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妖怪公寓在线阅读 - 21、第 21 章

21、第 21 章

        第二十一章

        第一版草稿的完成度要求并不需要多少,主要能够自己看懂就行。

        顾白拿铅笔糊完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线条,又拿颜色重的炭笔在那一堆乱七八糟只有他自己看得懂的线条里勾出了个大致轮廓和花纹示意,就扔下了笔冲到楼下去洗漱了。

        时间还来得及烤几个面包。

        顾白成天变着花样给老师和师兄们准备爱心早餐,今天的是菠萝包。

        当然,金主爸爸也不能忘记。

        顾白背着包出了门,拎着一个菠萝包走到司逸明家门前,刚准备按下门铃,就想到了昨天早上看到司先生那副睡眠不足的样子。

        顾白想了想,回屋拿了个塑料袋和透明胶,把包装好的面包放进了塑料袋里然后挂在了司逸明家门口的门把上,稳稳的系上了一个结。

        然后又撕了一张本子指,在上边写上“给司先生”四个字,贴在了塑料袋上。

        干完这一切之后,顾白喜滋滋的去园区开工了。

        眼看着七月将要过半,顾白的两面墙终于进入了尾声。

        他一点都不嫌邋遢的盘腿坐在地上,整个人团成一团缩在墙角,一笔一笔的上着衔接墙面与地面的颜色。

        底部与边缘的颜色相当重要,这事关墙面和后方景象的衔接会不会让人产生违和感。

        顾白一气呵成的将底部边缘涂完,站起身来把头顶阳伞转了个方向,往后退了几步,看着被阳光直射而迅速变干的涂料,在失去了湿润的水油成分之后,渐渐的跟大理石的广场地面融为了一体。

        这下,最后一点点违和感也没有了!

        顾白把手里的刷子和调色盘往水桶里一扔,满脸兴奋的扭头就往师兄们在的那边跑,一路连跑带蹦跶,兴冲冲的告诉师兄们他完工了!

        师兄们十分给面子,纷纷放下手里的工作,一窝蜂的去了顾白的那两面墙。

        顾白那两面墙只有正面作画,反面是留作签名墙用的。

        师兄们看到成品的时候咂了咂嘴:“这两面墙一千一平给你真是一点都没浪费。”

        “感觉还给少了。”另一个接茬道,“简直物超所值。”

        “加上小白给我们打下手的功夫……”大师兄算了算,“小白画了哪几面墙了?”

        “这两面,加上四号打底,八号一半,九号一整面。”

        顾白要真是来蹭着学习的,意思意思分他一百一平米倒是无可厚非,还有不少跟着老师师兄学习一分钱都拿不到的呢,分他三万说出去都能吹上好几年了。

        但现在情况不同,顾白单独负责了两面墙近十平米,从设计到上墙绘画一条龙包圆了,再加上另外的几面墙的工作量,按理来说,不该只拿这个价钱的。

        来学习蹭资历的,和正儿八经来工作的,是两码事。

        就这两面墙的工作量和精细度,一千一平也少了。

        “去跟老师商量商量吧。”大师兄说道。

        顾白拎着画具准备去给师兄们帮忙,听到他们这么一说,愣了愣:“要给我加钱呀?”

        师兄点了点头:“对。”

        顾白看了看这两面墙,想了想,也不知道该同意还是该拒绝。

        “别想了,让老师想去。”大师兄帮忙拎了一部分画具。

        另外几个师兄拆掉了大型遮阳伞,笑着插口道:“咱们老师可不差钱了,他要看到你这样的作品,指不定高兴得找不着北呢。”

        “对啊。”大师兄点头说道,“第一次出来工作就独立完成了两面墙,你可是独一份儿。”

        以前高教授也干过这种扶贫的事,就是意思意思带着不愿意转行又找不到工作的学生来自己团队里学习,别说学习的时候直接负担两面墙的重任了,绝大部分人连项目结束之后留在团队里都做不到。

        顾白被师兄们左一句右一句吹得很不好意思,他拎着工具箱,抿着唇,两眼亮晶晶,脸颊也红扑扑的,嘴角微微翘起来。

        他害羞得连笑都带着点偷偷摸摸的窃喜意味——虽然完全没能瞒住师兄们的眼睛。

        师兄们一见顾白这样,纷纷话锋一转,开始感慨小师弟真是好可爱。

        他们一路扯淡扯回了迷宫墙那边,说得顾白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才笑嘻嘻的收了声。

        吃午饭的时候,师兄们把事情跟老师说了,高教授看完一圈回来,果然笑得见眉不见眼的,大手一挥就说加钱。

        合同是改不来了,但不妨碍结束之后包个大红包。

        师兄们非常捧场,纷纷啪啪啪的鼓起了掌。

        “对了小白,你以后是什么打算啊?”

        “哎?”顾白被这个问题问住了,他皱着眉想了好一会儿,“我就想画画。”

        师兄问:“你想搞纯艺术啊?”

        顾白就是单纯的希望能够自由自在的画画,但他也清楚自由自在画画的前提,是不愁物质。

        他有些苦恼:“算是吧,但还是得挣钱才行。”

        他这话说完,周围的师兄们齐刷刷的看向了高教授。

        刚刚决定了加钱的高教授大手一挥:“那就留在团队里吧!”

        顾白一愣。

        大师兄开口说道:“不过咱们这个团队不是正规工作室,没有底薪,基本上是私底下资源互通,我没空的你来干,你没空的我来干,有大活就凑在一起干然后分钱的意思。”

        顾白懵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师兄们和老师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我我我可以留下来吗!”顾白指着自己,语无伦次,“可是我才毕业……还……那个……”

        “没人反对啊,你的水平很好的,只是差了点资历而已,不要怀疑自己。”大师兄说道。

        顾白跟以往老师带来学习的那些人不同。

        他的绘画水平和性格都很好,主要是脾性跟团队里的人很合得来,留在团队里没有人会反对。

        顾白愣愣的看着他们,然后吸了吸鼻子,默默低下头动了一下筷子,然后又迅速抬起头来,带着些微的哭腔小小声的说了句谢谢,然后猛地低下头来使劲扒饭。

        坐在他旁边的大师兄拍了拍他的背,给他夹了几筷子菜免得他一个劲儿的啃白饭,落在顾白背上的手轻拍着安抚他。

        果然,就算是住那么好的房子享受那么好的服务,小师弟还是那个穷苦孤单的小师弟。

        小小的一只,又怂又软,特别容易感动偶尔还会红眼睛。

        难得啊,竟然没有被浮华迷了眼。

        在座的其他人感慨的想着,也不再去戳顾白的泪点,吃完了饭之后就麻溜的拎着小师弟去干活了。

        什么感动什么沉默,都是太闲了!

        忙起来看你还有没有功夫哭鼻子。

        塞工作的止哭效果立竿见影,前几分钟还红着眼睛吸鼻子的小师弟,这会儿就已经拿着工具忙忙碌碌的开工了。

        而到了下午收工的时候顾白已经恢复了正常,他搭了师兄的顺风车去了一趟s市图书馆,下车之前问了一句s市哪里可以定制画框,得到了好几个地址之后,高高兴兴的跟师兄们道了别。

        他在图书馆一直待到晚上九点钟,心满意足的抱着一堆抄录下来的资料离开。

        ——直到呼吸到了夜晚稍微凉快了些许的空气,顾白仿佛这才从满腔酸涩与感动之中回过神来,惊喜的发现他能够留在这个团队里,拥有了许多同级同学无法拥有的机遇。

        他抛却了那份触及内心的酸胀感,便像一只快活的小鸟一样活蹦乱跳的,仿佛下一秒就要飞起来!

        九州山海苑的保安小哥发现这个小家伙似乎总是非常愉快的,就好像他的生活里总是充满了惊喜一样。

        除了第一次见面陌生内向时除外,后来每一次见面,小家伙好像都要比前一次更加开心上几分,而这个性格内向总是有些羞赧的小妖怪,并不吝于跟他分享快乐。

        保安小哥从保安亭里探出脑袋来,问他:“今天又有什么好事?”

        “我成功留在老师的团队里啦!”顾白说着,翻着背包里的门禁卡,顺便把剩下的一包小饼干递给了保安小哥。

        保安小哥经常受到顾白间歇性的投喂,顾白递给他,他就干脆的收了下来。

        实际上他很多时候都并不明白顾白开心的点在哪里,但顾白每次跟他分享的时候,他总是能跟着一同感受到对方的愉快。

        这是个很温柔的小妖怪。

        保安小哥一边啃着小饼干一边想着。

        可惜跟司逸明走得近,注定了没多少妖怪敢跟他玩在一起。

        回到家的顾白坐在二楼大画室里,看着今早上临时画出来的粗略草稿,重新铺开了一张画纸,一边翻找着今天查阅的资料,一边确定着除了貔貅主体之外的构图元素。

        要给司逸明的画,不管是用料还是笔触以及用心程度,都不能有一点点的敷衍。

        顾白还不好确定画面风格,这几天只能先定好构图,然后送去给老板——也就是司先生看看。

        顺便他还得画个画框的设计图。

        顾白正琢磨着构图的元素,电脑里就传来了提示音。

        他从画架后边站起来,晃了晃鼠标,就看到某宝的聊天软件正闪烁着提示。

        一连来了好几个人的询问。

        顾白一一点开,发现都是来问为什么最近没有上新画的,说想买,不然定制也行,询个价。

        顾白看着这几个窗口,手在键盘上的敲了两下,忍不住去看了看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财运竟然如此亨通。

        他思来想去,最终目光落在了画架上,然后摸了摸屁股。

        ……总不能是因为在梦里被貔貅打了屁股吧?

        顾白想着,顿时就感觉有点遗憾。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应该多被打几下再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