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恋收割机[快穿]在线阅读 - 70.缘续

70.缘续

        如何治疗手癌和眼瘸                林婉怡的属性是没心没肺,只一会就想开了,开了袋薯片坐到她身边,边吃边小心翼翼的给她安利沐瑶和蔚瞻墨这对CP。

        “鱼鱼,你看蔚瞻墨这人不也挺好的吗,人品、样貌、能力没得说,照他那个实力多少女孩子赶着往上扑?他都没理会过别人,说起来还是我们瑶瑶赚了呢。”反正便宜别人不如便宜自家人嘛!

        莫榆有苦说不出,气得白她一眼:“这是重点吗?!”

        林婉怡抓一把薯片往嘴里扔,嚼得咔吧咔吧响,忧愁的道:“其实她平时表现得也很明显啊,只是我们自己没往这方面想,说起来,现在看她都觉得她已经是别人家的人了,再也不是只属于我们的瑶瑶了。”

        说完了把空袋子一扔,又伤心的再开了一袋松果。

        莫榆:“……”所以成为蔚家人还不如成为莫家人!不仅距离近,以后还不用担心她被婆家人欺负!

        就算再遗憾也没用了,感情这种事情还是得两情相悦才能处得好,只能怪自家堂哥没这福分。莫榆一个劲的在心里说服自己,但心里头的那股遗憾久久挥之不去,于是整个寝室里只听得到她把消音键盘按得啪啪响的声音。

        沐瑶正躲在浴室里和蔚瞻墨发信息。

        沐瑶:【我被组织孤立了,都是你(个_个)】

        那边回得很快,吃饭时她们诡异的气氛蔚瞻墨不是没察觉到,估计早就等着来消息安慰她了。

        蔚瞻墨:【是是是,都是我的错,躺平任打】

        沐瑶:【哼!伤心(ToT)】

        蔚瞻墨:【别担心了,朋友之间没有隔夜仇,看得出来她们很在乎你,你好好休息一晚,明天请她们吃一顿好的,再说几句好话她们就会消气了】

        沐瑶给他回了个卖萌的颜表情就放下了手机,其实刚才她心里是真的忐忑,她也知道她们不会真的气很久,可就是有点慌。

        因为在意,所以才会害怕失去。

        她摸了摸自己黑亮的长发,看着镜中面色红润健康的自己出神。在她以前活着的那个世界里,她在沐家中排第二,上有父母疼宠的姐姐,下有二老重点培养的小弟,处在中间的她很尴尬,因为她总是被忽略。

        沐家的小辈中,每年都只有姐姐和弟弟能过上生日,因为等她的生日过去好久,父母才会想起她来。小时候她还天真的以为,等弟弟长大了就好了,这样父母的注意力就会从弟弟身上移开一些,分上一点点给自己。

        她要的不多,只想和姐姐弟弟一样,生病时能及时被大人发现,收到的新衣能正好合身,每年生日能有蜡烛吹、能许上一次愿。

        可即使她会的才艺比姐姐多,事业上比弟弟做得更出色,她和家里人的距离感依然存在。所以她过惯了一个人的生活,现在的处事方法也还是以前的那一套。

        沐瑶盯着镜中自己的面容,里面的人不再是插着针管、剃着光头、面带病色、瘦如骷髅的自己,她一遍遍的对自己说:要珍惜,因为现在好不容易拥有了以前求之不得的一切。

        事情果然就如蔚瞻墨所说的那样,莫榆和林婉怡没有真的生气,她们只是需要一个台阶。第二天她主动跟她们撒撒娇,承诺以后绝对不会再私下作案,最后入手了很多美食呈给这两位姐后,沐瑶终于赢得了宽大处理的机会。

        虽然莫榆因为个人私心的缘故,横看竖看蔚瞻墨总有点那么不顺眼,不过一切都还好,沐瑶跑去跟蔚瞻墨见面时,也不用再绞尽脑汁的想理由应付她们。

        以前他们在一起是半公开式,即他们只顾做自己的事情,对外人传他们的话不置一词,现在则是全公开式,蔚瞻墨来找她时,别人看他孤身一人,好奇的打招呼“等女朋友下课啊?”,他笑着点头。

        终于能正大光明的承认名分,蔚瞻墨对于这个结果非常满意,并且开始频繁出现在T大。

        于是T大的人,就经常在校园的角落里看到这两人结伴的身影,他们大部分时间是坐在一起安静的看书,偶尔默契的对视间,对方眼中的温暖仿佛已实物化。

        吃瓜群众默默地放下了手中已经点燃的火把,表示:这把被强行塞到嘴里的狗粮……味道居然还不错!

        天气越来越寒冷,期末也悄无声息的来临。

        沐瑶她们考完最后一科后,蔚瞻墨又带着魏静安正式请她们三人吃了一餐饭。

        席间,魏静安一直偷偷的打量着沐瑶,绝美的小脸蛋上满是好奇,沐瑶发现后,朝他微微一笑,这位兄见此干脆挪到她身边,但还没靠近就被她身边的蔚瞻墨一手阻挡。

        魏静安委屈的看着他:“你说你这种人都能交到女朋友,都不允许我近距离围观一下这个为民除害的好人吗?”

        蔚瞻墨不为所动,给沐瑶夹了只虾才抽空回他:“这个距离刚好,防止你脑袋里的水灌到我女朋友头上。”然后对沐瑶微微一笑:“我帮你剥?”

        魏静安也把视线转向沐瑶,用眼神示意她帮自己说话。

        沐瑶不想被当成濒危动物围观,含着歉意的看了他一眼,才对蔚瞻墨摇头:“不用,自己剥的才有味道,哦对了,别人脑袋里的水是影响不到我的,毕竟我脑袋没进过水。”

        魏静安……只能狠狠地夹了块肉到嘴里使劲嚼。

        一直默默吃东西的林婉怡:“我怎么感觉到有股冷冽杀气?”

        莫榆看了眼郁闷中的魏静安,夹了个丸子塞到她嘴里,堵住了她的话。

        吃完了以后,莫榆、林婉怡自觉吃人嘴短,遂不打算再充当电灯泡,多次婉拒蔚瞻墨提出一起去玩的邀请,还顺带强行把坐着不动的魏静安给架走。

        可怜魏静安一米八四的大个子,就这么委屈的被瘦泠泠的林婉怡给轻松的拖走了。

        蔚瞻墨略震惊的看着,半晌才回过神来,沐瑶在一旁安慰他:“久了你就习惯了。”

        “……”

        热恋中的人单是腻在一起,也觉得甜蜜满足。时间太晚,他们只牵牵手散散步就准备打道回府。

        不过准备到女生寝楼的时候,他们迎面遇上了聂紫。灯光下的她美艳不可方物,盈盈流转的眼波投到蔚瞻墨身上,微拧的秀眉透出一股惹人怜惜的哀愁。

        说起来自从上次分别后,这是沐瑶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见到聂紫,不是她没有居安思危,而是现在的聂紫还不是原剧情里四年后的聂紫,也因为蔚瞻墨对待感情很认真,他一旦认定了某个人,就会一直全心全意到底。

        所以此刻,沐瑶抬头往上望,下巴往聂紫的方向一扬,语气平静。

        “去吧,她在等你。”

        虽然话里大方,但挽住他的手可没有松开半分,蔚瞻墨失笑,上道的说:“一起吧,顺路。”

        沐瑶满意的点头,挽着他走到目光喷火的聂紫面前,一副“我不打扰你们你们随意”的样子。

        有她在,聂紫一腔衷肠也就诉不出来了,只委屈的看着蔚瞻墨。

        活色生香的大美人摆出这种表情,一般人早就恨不得掏心挖肺对她好了,蔚瞻墨只当没看见,面色如常:“同学,我上次已经说过了,我们的事情在小的时候就已经了了。”

        沐瑶挑眉,聂紫果然私下找过蔚瞻墨,但现在的聂紫还不知道,在一个男人对你完全不感兴趣的时候挟恩情去纠缠,只会令他磨完了对你的最后一丝感激。

        “你不用紧张,我这次并不是因为那件事情而来,只是我爸妈得知了我跟你上了同一所大学后,非要让我请你来家里做一次客,这么多年来,他们二老一直对以前没有好好款待你而感到遗憾。”然后她的视线掠过沐瑶,忍下极其不情愿的语气,“你的女朋友也可以一起来。”

        沐瑶看向她,原剧情里也有这么一段,在蔚瞻墨还没有打算追聂紫的时候,她就使劲把他往她家里带了一次,因为她知道蔚瞻墨的父母都已经不在了,她就让聂家夫妇使劲对他好,这个方法屡见不鲜,但……还真的挺管用的。

        回神的时候,正好听到他在拒绝。

        “谢谢你家人的好意了,不过抱歉,我女朋友不太喜欢去不熟的人家里做客。”

        这下连最后的机会也没有了,她再也不避嫌,冷冷的看了沐瑶一眼,保留着她最后一丝体面的走了。

        沐瑶没有刻意的露出胜利者的姿态,只微笑的迎接她的眼刀,也微笑的目送她离去,但她猜聂紫心里估计更不好受了,因为她一直很讨厌她这“装纯的假笑”。

        她一路哼着歌到楼下,蔚瞻墨挑眉:“开心了?”

        她不应,继续哼歌。

        “满意了?”

        那是当然,她继续哼歌。

        “可是我不高兴。”他停了下来,黑眸里带着不满:“要一个多月不能见面了。”

        沐瑶停止了哼歌,说起这个也不免伤感,他们家都在本地,但一个住城南一个住城北,而且他最近要训练,年底还得出国,少少都得有一个月不能见到对方。

        以前谈朋友的时候,别说一个月,就算是三个月不见面也没觉得有什么,她甚至巴不得那些前男友们别来打扰自己,现在只是和他分开一个月而已,她就觉得心里酸酸涩涩的。

        原来这就是在乎和不在意的区别吗?

        她抬头,安静的注视着他,水润润的眼里满是不舍。

        她这惹人怜惜的模样难得一见,蔚瞻墨也温柔的回视她,只觉得心里又软又涩,又有着满满的惆怅。

        然后沐瑶开口了:“我们要这样傻乎乎的看到什么时候?其实还可以视频的。”

        下一刻……她就被打了。

        沐瑶揉着额头,委屈的看着他,这还不是因为他们这傻13的样子很引人注目吗。

        他弯下腰,与她平视,笑着问:“疼吗?”

        他用的力气不大,不太疼,但她有杆子就顺着往上爬,哼了一声,再娇娇弱弱的道:“疼!”

        话音刚落,被敲过的地方触到一抹柔软的温热,两秒即离。

        “还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