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妖怪公寓在线阅读 - 17、第 17 章

17、第 17 章

        第十七章

        顾白气呼呼的转头就走。

        司逸明手长脚长的,一伸手就拦住了他。

        顾白这浑身上下散发着黑夜灯塔一样的灵气,在这个时候放他一个人走,那怕是活不到家就要别人拆了吃了。

        弱唧唧的小崽子应该好好听话。

        但首先得让顾白不生气。

        司逸明一手抓着顾白的手腕,另一只手手伸进西装外套的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了一块小蛋糕。

        顾白正低着头生闷气,他手腕很细,司逸明的手很大,一个巴掌就将他手腕整个儿包裹住了,抽都抽不出来。

        他看到司逸明摸出来的小蛋糕,是他之前做的抹茶蛋糕。

        顾白愣了愣,然后看着司逸明把小蛋糕塞回去,掏出了一包顾白相当眼熟的小零食。

        司逸明翻过小零食的包装,顾白也跟着看到了包装上的字——不周山果干。

        司逸明松开拉着顾白的手,拆了包装不由分说的递到顾白嘴边上:“张嘴。”

        顾白撇开头,他嗅到这果干散发着一股桃子的清甜香气,又忍不住将目光悄悄的瞥向那颗果干。

        司逸明看了看手上的表,眉头一皱,重复道:“吃掉。”

        顾白一声不吭,从口袋里拿出翟良俊给他的那包果干,拆开吃掉。

        果干入口甜蜜清香,味道像极了水蜜桃,明明是果干,一口咬下去却像是能够透出甜蜜的汁水一般的甜美丰厚。

        味道好极了——比他吃过的任何一种水果都好吃。

        顾白有些惊讶,连自己生气的事都忘了,转头看向了司逸明手里的果干,抬头看了看司逸明,又看了看他手里的果干,犹豫了两秒,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手,伸向了司逸明手里的果干。

        司逸明眉头一跳,收回了果干,毫不犹豫的吃掉了。

        顾白:“……”

        既然顾白自己有,吃完了见效了不生气了,被小崽子拒绝的司逸明感觉自己也需要吃颗果干冷静一下。

        不周山的果干价格可不算便宜。

        司先生心里的小火苗也降了下来,看着表情和身边的灵气都恢复了正常的顾白,又看了看腕上的表,说道:“回家了。”

        顾白点了点头。

        司逸明闭上眼扫了周围一圈,毫不犹豫的把最近一辆司机是妖怪的车给喊了过来。

        等车的时候,顾白扯了扯司逸明的衣服,问他:“司先生,您认识我爸爸?”

        “认识。”司逸明点了点头,刚想纠正那不是你爸爸,然后想到了什么,问道,“你妈妈是谁?”

        顾白一愣,摇了摇头:“我没有妈妈。”

        司逸明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观察了一番顾白,再一次笃定道:“顾朗绝对不是你父亲。”

        顾白瞪圆了眼,觉得自己应该生气的,但在他心中升起怒气的时候,果干的香甜在心中弥漫开来,悄然而温柔的安抚了他躁动的神经。

        他鼓着脸,又蔫哒哒的低下头,瞅着自己和司逸明挨得极近的鞋尖,半晌,嘟哝道:“为什么呀?”

        “你们浑身上下没一点相似的地方。”司逸明答道。

        顾朗是谁?

        司逸明跟另外几个司战的神兽对这个名字再熟悉不过了。

        他们从上古年间撕逼一路撕到神秘侧逐渐消失的年代,上一次见面是在三百年前,九州山海这块妖怪的聚居地刚成立的时候,顾朗本是准备大闹一番搅黄这里的,结果白泽出面跟他协商,最后还真把顾朗给打发走了。

        顾朗那头凶兽生性贪婪无所不吞,司逸明并不知道白泽到底拿什么东西打发了顾朗,白泽也从来不说。

        顾白是顾朗的崽?

        先不说饕餮能不能生这个问题,就算能生,也绝对生不出这么清冽醇厚的崽。

        哪怕母体再牛逼也不可能。

        顾白不说话了。

        说实话他也早就发现了,他跟他爸长得完全不一样。

        他爸爸属于那种一看就特别凶的,比司逸明还要凶,后来倒是明显的变得平和了不少,但那股凶煞之气还是的的确确的存在着。

        可那又怎么样?

        顾朗从来没有对着顾白凶过。

        每次看到顾白,他都是带着笑特别满足的样子。

        顾白从来不介意他爸成天在外边浪不着家。

        他这些年过得穷归穷,但也没有过吃不上饭的时候,只是始终没余钱而已。

        他可喜欢他爸爸了。

        顾白低着头,感觉心里闷闷的,那股清甜的香气不停的安抚着他,好歹他只是觉得鼻子酸酸的,没有哭出来。

        司逸明听到蔫哒哒的小崽子吸了吸鼻子,顿了顿,意识到自己刚刚说的话大概是对这只小崽崽造成了心灵暴击,顿时就有点不知所措了。

        以往他遇到的小妖怪,基本上是眼睛一蹬就把妖给吓跑了,在他面前哭唧唧什么的,基本上没小妖怪做得出来。

        司逸明摸了摸衣服口袋,寻思着除了果干之外还有什么好东西能够帮忙控制这个局面。

        他们站在聚餐的酒店门口,在霓虹灯下边特别的显眼。

        那帮结了账出来的同学一出门就看到了顾白,以及跟顾白靠得挺近的另一个男人。

        一群人喝高了,胆子就特别大。

        之前嚷嚷顾白跟着高教授合作了项目的那个男生笑了两声,大着舌头说道:“顾白?你还没走啊?”

        顾白循声看过去,顿了顿,又收回了视线。

        “没走就一起去唱歌啊,你能不能把翟良俊唔唔唔……”

        他的嘴被之前不小心撞翻了红酒的男生捂住,除他之外其他几个还清醒的人,都傻了一样木愣愣的看着顾白旁边的男人。

        司司司司司逸明?!

        司逸明偏头看着身边的小崽子,问他:“你之前生气就是因为他们?”

        顾白撇了撇嘴,移开了视线。

        司逸明看着那帮浑身酒气的年轻人类,微微皱了皱眉。

        他这眉头一皱,整个人就显得十分骇人,仿佛下一秒就要掏枪崩人一样,透着一股战场扬沙的气势。

        一群没见过大世面的年轻人吓得一个哆嗦,就连那个开腔的人都瞬间醒了酒。

        “怎么回事?”司逸明冷声道。

        他对人类的崽和妖怪神兽的崽完全是两个态度,他并不讨厌人类的幼崽,但要论偏心,他肯定是偏向小妖怪的。

        何况按照人类的年纪来算,这帮小鬼全都成年了。

        成年了,就得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

        就连人类的法律都不额外的袒护他们了。

        司逸明的问题没有人回答他,没有人敢说话。

        这让司逸明眉头皱得更紧了些,他的目光看向这一群小年轻的领头的班长,说道:“回答问题。”

        班长一个哆嗦,深吸口气:“顾白之前去洗手间手机放桌上来了条短信,那个……”

        他说着,指了指刚刚那个大舌头的人:“看了一眼,念了出来。”

        被指着的人一瞪眼:“是你们起哄让我念的!”

        司逸明嗤笑一声,抬手揉了揉顾白的脑袋:“然后你就气跑了?”

        顾白一顿,惊愕的抬头看向司逸明。

        这样的举动太过于亲密了,顾白觉得他跟司逸明真没熟到这份上。

        “你连发脾气都不会,还说是顾朗的崽?”司逸明完全没觉得自己摸摸小妖怪的脑袋有什么不对,他的关注点始终都在顾白生气这件事上,“是我平时示范得不够?”

        顾白愣了愣,反应过来司逸明所指的发脾气的示范是什么之后,生怕司逸明心情一个不好就上手打人,吓得说话都带磕巴:“打、打人是不对的……”

        司逸明想了想:“也是。”

        毕竟是妖怪,万一没个轻重把人打死了,要收拾尾巴总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他转头看向惶惶又不敢离开的人类,又问:“你们谁起哄了?”

        没人在这个时候吭声,但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司逸明,一眼就看出了是谁。

        “这样,从犯我拿走他们一年份的财气。”司逸明偏头对顾白小声说道,又指了指那个主犯,“这个,两年。”

        随着司逸明话音落下,顾白恍惚间看到有什么金色的东西一闪而过,他抬头看了看闪烁的霓虹,怀疑是不是眼花了。

        他茫然的点了点头,还有点懵。

        司逸明感觉事情圆满解决了,满意的收回了盖在顾白脑袋上的手,转头看了一眼停在路边的一辆宝蓝色劳斯莱斯。

        “行了,车来了。”司逸明拍了拍顾白的肩,转头拉着他上了车。

        顾白在后座上,安静的系好了安全带,扫了一眼还在霓虹下边不知所措的同学们,两秒之后就收回了视线。

        顾白听到驾驶座上的司机先生突然开口道:“要到子时了,司先生。”

        司逸明低头看了看腕表,司逸明看了一眼车后追逐而来,宛如崩腾的漆黑色河流的邪气和魑魅魍魉,轻啧一声,为了小妖怪的身心健康着想,转头一抬手盖上顾白的双眼。

        “睡觉。”他低声说道。

        司逸明话音刚落,顾白就感觉一股困意翻涌而来,迅速的包裹了他的意识,拖着他向着香甜黑沉的梦境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