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妖怪公寓在线阅读 - 43、第 43 章[抓虫]

43、第 43 章[抓虫]

        第四十三章

        顾白扒着窗口瞪着眼,盯着那一块厚厚的铅灰色雨云,等了半晌也没等到下一道闪电。

        不仅闪电没有来,他们也逐渐远离了那一片昏沉黑暗的天空。

        入目的云海变成了一片纯洁柔软的白色,贴在窗户上往那边瞅,只能看到那边有一大片翻滚的铅黑色,远远看去,雨云之下的雨幕宛如厚重的雾气一般笼罩着的大地。

        顾白收回视线,揉了两把脸,低头看自己手的画纸时,发现画纸已经被他揉皱了。

        顾白将轻嘶一声,觉得好浪费,然后将大画纸放到了一边,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拿出了那本比较小一点的速写本来。

        顾白习惯直接在标准画纸上画东西,速写本怎么说都是本子,翻页的那里总是挡着他的手和笔,怪难受的。

        但在飞机上并不合适用画纸画,即便这架飞机飞得非常平稳。

        顾白打开了活页速写本,又摸出几只铅笔,把刚刚看到的画面飞速的画了下来。

        速写是一门相当重要的绘画基础课程,锻炼的是绘画者的观察力和画面概括能力,让作画者能够迅速抓住画面重点进行描绘。

        美术学院里经常看到背着画板和小凳子随地一坐就开始取景速写的学生,因为街景速写的取景里,大多都有人物,而人物通常都有交互性,绘画者可以从中获取画面故事的表达技巧。

        除却静物画和少部分人物肖像画以外,绝大部分成功而出名的画作,都是能够从其画面中清楚的读出故事性的,而非干巴巴的一张画。

        这样的画即便是外行也能够咂摸出一点意味来,而那些人物肖像画和静物画,一般都是用来炫技或者练习的。

        顾白以前会跑去s市中心步行街去摆个小摊子,没生意的时候就会画街景速写,再加上学校的作业练习,他画速写的机会其实相当的多。

        翟良俊在旁边戴着眼罩睡得昏天黑地,而司逸明正捧着一本顾白看不懂的、不知道什么语言的原文书翻看。

        司逸明将书签夹进书页里抬起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坐在他对面的顾白打开了阅读灯,低着头认认真真画画的画面。

        娃娃脸显得特别小的小妖怪垂着头,一脑袋碎发这会儿有点长了,随着他低下头的弧度而在发顶翘出了几个揪揪。

        顾白的手底下即便已经垫了张餐巾纸,也依旧沾上了铅灰,显得有些脏脏的,但那认真的样子却又格外的让人心软。

        出行路上都不忘练习,司逸明都忍不住想要夸赞他了。

        妖怪很少有这么勤快的,倒不是懒,而是因为他们的寿命总是非常的漫长,甚至是与天地同寿的。

        人类必须拼尽全力去努力做的事情,对妖怪来说完全可以慢慢来。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妖怪们总是死气沉沉的当咸鱼,而人类总是能出一些惊才绝艳名留青史的鬼才。

        大致是因为被时间驱赶的缘故,人类总是能做出那些令人惊叹的成就。

        而被时间所遗留下来,不会因为时间流逝而老去的妖怪,则渐渐的沉淀,不再拥有那样的热情了。

        司逸明还挺喜欢这种热情的,久违的让他感到了一丝热切。

        司逸明视线在顾白头顶那几个小揪揪上徘徊,看着那几个小揪揪随着顾白的动作晃来晃去,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想把它压下去。

        司逸明扫了一眼顾白正在打阴影的画面,窥见那条腾龙时微微一怔,看向窗外已经被他们远远甩在身后的乌黑云层,意识到刚刚恐怕是苍龙路过被看到了。

        他收回了视线,撑着脸看着顾白画画。

        司逸明也会画画,但是他先天受限画不出灵画。

        灵画这种东西要求还是挺高的,首先就要求作画者的灵气中正纯和,光这一条,就直接把修行成精的那些妖怪全都排斥出去了。

        当然了,像司逸明这种天性自带司战属性的神兽,也直接被剔除了,就连麒麟这样的祥瑞之兽,也因为身负鉴别帝王贤明之责的天性,在先天上翻了车。

        以前都是只有正儿八经的仙人可以画,白泽也可以,但是白泽在早年间画过了《白泽图》之后,就再也没有画过灵画了。

        据他自己所说,是因为再画就会被榨成白泽干。

        当年白泽出门溜达撞上了黄帝,给黄帝画完那些精怪图之后,的确是元气大伤的样子,整只兽蔫了吧唧的躺尸了几千年,到数百年前才恢复过来。

        说到底还是一个天性的问题,白泽正儿八经的天赋可不是画画,而是通晓天地六道的八卦,有什么事不知道就跑去问他,基本没啥事情是他回答不出来的。

        连白泽画灵画都会翻车,而如今又处于仙人全都陨落的情况下,就尤其显出顾白的存在相当的珍贵。

        等过个千百年,顾白成长起来画上一卷点墨山河,把那些不服管教的异兽妖怪全都塞进山河蜃景里去岂不美哉。

        这样他们就只需要镇着邪气,用不着去逮那些抓住机会就开溜的异兽和妖怪了。

        在司逸明规划未来的时候,顾白已经把速写画好了。

        他看着这幅画,觉得回头细化一下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

        顾白将笔收拾好,从杯子里弄了水打湿纸使劲儿擦干净手,小心的把垃圾和本子都收好,然后又瞅了一眼时间,最后才抬头看向机舱内的另外两个人。

        翟先生依旧睡得无比的香甜,看起来他最近确确实实累得够呛。

        顾白转头看向司逸明,却直直的撞上了司逸明盯着他的视线。

        顾白愣了愣,顾及到还在睡觉的翟良俊,小小声说道:“司先生?”

        司逸明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顾白脑袋上落下去一部分,但依旧残留着的坚强的揪揪,想了想,还是站起身,把它们按了回去,顺手胡噜了两下顾白的头发。

        顾白已经习惯司逸明时不时摸摸他脑袋的行为了,司逸明的手掌挺大,干燥温暖,被轻柔的揉两下脑袋,顾白还觉得挺舒服。

        他抬手摸上自己发顶:“怎么了吗?有东西?”

        “没有。”司逸明收回手,低着头手指摩挲了一下,觉得顾白头发的手感越来越好了。

        司先生不动声色,又坐了回去,顺手拉开了旁边的小冰箱,转移了顾白的注意力:“想吃点什么?”

        顾白的注意力果然马上就歪了,他转头看了一眼冰箱里的东西,发现清一色的全是甜点和饮料。

        他摸了摸最近总是饿得飞快的肚子,最终拿了两块小蛋糕和一瓶牛奶。

        s市距离大兴安岭的航程并不多远,加上s市最近机场客运几近停摆,航道空置的缘故,也不需要绕开其他客运飞机的航道,几乎就是呈直线飞过去顺顺利利的落地了。

        s市最近天气凉,顾白已经套上了大外套,而在这边落了地之后,即便没下雨,竟然也没有暖和到哪里去。

        翟先生在刚落地的时候就被震醒了,顾白看着他从行李箱里拖出了大衣墨镜和口罩,发现全副武装的样子也依旧掩盖不了翟先生的帅气。

        据说翟先生每次因工作出入机场的时候,被粉丝认出来的几率为100%。

        根据那些认出翟先生的粉丝所说,就算翟先生连根头发丝都不露出来,他们也能通过走路的姿势和行为习惯辨认出来。

        可以说是非常的变.态了。

        鉴于自己的粉丝搜寻蒸煮的能力如此变.态,即便今天他们下了机就直接有车,翟先生也一点都不敢大意,照旧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能防止一点意外就防止一点意外。

        毕竟他要是被发现了,那就是一场大暴动。

        好在他们下飞机的时候周围并没有别的客机落地,完全没有给别人看到全副武装的翟先生的机会,今天的翟先生大概是得了神兽庇佑,下飞机一路上相当的安全。

        司逸明打了个电话,过了没多久,就有一个机场工作人员给他们送来了车钥匙,并告知了他们停车的区域。

        司逸明转头就把车钥匙交给了翟良俊。

        让他堂堂一只貔貅给狐狸精当司机,显然是不可能的。

        妖怪之中的阶级分层可是相当的明显,顾白没察觉出来不对,但翟先生却习以为常,接过车钥匙就坐进了驾驶座。

        顾白把自己的行李箱拎到了后备箱里,又看了一圈后备箱里备好的干粮、水和其他物资,发现跟上次前往x省的时候,司先生的朋友给准备的那些都差不多。

        顾白打开了他的行李箱,抱着他带来的单反,美滋滋的钻进了后座。

        他这次出来主要目的是找他爸没错,但顺便采采风也是极好的。

        据说过些时候就要下雪了,山里的景象会变得非常漂亮。

        由于众所周知的安全问题,景区从国庆之后就要开始限制出入游客数量了,一旦气温跌落到安全线以下,就会马上封山。

        到时候雪落下来,满世界银装素裹,山中杳无人迹,将会呈现出最原始、最漂亮的画面。

        顾白网上查了一大圈,还特意为此而准备了不知道有没有用的墨镜和拍雪景的镜头设备。

        司逸明坐在副驾驶位上,回头看了一眼兴致勃勃高兴得要蹦起来的样子的顾白,又回过头去,对翟良俊示意走人。

        翟良俊见到顾朗的地方,已经是非常深入的原始森林的范围了。

        硬要说具体位置的话,就是从藏在这片山脉里的妖怪集市出来往北走,距离大约六十公里的地方。

        让翟良俊说那地方具体是哪里,他还真说不出来,但最方便辨认的坐标点,就是这里的妖怪集市。

        如今华国内妖怪集市不算太多,大多都藏在深山里或者地底水底之类地方,全都被阵法笼罩着,就算是大妖怪和神兽来了,也得乖乖的按照阵法走进来,不然永远都到不了地方。

        进入的路程很长,妖怪们图方便舒服,一般都习惯开车来。

        像那种直接用原型往里冲的,基本上走到半路就被人类无处不在的设备拍得清清楚楚了。

        回头一个大新闻爆出来,又得让司逸明跑一趟,让人类那个电视节目帮他们忽悠一番。

        后来就被严令禁止了这种耿直的行为。

        翟良俊路还是走得挺熟,他还记得顾白这会儿在长身体,便叮嘱道:“进去至少要花两天的时间,饿了就直接拿车后边的东西吃啊顾小白。”

        顾白应了一声,还拿着飞机上带下来的一袋子泡芙在吃。

        进山的路还算好走,这会儿正是高峰期,车道上旅游大巴来来回回不少,顾白他们坐的明显就是属于私家的越野车还挺打眼。

        到了游客止步的区域,司逸明打开了窗户刷了个脸,就□□脆的放了过去。

        之后的路就开始不太好走了,只有条土路,土路上有明显的两道车轮印,看起来通过这条路进山的人还不少。

        翟先生握着方向盘,晃晃悠悠的驾驶出去还没两公里,就踩了一脚刹车。

        顾白一愣,就眼睁睁的看着在这个四下无人的禁入区里,翟先生把脸上身上的伪装全扒了,一身轻松的下了车,然后动作异常熟练蹿上了一颗松树。

        顾白吓得一抖,泡芙里的奶油都蹭到了鼻尖上,惊恐的看着翟先生没有任何防御措施就顺利的爬到了高高的松树顶,还险之又险的晃悠了两下树顶,晃下两颗松塔来。

        顾白看得心惊胆战,直到翟先生揣着两个松塔回来了,才活动了两下僵硬的身体,看了一眼习以为常并不觉得意外的司逸明,想了想,还是默默的憋回了话头。

        翟良俊钻回车里,手上一用力就扒出了一大堆松子来,其动作之熟练令人叹为观止,一看就没少干这种事。

        翟先生拿着一堆松子,扭头递给了顾白:“来,顾小白,尝尝这个,可香了。”

        顾白顿了顿,伸手接过了那一把松子。

        “这个季节进山有好多好吃的。”翟良俊又扒了一把松子,然后把松塔的残骸扔出车外,顺便抖落了身上的碎屑,先是上供了一把给司逸明,然后才慢腾腾的自己吃起来。

        顾白擦掉了蹭到鼻子上的奶油,一路上就看到翟良俊无比熟练的上树下河捅蜂窝,晚上还跑出去逮兔子,然后美滋滋的把收获都拎回来。

        两天下来他们进山的路程才走了一半不到,翟良俊不急,司逸明不急,顾白瞅着他们,也不好意思喊急。

        翟先生从溪水里抓了鱼出来,兴致勃勃道:“今天喝鱼汤!”

        顾白和司逸明都没什么意见,司逸明正看着顾白画画,画的是他们如今眼前的高山流水。

        翟良俊这两天在顾白的指导下终于学会了煮鱼汤,这会儿见没人有意见,就在旁边把卡式炉打开,架上装满了溪水的铝盒,开始烧水处理抓来的鱼。

        结果水刚滚起来,天际便骤然炸响一声雷鸣。

        顾白吓了一大跳,手上歪出一长串乱七八糟的线条。

        司逸明和翟良俊齐刷刷抬头看向了南方,眉头一皱。

        “走,回车里去。”司逸明将顾白手里的速写本合上。

        顾白看了一眼迅速暗下来的天空,一瞅就知道是要下雨了,赶忙点了点头,帮着翟良俊关了卡式炉,抱着自己的宝贝速写本麻溜的回了车里。

        雨水来得飞快。

        被淋湿了的三个人回了车子里,司逸明却并没有坐进来,而是叮嘱翟良俊:“看好顾白,我去看看。”

        翟良俊点了点头,把车窗全都给关上了,顺便“啪嗒”一下打开了车里的阵法。

        顾白看着司逸明在外边淋着雨,拍了拍车窗,转头看向翟良俊:“司先生干什么去?”

        “啊?”翟良俊随意的抬头看了一眼,努努嘴,“抓牛去啊。”

        顾白一愣,回头看向被雨幕覆盖的车窗外,然后就亲眼看着好好一个金融大鳄,跟仿佛要拥抱自然放飞自我一样,往雨幕里踏出了几步。

        顾白傻愣愣的看着司先生放飞自我的背影,而后耳边便响起一道略有些耳熟的清亮龙吟。

        随着这声龙吟,顾白看到司先生转瞬化作了一头威武的巨兽,然后头也不回的踏空而去。

        顾白:……

        顾白:???

        顾白:……卧槽。

        顾白: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