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恋收割机[快穿]在线阅读 - 32.我家有只狗要送你7

32.我家有只狗要送你7

        如何治疗手癌和眼瘸                沐瑶叹了一口气,她生前一直忙着打拼事业,却在二十八岁的时候死于胃癌。除了对快要把亚太区总经理之位捞到手、却又因为病情恶化而不得已拱手让人的遗憾之外,她并没有什么遗愿,沐家也有更受父母疼爱的姐姐和弟弟代她尽孝。

        但……死亡之后沐瑶才发现,什么总经理、什么人生赢家,这些全都是虚的,能感受到微风和阳光的活着,才是真正的美好。

        本着能多活一天是一天的心态,沐瑶很快就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她轻轻的按了下面前半透明的“开始”键,接着,显示屏就发生了变化,最上面的一小段字是飘红状态,其他还是白底黑字。

        1.《致时光里的你》

        读者投票数:8691

        最具代表性的投票理由:男主跟女配睡过我就不说了,男主心里住过女配我也不说了,毕竟都是发生在遇到女主之前。但女主总是老套的误会男主有意思吗?她自己一不听人解释、二不去问问男主、三不去查查是怎么一回事,然后就任性的离家出走我也依然不说了,但是!莫名其妙被分手的男主也都等了女主两年了吧?!女主竟然还没消气?!而且还想利用男配来刺激男主?!不多说了,天凉了,让这个女主滚蛋吧!

        读者要求:替换掉女主,捍卫蔚瞻墨的贞操!宁愿自己睡一辈子睡到烦也不要给别人有机会!

        显示板除了这个还有其他,1底下不仅有2有3,还有长长的十几页。但是做过新手任务的沐瑶明白,她只要做好红字显示的榜首就行了。

        这是一个新出现的论坛,只能挂男主、男配身心不洁的书名,系统说过,每一期投票结果出来后,她都要穿进网友选出来的第一名的那本书里,而且还要就网友提出的要求去做任务。

        当然,太奇葩的要求和不符合条件的书籍是不可能通过系统的扫描的,而据系统说它是处男收割系统,那么任务嘛……依然脱离不了“处男”、“收割处男”等关键字。

        想到这里,沐瑶甜美清纯的五官露出一抹不符合长相气质的邪笑。

        啧,好像挺好玩的样子。

        不过睡处男容易,但要让他心甘情愿只被她一个人睡一辈子……还是很有难度的。

        她正思索着,系统发话了。

        【宿主现在的数据体只有五岁,因宿主第一次正式开始任务,系统给予宿主一个月的时间来感受这个世界,一个月后宿主将会成长到对应任务目标相仿的年纪,能不能攻略到任务目标甚至陪伴他终老,一切就看宿主的了。】

        系统的这番话没让沐瑶吃惊,毕竟就算这个小世界的本体只是一本小说,但对这里的人来说这里毕竟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万物发展必有轨迹可寻,一个大活人硬生生的□□去,不仅被这个世界的“规则”所排斥,还会在做任务的同时有诸多不便。

        所以,系统给了她数据身体的同时,还在这里给了她身份。她不可能有时间按照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时间,从五岁成长到成年,所以系统让她拥有一个月的时间,来适应系统给她人生进行的“快进”。

        沐瑶轻轻点了点头以示知晓,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到系统停顿了一下,然后不知道是善意的提醒还是鞭策,她听到系统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系统对宿主时间上的快进只会有一次,攻略任务目标的同时,除了宿主需要的帮助之外,系统不会干预宿主。江沐瑶的人生就是宿主沐瑶的人生,请宿主好好珍惜……毕竟能和男主白头偕老的待遇,本系统曾经的宿主可没有过这种机会。】

        【至此,系统祝宿主任务时间愉快,再见。】

        再之后系统就没了声音,沐瑶细细品味系统的话,而后摇了摇头,只要她活着,那都是她自己。既然这样,数据体姓什么,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现在也没什么好失去的,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匆匆浏览了一遍原剧情,以一个轻松的语气说:“系统,开始吧。”

        系统没出声,只一睁眼的功夫,她就又回到了那个喧闹的校园里。

        良久,他才松开。

        她向他柔柔一笑,不忍再看他注满了哀伤的眼眸,拉着他坐在了两步远的长椅上,刚坐下来他又粘了过来,他一米八几的个子,就这么委屈的弯着身子躺到她怀里。

        她没开口,也不需要她开口,她只需轻轻的揉着他黑软的短发。

        果然没一会儿,他就自己交代了,他说了很多,说关了他大半个月的蔚爷爷,说了已经仙去的蔚奶奶,也说起了已经不知去向的周泽。

        但说得更多的还是他奶奶。

        他说他还没满月的时候特别闹腾,整夜整夜的不睡觉,有人建议照顾他的奶奶说,让她在他白天准备入睡的时候打扰他不让他睡,这样晚上的时候他就能睡得下了,可蔚奶奶舍不得这样折腾他,于是她就睁着眼睛哄了他一宿,直到他满了三个月没那么难带了,蔚奶奶才能在夜晚合上眼。

        他读书的时候,和别人都玩不到一块儿,学校里的霸王见了就爱来找他麻烦,有次那些人说起了他父母的坏话,还骂他是野种,他气不过就和人打了起来,最后他把对方打进了医院。蔚爷爷问他跟同学打架的理由,他不肯说,气得蔚老爷子第一次动手打了他,过后蔚奶奶温柔的问起原因时,还很小的他不忍心欺骗奶奶,忍不住说出了真相,然后蔚奶奶就心酸的抱着他哭了整整半个小时。

        他小的时候不懂事,曾做错了一件引得爷爷奶奶吵架的事情,蔚爷爷舍不得说蔚奶奶,也舍不得骂年幼的孙子,就气得三个多月没回家,然后心怀不轨的人就拿了一堆“证据”来骗蔚奶奶,说蔚爷爷在外面有了个年轻的小情人,她气得病发住了整整两个月的院。

        他说了很多很多,有酸有甜,渐渐地,她感觉到了裙子上的湿意。

        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拥有时不觉得如何,等到失去后,与之相关的记忆就会从脑海深处浮起来,清晰的印在脑子里,时刻的提醒着自己,让自己陷入更痛苦的深渊。

        她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更用力的搂紧怀里这颗装了太多事情的脑袋。

        他没有多少时间能陪她,因为他身后还有一堆烂摊子等着他回去处理,临走前,他亲了亲她的额头,用沙哑的声音说:“幸好,你还在。”

        在那么多人离开我、伤害我之后,幸好我身边还有你。

        沐瑶目送他远去,心中略有感慨,因为这次见他,她已经觉得他有些陌生了,虽然他此次表现得很不安,但不论是气质还是言谈,她从他身上都再也看不到一个大男孩该有的影子。

        同时承受家庭巨变、失去至亲、被信任的人背叛,他仿佛一夜之间稳重了起来。

        考试期来临,沐瑶他们都在紧张的复习,那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劫走”了蔚瞻墨之后,学校里有关于他们的闲言碎语倒是少了很多。

        此后也没再见到蔚瞻墨,她是没觉得有什么,反正知道他已经没事了就行了,倒是莫榆对此旁敲侧击了很多次,直到沐瑶肯定又肯定的跟她说了他们的感情还像以前一样,她才歇下了别的小心思。

        不过蔚瞻墨也是真没时间来找她,最近他很忙很忙。

        他办好了蔚奶奶的白事之后,蔚老爷子也被放了出来,他本就年迈,被接二连三的糟心事一激,现在已缠绵病榻,他借机撇去一切事务专心养病,蔚瞻墨担心他心结过深会加重病情,也害怕他一时想不开随了蔚奶奶去,所以这几个月他都在临床照顾蔚老爷子。

        等蔚爷爷略有起色了,他也依然没有多少时间能陪她,因为他还管着一堆人的饭碗。

        听说是蔚老爷子现在走路都要靠着拐杖,所以心灰意冷之下也看淡了,歇了非要蔚瞻墨入部队的心,也不再执着于私自给蔚瞻墨安排后半生。因此,他现在接手了之前和周泽一起开的那个公司,原先的公司名是万萝,现在他改成了罗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罗万:包罗万象。

        他之前从T大挖走的学霸中,不仅仅只是他们软件工程专业,还有计算机等相关的专业人才也挖走了,虽然在他经历巨变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抱着他不可能再东山再起的心态离开了,可是一些平时和他关系不错、或者信任他的人都留了下来。

        这对于他来说,也算是一个小安慰吧。

        沐瑶考完试离校的那一天,蔚瞻墨早早就等在了校门口,上次他没能送成她回家,说实话他心里还是挺遗憾的,万一她什么时候忽然消失了时,他认了门路也更容易找到她。

        远处,三个女生在依依不舍的道别,林婉怡和莫榆不是本市人,她们都买了明天的车票。

        “瑶瑶,下学期见!”

        “记得常上线,以免我们弹视频过去的时候找不到人。”

        “嗯嗯!”

        然后,他就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女朋友被两个女生一人啵了一边脸!

        他自己都没怎么啵过的。

        再然后,他还看到他的女朋友也啵了另外两个女生的脸,还每个人都啵了左右双颊!

        他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的!

        等沐瑶坐上了车扣好了安全带之后,见到的就是一脸郁闷的蔚瞻墨,她思索了一下,猜到了七八分,明知故问的去逗他。

        “怎么了?”

        “没事,出发了。”

        他摇了下头,启动了引擎。

        沐瑶挑眉,嗯哼,不说是吗?

        蔚瞻墨不知她不满,等按照导航指示停在她家不远处时,他解开了安全带,默默侧好脸,等待被宠幸。

        然而……沐瑶拿起自己不多的行李,朝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脸:“辛苦我的男朋友了,我们下学期见哦。”

        然后就要打开车门,他眼疾手快的上锁。

        沐瑶瞥了他一眼,眼里的询问之意显而易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