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触即燃在线阅读 - 74、内裤

74、内裤

        “独一无二”是最美好的定义,没有之一。

        虽然楚眠经常为了这个人伤脑筋,但在某些方面,于燃却又让他特别省心。他因为于燃口不择言而产生的愠怒,全都会被对方脱口而出的温柔逐一化解,然后再也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冬天的早晨,玻璃上凝结一层白霜。年末琐事繁多,天气又冷,于燃终于肯老老实实地待在教室,听楚眠给他复习抛物线。

        于燃心不在焉,时不时被别的事吸引注意,捏着楚眠袖子问:“你里面穿了几件啊,冷不冷?你怎么不买个羽绒坎肩穿上?”

        “难看。”

        “你怎么能为了形象不顾身体呢,反正你就算穿东北大花袄都帅,还在意这个?”

        “你有资格说我?”楚眠反问,伸手去扯于燃挽起来的校服裤腿,把他露在外面的脚踝遮住了。

        于燃笑了笑,一条腿蹬着椅子底下的架子,问:“跨不跨年啊?”

        “你想去?”

        “我随便,看你。”

        于燃说着话,搂住楚眠肩膀,情不自禁感叹:“时间过得也太快了,我去年的今天顶多想跟你结拜,现在却现在却想跟你结——”

        “抛物线的几个标准方程,”楚眠开口打断他,“背一遍。”

        于燃抱怨着摔笔,又赶紧在楚眠冰冷的注视下正襟危坐,沉思写题。

        楚眠偶尔也会懈怠,他通常选择倒进于燃怀里闭眼休憩,就算被别的同学看见了,也能假装是睡病发作,并非故意跟于燃大庭广众下亲热。

        元旦放假前,于燃又收到了楚眠的礼物,是一套画笔和米娅水粉颜料。楚眠对这方面不了解,都是姑姑帮他挑选的,他估计于燃寒假肯定不会写作业,那倒不如帮他在绘画方面进步。

        于燃当然很高兴,也不怕被旁人看见,仰头亲吻楚眠脸颊。

        这些东西带回家,只能先放桌上,兄弟俩的卧室除了床就没有空余地方,于燃平常画素描都趴在窗台。他这边正画着,李桂蓉推门进来做扫除,一抬眼就瞧见桌上的纸袋。

        她也不问是什么,直接打开看,“乱七八糟的……色儿这么多,果冻?”

        于烬躺床上答:“我哥的颜料。”

        李桂蓉一听,马上撂下扫帚清点水粉数量,然后皱着眉数落于燃:“这都多少钱啊,你看看你买这么多,一天到晚净瞎花钱……买这些干什么?你能不能把心思放在学习上,这堆玩意儿一共花了多少?哎呦,还有毛笔呢……”

        李桂蓉心里预估了一个价位,等待于燃宣布结果后狠骂他一顿。

        于燃支支吾吾,懒得编造谎言,就实话实说:“朋友送的。”

        “哪个朋友?你说说名字。”

        “楚眠呗,你知道的。”于燃跪坐在床上。

        “哦,上次送你玩具车的那个?”李桂蓉放下几枚颜料盒,眉头皱得更紧了,“你怎么又收人家东西,非亲非故的,也不是你生日,他送你东西干什么?你老实说,是不是你找人家要的?”

        于燃真诚否认,于烬在旁边听着不由得替哥哥捏一把汗。

        “不是?我怎么不信呢,他家里钱多烧的啊?”

        于燃“哎呦”一声,道:“你放心,我也总送他东西,礼尚往来嘛。”

        “那不还是瞎花钱?你们平时出去吃吃喝喝就够了,别买一堆没用的东西回来,像这个什么颜料,你说你能玩几次,不还是丢这儿生灰?”

        凡是沾了金钱的话题,李桂蓉就停不下来那张咄咄逼人的嘴,按于晖所说,她最大的缺点就是抠门。其实家里经济条件还算可以,起码是普通家庭里的中上。但毕竟养活了俩正长身体的男孩子,李桂蓉早就习惯处处精打细算,平常买菜都能为了多便宜五毛钱而绕远,任何支出都得花在刀刃上,家里抽屉也塞满了毫无用武之地的杂物。

        李桂蓉批评完于燃,痛快地舒口气,说:“反正我提醒你,以后不要再跟那个楚什么瞎买东西了,人家是什么条件,你是什么条件,这总得掂量一下吧?下次他再送你东西,你就说‘我不要’,记住了没?”

        于燃缄口不言,没有表态。李桂蓉又问一遍:“说话,记住了没?”

        “这不是记不记住的问题……”于燃面露难色,“我跟楚眠现在互相送点东西是很正常的。”

        “我看你就是太久没被打了,脑子不正常。甭废话,就告你一句:懂得拒绝。”

        于燃倒在床上,振臂一呼:“我怎么拒绝得了楚眠呀!你可真会难为人!”

        “他还能逼你收东西不成?”

        “那倒不会,但我怕他不高兴。”

        于燃翻了个身,凝望着李桂蓉,说:“妈,你不知道,楚眠对我来说很重要,你现在可以把他当儿媳妇看。”

        李桂蓉听了莫名其妙:“干嘛,你俩还能搞对象啊?”

        于燃一时语塞,没想到母亲竟然这么快就识破了他跟楚眠的关系。空气凝固一会儿,于燃无奈地大方承认:“是,我跟楚眠早恋了,虽然我觉得也没多早。”

        李桂蓉一愣,于燃的话令她匪夷所思。

        “他不是男的吗?”李桂蓉嗓子像是快被堵住了。

        “嗯。”

        李桂蓉又愣了,站在原地琢磨半天,问:“你跟男的搞对象了?”

        于燃点头。

        李桂蓉倒吸一口凉气,反复欲言又止,最后她指着卧室角落的硕大玩具车,尖着嗓子对于燃说:“你是着了他的道了是不是,天天跟人家鬼混还混出这种关系来了?!你说,你都给他花了多杀钱,瞎买过什么?”

        “也没瞎买。”

        “这堆,”李桂蓉抓起几枚颜料盒,“纯属浪费。”

        “那都有用的……”

        于燃盯着楚眠买的那些绘画材料犹豫道:“妈,我想学画画。”

        李桂蓉没特别反应,只说:“你就想一出是一出,乐意画自己趴窗台画去。”

        “我的意思是,艺考,你懂吧?”

        李桂蓉迟疑地思考几秒,瞪大眼睛像要发火,“你想干嘛,你不高考了啊?我天天起早贪黑累死累活供你上学,你、你——”

        “高考也要考,也要考的。”于燃立马解释,“就是以后念画画而已。”

        李桂蓉脸色迅速垮下来,酝酿情绪,准备发作。她看于烬还在屋里盯着他们,就上前一步抓住于燃衣服,“你出来,咱俩好好说说。”

        于燃没表现出任何抵触,听话地下床,出去后还顺手关了门。

        于烬竖着耳朵想听妈妈是怎么骂哥哥的,然而这俩人音量都压得很低,隔太远也听不清什么。

        过了半小时,于燃才揉着头发回来。

        “妈怎么说?让你分手?”

        “那倒不是,她刚才差不多忘了楚眠的事了。”于燃挠挠鼻尖。

        言外之意,就是李桂蓉不支持他走绘画这条路。尤其是对于“艺考”这个词汇,李桂蓉态度有点激烈,固执地认定这种考试只适合那些考不上大学的人选择,“笨蛋才不去高考,画画能给你挣几个钱啊,这不都是得从小开始学的,你都高二了,早来不及了!”

        说来说去,李桂蓉就是担心于燃为了画画而耽误学习,她当年没上过大学,还是托人办了一张假的大学文凭进了单位。这么多年工作下来,她深知文化的重要性,厂里学历高的年轻人半年就升一次职,会英语的更是被领导器重。

        于是她热切地盼望着俩儿子用功读书,长大后能学识渊博,出人头地,别像他们这辈人一样吃苦。哪想到于燃今天给她来这么一出,偏要不走寻常路。

        或许是因为这件事的冲击力太大,李桂蓉便懒得再较真于燃跟男孩子谈恋爱的事,在她眼里这就是他们在胡闹着玩而已,关系不可能维持太久。

        于烬若有所思,说:“我明白了,如果你要说一件会惹妈生气的事,那应该再说一件更能让她生气的事,这样以毒攻毒,她就不记得前面那件事了!”

        他的逻辑十分令人信服。

        于燃推了一把他脑袋,“别想着怎么气她。”

        “哥,现在怎么办?”

        “凉拌。”

        “我好怕妈拆散你跟嫂子。”于烬依然没有放弃让哥哥“嫁入豪门”的梦想。

        “拆不散的。”于燃笃定地笑起来,“这种事我没办法亲自告诉她答案,但时间会证明一切。”

        凌晨,新年的璀璨礼花相继迸发,缕缕白烟点缀夜空,宣告着2013年的结束。

        匆忙的期末考试过后,学生们终于迎来翘首以盼的寒假。于燃却希望早点开学,好让他又可以跟楚眠朝夕相处。楚眠年初都要去北京的祖父家,直到过完元宵节才能回来,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对他俩来说格外漫长。

        各自的想念无法衡量,只不过一个热情张扬不吝表达,另一个含蓄内敛话里有话。楚眠暗示了很多次,容港高铁到北京只需要半个多小时,而于燃的反应却只有俩字:“牛逼!”

        最终,楚眠还是不得不直白地提议:“你坐高铁来北京找我吧。”

        “好啊!”

        “嗯,那后天下午六点,我在南站等你?”

        于燃爽快地答应,迫不及待地上网购票,然后收拾随身带的东西,兴奋地等待两人见面。

        当天下午,于燃准时出发去容港西站,但自助取票却被告知只能去柜台办理,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车票买成了早上六点,现在只能改签。

        最近的车次在晚上八点四十,于燃歉疚地打电话告诉楚眠这件事,对方淡定回答:“那我先睡会儿,你到了给我打电话。”

        原本的计划是两人七点钟去餐厅吃晚饭,现在却只能分别解决了,于燃不由得懊恼自己的粗心大意。

        等他乘着高铁抵达北京南站时,已经晚上九点多钟了。

        楚眠在电话那边声音困倦:“你往星巴克这边走,我已经出来了。你记得检查一下身份证还在不还,别丢外面。”

        南站的人流不算拥挤,两人很快就顺利见到对方。于燃加快脚步,几乎是跑了起来,撞进楚眠怀里。

        楚眠今天穿着黑色的风衣和马丁靴,高挑的身材在人群中特别显眼。他感觉到于燃身上还残留着站台的冷风温度,便解开大衣扣子,把于燃大半身体都裹了进来。

        于燃稍微弯着腰,这样可以把脸贴在楚眠胸膛,毛衣的舒服质感让他忍不住闭眼,很快还闻见了清甜的香味。

        “吃饭了没有?”楚眠悄悄亲了一下于燃毛茸茸的头发。

        “嗯,不饿。”

        楚眠嘴唇离于燃耳畔很近,轻声问:“现在想去哪儿,要不我打车带你先回家?就是时间可能久一点,你忍忍。”

        “不用,直接找个酒店将就吧,你都困得睁不开眼了。”于燃抬头观察他,“我的错,让你久等了。”

        “没事。”楚眠脸上带着倦意,眯起眼睛笑了笑。

        走出南站,楚眠就近找了家环境最好的酒店,进去先洗澡。

        泡沫打发到一半,他猛然想起没有换洗的衣服,住酒店是临时决定,本来刚才打算回家的。其他衣服还能勉强明天继续穿,但内裤如果超过24小时没换,他绝对会彻夜难眠,睡病都拯救不了。

        短暂的犹豫过后,楚眠走到浴室门口,隔着门板喊了于燃一声。

        于燃马上跑过来,顺势要拉开门,想听清他说什么。幸好楚眠早料到他的举动,提前死死摁住把手,说:“不用进来,我只是想让你帮我买个东西。”

        “行,你说。”

        “楼下有家超市没关门,你去帮我买条内裤,最好是四角的。”

        于燃马上出发了,楚眠放心地继续冲澡,等过一会儿听见开关门声,他又去堵住浴室大门,告诉于燃:“你放门口就行,我一会儿拿。”

        楚眠擦干身上的水珠,把门拉开一点缝隙,再捡起地上的盒子。

        拆开一看,整条都是亮黄色的,上面还印着眼睛硕大的卡通人物。

        楚眠僵在原地,眼神复杂地打量几遍。好在这是贴身的东西,别人也看不见,他边嫌弃边穿上了。可惜尺码偏小,这种布料紧紧贴着皮肤的触感他还需要多适应几分钟。

        趁于燃洗澡时,楚眠坐在床上不停地拉扯内裤边,试图让它松开一点。然而最后还是徒劳无功,他干脆躺下闭眼,想着早点睡着就不会有被勒的感觉了。

        他半梦半醒间发现床晃动了一下,再睁眼,屋子所有灯都黑了,只剩于燃的手机屏幕还亮着。

        楚眠掀开被子,分给于燃一半。

        “你要睡啦?今天的睡前故事我还没讲呢。”

        “那明晚给我补上。”

        “行,反正今明两天都是海绵bb的故事。”

        楚眠听见“海绵逼逼”,随口问了句:“那是什么?”

        “海绵宝宝啊。但叫‘海绵宝宝’太娘了,所以我们都叫‘海绵bb’”于燃理所应当的语气,“这你都不知道?”

        “不知道。”楚眠摇头,“没听说过。”

        “我的天,你这么孤陋寡闻?连《海绵宝宝》都没看过?”

        “没有,我只看过《天线宝宝》。”

        于燃惊讶地坐起身,撩起被子,又揭开楚眠的浴衣下摆,指着那条新内裤说:“海绵宝宝就是它。”

        黑暗里,楚眠没反应过来于燃正盯着自己内裤,直到于燃忽然点开手机电筒,照耀着他两腿间,大声感叹:“哎你看,海绵宝宝的脸都变形了!”

        楚眠顺着他目光看去,连忙并拢了双腿,催促道:“你、你赶紧睡觉。”

        还一把夺过于燃手机,关掉了手电筒。

        于燃悻悻躺下,被楚眠抱进怀里。

        屋子安静了片刻,于燃小声问:“是不是内裤买小了呀,你穿着不舒服?”

        “还行。”

        “早知道我买大一号了,当时我惦记着海绵逼逼,忘了看尺码。”

        “为什么惦记?”楚眠低头问,“你喜欢这个动画片啊。”

        于燃回答:“也没有特别喜欢,主要是‘眠’跟‘绵’谐音,我看到它就想起你了。”

        楚眠笑声很低,他掐了一把于燃脸颊,说:“算了吧,它那个眼睛有点吓人,别拿我联想。”

        两人相拥着睡觉,楚眠迷迷糊糊,半晌后忽然听见于燃小声说:“这是海绵宝宝。”

        他隔着被子轻轻拍楚眠的腰胯,正好是内裤的位置。

        然后他又伸出一根手指,戳两下楚眠侧脸,说:“这是楚眠宝宝。”

        这个称呼让楚眠瞬间清醒了,心脏像过了电。

        于燃以为楚眠早就睡着,便心安理得地嘀咕起来:“楚眠宝宝穿着海绵宝宝。”

        楚眠默不作声,耳根子发热,心口也酥麻一片。

        于燃短短几分钟内,就在脑海里构建出了两个宝宝的小故事,便开始对着空气喃喃自语:“海绵宝宝想跟海上的人交朋友,所以就找到了楚眠宝宝,可是楚眠宝宝没有内裤穿,不敢走在路上,就一直没机会和海绵宝宝下海。”

        “海绵宝宝说,没关系的楚眠宝宝,真正的兄弟就要在你没裤衩时当你的裤衩,你吃不了的东西,我来给你兜着!”

        “海绵宝宝舍己为人,从一块深海海绵,变成了一条陆地内裤,紧紧贴在了楚眠宝宝身上。他们两人都很高兴,这样就可以出门一起玩了。”

        “但是没多久,海绵宝宝就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所以他严厉斥责了楚眠宝宝——”

        楚眠忍不住睁开眼,在黑暗中牢牢锁定了于燃。

        “‘他妈的,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你都给老子的脸撑变形咯!’”

        “哈哈。”于燃自言自语把这个一波三折的小故事讲完,马上满意地轻轻笑起来。他慢慢凑近楚眠的脸,抬头亲了一下那双柔软的嘴唇。

        “楚眠逼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