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妖怪公寓在线阅读 - 15、第 15 章

15、第 15 章

        第十五章

        顾白感觉这几天公寓楼冷冷清清的。

        黄女士在外拍戏,翟先生说是精神受到了重创决定出远门走一圈,而对门的司先生,在拿了甜品之后就不知所踪了。

        这栋楼层另外几户都是空的,明明上下楼都住满了,只有六楼空落落的。

        翟先生说这是因为本楼层住着司逸明的缘故。

        顾白的那个壁画设计老板通过了,顾白也暂时脱离了给师兄们打下手的位置,独自负责那两个墙面。

        墙面的钱也另算了,这个项目下来,他能拿到四万多的小钱钱。

        省点花够吃一年。

        但今天顾白不去园区,因为他该去拿证拍毕业照了。

        十点才集合,顾白难得小小的睡了个懒觉。

        他在学校人缘很淡,在集体活动的时候总是平平淡淡的没什么激情,也不热衷于参加社交活动,每天就是寝室画室寝室画室之间来来回回,唯一称得上爱好的,就是去别的绘画专业蹭课。

        谁都知道壁画系的顾白是个学霸,也都知道顾白是个穷光蛋。

        能够从事艺术行业的,家里虽然不说特别富裕,但小康肯定是有的,像顾白这种口袋里没有一毛余钱,偶尔还需要去步行街摆摊的穷学生,纵观整个s市美术学院,都是少之又少。

        顾白成天忙忙碌碌的,没时间社交,自然也就没有什么人缘。

        除了老师们都特别喜欢这种乖巧又充满灵气的学生之外,顾白在同辈之间就像一个透明人。

        同样的,拍毕业照这种事情,顾白并不热衷,对于那些抱头痛哭为毕业的分别而感到难过的人,顾白也无法理解。

        拍完了毕业照,学校组织的校园毕业总结演讲,在体育场里边举行。

        顾白穿着学士服,拿着毕业证和学位证,顶着黑色的学士帽,盘腿坐在学校的足球场草坪上,漫不经心的低头玩着手机。

        在主席台上发言的是谁,说的是什么内容,顾白都并不关心。

        正好学士帽可以稍微挡住点太阳,顾白就干脆拿着手机查询起了龙的资料来。

        他参展的画也画好了,s市艺术博览中心的墙面设计也做好通过了,现在终于可以腾出手来,琢磨一下司先生要的画了。

        司逸明给的那张水墨画,主体就是个狰狞咆哮的龙脑袋,但那后边是可以看到一条龙尾与四只爪子的。

        主体躯干并没有特意画出来,但仔细看的话,也有几笔粗浅的线条略微勾勒了躯干的线条。

        那几条粗略的线条看起来,这画中的主角,不像是一条传统意义上的龙。

        不像龙,又有着龙脑袋。

        顾白只能查资料了,他总不能画条龙交差呀,毕竟人家要的并不是龙。

        司逸明那么有钱的主顾,顾白是绝对不愿意马虎的,他的职业道德和绘画精神也不容许他敷衍了事。

        他挺想直接问司逸明的,但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司逸明的联系方式,去敲门,人家又不在。

        想到司先生之前说他最近会不在,顾白只能苦哈哈的自己查资料了。

        可这一查,他发现长着龙脑袋的家伙还挺多的。

        顾白苦着脸,发愁。

        旁边的学生在抱怨穿着学士服在太阳底下简直要热成傻逼。

        顾白的注意力从手机上移开,看了旁边的同学几眼,又看了看另一边的几眼,发现他们一个个都热得脸上都冒出了汗珠。

        顾白丝毫没感觉到热不说,摸了摸额头和脸上,甚至还冰冰凉的,一点热气都感觉不到。

        顾白天生体质偏凉,但也不带凉成这样的。

        他恍然的回忆起最近这些日子去画壁画的时候,好像也没觉得头顶的烈日有多刺人。

        顾白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想着他以前并不是这样的。

        他还记得前些日子在搬进公寓之前,那会儿日头还没七月份这么烈,他都热得手心里冒着汗,弄糊了他爸给他寄的那张写着地址的小纸条呢。

        怎么回事?

        顾白摩挲着自己干燥的手心,疑惑不已。

        正在顾白琢磨着怎么回事的时候,周围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激烈的尖叫声,把顾白吓了个哆嗦。

        他抬起头来,看到了站在主席台上的人,竟然是翟良俊。

        翟良俊看起来是正儿八经受邀来工作的,s市美术学院和s市戏剧学院之间的往来不算少,翟良俊的履历里明确的写着他是s市戏剧学院毕业的。

        美术学院开设有影视场景、灯光设计之类的专业,偶尔会有这几个专业的学生跟戏剧学院共同合作完成一些小节目和微视频什么的。

        这些都是有想法的学生,跟顾白自然是扯不上什么关系的。

        顾白听着翟良俊在台子上讲话,明显是背的稿子,却被翟良俊一张嘴说得妙趣横生,刚刚还被太阳晒得蔫哒哒的艺术生们,这会儿一个个比头顶的太阳还要热情。

        顾白心想着翟良俊跟司逸明那么熟悉,说不定知道司逸明那张画里画的是什么呢。

        ——毕竟是好到能够被暴打都不生气的关系。

        顾白对于这种友情不是很能理解,但翟良俊跟司逸明关系熟悉是肯定的。

        司先生还叮嘱他有事就找翟先生来着。

        看起来虽然打得厉害,但从内心来说还是十分信任的。

        顾白安静的听着翟良俊用他那温和富有磁性的声音发表演讲,主要讲的是成功之路,给这群刚脱离象牙塔进入社会的学生树立一个明亮和美好的未来。

        听完之后集体解散,翟良俊没有离开,被一大群迷弟迷妹迅速包围,一大圈的围着,跟本挤不进去。

        顾白望而却步,决定还是晚上回家了再去找翟先生比较好。

        不然发条短信问一问也是可以的。

        班长在一片嘈杂中大声说着毕业了大家晚上去搓一顿,一个都不能少酒店都定好了什么的。

        这种事顾白一向是自动屏蔽的。

        但班长眼尖,一见他要走,霎时气沉丹田,大喝一声:“顾白!站住!聚餐!”

        这声音颇大,中气十足发自肺腑,竟是生生把一众迷妹迷弟的尖叫给压了下去。

        顾白被这一声吓得一哆嗦,瞪圆了眼看向班长,终于还是停住了脚步,跟着班上那些没有围着翟良俊的零星几个人一起出了体育场。

        在晚饭之前,他们还是要继续在校园里溜达溜达拍拍照的。

        顾白跟在最后边当小透明,也没有人邀请他合影,大部分时候是麻烦他帮忙拍个照。

        顾白对此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触,对于这种情况早已经习惯。

        在顾白拍好了照将手里的手机交还给班长的时候,他听到旁边有人喊他:“顾小白!”

        顾白和一群同学偏头看过去,发现是一个大热天还戴着兜帽墨镜和口罩的可疑人士。

        别人一时没认出来,顾白却是认出来了。

        是翟良俊,他走到顾白面前,摸了摸兜,拿了一包顾白非常熟悉的小零食出来,包装非常熟悉。

        顾白顺手接过,满脸问号:“您不是出远门了吗?”

        “刚回来。”翟良俊说道,“晚点又要走了,刚刚看到你了就顺便来打声招呼。”

        翟良俊的确出了一趟远门,远到内蒙古一代去了。

        主要目的其实是想问问那一带做这种小零食的妖怪们,有没有开个联合网店的想法。

        顺便也去当地的妖怪市场买了一堆小零食,回来的时候揣了两个在兜里,随手投喂了偶遇的顾小白。

        顾白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眼神若有若无的往他这边看的同学们,将手机拿出来,打开了相册,递给了翟良俊。

        “怎么?”翟良俊低头看了一眼,“这不是司逸明那张画像吗?”

        “是的。”顾白点头,对于翟良俊一眼认出来这是司逸明的画感到十分高兴,“您知道画里的是什么吗?”

        翟良俊说道:“司逸明啊!”

        顾白愣了愣:“?”

        “就貔貅啊。”翟良俊解释。

        顾白恍然:“原来是貔貅啊。”

        翟良俊点了点头,刚准备说点啥,远处就传来了一声尖叫,喊的是他的名字。

        顾白和翟良俊都被唬了一跳,翟良俊更是火烧屁股一样的蹦了一蹦,留下一句再见就脚底抹油哧溜一下跑没了影。

        在顾白不远处的那帮同学也反应过来,齐刷刷的看向顾白。

        “那是翟良俊?”

        “顾白你认识翟良俊?”

        “你们什么关系啊?”

        顾白看着突然变得热情起来的同学,抿抿唇,摇了摇头。

        但他的拒绝并没有阻挡这些同学的热情。

        他们对顾白的旁侧敲击和刺探一直持续到了晚饭聚餐的时间,最终在顾白反复的拒绝和沉默之下,才无趣的收回了对他的关注。

        聚餐的气氛相当的热闹,而顾白作为只被老师喜欢的学霸,并不热衷与参与进去。

        他一边默默的啃着西瓜片,一边看着大圆桌背后正播放着新闻联播的中央台。

        上边正播放着中东地区的战事,战地记者转接了直播连线之后,一颗炮弹呼啸着落下来,炸在镜头百米外的地方。

        随着一声巨大的炮响,镜头也迅速拉近,清晰到甚至能够看清战壕的残骸。

        那一片灰蒙蒙之中有一道身影行动迅捷无比,手里还掐着一只在灰尘覆盖中隐约扑腾着的鸡一样的东西。

        那道身影的脑袋在浓烟之中露了出来,脸上沾上了灰尘和血迹,看起来十分的惨,根本分辨不出脸长什么样。

        但研究人物画多年的顾白却一眼就看出了这人是谁。

        他手里的西瓜片“啪嗒”一声掉在了桌面上,满脸震惊目瞪口呆的看着已经切换了的电视画面。

        司、司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