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妖怪公寓在线阅读 - 32、第 32 章

32、第 32 章

        第三十二章

        最后白先生活蹦乱跳的回来了,脸上连个擦伤都没有。

        司先生走在他后边,还在冲他飞眼刀子。

        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神兽跟翟良俊那种狐狸精还是不同的,耐打耐摔耐揍,皮糙肉厚的,被暴打了一顿也没收到丁点影响。

        回来之后还能一屁股往顾白身边一坐,拿起刚刚落在旁边的那袋牛肉干继续啃,还能眼巴巴的瞅着顾白还没来得及吃掉的最后两个生蚝。

        顾白坐在他带来的便携式小凳子上,看了看生蚝,看了看眼巴巴的白先生,又看了看司逸明。

        最终想了想,把最后两个生蚝分别给了司逸明和白云……白虎。

        没有多余的筷子了,姑且用牙签敷衍一下。

        白虎一点都不见外的接了吃了,而司逸明摇了摇头,表示他吃过了。

        于是顾白手伸到一半又转道继续投喂给了白虎。

        被投喂的大老虎来者不拒,甚至十分美滋滋。

        司逸明看不得白虎这副蠢样,垂着眼睨着对方,明明没有什么表情,却透着一股子肉眼可见的嫌弃。

        白虎看着顾白这一副友好的样子,也觉得顾白肯定不会是司逸明的崽了。

        因为司逸明的崽肯定跟司逸明一样抠门!

        但是顾白大方呀!

        白虎把屁股往顾白那边挪了挪,心里还记挂着他那五百多幅画。

        这头老虎完全没有把司逸明放在眼里的意思,就在司逸明眼皮子底下对收拾碗筷食盒的顾白大献殷勤。

        顾白有点儿遭不住,收拾好了食盒之后就忍不住往旁边缩了缩。

        顾白这一躲,司逸明眉头瞬间就挑得老高,转脸就想对白虎开嘲讽,但他话都到喉咙口了,却在看到顾白的瞬间咽了回去。

        小妖怪还是得有个良好的成长环境才好。

        比如顾白这种嘴皮子不利索嘲讽技能没点亮的小妖怪,应该学习的是生气了就直接动手不动口,干脆利落还特别好学习。

        司逸明这么想着,就收回了嘲讽的打算,伸脚不轻不重的踢了踢正在给顾白卖西部安利的白虎。

        “换个地方说话。”他说道。

        白虎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司逸明一番,发现对方不是想换个地方揍老虎之后,点了点头,一边爬起来一边好奇道:“你竟然会给报酬?你给人顾白什么报酬了?”

        司逸明拎着食盒,顺便把顾白一上午拆材料什么的制造的垃圾捡出来带走,对于白虎这个提问,他是相当没好气的。

        “我怎么就不会给报酬了?”司逸明怒斥,“你以为你们几个闹出的那些幺蛾子是谁给你们砸钱擦屁股的!”

        他们这帮神兽是经常会有忙到昏头的时候的,自己辖区里溜出了什么异兽这算是重大事件了,而其他一些琐碎凌乱的小事件里,发生得最多的则是他们由于忙到虚脱而不小心把自己暴露在人前。

        这个人前,指的是在人们偶尔会拍摄或者肉眼窥见有什么怪异生物的模糊身影。

        其中一半由中央台的《走近科学》来解决,另一半则是由司逸明砸钱把新闻撤得干干净净热度压得一点不剩。

        司逸明一边往外走一边对白虎的良心进行了一番拷问:“我砸了那么多钱,掏几下你们的老底怎么了?”

        一个个的跟吃了多大的亏一样跳得飞起。

        司先生一边凉飕飕的拷打着他同僚的良心,一边非常没有良心的隐瞒了自己砸的钱数。

        实不相瞒,每年司逸明拨出去用以处理这种事情的资金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但白虎他们这群神兽大都对人类的消费和货币是没什么太多了解的,司逸明这么一说,白虎登时就不敢再多哔哔一句了。

        司逸明对于自己两句话就成功的消灭了一个黑历史的口才相当的满意。

        接下来,他就得好好的跟白虎聊聊关于那座守护神州大地的大阵的事情。

        有顾白能够帮忙固然好,但他们也清楚充满灵气的画作并不是随意就能够画得出来的。

        顾白的画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短暂的缓冲期,可以让他们有时间腾出手来好好琢磨一下这几百年来的异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邪气魍魉井喷这个事儿的确跟人口暴增有很大的关系,毕竟人类内心之中的阴暗面是相当多的。

        但也不至于多到让他们一群神兽忙碌成这样。

        “现在八月。”司逸明算了算日子,“我想尽量在今年除夕之前,带着顾白先在你们四方神兽这边走一圈,把最重要的四个点先稳住。”

        稳住之后,他们几头神兽先凑在一起过个好点的年,欺负一下近代以来突然诞生的年兽,顺便也聚在一起讨论讨论这事儿。

        神兽们虽然讨厌加班,但实际上,他们对于时间的概念其实并不强。

        他们活了这么多年了,十几年的时间对他们来说就仿佛弹指一挥,几百年的时间放以前都不够他们打个盹的。

        他们也一直念叨着要凑在一起开个小会议,但奈何工作太忙异兽太会搞事情魍魉多到白天抬头一看天都险些以为是雾霾等等种种缘故,一直没能成功。

        现在有了顾白的画暂时帮忙镇着,一直拖来拖去的聚首,也差不多可以计划一下了。

        作为四方神兽的第一个受益者,白虎高举着四只爪爪,表示赞成。

        顾白画这面壁画花费的时间比想象中的要更加久一些,等到他最后一笔落成的时候,已经是八月二十六了,二十八号正好是之前师兄跟他约好了要提前一周去实地看的日子。

        两位监工看到成品都相当的满意,尤其是白虎,他看着那块石板,感受到那块石板糅合了顾白的白虎像之后强盛的本源气息,简直是要感动哭了,当场摸了摸兜就把自己库存的小零食一股脑全都塞给了顾白。

        白虎前些时候才被司逸明掏空了家底,这会儿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小零食能掏出来的。

        司逸明就看着白虎堂堂一个神兽,从兜里掏出了一堆散装的大○兔奶糖旺○牛奶糖阿尔○斯棒棒糖和徐○记花生糖等等等等各种各样的糖往顾白怀里塞。

        简直没有任何身为神兽的尊严和风骨!

        要不是司逸明还在旁边,他这会儿肯定已经抱着这个小崽崽蹭上去了!

        顾白把怀里的糖放进收拾好的工具箱里,跟在司逸明和白虎身后上着楼梯。

        他盯着白先生的皮外套研究构造,非常的想知道那么些糖是怎么塞进这件小小的皮外套里的。

        司逸明在前边接了个电话,挂了电话就转头对白虎说道:“南边又出了点事,我得去看看,晚上要是没回来……”

        白虎两眼一亮,拍着胸脯就保证道:“行,我帮你看着顾白!”

        司逸明不怎么放心,在带着这一大一小回酒店的路上,司先生就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了几个小零食。

        “翼望山鵸脯肉,英鞮山酱香冉遗鱼……”司逸明说道,“味道都很好。”

        “咦?”顾白看着那些小零食,那个有点像鸭脯肉的小零食他吃过,的确是很好吃的。

        他摸了摸肚子,正巧也有些饿了,也就接过了司逸明手里的几包小零食。

        白虎闻着了味儿,探了个头在两人中间横插了一杠子,不服道:“有我守着你还怕出什么事儿啊!”

        司逸明自然是知道白虎的实力的,跟他相比其实不分上下,只是本质比较怂。

        但要是有个万一怎么办?

        毕竟小妖怪一脚踏入成长期了,出什么奇形怪状的意外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顾白要是出事了顾朗会不会冲过来跟他杀个鱼死网破天昏地暗先不谈,司逸明自己就特别不能接受顾白在自己的护佑下出事。

        司先生沉稳的开车着,脑子却在跑神。

        他思索了好一会儿,最终恍然的想起他一直都忘记了还有他自己也能算一个。

        于是他又从兜里拿出了一串小巧精致的玉雕串子,递给了副驾驶座上的顾白。

        “貔貅相,好好收着。”司逸明仔细的交代,嘱咐道,“辟邪御凶,一定要贴身带着。”

        顾白看了看单手开车的司先生,又看了看他手心里玲珑剔透的玉石串子,觉得这大概是司先生在被他告知了不要报酬之后偷偷准备的。

        而且还是当着白先生的面给,要是拒绝了的话,司先生肯定很没面子。

        顾白抿了抿唇,收下了这块玉石,却并不感到高兴。

        这种对每一件事都清算得十分清楚的作风,对于顾白来说就像是在刻意与他划清界限一样——尤其是他们早已经针对报酬这个事情达成了共识的情况下。

        说好了不要报酬了,现在还给这么好的一串玉,顾白怎么想怎么觉得难受。

        顾白的情绪非常的好懂,司逸明偏头看了他一眼,就这么一眼,马上发现了顾白的不愉快。

        司逸明看着顾白神情低落的把玩着手里的玉石,问道:“怎么了?不喜欢这个貔貅相?”

        顾白摇了摇头:“不,很喜欢,谢谢司先生。”

        司逸明心说你的表情可不是这么个意思。

        司先生想了又想,最终也没想出顾白情绪波动的原因,但瞅着顾白也没说的打算,司逸明干脆就选择了放弃纠结这个问题。

        司逸明走的时候把车钥匙给了白虎,然后又告诉顾白明天上午的机票回程,说他尽量赶回来,赶不回来的话就让白云飘送顾白去机场。

        白虎点头同意了,而顾白也情绪不高的点了点头。

        司逸明看着顾白蔫哒哒的回了屋,有些担心。

        他转头给白虎塞了两袋子不周山果干,告诉他:“顾白心情不好会发生点无伤大雅的意外,你看着点,不许欺负他。”

        谁会欺负那么可爱的小崽崽啊?

        怪没品的。

        白虎一边想着一边瞅了瞅不周山果干,心想人家小崽子心情不好你竟然用这种东西强压下去,简直不愧是神兽里最不会带崽的兽。

        白虎唏嘘道:“苦了顾白了。”

        但他才不会给顾白吃果干,情绪这种东西不管是对什么种族来说都是宜疏不宜堵的,尤其是幼崽,老憋着很容易变.态。

        司逸明不懂,看别人带过崽,其中好几个崽都变.态了的白虎心里却门儿清。

        白虎觉得自己有必要帮着司逸明解决一下顾白心情不好这个小烦恼,顺便下次还可以带上一堆心理学的书籍去给司逸明看看。

        说不上是失落难过还是觉得委屈的顾白回了自己屋里,收拾好了东西之后无比低落的滚上了床,抱着被子整个人都埋了进去。

        顾白觉得司逸明很好很好,是一位非常值得去喜欢去深入交往的先生。

        也是顾白少有的、想要主动与之产生良好关系的人。

        翟先生也是,黄女士也是。

        想要跟他们成为朋友,跟金钱没有关系。

        顾白只是非常憧憬他们这样闪耀着明亮光芒的人。

        司先生跟翟先生黄女士还不一样,顾白想着,翟先生吊儿郎当的没个正形,但司先生却是十分沉稳的,有着顾白所憧憬的、有着一切成熟男人象征的集合体。

        娃娃脸脾气还软唧唧的顾白可崇拜司逸明这种类型的男人了。

        简直就是他理想中的样子。

        跟司先生的关系本来已经拉进了许多了……

        顾白摸了摸下车的时候被司逸明强行串在了手上的貔貅相,脸往被子里埋得更深了些。

        总觉得被一串手串再一次隔绝了距离。

        顾白觉得有点难受,抱着被子滚了一圈,把自己团成了一个巨大的茧,然后把脑袋也缩进了茧里。

        好好睡一觉!

        顾白窝在茧里想着,刚好他这些天也累得很,睡一觉就什么都过去了。

        睡一觉就忘记掉烦恼这种事情顾白做得可熟练了。

        没有什么苦恼是睡一觉不能忘记的,如果有,那就大睡三天!

        顾白在自己屋子里团成球说睡就睡,连饭都没有吃,直睡到了日落时分。

        蹲在外边的客厅里美滋滋的吃完了饭,并确定司逸明已经彻底、完全的离开了西部的白虎“噌”地一下跳了起来,兴奋的搓了搓手。

        他喜滋滋的跑去顾白房门口推了推门,门反锁着。

        顾白的屋子被司逸明上了结界,顾白没应声的时候除了司逸明没人能进去。

        白虎干脆变回了原型穿过了客厅的窗户,然后跑到了顾白房间的窗户边上,伸爪子轻轻敲了敲顾白的窗户。

        顾白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从被子团里探出头来,就看到窗户上印着一张巨傻无比的白虎的脸。

        顾白一个激灵就清醒了。

        而白虎看到他爬起来了,先是一顿,有点不懂小崽崽怎么出窍出来浪。

        但这也并不妨碍,出窍还刚好不会被普通人给看到呢!

        白虎那对小小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些,敲着顾白的窗,小声喊道:“顾小白!出来我带你出去玩!”

        顾白懵逼的眨了眨眼,指了指自己:“我……?”

        然后他又觉得这声音相当的耳熟,惊疑不定的问道:“白……白先生?”

        巨傻无比的白老虎点了点头,似乎是有些不耐烦了,干脆直接穿墙而入,嗖地一下蹿过来,叼着顾白的后领往自己背上一甩,拽头就翘着尾巴宛如脱缰的野狗一般狂奔了出去。

        白虎能控风,顾白这会儿被扔到了他背上,跨坐着,能够清楚的看到白虎在攀升,在带着他往更高的地方飞去。

        白虎正在奋力狂奔,但在他的背上却丝毫感觉不出颠簸。

        他一边奔跑一边说道:“谢谢你给我画了法相!我现在兜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西部看久了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看的,我只能带你来看草原云海上的日落啦!”

        顾白还没能消化这头巨大的猛兽……不,神兽话里的意思,便发觉自己置身一片绚烂璀璨的紫红色云层之中。

        那是被将要西沉的夕阳所染成这般瑰妙美丽的云彩,连绵成一片,像极了艺术家手中晕染完美的渐变色。

        顾白头一次这样直观的看到夕阳折射出的颜色。

        远比金色与橙色要多得多。

        夕阳与地平线相接的部分隐约的泛着一丝极细微的绿,这绿色回馈到天空,糅杂在一片紫色之中,又绿得极为轻柔透彻。

        整片天空被即将到来的夜色与不屈的照耀着大地的夕阳碰撞糅合成一片通透的紫,橙红的光线被云彩拉扯成丝丝缕缕,宛如拱卫一般的趋向那一抹缓缓消逝的残阳。

        顾白看着眼前绚丽的色彩,满眼都是对这天地壮阔之景的赞叹,他连呼吸都停滞了,生怕惊扰到悄然西沉的光亮。

        那光亮终于暗淡了。

        白虎尾巴尖儿轻轻晃了晃:“怎么样?好看吧!听说你心情不好,现在心情有没有好起来?”

        顾白点了点头,意识到对方看不到之后,又轻轻的应了一声,说道:“好看,谢谢白先生。”

        “一般人可看不到的。”白虎可高兴的说道。

        之后几个小时里,穷困神兽白虎驮着穷困艺术生顾白,从西部这头浪到那头,那头又浪到了这头。

        他们在夜色下的草原里追着一群藏羚羊跑,听了高山泉水在寂静的夜里叮咚作响,上了雪山顶触碰了洁白不染尘埃的纯净白雪,兴致来了又重新上了天,欣赏着没有云彩遮挡的星河。

        白虎掐着时间,在十点钟的时候驮着顾白准备回酒店,今晚上出来浪的事儿就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司逸明绝对不能知。

        其原因嘛,是因为白虎本身不想让司逸明知道,他堂堂一头神兽白虎,竟然穷到只能支付出这样的报酬。

        神兽里除了司逸明之外,都是要脸的!

        然后一人一虎一转头就看到了一头气势汹汹杀过来的貔貅。

        卧槽!!

        白虎吓得耳朵都怂成了飞机耳,驮着顾白转头就跑。

        顾白茫然了两秒,刚想说为什么要跑啊,就感觉后领被人拎了起来。

        嘴里叼着个崽的貔貅龙尾一甩,只听白虎“嗷呜”一声就宛如一个球一样飞了出去。

        那声“嗷呜”实在是太过于壮烈,距离极近的顾白脑子“嗡”的一声,闭了闭眼甩了甩脑袋之后,再一抬头就是一片温暖的黑暗。

        顾白愣了好一会儿,从卷成了一个卷的被窝里探出个脑袋来,又摸了摸自己暖烘烘的被窝和身体,怔怔的看了锁着的窗户好一会儿,才滚了两圈把自己从被卷里拯救了出来,翻身下床拉开了房间门。

        外边黑漆漆的,没有人。

        没有白先生也没有司先生,客厅的屋子没有亮灯,门窗也紧闭着,看起来白先生已经离开有一段时间了。

        又是梦?

        但不应该啊。

        顾白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他一边琢磨着一边打开了工具箱,拿出了水彩颜料和画纸,丝毫不肯浪费时间的肝起了稿子。

        顾白直觉自己还能够清晰的回想起每一个细节的记忆,应该不仅仅是梦境而已。

        但他又觉得如果不是梦的话,神兽白虎开口说话是白先生的声音这也太扯了。

        之前梦见过的貔貅开口是司先生的声音也很扯。

        “……”

        顾白愣了好一会儿,目光缓缓的挪到了手腕上挂着的貔貅玉串上。

        噫!!!!

        总、总不能真的是神兽显灵……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