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触即燃在线阅读 - 56、非分之想

56、非分之想

        窗外狂风猎猎,预示着一场大雨即将来袭。

        “自己的好兄弟要是交了女朋友,你应该开心才对,为什么你会觉得寂寞啊?哥,你这样很有问题。”

        于烬觉得事态有点严峻,跪在床上摇晃于燃肩膀,想让哥哥冷静一下。

        于燃抽回胳膊,认为他大惊小怪,“有什么问题,要是你也有个每天跟你一起……算了,你肯定是那种为了女人冷落兄弟的人,这种事你不懂。”

        “我懂啊,我也有关系好的男生朋友。”于烬说,“但他们都是故意表面寂寞,实际上会恭喜我。哪像你,居然不想让人家谈恋爱,还在这里不高兴。”

        于燃懵了一下,看向于烬,张开嘴没说话。

        兄弟俩人相视无言,哥哥一脸迷茫,弟弟满眼笃定。这样的沉默气氛持续半分钟,于燃终于出声:“这样有问题吗?”

        “有呀!”于烬的语气煞有介事,“真正的朋友会希望他一直单身吗?要么你就是不盼人家好,虚情假意;要么你就是喜欢人家,争风吃醋。”

        听见弟弟质疑自己跟楚眠的友好关系,于燃下意识想反驳,可他此时胸腔里没有一丝怒意,反而有点抗拒这个话题。

        思绪沉静几秒后,他猛然发现——于烬刚才的话已经把他难住了。

        对啊……真正的朋友会希望楚眠一直单身吗?应该恭喜他才对吧。

        于燃大脑稍微混沌,讶异自己为什么是不正常的反应。

        他怎么可能对楚眠虚情假意呢?光是回想平常跟楚眠相处的点滴,于燃就情不自禁地嘴角上扬。那可是他最好的朋友,而“最好”的意思,就是自己要有什么东西,也得挑最好的给对方。

        他翻了个身,背对着于烬,独自思考起这件事。他不希望楚眠跟女生谈恋爱的心情确实很强烈,这无法忽略,但他不知道自己抗拒这件事的原因……还有另外的私心。

        外面狂风大作,房间内却静谧无无声。于烬不敢多说话了,只陪在哥哥身边发呆。

        过了半晌,于烬还是忍不住叹气,真诚地小声说:“哥,就算你是基佬也没关系,你喜欢谁,我就认谁当大嫂,哪怕是块石头都行。当然,如果是楚眠哥哥就更好了。”

        把“喜欢”二字和楚眠结合起来,这话听得于燃心脏怦怦直跳,他仍默不作声,只是双眼愕然睁大。

        于烬当他是默认了,便开始畅想兄长嫁入豪门后的美好日子,没准儿自己也可以跟着花天酒地,不劳而获……这简直就是他的人生目标。他兴奋之余,忽然想起了关键点:“对了,楚眠哥哥对你是什么想法,你知道吗?”

        于燃现在思绪很乱,摆了下手,示意于烬安静。

        “你是在单恋他啊?”于烬关切地凑上前,替他焦急,“哥,你可不能这样,喜欢谁一定要主动去追,这样分手时才更有底气……不对,我说错了。哥,我先给你点播一首《不分手的恋爱》,祝你早日钓到楚眠哥哥,与他共享家产。”

        他刚打开手机播放器,于燃就倏地坐直身体,涨红着脸冲他恼火道:“一派胡言!”

        于烬萌生出怯意,绷住双唇。

        于燃抬手指着天花板,盱衡厉色道:“兄弟是天,兄弟是地,要是对兄弟有非分之想,那我就天打雷劈!”

        话音刚落,窗外就响起一阵宛如山崩地裂的轰鸣,吓得于烬立马脑袋朝下钻进被子里。

        于燃浑身僵住了,忘记放下手。

        然而那惊心动魄的雷声没有停止,连续地向他们逼近,仿佛真会劈开天地。

        于燃嘴唇颤抖,不可置信地自言自语:“雷公显灵了……雷公竟然显灵了……”

        那么这就意、意味着——

        自己对楚眠真的有非分之想。

        “怎么会这样……”于燃遍体生寒,恍惚又无力地跌坐在床上,“这是背叛啊……”

        他们相知相识,他们无话不谈,他们曾约好一起去首都实现梦想,他们互相认定对方是最好的朋友……

        但自己现在却污染了这份纯净的友情,竟然对楚眠抱有非分之想。

        “不,不……我怎么能背叛他呢!”于燃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雷声暂时停了,于烬悄悄从被子里钻出脑袋,试探性地问哥哥:“你要谈恋爱吗?”

        “我要遭天谴。”于燃说着下床穿鞋。

        “什——欸,哥,你要去哪儿?”于烬看着他走出房间,好像还要离开家门,“哥,你是要去告白吗?外面下雨了,你得带伞啊!”

        于烬暗自为哥哥加油打气,期盼着他凯旋。不过视线一转,于烬发现哥哥的手机还在床上没拿走,估计他人还没走远,于烬立即到窗边探头,寻觅哥哥的身影。

        然而他看到的却是一个意想不到的画面——于燃哪儿都没去,居然一动不动地站在楼下淋雨!

        于烬用力推开窗,朝楼下大喊:“哥,你傻站着干嘛呢!你快打伞啊!”

        瓢泼大雨盖住了他的声音,于烬没办法,只好亲自带伞下楼,替哥哥遮一下。

        他伸手一摸,于燃的衬衫都差不多湿透了,薄薄一层紧贴着肌肤,两颗奶`头若隐若现。

        于烬说:“哥,你现在是‘落汤基’了。”

        电闪雷鸣间,雨珠从于燃的额头流过脸颊与下颚,他望着阴沉昏暗的夜空,惆怅道:“这场雨,就是为我而下。”

        于烬感叹:“好大的雨!”

        “嗯,只有这么大的雨,才能冲刷干净我身上的罪孽。”于燃缓慢的话语随风消散。

        他沉重地闭上眼,仰起头,张开手臂作出迎接大雨的姿势。

        李桂蓉本来在小区超市跟几个大婶聊天,一看雨下得这么突然,她卯足力气往家赶。结果一到楼栋口就看见自己俩儿子站在雨里,老大双臂展开像是要飞天,老二举着伞挨旁边摇摇晃晃。

        她怒不可遏地咆哮:“你俩他妈的干嘛呢!”

        “我哥说他在遭天谴!”于烬眯着眼睛大喊。

        李桂蓉一个箭步上去,左手扯着于燃衣领,右手提起于烬袖口,硬生生把他俩往楼离拖,“遭天谴……我他妈现在就给你俩动私刑!赶紧上楼!”

        一进屋,李桂蓉也顾不上自己衣服湿了,先把他俩推进浴室,命令他们洗热水澡。于燃不愿跟于烬挤一个花洒,换完干衣服就直接回卧室。

        “真他妈脑子有病,你都多大了啊你,还出去淋雨?”李桂蓉找出一盒感冒药,倒好温水塞给于燃,“赶紧吃药,别明天起来发烧了,我可没空带你去看病。”

        于燃吃完药,躺在床上认真问:“妈,我是你亲生的吗?”

        “干嘛,你不是我生的还能是土豆变的?”

        于燃轻轻摇头,自嘲般地笑了一声:“但我身上流着恶魔的血液,它另一个名字,叫‘背叛’。”

        话说到半截,左半边牙齿突然疼了一下,令他蹙起眉头,倒吸凉气。

        “怎么了,牙疼?”李桂蓉又给他倒了一杯水,“谁让你这几天吃那么多冰棍儿,你不疼谁疼!一会儿仔细刷牙,多刷两遍。”

        这是上天给他的另一个惩罚……于燃捂住左半张脸,双眼失焦。

        李桂蓉走后,于燃独自躺在床上反思忏悔。窗外大雨拍打树叶,仿佛是雷公隔空扇他耳光,质问他为什么对朋友怀有不可告人的心思。

        尤其是脑海里浮现楚眠的脸时,于燃更是愧疚地咬紧下唇,几乎能尝得到血味。

        手机持续振动,他拿起来一看——“楚眠”两个字,正是命运在考验他的良知。

        踌躇过后,于燃还是选择接听,心虚地向楚眠问好。

        楚眠其实有点困了,但他等了很久也没等到于燃的电话,只好主动打过来问:“今天讲什么故事?”

        于燃情绪压抑道:“今天讲……《农夫与蛇》的故事。”

        楚眠在那边意外地笑了一声,懒洋洋问:“没有更轻松点的吗?”

        “我……”于燃有点魂不守舍,“我不配讲别的故事。”

        他说话声音越来越弱,让楚眠察觉出了异样,轻轻问:“你现在不想说话啊?”

        何止不想说话,于燃觉得自己以后都无颜面对楚眠了,他只好找了个借口:“我牙疼,说不出话。”

        “上火了?”

        “不知道,我每天喝水都挺多的。”

        “那可能是智齿,你注意一下,在后槽牙那块的牙龈下面。要是太疼的话就吃甲硝唑,多忍忍,等它长出来。”楚眠话语十分温和,速度刻意放慢,好让于燃听清。

        于燃仍不在状态,“啊?什么齿?”

        “智齿,智慧的‘智’。”

        “智齿……智慧的牙齿。”于燃重复了一遍这个词,突然捶胸顿足,扼腕叹息,“老天爷给了我一颗智慧的牙齿,而我却这么愚蠢,我干脆把它拔掉算了!”

        “如果长歪了,确实要拔。”

        楚眠说完,停顿几秒,又忍不住补充说:“于燃,其实你没那么蠢的。”

        对方温柔的声音清晰传来,于燃心头都酥麻了。他紧握着电话,另一只手攥拳搁在左胸口,仿佛是在宣誓似的,“楚眠,当你兄弟,我不后悔!”

        “知道了,你早点睡。”

        楚眠连着笑了好几声,在于燃听来斯文又可爱,于是他那份“非分之想”一下子燃起来了,正是那种心脏和**连在一起的感觉,而这回的感觉清晰又强烈。

        他马上挂了电话。

        于烬洗完澡回来,看见哥哥躺在床上,眼角还沾着雨珠。他抽出纸巾递给于燃,走近了却发现,那“雨珠”是从哥哥的眼眶里流出来的。

        “哥,你怎么哭了?”于烬担心地坐下来,“你哪里不舒服?还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于燃怅然若失,“于烬,你今晚出去睡吧,哥要闭门思过。”

        “思过?你思什么过?”

        于燃觉得这件事难以启齿,但为了改过自新,他还是惭愧地说出来了:“我背叛了我最好的朋友!”

        “楚眠拿我当兄弟,我却……我却……”

        他狠狠地捶了下床,泪如雨下。

        “我却想当他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