们身上,而且还一推一个准。

        这天,何家门外响起了几声鸟叫,这很平常,小区里树木多,每天都能听得到清脆的鸟叫声,不过这个鸟叫声跟其他鸟声相比还是有些不同的。

        何奶奶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用光盘播放的黄梅戏,沐瑶坐在她身边,看了一会后小声的说:“奶奶,我去院子里玩了,晚饭时再进来。”

        小孩子不爱看这个也很正常,何奶奶的视线放在电视上,可有可无的点了一头。

        沐瑶就溜到外面,顺着“鸟叫声”扒拉开花墙上的藤条,小小的“嘿”了一声。

        季轩霖放下挡在嘴边的手,四指朝她弯了弯。

        沐瑶知意,花了比以往多了三倍的时间,吭哧吭哧的从砖梯上翻出了墙,然后艰难的跑到他身边,再困难的从口袋里掏出之前藏好的两个大桔子。

        她把最大的那个递给他:“给,可甜了。”

        季轩霖小朋友接过,然后拉住她的手:“走,哥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刚说完就风风火火的带着她跑。

        他用的力气太大,而沐瑶早上被何妈妈强制性的裹成了一个大粽子,所以行动不便的差点摔倒,她好不容易站稳,红着脸说:“轩霖,你能不能……帮我脱掉外面这件衣服?奶奶和阿姨都不肯帮我脱,但是它太厚了,我手不够长,我脱不掉。”

        季轩霖看看她的衣服,再看看她的表情,扑哧一笑,笑完了还看着她说:“小粽子。”

        沐瑶本来就觉得这很羞耻,但是她这小身板配上这身“武装”,她现在连活动手臂都觉得困难,求助他还要被他笑话,一时气得小拳头在他的羽绒服上轻轻打了两下。

        季轩霖到底还顾及她的薄脸皮,一边拼命忍笑,一边像剥熟鸡蛋似的帮她把外衣脱掉。

        剥掉外套后,身上果然轻松多了,但是她看到他一边念叨粽子,一边笑得快要直不起腰来的样子,重重的“哼”了一声,“你的脸圆圆的,那你就是小苹果!”

        “小粽子!”

        “小苹果!”

        “小粽子!”

        像是比谁的声音更大一样,喊完了后,两只小的都气鼓鼓的对视,然后……沐瑶发现她可能不止是身体回到了七岁,貌似连智商都回到了七岁==。

        这个发现让她囧得不能再囧,只好装作气呼呼的样子走在前面。

        季轩霖小朋友抱着她又大又重的衣服追上去,拉着她的小拇指和她并排走,“你别气嘛,我保证刚才那件事情我已经忘掉了。”

        “……哼!”

        “乖啊,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小区外不远处的河边。

        沐瑶看着他从一堆还冒着热气的黑色土块中,挖出了一个小圆包,然后他用两条粗木棍把它挑出来。

        她好奇的问:“这里面是什么?”叫花鸡?可是外面没包泥呢。

        “嘘!”

        他把那些烧黑土又给扒拉回去,做完了后左右张望,见没人再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塑料袋迅速的装住了那个小圆包,然后再观察四周,不等沐瑶反应过来,他拉着她的手就跑。

        身后远远的传来几个孩子的玩闹声,而且声音越来越近。

        她明白过来了,她就说他怎么可能会有耐性去做这些东西,原来这小子是在偷别人的食物……呸,是拿别人的食物。

        季轩霖把她带回马路上,然后用她的衣服挡住他手上提的东西,表情非常的自然,但是脚下走得飞快。

        沐瑶回头看了一眼,有五个小男孩刚从别的地方玩耍回来,那些人没注意到他们,正打打闹闹的走向刚才他们离开的地方。

        她很快就认出了他们,那五个小子和他们同在一个小区,而且还都是和季轩霖有过节的那几个,。

        很好,这下没有罪恶感了。

        她回过头,小声说:“他们还有五米就走到那个地方了。”

        “别怕。”

        季轩霖说完后就加快了脚步,成功在他们发现前就走到了拐弯的地方,隔绝了他们的视线。

        沐瑶能感觉到他明显松了口气,他带她找了个离家近的花圃坐下,先把衣服还给她,再表情兴奋的解开了塑料袋,小心的挑开了外面的那层锡箔纸,一时之间浓香扑鼻而来,随着他拨开的动作,蜜色的鸡肉渐显真容,纸底还有一小滩黄色的油汁。

        沐瑶默默的吞了下口水,季轩霖想掰下鸡腿,不过太烫了没成功,他看着眼巴巴的她,问:“香吧?”

        沐瑶盯着那只鸡点头,她还没吃过这个东西,看起来色香俱全,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他得意的说:“我一大早就见到他们在那边挖坑了,我舅舅带我去那里做过两次这个菜,所以我就在猜他们在做这个,果然被我给猜中了。”

        沐瑶从口袋里掏出纸巾递过去,他边说边接过来,小心的掰了个鸡腿给她。

        “喏,不脏的,可好吃了。”

        她接过,一凑近,味儿就更香了,她只轻轻咬了一口,鸡肉就轻松的被撕扯下来了,舌上的肉块入味又鲜嫩,肉里还带着甜美的汁水。

        沐瑶的眼睛“蹭”的一下就亮了,眼里仿佛闪烁着无数颗小星星,季轩霖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他咧嘴一笑,自己也掰了一个鸡腿下来。

        他边吃边说:“哼……他们只吃过一次就想偷学,做梦,还没我舅舅做的十分之一好吃。”

        他虽然嘴上嫌弃,不过撕鸡肉的动作可不慢,没几分钟,他们就差不多把一整只鸡给干完了。

        沐瑶吃得小肚子圆溜溜的,用纸巾帮他把小肥手擦干净后,就把带来的桔子掰开,首先递了一掰赏给他:“喏,奖励你的。”

        他笑眯眯的叼住,再接第二掰的时候,还故意咬到了她的手指,不过没用力咬,只是玩闹一般的磨了两下,再退开。

        他嚼完了果肉后,突然指着她刚才被咬的手呵呵笑起来,圆圆的包子脸往左右两边扯,眼睛笑得眯眯的:“带着鸡肉香味的粽子。”

        ……沐瑶面瘫脸,这么傻这么二的人,怎么可能是总裁男主?哦对,他现在还小嘛,长大了就能成为日天日地日空气的霸道总裁了!

        她还没自我安慰完,对面笑得傻兮兮的小男孩突然笑容一收,盯着她身后瞧,沐瑶好奇的回头,见到了刚才那五个小男孩里面最壮的那一个,他正站在不远处盯着他们看。

        这个小男孩她知道,季轩霖曾经远远的给她指过一次,他就是扔掉季轩霖小狗布偶的那个人。季轩霖一直记着这事儿,不过据说对方从小就学跆拳道,体型又是季轩霖的两倍大,而且他平常出门都是成群结队的,所以季轩霖小朋友一直没能报仇雪恨。

        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像发射出去的火箭一样往前冲,那个人也立刻就跑。

        沐瑶赶紧追上去,不过她抱着衣服、速度又没他们快,很快就被他们甩到了身后,她知道自己追过去也跟不上他们,于是就无奈的回了花圃等他。

        反正一对一的话,那小子应该能赢的,毕竟他有男主光环在,而且不是说他还一个人干翻过一群人嘛。

        没想到过了等了近一个小时了,他都还没回来,她开始担心起来,正要叫系统导航他的位置,季轩霖就脸上挂彩的回来了,表情也焉巴巴的,再也不见了刚才去找人算账的嚣张样。

        他一瘸一拐的,一见到她就两眼泪汪汪,喉咙里“呜”了一声,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沐瑶又是生气又是心疼,板着脸走过去扶他,掐着他脸上发紫的地方,气道:“你怎么这么能?还主动送上去让人揍,打不过还不会跑吗?!”

        被她一凶,他立刻掉了两颗委屈的泪珠子,委屈巴巴的说:“我等他落单都等了很久了……我打得过他!就是打到一半他们来了,还放狗来咬我!我很怕狗的……”

        被狗咬可不是小事情,她赶紧蹲下身,按照他的指示卷起他右边的裤腿,发现他的小腿肚上果然有个犬类的咬痕,已经破皮见血了。

        天快黑了,沐瑶只能赶紧扶他回去。

        ……季总裁现在还小,还没有日狗的能力,所以只能被狗/日。

        当晚,季轩霖果然又被季爸爸胖揍了一顿,刚出季家门口的沐瑶还能听得到花园里传来的声音。

        “爸爸我讨厌你!呜呜呜。”

        “不是跟你说了男孩子不要动不动就哭的吗!”

        然后是两声清脆的“啪啪”声,沐瑶听到了都替季轩霖的菊花疼。

        “妈妈说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爸爸你现在就让我很伤心!”

        ……这句话略耳熟,沐瑶翻了个白眼,可不就是那小子在他们初见时说的第二句话吗?他那时说的是“他爸说的”。

        花园里。

        季妈妈本来在偷偷围观,听到自家儿砸说了这句话后,把嘴里的瓜子咽下,淡定的现身,指挥季爸爸:“竟敢捏造圣谕,打,给我用力打!”

        然后,沐瑶就听到了季轩霖更大声的哀嚎,以及一连串的“啪啪”声,她抬头望天,慢慢的踱步回家。

        嗯,天气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