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触即燃在线阅读 - 73、之一

73、之一

        每一次跟于燃接完吻,楚眠都觉得自己晕头转向的,嘴唇也像是被对方夺走了力气。两人不具备任何接吻技巧,仅凭着想跟对方亲近的本能,贴上唇瓣,然后定格,就这样一次又一次为彼此头脑发热。

        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楚眠才会觉得于燃那张胡说八道的嘴可爱一点。他还非常严谨地在本子上记录了次数,现在已经快凑够两个“正”字了。

        不知不觉中,“咩咩喜欢的一切”从清单模式逐渐演变成了简短日记,楚眠动不动就写上好几行字描述于燃当天的行为细节,连“他在文具店试笔,先写个‘楚’字”之类的小事都记得格外清晰。这些散落在日常生活里的琐碎片段,全被楚眠悉心收藏好,将“不值一提”化为“弥足珍贵”。

        “你跟于燃乱说了些什么?”楚眠打电话问崔荷,“别教他没用的东西。”

        崔荷莫名其妙:“啊?我可规矩着呢,他要是对你有什么特殊行动,那肯定是他自己的问题。”

        说完,她还故意“嘻嘻”一声,楚眠哑口无言。

        “话说,你谈恋爱前后还真是判若两人,我都分不清哪个才是你本来面目了……”

        楚眠不认同她的话:“我不觉得我有什么改变。”

        “有啊,你不是学会跟于燃耍小性子了吗?天天撒娇似的……”

        这种评价直接让楚眠恼羞成怒,不仅连忙否认,还送了崔荷一个字正腔圆的“滚”字。

        “哦,对不起。”崔荷毫无诚意地道歉,“不是撒娇,是恃宠而骄,这回对了吧?”

        不等楚眠反驳,崔荷那边率先压低嗓子,岔开话题:“等会儿,我爸来了。”随后,楚眠听见电话里隐约传来父女两人争执的声音。

        崔荷很快恢复正常:“操,他说他老婆怀孕了,不让我大声说话,那她怎么不戴耳塞呢?净他妈的挑我刺儿。”

        “也不早了,睡吧。”

        “睡什么呀,我收拾行李准备明早去上海呢。”崔荷早已按捺不住躁动的心情,偶像天团“acemon”的出道一周年演唱会就定在跨年那天,她想提前三天到,翘课玩个痛快。

        楚眠嘱咐她注意安全,挂断了电话。起身时,他眼前一黑,同时接收到大脑发出的困意信号。

        他还没来得及走向床边,就闭上眼摔倒在地,悄无声息地睡着了。

        于燃今晚十分忙碌。

        从进家门的那刻起,就要先帮父亲打扫他不小心踢翻的纸篓,好不容易收拾干净了,于晖又失手摔了零钱罐,父子二人蹲在地上一枚一枚地捡。李桂蓉最近的脾气一点就炸,于晖越是在小事上冒冒失失,她就越要破口大骂。

        于晖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大气儿不敢喘,只冲于燃无奈地笑笑。于燃想起来小学跟小伙伴一块儿罚站的时候,他们也会露出这种笑容,缓解尴尬。

        “爸,客厅我收拾,你去帮我妈做饭吧。”于燃捧着一大把硬币,手掌微微颤抖。

        于晖摇头,拒绝跟李桂蓉共处一室,那相当于与狼共舞。

        自从父亲回家住后,每顿饭菜都要增份量,屋子也容易乱。于燃知道母亲更劳累了,便主动帮她分担一些,至少能让她心情放松点。

        厨房还熬了一锅米粥,于烬这两天吃坏了身体,犯急性肠胃炎,正躺屋子里忍痛哀嚎。

        于燃择完豆角,又剥豌豆,忍不住说:“今天的菜都好绿啊。”

        李桂蓉阴着脸切菜,“这不跟你爹一样嘛。”

        “他可比菜绿多了。”于燃笑着捏开豌豆荚,拇指剥下一排豆子,“你要跟外面的叔叔结婚吗,那到时候爸会不会被你赶出去?”

        他接着补充道:“厕所给他住也行吧,别让他露宿街头。”

        “结什么婚,结婚之前不得先离?你当你爸傻,不跟我分家产?真离了才是便宜他了。”李桂蓉撂下菜刀,抬起案板往油锅里倒,“这就是为什么我跟你俩说不能太早谈恋爱,你看看你妈我就是血淋淋的例子,找了个什么蔫坏玩意儿……怪我年轻时眼瞎。”

        于燃本想意思一下,帮父亲说两句好话,可憋半天也搜寻不出这男人的明显优点,只说:“我爸长得挺帅的,不然也不会有阿姨对他心动,是吧。”

        李桂蓉嗤之以鼻,嘟囔着“什么心动”。小孩子才追求心动,大人只要心安。

        “反正我就告诉你,要会识人,别哪天看见个漂亮的就对人家俯首称臣,倒霉催的像你爸这样儿,能缠一辈子。”

        于燃还没跟父母提过自己谈恋爱的事,他剥完了最后一枚豆荚,心情爽朗道:“那不也挺好。”

        “边儿去,别挡这碍事。”李桂蓉回头,“粥快冒出来了,关火,盛出来给你弟晾着。”

        于燃晚饭吃得匆忙,因为还得端着粥过去喂于烬。男孩从昨夜开始上吐下泻,疼得他抱着马桶哭,担心自己食物中毒一命呜呼。

        于燃看出他身子虚弱,拿不住碗,就亲手一勺一勺喂,“还疼吗?你怎么眼睛也肿了,别用手揉。”

        于烬的肠胃此时一阵绞痛,他强忍着,告诉哥哥“不疼”。

        但没过多久,他又痛哭流涕地在床上打滚儿。一般人犯肠胃炎顶多喊一句“生不如死”,于烬则是有气无力地模仿喝了雄黄酒的白素贞,翻来覆去地哭喊:“法海你干脆收了我吧……”

        于燃上床扶住他,“别嚎了,喝碗粥吃点药,慢慢就能好。”

        于烬眼角泪迹未干,哑着嗓子说:“你看过《异形》吗,我感觉我肚子里也要有一只冲出来了。”

        “嘘——安静点儿。”于燃捧起手机,拨通楚眠号码,准备给他唱歌。

        楚眠那边很久没接,到了第三次才有回应。于燃给他唱了一首童谣,顺便问问他知不知道缓解肠胃炎疼痛的办法。

        楚眠这边刚睡醒,幸好于燃坚持给他打电话,不然他得明早才能发现自己是趴在地上的。

        于烬抓着哥哥手臂,问手机那端的人:“这个严重了会变成癌吗?”

        于燃帮楚眠转达:“不会,两三天就能好。”

        由于还得照顾于烬,于燃没空多跟楚眠说话,手机撂在一旁,帮弟弟盖好被子,“你看你嫂子,懂得真多,哪像你跟个文盲似的,还怕这能成癌症。”

        楚眠正趴在床上迷迷糊糊,冷不丁听见手机里还有于燃说话的声音。接着还有他弟弟在念叨:“我可不想英年早逝。”

        看来是忘记挂断电话了。

        “哥,你过年要不要带大嫂回家?”于烬问。

        “着什么急,等毕业后再说。”

        楚眠稍微清醒了,脑子里循环“大嫂”这个称呼,显然指代的是自己。

        于烬说:“等毕业了,你还指不定喜欢谁呢,不如直接带回来见家长,让大嫂有心理压力。”

        “去!什么压力,我只想让他天天开心。”

        楚眠淡笑着,把手机挪得更近些。

        “哥,你可真是一心一意啊……”于烬惋惜地叹气,“好吧,反正我对大嫂很满意,我同意他来当你最喜欢的人之一。”

        于燃问:“为什么是‘之一’?”

        “因为你还最喜欢我,最喜欢爸妈。”于烬理所应当道。

        于燃思索着,说:“可最喜欢不应该只有一个吗,如果全都并列了,那还有个‘最’字干嘛?发明‘之一’这个词的人可真是做作,我不要这么称呼你们。”

        楚眠在电话另一端静悄悄地听,难得发现于燃正经了一点。

        然而他接下来的话又在封闭智力随意发挥:“我最喜欢的爸爸是于晖,最喜欢的妈妈是李桂蓉,最喜欢的矮子是于烬——”

        “我不矮!我已经一米六了!”

        于燃忽略了他的反驳,继续说:“我最喜欢的男生,是楚眠。”

        “对呀,所以说大嫂是你‘最喜欢的人之一’当然没错。”于烬向哥哥投去轻蔑的目光,“谁刚才说我文盲,你连小学生句型都不会。”

        楚眠也忍俊不禁,结果他听见于燃直截果决地说:“楚眠不是之一。”

        “他是唯一。”

        作者有话要说:                都听见了吗,楚眠是1,唯1,战羊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