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恋收割机[快穿]在线阅读 - 53.献给我的阳光15(完)

53.献给我的阳光15(完)

        如何治疗手癌和眼瘸                蔚瞻墨和沐瑶牵手事件后的某一天,沐瑶在路上碰到聂紫,两人都形单影只,也不知道是偶遇还是她特地在这里堵她,反正聂紫看到她后就径直朝她走来。

        “你以为你这样就赢了么?”

        对面的美女面容微怒,她五官本就极艳,怒色多添了她几分别样的风情,这样的大美人发起脾气来,一般女生还真难招架,不过沐瑶和她已经算是老对手了。

        聂紫和她结怨的原因归根到底也还是男人,她们读高中时,学校里有个小哥哥长得贼帅,笑起来时贼温暖,学校里三分之二的女生的眼睛都黏在他身上,包括聂紫。

        原剧情里聂紫是蔚瞻墨的初恋,但蔚瞻墨可不是她的第一任男朋友,只不过蔚瞻墨比那小哥哥更为出色,所以最后她才死扒蔚瞻墨不放。

        言归正传,后面的剧情就比较狗血了,小哥哥和聂紫在一起后没多久,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表示他还是最喜欢清纯的沐瑶,并且死也要和她分手。虽然后来沐瑶十分坚定的拒绝和小哥哥有什么牵扯,可聂紫死心眼的误认为是沐瑶勾引走了小哥哥,所以她就开始记恨上了她,任谁解释也听不进去。

        从此以后,只要是围在沐瑶身边的男人,聂紫都要想尽办法抢夺过去。

        沐瑶只和讲道理的人讲道理,像她那样说不通的人,她一般只会任她自己作死,反正除了蔚瞻墨,她也不在乎聂紫勾搭喜欢她的谁谁谁。

        因此,沐瑶的回应是:“哦?”

        看她敷衍的样子,聂紫眼神凌厉:“原本我觉得无所谓,但是最近我才发现,原来我和蔚瞻墨小时候就认识了……”

        她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怒色褪去,嘴角一勾,意味深长的一笑,活脱脱一副电视剧里恶毒女配耍心机时的样子。

        沐瑶抱着书,朝她矜持一笑:“小姐姐,你要是想和蔚瞻墨叙旧,你就去找他啊。”

        要是能找到他,我就不会来找你这个贱人了,聂紫嘴角平下去一点,又很快就上扬:“你不知道我以前和他经历过什么,等你知道了,也许你就不会用这种假淡定的嘴脸跟我说话了。”

        想让我吃醋误会他,然后再顺便闹一闹他吗?沐瑶扬了一下眉,知道她最讨厌自己笑时的样子,还特地笑得很淑女的去恶心她。

        “可是,我是真的很淡定啊。”

        聂紫看着她放大的脸,恶心得后退几步,狠狠地瞪着她:“你这绿茶婊不要靠近我,废话少说,蔚瞻墨是谁的现在下定论还太早,要是算以前我和他的那段情的话,后到的你就睁大你的眼睛,看看他是怎样成为我的男人!”

        她这一段话说得暧昧不明,换做别人肯定就会误会了,沐瑶欣赏了一会她的表情,听闻笑了一下,“你们‘那段情’又是哪段情?我可没听说过你哪一任男朋友叫蔚瞻墨的,别跟我bb了,你激不到我的,反而还显得你手段很low。”

        聂紫看着她,冷笑出声:“别整天一副你比别人聪明的样子,要不要打个赌?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和你同时找他,如果他去了你那边,我不仅主动退出,还可以向你鞠躬道歉。”

        沐瑶竖起右手食指,冲她摇了摇。

        “怎么,你怕了么?如果他足够爱你,你又何必害怕呢,相反,只有底气不足的人才会怯战。”她明艳的脸露出三分嘲讽,七分轻蔑。

        这熟悉的配方,这熟悉的味道,果然是传统女配啊……

        “然后呢,如果他去找你了,我心里留下了疙瘩,继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积累了许多怨气,然后终有一天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和他爆发?”沐瑶故意摆出包容的表情,仿佛在看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叹息:“醒醒吧少女,现实不是电视剧,而且现在电视剧都不敢演这种观众看腻了的套路了。”

        “江沐瑶,你越是推脱就证明你越是害怕失去!你们之间的感情根本就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牢固!”

        “这倒是真的,确实还没有到牢不可破的程度,不过也不是你能动摇得了的。”

        沐瑶说完了就越过她,似想到了什么,然后又倒退两步回来,看着她被气白了的脸,继续扮演一个体贴的好女友:“我收回刚才让你去找他的话,最近我家瞻墨会很忙哦,他是没空见你的,别说你只耽误他几分钟而已,他连每天给我打两个小时的电话都是挤出来的呢,所以你要打扰他最好是过段时间再去哦。”

        然后她就微笑的走开了。

        聂紫在原地都快气炸了:哦你麻痹!呢你麻痹!笑你麻痹!!!

        不过沐瑶也不算骗聂紫,蔚瞻墨出现在T大的次数较之以前要多些,但仅仅也只是多一些而已。

        年底的时候在意国有一场国际脑力锦标赛,他最近都在闭关忙这个,而据他所说,他的教练最近给他加大了训练的难度,每训练完一场都累成狗,所以自从牵手之后,他们见面的次数不算多。

        不能见面,两人就频繁的在网上联系,大多只是唠唠叨叨些琐事。

        例如:↓

        沐瑶:【今天下雨了】

        蔚瞻墨:【带伞了么】

        沐瑶:【带了上次我们一起撑的那把煽

        然后两人都陷入了回忆里,讨论起他们为数不多的见面场景。

        他不仅记忆力好,手指的协调能力也很变态,只要他在手机或者电脑前的时候,基本是秒回她的消息,沐瑶估计网上找他的人不少,因为有次在她打字的时候就收到了他的消息。

        内容是:哦

        第一次被他“哦”,沐瑶有点懵逼,毕竟他一般都是耐心等她打完字发完消息才回复的,然后那个高冷之极的“哦”字就被他撤回了,再附上一句:打开错窗口了。

        由此可见他在她打字的时候,接收了很多消息。

        等过了很久他都没回过来时,她就知道他不是累得睡着了就是被教练抓走了。

        可能别人只看到了他的风光,没有看到他努力时流下的汗水,别人羡慕他能无视校规,爱什么时候来上课就什么时候来,但却不知道他在某个角落里累得头疼欲裂。

        但想到刚才聂紫的话,她就对他升不起心疼之感了,火速掏出手机,狠狠地摁下去。

        沐瑶:【刚才有个女的跟我说,你以前和她有过一段情!】

        她等了一会,对方还是没有回复,她再重发了一条过去。

        说起来,原剧情里蔚瞻墨这样的人为什么会看上聂紫?因为聂紫不仅在男人面前装得滴水不漏,还因为蔚瞻墨和聂紫以前真有过一段情,不过不是感情,而是恩情。

        上次蔚瞻墨在假山上说的《住在象牙塔的男孩》的故事,其实主人公和他有很多相似之处,一样是少年天才、一样是军N代、一样是他爷爷想让他入伍他不愿意,也一样离家出走过。

        蔚瞻墨从小在他们军区大院就是出了名的聪明,到长大了点就更甚,他爷爷的几个战友都是军界的大佬(他爷爷以前当然也是大佬)。十三岁那年,那几个老叔叔终于忍不住出手了,都向蔚爷爷争着抢着要把这根绝佳好苗子带走培养,蔚爷爷早有这种意向,一听大腿一拍就给他定下了一条康庄大道。

        蔚爷爷是一片用心良苦,可蔚瞻墨这小兔崽子半点也不肯配合,惹急了他就一哭二闹三上吊,蔚家现在也就他这么根宝贝独苗,蔚爷爷气得要死,也没舍得把他那四十二码的鞋底印到他屁股上,所以只能把他关起来,和选定的那个老战友商量定了日子就把他送走。

        他们“密谋”的内容偏偏被蔚瞻墨知道了,一天深夜,这小崽子撬开了家里的锁溜了出去,但他很快就知道错。

        他负气走了一个多小时候后,冲动消散,只剩下茫然,他站在街口,犹豫着还要不要继续走向姑妈家。

        半夜、孤身一人的半大孩子,他很快就吸引了一批不怀好意的人。

        等他被七八个成年男人围住时,蔚瞻墨顿时明白了,他身无分文,可他身上的器官值钱。

        他生在军人世家,从小就被别有居心的蔚爷爷操练长大,身手还是蛮不错的,但双拳难敌四手,他一个少年应付起来非常吃力。好在他有颗聪明的脑子,他利用人性的贪婪成功的策反了一半的人让他们自相残杀,然后他趁乱伺机逃走。

        他一路躲躲藏藏的过了惊险的后半夜,第二天清晨,当时还是萌萌的十一岁小萝莉的聂紫见他凄惨,就把他藏到她家里躲了两天。

        等蔚家人找来时,聂家人还不知道自己女儿往家里藏了人,蔚爷爷留下丰厚的谢礼准备带这小兔崽子离开时,聂家人觉得这是难得缘分,更认为蔚瞻墨是他们家的贵人,就给小聂紫和小蔚瞻墨照了张相留念。

        这也是为什么在后来的原剧情中,聂紫在林烟面前有恃无恐的原因,因为当年她救了一次蔚瞻墨,在蔚爷爷那里,肯定会比较偏向她那一边的。

        这次聂紫突然提起陈年旧事,估计是无意中看到那张老相片了,就算相片上没有署名,现在蔚瞻墨多多少少都有十三岁时的影子。

        沐瑶不免撇了撇嘴,先不提当年小聂紫的举动称不称得上是“救命之恩”,当年蔚家已经给了聂家数不尽的好处,再怎么着平也平得过来了。

        正想着,手机的震动就来了。

        蔚瞻墨:【她梦里?】

        噫,这不正是光明正大撒娇的好机会?兴奋的打了几个字,沐瑶想了想,暗戳戳的加入一个颜文字。

        沐瑶:【不管!哼!生气(艹皿艹)】

        蔚瞻墨:【是谁?改天我去问问她是不是梦错人了】

        噫,这不正是打小报告的好机会?放过可不是她沐瑶的性格。

        沐瑶:【她说会去找你重续前缘的,不过……你这意思是很想见到人家?嗯?】

        发完后她就收起了手机,蔚瞻墨能忙,她也不是随叫随到。至于聂紫,按照她那个性格,根本就不用她再说什么,她就自己送上去给蔚瞻墨招惹厌烦了。

        比赛精彩是精彩,可不是自己上场比就没什么意思,莫榆又无趣的移开了眼,见林婉怡全神贯注的样子,莫榆不好打扰她,就勾住沐瑶的脖子继续跟她安利。

        她的手指一划,场上的六支队伍全部躺枪,“你看他们,为了胜出一个个都跟磕了药一样,实在可怕,嘴皮子厉害的男人管不住,我觉得,找男朋友还是斯文、彬彬有礼的类型比较好。”

        沐瑶以为这位姐最近频繁的给她灌输“男朋友就要找温和型的”这种思想,是因为她有了意中人,并且对方很优秀,她出于某种苦衷还不想现在就跟她和林婉怡分享又实在憋得慌,因此才以这种委婉的方式表达出来。

        由于她最近忙着偷偷摸摸谈恋爱,没再像以前一样关心朋友了,沐瑶心有愧疚,不想打击莫榆的兴致,所以赞同的点头。

        莫榆见她点头后就更来劲了,见场上的交战到了白热化阶段,离“战场”太近的她们耳边都是“厮杀”的声音,她干脆揽着沐瑶走出围观区,沐瑶在男朋友和女朋友之间犹豫了不到两秒,就果断选择了最近被她忽略了的闺蜜。

        围观的人太多,她们也不能躲哪里去,只能找了个人相对少点的角落,但在外围观战的人也不是很安静。

        莫榆怕声音太吵她听不清,还特意把脑袋凑近沐瑶的,完全没注意到蔚瞻墨因她的举动而皱起的眉,她低声道:“是吧!你也这么觉得?我跟你说,这种类型的男人balabala……我就知道这么一个人!他balabala……还有啊,他还balabala……”

        她语速过快,噼里啪啦的说个不停,沐瑶起初听得蚊香眼,接着就是惊奇了,莫榆这种禁欲系竟然也会有堕入爱河的一天!啊不,应该是陷入爱河的莫榆竟然会变得这么话唠,为了防止误伤,沐瑶决定试探一下。

        等莫榆说完了,沐瑶才边仔细观察她的表情,边问:“鱼鱼,你说的这个人真这么好?确定不是假斯文真败类?”

        终于问了,这可是感兴趣的表现啊,自己这段时间坚持不懈的安利果然起效果了!莫榆眼睛一亮,一口肯定:“当然不是!我都跟他认识二十几年了,底细早就摸得透透的了。”

        卧了个大槽!本来只是怀疑啊……等等,沐瑶灵光一闪,立刻冷静下来:“你的意思是从你出生你们就认识了,这是你亲哥还是你竹马?”

        莫榆也从安利**中冷静下来,怕太快告诉她会吓到她,四两拨千斤的道:“我没有亲哥啊。”

        沐瑶摸着下巴点头,那就是竹马了,然后她就被莫榆抱住摇了摇身子,“他刚回国没几个月,工作也现在才渐渐上手,我们以前关系很好,所以这周末他想请我们姐几个出去吃一餐,你可不许不去啊。”

        那正好,到时见到真人了就能知道一些对方的品行了,沐瑶欣然应允。

        都误会了对方的两个女生对视一笑,自认为都解读了对方的心事,手挽手的回去找林婉怡了。

        此时场上的另一边。

        “你看啥呢看得这么认真。”

        魏静安把一瓶水递给一直暗中注意她们的蔚瞻墨,他接过,把视线挪回来。

        魏静安看他一副拒绝交谈的样子不爽,继续不要脸的刷存在感:“怎么赢了还是这副太监表情?”

        蔚瞻墨瞥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道:“以你的智商,我很难跟你解释。”

        拥有花瓶称号的魏静安……扭头就走。

        沐瑶和莫榆把林婉怡拉回队伍后,三人组开开心心的去食堂吃完了饭,吃完了后表示要去自习,准备临近期末,这两只都很紧张,沐瑶想了想,没有跟着去,莫榆和林婉怡表示理解,毕竟学霸有任性的特权。

        是的,学霸,在没遇到蔚瞻墨这个任务目标和那两只好友之前,沐瑶是通过认真学习来打发时间的,虽然她以前没接触过这个专业,但她有个好脑子。

        挥别好友后,她找了个角落待着,没过一会儿,蔚瞻墨就出现了。

        他徐徐走来,一见到她就露出一个笑容,把一边手朝她伸来,沐瑶抿唇一笑,把左手放到他干燥的右手心里,他略微使劲一拉,她就轻轻的撞到了他身上。

        不疼,刚好侵占他的怀抱,沐瑶窝了几秒才离开。

        “恭喜你哦,赢了比赛。”

        他牵着她走,喜意并不浓烈:“是赢了,不过对方也很出色,所以我和魏静安打算退出,刚才就在和他们商量,让对方的二辩三辩来加入我们这队。”

        她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因为他可是捧过无数次奖杯的人,她好奇的是:“对方会同意?校方也不反对吗?”毕竟之前学校敲锣打鼓的招募,又花了那么多的时间来决出雌雄,现在队伍说合并就合并,感觉有点戏剧化了。

        蔚瞻墨看她一眼,笑了下:“对方早就知道我只是来打酱油的,而且我们也互相认识,关系还不错,至于学校……久了你就会知道了。”

        最后一句话太意味深长,沐瑶想了一下,恍然大悟。

        “懂了?”他问。

        沐瑶点头,她才发现,所有参赛的队伍中,大一新生占了六成,围观的人中大二及以上的前辈占了七成。也就是说,只有初生不怕牛犊的“新人”踊跃参赛,其他的是来玩的,因为老油条们都知道最后进入决赛的除了新人中杀出的黑马,不然还是去年的那些人。

        刚想通,沐瑶就发现他正带着她走向食堂,估计是他刚才都在和人叙旧,还没来得及吃。

        于是刚出来没多久的沐瑶又再次进了食堂,蔚瞻墨去点餐,她找了个角落坐着等,此时已过就餐高峰期,就餐区只零零散散的坐着几个人,见是她只看了一眼就不再关注。

        蔚瞻墨回来的时候给她带了一杯橙汁,他们和大多数情侣一样,他吃饭她就安静的玩手机喝果汁,看到有趣的新闻就会把屏幕放到他面前。

        不过一会儿,他就停下了筷子,沐瑶还在划拉手机,他想了下,说:“这周末我有空,出去玩吗?你想去哪我都陪你。”

        蔚瞻墨刚闲下来一点,就立刻把周末的事情全部清空的清空,不能清的就挪到下周。说来惭愧,交往以来他一直在忙,脑力训练、研发软件交替着来,都没有好好尽到一个男朋友该尽的义务。

        又是周末?沐瑶放下手机,蹙眉:“可能不行,我的周末已经许给莫榆了。”

        墨鱼?蔚瞻墨知道她,就是刚才对他女朋友又搂又抱又摸(?)的那个女生。蔚瞻墨身边有个带毒的魏静安,所以他不仅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男同的存在,而且还有女同,想到那个墨鱼T里T气的样子,再加上刚才她对沐瑶的各种动手动脚……

        蔚瞻墨眉微皱:“你这朋友……”

        “嗯?”她正好把手机装进包里,没注意到他的表情。

        他眉头松开:“没什么。”没证实之前不乱说是基本礼貌,而且要是那个墨鱼真有那个倾向,沐瑶这么敏感的人也会察觉。

        蔚瞻墨率先站起身,弯起手臂。

        沐瑶边把手挽进去的时候边想,照他们这个招摇的程度,没准不到期末,他们就会被林婉怡她们发现了。

        蔚瞻墨今天整个下午都有空,他们俩又都没课,于是两人决定到假山上去一起看书消磨时光。

        路上的时候,两人谈着谈着就谈到了魏静安。

        “其实他是我姑妈家的孩子,论辈分我该叫他表哥的。”

        他笑了下,面带怀念:“我奶奶身体不好,有几年只能躺在床上养病,那时候我还小,我爷爷又在部队,我姑妈怕请来的人照顾不全,因此带着七岁的静安回来住了三年多。”

        她没意外,因为魏静安就是原剧情里林烟的那个同门师兄,男女主感情线上的神助攻。

        蔚瞻墨想了下,说:“我的亲戚不多,同辈的表亲中,除了静安还有一个周泽表哥,就是上次在南门和我站在一起的那个人,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

        他正在一点一滴的把他的**透露给她,沐瑶不是不感动,但提到周泽时,她忍不住心中一沉。真奇怪,上次见到周泽时,她只是怜惜蔚瞻墨,现在她竟然感到了心疼……这是对她的前男友们所没有过的感觉。

        她知道,这是因为他在她心里越来越重要。

        她停了下来,他跟着停下,沐瑶拽住他:“你很信任他么?”

        蔚瞻墨不解的看她,如实答道:“他是我奶奶亲兄长的长孙,我们小时候也在一起玩过几年,年节、或假期时也常能见面,怎么了?”

        有些话都到嘴边了,一想起她问过系统时得到的那个回答,她就怎么也说不出来了,最后她也只能摇头。

        不能说出真相,难道还能在他面前说他亲戚的不好吗?她一不认识周泽,二只是他女朋友,她没有任何立场,也还没有资格说他表亲的坏话。

        沐瑶叹了口气,想挽着他继续走,然后,他没动。

        她抬头,疑惑的看他:“怎么……”然后她也如同中了定身咒,因为她发现了他不动的原因,沐瑶愣愣的把最后一个字补全:“了……”

        本来现在该待在图书馆里的林婉怡和莫榆,正站在树下、和他们五米远的距离、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

        林婉怡看着他们互挽的胳膊肘,伸出手指颤巍巍的对准他们。

        “你你你……你们!!!”

        沐瑶就在这个很少的一部分人里面,她后退几步,抬头仰望高高的假山顶:“兄台,谢谢你的仗义相助。”

        将近五米高的假山上,蔚瞻墨已经无书可看了,闻言眼皮子一垂,眼珠转到她的方向,难得的搭理一个打扰自己的人。

        “这个谢道得没一点诚意。”

        沐瑶趁机仔细的打量着这个要被睡的任务目标。

        他长得不算特别帅,但每一样五官都好看得恰到好处,不是第一眼帅哥,属于越看越耐看型的,沐瑶打量完毕,是帅哥就好……就算不是也没关系,她对于合眼缘的人都比较有耐心。

        ……反正能做男主的,没一个是真丑。

        她厚着脸皮说:“那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吧,什么时候需要我还了,你就来找我。”

        不过是动动嘴的事情,其实值当不了一个人情,但既然她想要攀上蔚瞻墨这根线,也只能顺着他的话往上爬。反正他不来找她,她也会以此为由去找他的。

        她的算盘打得好,但某人却不肯配合。

        蔚瞻墨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与人约定的时间快到了,就不欲与她纠缠,微微倾身,指了指假山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