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妖怪公寓在线阅读 - 27、第 27 章[抓虫]

27、第 27 章[抓虫]

        第二十七章

        那一天,顾白终于认识到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厨房杀手这种物种的存在。

        “……翟先生您放下,那是糖粉不是盐。”顾白从翟良俊手里把一罐子糖粉拯救了下来。

        翟良俊愣了愣:“怪不得闻起来不对劲。”

        顾白想了想,还是没追究翟先生辨认调味料竟然靠闻这个问题。

        过了没几分钟,顾白又从翟良俊手上拯救了一个小调料罐:“这是味精不是白砂糖。”

        翟先生轻轻揉了揉自己已经被各种各样的调味料的气味给熏到嗅觉系统混乱的鼻子,感觉痒得厉害。

        他溜出厨房,打了个喷嚏,然后又溜了回来。

        顾白看着他不知所措的转悠,想帮忙又不敢下手的样子,想了想,从冰箱里拿出了番茄和蛋,把番茄和葱花切好,然后又把盐放在了灶台边上。

        “翟先生,试着做做番茄炒蛋吧。”顾白说道,“我教您。”

        这是最简单的入门级炒菜了,菜和佐料都准备好了,只需要翻炒,总不会出什么问题。

        翟良俊瞅瞅番茄和鸡蛋,点了点头。

        “先等锅里的水分烧干,然后倒油——不用太多……”顾白站在翟良俊身边一步一步的教。

        顾白也猜得到为什么翟良俊会跑过来说帮他做饭,无非是因为黄女士答应了他过来吃晚饭的事。

        翟先生在追求黄女士这条道路上可是越挫越勇的。

        黄女士看起来应该也不是完全没那个意思。

        关于这一点,顾白还是从这俩人上次被司逸明暴打之后的相处看出来的。

        翟先生对黄女士家里的摆设相当熟悉,连医药箱在哪里都清清楚楚,而黄女士在赶着出去工作之前要求翟先生帮她收拾屋子,这种信任也非同一般。

        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在一起,但顾白觉得,这两个人绝对有猫腻。

        顾白盯着告诉翟良俊,一步一步告诉他什么时候应该起锅什么时候应该放盐什么时候撒上点葱花,不需要动脑子只需要翻炒这个事情,对翟良俊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他成功的做了份番茄炒蛋出来,闻着味道看着色泽,竟然还颇为不错的样子。

        “有意思。”翟先生点评了一句,然后美滋滋的端着他的作品出去了。

        顾白看了他一眼,松了口气,洗锅继续做别的。

        给黄女士准备的菜色很丰盛,由于翟先生也在这里吃的缘故,顾白还另外做了一道酸辣鸡杂。

        顾白瞅瞅吃得挺开心的黄女士,又瞅了瞅把那碟子番茄炒蛋摆在了距离黄女士最近的地方的翟先生,低头默默扒饭。

        “这我做的!”翟良俊把那碟子番茄炒蛋往前推了推。

        黄亦凝看了看点头的顾白,又看了看翟良俊,不急不缓的应了一声之后,顶着翟良俊期待的眼神,夹了一筷子番茄炒蛋。

        但没做评价。

        翟先生眼底的亮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

        顾白瞅瞅这个,又瞅瞅那个,爱莫能助。

        这顿饭吃得有点沉默。

        顾白准备收拾碗筷的时候,看着吃着被吃了个精光的番茄炒蛋,看了看把番茄炒蛋吃光的黄女士,又瞅了一眼蔫头耷脑的翟先生,刚想说一句安慰一下他,手里用过的筷子就被黄亦凝拿了过去。

        黄女士“咔吧”一下拧断了那双筷子,然后一伸手,拎着翟先生的衣领把他拽了起来。

        顾白愣愣的看着被掰成了两截的筷子,发懵。

        而黄亦凝对他露出了一个漂亮温婉的笑容来,说道:“很好吃,谢谢款待。”

        顾白看了看筷子,又看了看黄女士,傻愣愣的点了点头。

        于是黄女士把蔫哒哒的翟先生拖走了。

        顾白送他们到门口,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黄女士把翟先生拖进了自己家门。

        顾白关上门去收拾碗筷,瞅瞅那双被掰断的筷子,百思不得其解。

        这是什么特殊的感谢方式吗?

        顾白迷茫的拿着那双筷子,最终还是将之扔进了垃圾桶里,默默进厨房刷碗。

        洗完了碗,顾白就麻溜的上了二楼,面对着那张还只是铺了底色的巨大画幅,给自己系上了围裙,拿着刷子搬着小梯子就上了。

        顾白画的这张貔貅图,是凭借着他对于那一场梦境的印象画出来的,风格是偏向华国传统壁画的那种彩绘效果。

        顾白准备在最后修饰细节的时候用上金箔和银箔来强调线条和作为画面主体的貔貅。

        这幅画是一条横着的长方形,貔貅的主体占去了整幅画面右边的三分之二的区域。

        左边剩下的三分之一,是顾白以之前梦境中的那些不详的漆黑为原型,经过加工和变形所构建出来的翻涌的白色祥云。

        昂首咆哮的貔貅身披金甲,行走间带起了一片翻涌的白色祥云。

        而顾白在翻阅了资料之后,给这幅画定下的背景元素,是士气高昂的古时军队。

        绣着貔貅的战旗飘扬,军士身披漆黑铁甲,□□战马嘶鸣,尖枪与长矛握于手中,前排的盾兵沉默稳重如同山岳,后方身负弓箭的远程手立于高处眺望护持。

        貔貅之师气势恢宏,就宛如画面主体之中昂首怒咆的神兽。

        这样的画面还只上了一层底色,背景上的底色偏黄而暗沉,以此来表达行军时被战马与军士扬起的灰尘与战时暗沉的气氛。

        而与背景的灰度所对应的,就是作为主体貔貅的明亮。

        顾白调试了很多种颜色,每一种颜色都是饱和度极高的,明亮而张扬。

        顾白对那个梦境中看到的神兽印象相当的深刻,经由这一段时间反复的回忆之后,他满脑子都是那一团白光带着肃杀的正义凌然之气,撕破了不详的黑暗踏空而来的画面。

        顾白将那样的肃杀与凛然原原本本的还原了出来不说,甚至还通过背景着重体现了这一点。

        顾白觉得自己不能保证司先生看了这幅画会绝对满意,但他却能扪心自问,他绝对是花尽了心思来作这副画的。

        顾白蹲在家里画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这副画的细节太多了,只比之前那面3d墙稍微轻松上些许。

        这一幅画废掉了他两套笔和三套颜料,其他损耗的材料和器具比起笔和颜料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顾白小心的将适量的金箔粉混入了金色的颜料中,再做了一些调整之后,给貔貅的龙尾上最后一片小小的细鳞覆上了一层亮闪闪的金箔。

        完工!

        顾白从小梯子上爬下来,沾着一手的金箔粉在穿着的围裙上胡乱的拍拍,退到落地窗边上看着这副巨大的画,感觉美滋滋。

        再晾上一会儿就能干透,正好现在可以叫司先生过来看!

        顾白低头看了看自己脏兮兮的双手和邋里邋遢的衣服围裙,也知道不能这么去见金主,于是开开心心的拎着画具哼着歌跑进了二楼的洗漱间里清理。

        之前因为画得太过投入而没有及时清理颜料的画笔和画刷基本上是救不回来了,但顾白用得相当顺手的那个调色盘还是可以挽救的。

        顾白拿松节油清理着手上和调色盘上沾着的颜料,清理完挤点洗手液搓搓,就再一次恢复了白白净净香喷喷的状态。

        他把身上的围裙和工作专用的大码衣服换下来,随手一扔,看了一眼时间,刚准备出门去找司逸明,就接到了来自师兄的微信。

        是那个说要跟顾白合作新项目的师兄。

        他发来的微信内容也非常明确,是关于下一次的项目的。

        s市五藏区双街路033号溪谷展览馆,九月六号正式开工,三十平米,工期三周,主题是草原艺术展,纯手绘壁画。

        连设计带成品,甲方出价三千六一平,材料成本可报销。

        师兄拿六顾白拿四,多拿的一分算是师兄当中介介绍项目的钱。

        这可真是太几把实惠了!!

        今天才八月二,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以让他找灵感瞎鸡儿浪!

        顾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同意,甚至十分的美滋滋。

        师兄回了个ok,然后告诉顾白提前一周去实地考察,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又发了个摸摸头的表情包。

        顾白算了算自己能够在这个项目里拿到的小钱钱,再加上之前项目的钱和大红包,还有零零碎碎的私单,一算总金额,顾白高兴得只想在地上打滚。

        ——挣钱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嘛!!

        顾白到底是没在地上滚,但他也没能控制住自己,忍不住在沙发上滚了一圈,抱着靠垫开心得直蹬腿,蹬完了又把坐垫一扔,屁颠屁颠的去敲司逸明的门了。

        司逸明打开门,看着顾白高兴的笑脸,目光在他手上转了一圈,发现没有甜品之后,眉头一挑:“怎么了?”

        “司先生,我画完啦!”顾白高兴得有些控制不住音量,“您的画!”

        司逸明看着他这副兴奋的样子,大致是能猜到顾白为什么这么高兴的。

        画完了,就是说能够从他这里取得报酬了。

        报酬是一支至少在一个月的时间里都会连续涨停的股票。

        司逸明看着顾白,发现他眼底的期待几乎都要溢出来,才慢吞吞的换好了鞋,跟着顾白去了他家。

        司逸明是看过线稿的。

        线稿他挺满意,但是黑白的线条稿子跟完整的、上了色的成品图给人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打死司逸明都没想到,顾白竟然会画这么大。

        哪怕是司逸明,在看到墙上的画时都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语。

        但排除掉大这一点,司逸明对于这幅画本身非常、非常的满意。

        他从这幅画上看到了肉眼可见的灵气,那股跟他出自同源的肃杀正气无比强烈且锋利,几乎都不需要他分出自己的力量去附着在画上。

        “很好!”司逸明简单而利落的评价道。

        顾白两眼明显的亮了起来。

        司逸明准备把这幅画送到物业大厅里去挂起来,有这幅画镇着,司逸明本人哪怕是离开一个月,都不会发生之前那种短短几天就到处群魔乱舞的事情。

        这可真是帮了老大的忙了!

        司逸明看向顾白的眼神漫上了一丝微不可查的热切。

        他们这帮子神兽都加了几百年的班了!!

        几百年的班!!

        没有休假!!

        顾小白简直就是神兽救星!!

        “报酬你现在就要吗?”司逸明问。

        顾白想了想自己下一个项目的四万多小钱钱,忍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心,摇了摇头:“暂时不要。”

        司逸明点点头,反正他不会赖账。

        但在确定了顾白有这样厉害的能力之后,他倒是有事情要找顾白帮忙。

        “你最近这个月有没有时间?”司逸明问他。

        “哎?”顾白一愣,想了想,而后回答道,“我下个工作在九月初,但是我准备去采风。”

        顾白没见过草原,看视频找资料那是没钱时候的下下之策,现在有钱了,当然还是实地去看看的好。

        司逸明想了想,又问他:“你要去哪里采风?”

        顾白乖乖答道:“还没计划好,但我要去看看草原。”

        “巧了。”司逸明露出了笑容来,“x省去不去啊?”

        世界上最大的高寒草甸草原!

        你去的话一路上消费我全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