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妖怪公寓在线阅读 - 10、第 10 章

10、第 10 章

        第十章

        顾白做了个梦。

        梦里他飘在天上,底下是夜深人静,除了路灯之外漆黑一片的九州山海苑。

        周围安安静静的,偶尔能看到小区外边驶过的车辆,灯光一闪而过,声音也传不到小区里来。

        夜空清朗,在污染有些严重的s市里,竟然一抬头就能够看到一条横穿夜空的璀璨星河。月亮的银光轻柔的笼罩着夜色下的城市,远处可见不夜城至深夜也依旧辉煌如同白日的灯火。

        这个公寓小区,就像是一团烈火之中仅有的静谧,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的安宁,平和。

        顾白傻傻的飘在高处,环顾着四周,又低下头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脚丫子。

        他身上还穿着那身哆啦a梦的短袖睡衣。

        他听到一声清亮的龙吟。

        顾白循声看去,有一团将黑夜照亮的光团正在天上盘旋着,仿佛在巡视领地一般,绕着偌大的城市走了数圈。

        那光团充满了正气与肃杀,悬在天上缓慢又迅速的移动着,最终以迅捷的速度向着顾白所在的方向奔来。

        顾白渐渐的看清了被光芒所包裹的东西。

        其首尾似龙,马身,麟脚,形似虎豹,身披鳞甲似金似玉,行走间恍若含着大军之势,威猛骇人。

        顾白看着它从高处而来,缓缓落下,似乎是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安静的在他所居住的单元楼顶上停留,仰头发出了一声清亮悠长的龙吟。

        顾白醒了。

        他迷迷瞪瞪的关掉了闹钟,打了个哈欠,翻身起来,木愣愣的看着窗外发了好一会儿呆。

        昨晚上好像梦到了什么,顾白一边换衣服一边回忆着,但梦境像是蒙上了一层迷雾,最后停留在记忆里的,只剩下了那两声龙吟。

        他洗漱完,煎了个蛋和几片培根,从冰箱里拿出几片吐司随意之极的做了两个三明治把早饭敷衍过去,然后爬上了二楼。

        那四张设计稿收拾好了,因为昨天司逸明的突然来访而放在二楼没拿下去。

        顾白今天要把它们带去,问问老师和师兄们的意见。

        他将那卷成一卷的四张画卷拿起来,一抬头就看到了如今二楼的钢丝绳上唯一还挂着的画轴。

        那张形意运用极强的水墨图,怒咆的龙首正张牙舞爪的对着画外的人昭示着自己的威能。

        顾白微微歪了歪脑袋,耳边还残留在的梦中的龙吟。

        他觉得昨晚上那个记不太清的梦多半是受到了这张画的影响。

        文艺从业者的精神敏感度总是要比其他方面的从业者要高出不少。

        他们总是能从一件微小而普通的事物中抓出一些别人所看不到的细节,并将之延伸扩充,最终以这个物品为起始,完成一个作品,从而表达出自己的思想与情怀。

        所谓的设计与创作,也是这类思想的具体化。

        因为看到一幅优秀的画作而梦到了画作之中的东西,对顾白来说,是非常常见的情况。

        顾白将怀里的卷着的画小心拿好,又看了那水墨画一眼,趿拉着拖鞋下楼,把新买的笔记本电脑塞进背包里,出了门。

        出门的时候正是大家出门上班的高峰期。

        顾白刚关上门,转头就看到了同样出门的司逸明。

        今天没有翟良俊和黄亦凝两个人折腾,楼上楼下虽然同样热闹,但也维持在了一个适当的范围内。

        顾白对于这样充满生活气息的热闹并不排斥,甚至觉得十分的轻松愉快。

        这些天得到的他人主动给予的善意,让一贯内向被动的顾白感到了发自内心的欣喜与熨帖。

        他忍不住向对门的大佬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来,隔着一个天井,主动打了个招呼:“司先生早!”

        楼层上下诡异的停顿了一瞬。

        而司逸明恍若未觉。

        他转头看向顾白,感觉被顾白灿烂如同小太阳一样的笑容给刺了一下,微微怔愣之后,向站在对面的顾白微微颔首,刚想走人,又停下脚步,回了一句:“早。”

        顾白听到了这栋楼住户倒吸凉气的声音。

        他忍不住上下看看,发现那些不认识的生面孔都用不可思议和观摩珍惜生物的眼神看着他。

        顾白脸上的笑容在这样的注视下一点点的消失了,怂怂的贴着墙,避开了上下楼层看过来的视线,缓步往电梯走。

        他跟司逸明同一趟电梯下了楼。

        司逸明在顾白离开电梯的时候,突然开口说道:“晚上要好好睡觉,别乱跑。”

        “哎?”顾白露出茫然的神情来。

        但电梯门已经关上,下到了地下停车场。

        顾白背着背包走在去艺术博览中心的路上,对于司逸明的话还有点儿懵逼。

        好在想不通又不是必要想通的事情,顾白一向不会多去在意的,想不通就不想了,男子汉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

        顾白扔掉了疑惑,走在路上,忍不住深吸了口气。

        总觉得今天的空气似乎变得清新了许多,连路边的草木都散发出了令人放松的清香。

        他拿了通行证,率先进了园区。

        园区里特意给他们隔了个工作室出来,给他们做设计和放材料之类的用处。

        顾白今天来得早,进工作室的时候,发现自己是今天头一个。

        他们每天上工时间是非常标准的朝九晚五,这会儿才八点,那群放飞作息的师兄踩点成瘾,不到最后一秒都不会着急。

        顾白把自己的设计图放在桌上,把新买的电脑拿出来,连上园区wifi,准备在等人期间先摸摸鱼,再检查一遍答辩的ppt。

        答辩在六月底,还有几天就该到了,顾白早就准备齐全。

        高教授是答辩导师之一,顾白现在有电脑了,就还准备顺便蹭蹭教授的指导,最好是能够拿到个优秀评级什么的,履历好看不说,学校还会发点钱做奖金。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特别是在司逸明点头同意了给顾白介绍一支股票之后,有多少本金可就意味着他之后有多少收益!

        那可是捡个钢g投出去就能回笼一百万的传奇!

        顾白觉得他把自己这两个月里能拿到的小钱钱全投进去,说不定出来的时候,他就拥有能买下s市郊区一个厕所的钱了。

        足足一个厕所!

        想想竟然还有点小激动!

        高教授年纪不小了,早就过了熬夜放纵的年纪,提前进入了老干部式的养老生活,所以他是第二个到工作室的。

        他到的时候,顾白正背对着门口坐着,打开网页搜着资料。

        高教授敲了敲门,提醒顾白有人来了。

        顾白回头看过来,看到是高教授之后,露出了笑容:“老师早!”

        “早。”高教授点了点头,坐到了顾白身边,“查什么呢?”

        “查点龙的资料,邻居找我买画了来着。”顾白解释道,然后点开了最小化的ppt,有点不太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这是我的答辩资料,老师能帮我看看么?”

        高教授挺喜欢顾白,都带他出来试着跟自己的团队合作了,帮这么个小忙,他自然是不介意的。

        顾白在教授的建议下修改细化了不少地方,几个师兄也陆陆续续的来了,问了顾白一声之后,把桌上卷起来的四张设计稿展开,在那边聚众围观。

        顾白的对传承这个主题的概念理解其实很青涩,但好就好在他在画画这方面上胆子很大。

        自己领悟了什么,想到了什么,他就画什么。

        传承这个主题他从谁身上领悟到的,画里就有谁。

        他的设计思路直白而明确,一脚直球踢得吓死人,却又让如今站在工作室里的一帮大男人觉得有点无奈的感动。

        小师弟发现了他们的帮助,反馈到了画作上,这种帮助了他人之后被清楚记住的滋味实在是不错。

        但最终几个师兄琢磨来琢磨去,还是选择了有高教授的那张图。

        设计稿也是能够看得出一些名堂的。

        比如说有高教授的那张,构图和大致铺色就比另外三张要清晰明确得多,显然在顾白脑子里已经有了完整的画作了。

        兵家有句话说得好,不打没准备的仗,画画同样如此,心里没个谱的图,画出来总是会有缺憾。

        顾白刚毕业参加的第一个大展,对他非常重要,最好是能大获成功。

        这对他树立自信、斩除对工作的恐惧这一点上相当的有帮助。

        大家都是过来人,深知心态对一个文艺工作者的影响力。

        谁都不想画画充满了灵气、人又乖巧可爱做小点心还特别好吃的小师弟,刚毕业出社会就栽个大跟头。

        听老师说顾白没有娘亲又没爹养,跟他们这种栽了跟头还有爹妈支撑可以翻身的情况完全不同,万一一个跟头栽得人家一蹶不振了怎么办?

        尤其是小师弟还特别穷苦的时候。

        于是在下午工作结束之后,老师都拍拍屁股走人了,顾白被七个师兄充满慈爱的目光包围着,不紧不慢的给他开小课堂,教他修改设计的小细节。

        一群人在园区里呆到了日头西沉,又一窝蜂的跑去小餐馆里搓了一顿。

        顾白从来没觉得集体活动原来是这么令人高兴的事情,小时候爸爸总是不来给他开家长会,别的小朋友也就不愿意跟他玩,每次集体活动都孤零零的一个人,久而久之的顾白也就对于这种活动不期待了。

        但现在的相处,给顾白带来的感觉是截然不动的。

        顾白抱着一瓶芬达,叼着吸管笑眯眯的看着师兄们闹腾,感觉连心跳都变得越发的活跃蓬勃,胸腔中翻涌着一股满足的酸胀滋味,有什么感触似乎要满溢而出,好像还影响到了他的视觉。

        顾白现在看他的师兄们,都自带三米厚的柔光滤镜,仿佛他们就是世界上最好最帅的人。

        在他们准备各回各家的时候,年纪最长的那位师兄突然停住了脚步,提议道:“要不,咱们让小白试着单独做一下那两面断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