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妖怪公寓在线阅读 - 35、第 35 章

35、第 35 章

        第三十五章

        顾白跟师兄找了间咖啡厅,扑开了一张新画纸开始调整起草稿来。

        他们得画一张老板看得懂、看得明了的草稿出来。

        虽然是沾着艺术边儿的展会墙,但到底还是商业项目,是商业项目,就得给老板审核,老板点了头,才能过。

        但师兄还是有很大把握一次过的,因为这个老板跟他合作过许多次了,私底下关系还算不错,本身也有一定的艺术涵养。

        师兄给顾白端来了拿铁,坐下之后就开始一边琢磨着改草稿一边跟顾白叨叨关于这一行的门道。

        “小白,你知道为什么有的老板每次艺术展都办得红红火火,有的就门厅冷清吗?”

        顾白捧着杯子拿着笔,摇了摇头。

        “其实很多小私展,都是花钱请有名气的人来画,撑场面,然后捧新人。”

        师兄也拿了支笔出来。

        “但区别就在于,有的老板懂得尊重艺术家,尊重艺术从业者,而有的,则觉得他自己的艺术素养比我们这些从业者要好。”

        很多人都喜欢半瓶子晃荡,外行指点内行做事。

        这种人在甲方里其实占比很大,但毕竟是商业项目,拿钱办事,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改就是了。

        至于自己的作品,那还是要按照自己的构思和设计来好好画的。

        师兄还说了很多,比如什么甲方和乙方是相互挑选的,合作过一次感觉不愉快之后就不要委屈自己合作第二次。

        比如说什么哪几位是业内出了名的宽厚的甲方,他们的单子基本上是挤破了头人人都想要抢的。

        “噢对,你隔壁那位司先生司逸明,他们集团也是这种甲方之一。”师兄说道。

        “哎?”顾白突然听到司逸明的名字,愣了两秒,而后答道,“司先生人的确很好。”

        还叫他艺术家呢!

        顾白想着,忍不住微微抿着唇翘起了嘴角。

        师兄看了一眼偷笑的顾白,挑了挑眉。

        “你跟司先生关系很好?”

        顾白认真的想了想,答道:“还行吧。”

        “那师兄们以后可都得仰仗你拿项目了。”师兄随口说道,然后爱抚了一下小师弟一头软绒绒的碎发,“来,改草稿了。”

        师兄挑这张夜色图,主要是因为老板让他们画的那一面墙,是处于前展厅和后展厅中间的分隔区的通道墙。

        这面墙说是一面也并不准确,它整体呈拱型,连接前后展厅。

        前展厅主要是一些大型雕塑和绘画、摄影展览,后展厅主要陈设一些小型雕塑和室内设计展,展馆的室内设计本身就是一个草原元素的设计展览点。

        前展厅的色调偏向于明亮,而在进入了后展区之后,就是一个室内展了,整体灯光和色调都偏暗。

        一个好的主题展览,整体场馆和每一幅画作都应该是相互呼应,迎合着共同主题的。

        所以,师兄跟总策划商量了一番,觉得这壁画最好是能够起一个从明到暗的过渡作用。

        顾白拿来的草稿里,师兄一眼就看上了那张有明有暗的星空藏羚羊。

        “拱型天花板上可以画上星河,星星的位置可以装上小灯泡,然后盖上一层膜打成柔光,顺便也把通道里灯光问题解决掉。”师兄一边想着,一边跟顾白讨论。

        顾白稍微想了想,说道:“我觉得灯泡做成垂落式也是可以的。”

        师兄跟着想了一下,觉得也可行,点了点头:“记上记上。”

        顾白拿着笔记本把两个构思都记了下来。

        改稿和开脑洞开了一整天,最后掐在总策划下班跑路之前,师兄带着顾白堵住了他,顺便去下了个馆子,把具体想法和脑洞说明了一下。

        然后总策划扒了着顾白写的那几页纸,揣兜里带走,准备回家加班加点做出3d示意图来给老板去看。

        顾白跟师兄告了别,到自家公寓楼下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他背着包路过物业大厅的时候,听到物业大厅特别的热闹。

        他想到司先生说那张貔貅图被挂在了物业大厅的事,想了想,还是停住了脚步,走到物业大厅门口瞅了瞅。

        他画的那张巨大的貔貅图,就挂在物业大厅进门的前台后边。

        顾白刚往门口一站,就仿佛有一股凶狠震慑的肃杀感扑面而来,紧随着一丝若有似无的龙吟,转瞬即逝。

        顾白愣了两秒,左右瞅瞅,却是什么异常都没有。

        物业大厅里大晚上的还聚集了一大帮人,顾白粗略一数,大约是三十来个的样子,他们守在前台排着队,说话声音虽然低,但因为人多的缘故,整个大厅里都是嗡嗡响的声音。

        顾白发现他们在排队拿号。

        顾白低头看了看手机,发现物业并没有给他发短信来说最近小区有什么活动。

        他瞅着拿到号的人一个个喜气洋洋的走了,忍不住拦住了其中一个面善的小姑娘,小声而礼貌的问道:“您好,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这里在排队做什么?”

        “你还不知道?”被拦住的小姑娘眨了眨眼,然后指向那张貔貅图,“那张貔貅看到没?司逸明说这幅画的作者愿意接受外界委托,不过要慢慢来挑着画,让我们来物业拿号排队等通知,不许打扰人家本尊,我正好拿到一百号,你要排的话赶紧了。”

        貔貅图的作者顾白:……

        貔貅图的作者顾白:???

        什、什么啊?!

        顾白震惊的瞪大了眼,转头看了一眼又结伴而来排在了队伍末尾的另外几个人,张了张嘴,又闭上,然后转头对小姑娘说了声谢谢,背着他的包脚底抹油跑了。

        怪不得司先生说让他等着别急。

        顾白心慌慌的抱着他的背包,哪来那么多人啊!

        那张貔貅图是好没错,也不至于好到那种程度啊!

        但联系一下司先生的身份,给他画了那么大一幅画,有人想要跟风好像又很正常。

        名人效应是非常可怕的,这一点,从s市艺术博览中心现在炒到天价的黄牛票就能看得出来了。

        但顾白没想到这名人效应会影响到他身上——那个小姑娘都已经排到一百号了!

        顾白在美院里呆着的时候高效率赶作业三天一张图也算小菜一碟是没错,但是这种工作量未免也太吓人了一点。

        顾白到了楼层跑出电梯,噔噔噔的冲到了司逸明家门口,毫不犹豫的按响了门铃。

        来给顾白开门的是翟良俊。

        翟先生整张脸红光满面的,浑身透着一股成功人士人生赢家的气息。

        顾白瞅着翟良俊:“翟……翟先生?”

        “顾小白晚上好啊!来找司逸明?”翟良俊直接把顾白拉了进来。

        顾白还是第一次踏入司逸明的家门,他从来都是呆在门外的,每天早上就是站在门口跟司先生打个招呼投喂一下甜点,从来没有进来过。

        他被翟良俊拽进屋里,换上了鞋,刚轻手轻脚的走出玄关,就看到司逸明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叠打印纸,桌上还散落着好几个文件袋。

        司逸明家里的装修跟顾白那边的装修完全不同,顾白那间公寓的装修整体是时髦温馨的甜暖风格,而司逸明家里的装修,乍一看去就是有钱。

        但又不是那种金碧辉煌的有钱,而是充斥着一种雍容矜贵的底蕴。

        顾白嗅到空气中飘着一股令人心静平和的香气,说不上来是怎样的气味,因为他以前从来没有闻过。

        顾白跟着翟良俊轻手轻脚的坐在了沙发上,也没有出声打扰。

        而顾白也没别的事儿干,就干脆眼巴巴的瞅着司逸明,观察着他跟平时的不同。

        司逸明正专注的看着手中的文件,眉头微微皱着,表情是顾白从来没见过的严肃正经。

        顾白见过司逸明平时面无表情的样子,生气的样子,打人的样子,更多的时候是司先生瞅着他,神情冷淡却始终都带着一点暖和的样子。

        司逸明正经工作的模样,他是从来没见过的。

        司逸明看完了最后一张纸,干脆的盖了个章,然后将手里的文件塞回文件袋里,推给了翟良俊。

        翟良俊喜形于色,拿着文件袋恨不得高呼司逸明万岁。

        跟司逸明和顾白两个去高原溜达休假采风一圈的悠闲不同,翟良俊这一个月是跑去北边找了好几个山头的妖怪,又挖出了妖怪集市背后的妖,把他们拖出来嘴皮子都要说破,甚至差点祭出武力,才让那群老顽固松了口。

        他现在准备利用北方作为第一试点,现在先找司逸明拿钱,拿了钱之后他就可以去深山里挖妖怪出来,然后成立公司了。

        如果第一试点发展顺利的话,不愁别的地方不加入进来。

        等他在妖怪这边的事业有成了,他就去跟黄亦凝求婚!

        “感谢老板投资!我就先撤了!”狐狸精美滋滋的跑了。

        司逸明没理高兴得一步三蹦跶的狐狸精,他看向顾白,问他:“有事?”

        “那个……司先生。”顾白对这副正经样子的司逸明还有点不太习惯,说话的声音不由的小了一些,“就是,那个在物业排队的那些……”

        司逸明点了点头:“怎么了?”

        “……太多了。”顾白哭丧着脸,“我画不过来。”

        司逸明听顾白这么一说,打了个电话给物业之后马上叫了停。

        就算是司逸明,也万万没想到那群妖怪的热情会这么高——主要是没想到这些妖怪会呼朋唤友拖家带口的倾巢出动来拿号。

        s市附近生活的,包括九州山海苑在内的妖怪,满打满算才五百来个,这才一天呢,就排了一百多号的队了。

        可了不得。

        “叫停了,你也不用急。”司逸明说道,带着点安抚的意味,“你不用全都接下来,挑你想画的画就是了。”

        顾白抿了抿唇,对于这种情况感到十分的不自在。

        他从未被这么多人所期待过,在感受到他们对他的期待之后,顾白就忍不住想要一一回应,舍不得任何一个人失望而归。

        虽然心里知道自己接不下那么多单子,但顾白还是忍不住小声逼逼:“可是,他们都喜欢我的画……”

        “这是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没拿钱就用不着回应他们的期待。”

        司逸明倒不是不能理解顾白这种心态。

        小年轻急切的想要得到他人承认和夸奖的时候,就会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回应每一个人的期待——这种情况的最终结果一般都是小年轻心气太高而手段太低,最终因为达不到自己心里的标准线而导致心态爆炸然后发生翻车惨案。

        司先生对顾白这个小崽崽可是寄予厚望的,他决不会允许顾白心态长歪然后翻车。

        司先生语重心长:“顾白,你一步一步稳扎稳打慢慢来,每一张都好好画。”

        “不要去想着自己能够有多优秀,能够达到哪位大家的高度,你现在的画能够比自己之前的画有所进步,就是成功了。”

        顾白有一个特别棒的优点,就是他特别会虚心接受别人的意见,特别是司先生这种成功人士,愿意这样劝诫他,听了准是没错的。

        “我知道了,司先生。”顾白乖乖的点了点头,司逸明帮他把物业那边的排号喊停了之后,顾白也没有再留着的想法了,他站起身来,问司逸明,“司先生明天想吃什么?”

        司逸明想都没想:“提拉米苏,抹茶的。”

        顾白记下了,告辞之后就往门口走。

        司逸明瞅着顾白换鞋,等顾白走出门了,从像是想到了什么,让顾白稍等一下,回头去他藏宝贝的柜子里拿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紫色貔貅相出来。

        这是司逸明古早时候拿建木引下的树皮做的自己的法相,经过万万年的时间,粗糙的树皮已经被磨得圆润光华,像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木雕了。

        司逸明拿了自己的法相之后又翻了一圈,找了根他忘记是什么玩意儿的筋,在法相底座上随意捏了个洞出来穿上,然后回到门口,不由分说的挂在了顾白脖子上。

        上古建木加上貔貅本尊亲自做的貔貅相挂在顾白脖子上,再加上手腕上的貔貅玉串,司逸明相当满意,终于是不担心顾白在他没看到的时候出事情了。

        “不许摘了,洗澡的时候也不行。”司逸明叮嘱顾白,见顾白茫然但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之后,爱抚了一下他的脑袋,“行了,回去吧。”

        “好的,司先生晚安。”顾白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木雕,道了晚安之后屁颠屁颠的回去了。

        司逸明目送着顾白进屋,然后转头看向了站在八楼走廊上,不知道看了多久的獬豸。

        “下来。”他说道。

        獬豸神情复杂的看了貔貅好一会儿。

        他本来应该在加班的,但是司逸明说有事要找他,他就回来了,回来之后从路过的妖怪那里听来了不得了的消息。

        现在还仿佛眼见为实了。

        他直接从八楼翻了下来,走到司逸明面前。

        “其实我觉得……妖怪也应该正儿八经的立法的。”

        獬豸这么说着,然后反手摸出了一本《刑法》。

        “虽然已经进入成长期人形也是成年状态了,但按照妖怪的算法是还算在幼崽范围里,司先生,人类《刑法》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