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复师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六章 禁忌第三街道

第五百五十六章 禁忌第三街道

        “他在干什么?”

        “他是感觉到实力的巨大差距,放弃反抗了?”

        楼下很多人的目光看着苏小凡,脑海里几乎下意识,就冒出了一个念头。

        楼上,有几道身影身上的气息,幽然波动,其中有一个人,赫然直接纵身一跃,已经跳出了三楼的窗户!

        抢夺!

        那一道身影,赫然是想在这一瞬间,参与抢夺苏小凡手中的鬼灯和青铜头颅!

        轰!

        雷鹏身上的气息,已经爆发到了一个让人颤栗的程度,他看着苏小凡没有反击,只是吹灯的动作,他眼神之中的鄙夷,也彻底爆发。

        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么?

        闪躲,等死,吹灯,就这种蝼蚁一般的存在,在他看来,根本就不配成为自己的对手!

        “给我死吧!”

        雷鹏爆发开口,他这一拳,也彻底灭杀落下!

        苏小凡站在原地,依旧没有动,苏小凡身上的气息,甚至也收敛的,更为极致,苏小凡站在原地,几乎就像是成为了一个木头桩子。

        灯熄灭,周围的黑暗,也瞬间吞噬了鬼灯照亮的那一片区域。

        死亡!

        在很多人脑海里,在这一刻,再去看苏小凡的时候,几乎就像是去看一个死人!雷鹏的毁灭一击落下,苏小凡在下一个瞬间,应该就要成为一堆碎肉了!

        “师兄,杀了他,他这个废物,他早就应该死了!”那个大学生模样的少女,在那个中年人身边,她眼神之中,则隐约流露出了一抹兴奋。

        “不对!”

        “停下,快退……”

        可也就在这一刻,那少女身边的那个中年人,此时像是猛地察觉到了什么,他脸色微变,他猛地上前走了一下,他瞬间暴喝!

        “吼!”

        那个中年男人暴喝,楼上和楼下的很多人,根本都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而在青楼门口,雷鹏的眸子,赫然也已经恐怖圆睁!

        他竟然也瞬间暴喝了一声,紧接着,他一只脚狠狠的踏落在了地上,他疯狂轰出的那一拳,他竟然想要强行收回。

        他的脸色都有些涨红,他像是看到了极为恐怖的东西。

        但是,全力一击,那怕他作为斩道者,对身体的控制,已经到了一个极为强大的程度,他在瞬间收回的时候,他也明显也遭受了一些反噬。

        他的脚踩落在地面之上,他那一双用金仙级别玲珑兽皮,辅助阵纹制造的一双法宝级别的战靴,都出现了龟裂痕迹。

        可他在这一刻,为了能停下对苏小凡的攻击,他却显然根本就没有在意!

        “发,发生了什么?”

        “停,停了?雷鹏刚刚那一拳,不是要将那个年轻人,直接灭杀了吗?他为什么停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楼下,站在雷鹏身后方向的很多人,看到雷鹏这种极为反常的反应,他们眼神之中,不由流露出了一抹惊惑。

        他们根本没有看懂,雷鹏为什么要停下!

        “鬼,鬼物?”

        “不对,禁忌鬼物怎么可能出现在那个位置,禁忌鬼物为什么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那是什么鬼物?为什么我在楼上,都感觉到了一股恐怖压力?”

        楼下的很多人还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二楼和三楼的一些人,赫然从窗口处,看清了楼下的场景!

        禁忌鬼物!

        他们看到,在苏小凡吹灭蜡烛的那一瞬间,黑暗瞬间淹没所有的光亮,在苏小凡身前,竟瞬间多了一道诡异身影。

        那身影脸部漆黑,身材高大,一眼看去,像是一个沉默的中年人。

        只不过,他的脸部是处在一片黑暗之中,并看不清他真正的脸部面容。

        雷鹏之所以停下,是因为如果他不停下,他这一拳,有可能除了能灭杀苏小凡,他还可能,轰击到哪一道,沉重恐怖的身影。

        并且!

        灯灭,那黑影出现,那黑影在黑暗之中,也像是幽然睁开了眼。

        “那个年轻人,他知道身边有一尊禁忌鬼物?他闪躲,后退,吹灯,他是故意的?你们快看,那个身影,好像转头了!”

        “那个身影,专门是正对着那个年轻人的,可现在,那个身影竟然转过了头,看向了雷鹏!”

        三楼之上,在一片震惊之中,有人在这一刻,赫然再度开口!

        咔嚓嚓!

        一楼门口,那个黑影头已经在转动,他的身体,也跟着转动,他这种转动,就如同生锈了机器,在运转一般。

        他的目光已经从苏小凡身上挪开,他的目光,直接看向了雷鹏!

        苏小凡手中紧紧握着鬼灯,身上的气息极度收敛,苏小凡冷静的看着这一幕,在吹灯的那一瞬间,苏小凡甚至都已经做好了,与青铜头颅的交易!

        转移!

        眼前这一幕,在雷鹏出手的时候,苏小凡就已经大致想到了!

        因为,苏小凡在路口处,自从爆发处理掉了,刺杀自己的那个人后,苏小凡通过鬼灯的变化,十分清楚,自己身边必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禁忌鬼物!

        苏小凡并不知道,这个禁忌鬼物的杀人规律,这一路上,苏小凡看着很平静,实际上,苏小凡随时都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苏小凡暗中,与青铜头颅,都再度沟通了一次。

        苏小凡甚至已经答应了青铜头颅,如果它替自己挡下一次诡异禁忌攻击,自己可以给它一半的血液。

        不过,苏小凡也很冷静的知道,这个诡异恐怖的东西,是因为他之前出手战斗,吸引过来的。

        哪怕,自己当时的攻击,根本就没有超过金仙巅峰的气息波动。

        苏小凡刚刚直接吹灯,是已经计划好的,同样也是一次冒险的尝试。

        苏小凡猜测,既然这个诡异的东西,能被自己的攻击吸引过来,那么,如果在自己面前,出现更为恐怖的攻击,这个跟了自己半路的东西,极有可能,会被吸引走!

        而雷鹏,就是自己实验的一个对象。

        如果在刚刚那一刻,吹灯的瞬间,那个高大的鬼物,不被雷鹏吸引走,反而是直接对自己进行灭杀,那个时候,自己有可能就会面对雷鹏和这鬼物的双重攻击。

        自己也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在那个时候,自己会与青铜头颅,做出那一次交易,并且硬抗雷鹏的一击。

        那个时候,自己可能会陷入险境,但是还不至于死。

        就是自己的底牌,有可能全部暴露!

        不过,那种最恶劣恐怖的情况,明显没有出现!

        这一路跟着自己的东西,和自己的第一种预测结果一样,它被更加强大攻击的人,给吸引了过去!

        自己摆脱了这个东西!

        “你……这是什么东西?”

        轰!

        苏小凡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气息全部收敛,而已经强行收回那一拳的雷鹏,看着身前的那个东西,身上的气息几乎下意识恐怖汹涌。

        他身体紧绷,也想瞬间暴退!

        作为他这个级别的存在,他在刚刚看到这一道黑影的瞬间,他都猛地感觉到了一股,极度恐怖的死亡危机!

        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收手!

        他来古城虽然仅仅只有半个月,但是他显然也是已经见识过了,这鬼城之中,那些禁忌诡异生物的恐怖。

        “别动,收敛气息!”

        少女身边的那个中年人,目光赫然也已经死死的看着这个方向,他在雷鹏似乎要爆发后退的时候,他猛地再度暴喝!

        雷鹏闻声,身上气息恐怖颤动了一下,不过,他对那中年人,显然是十分信任的,他听到那中年人开口,他身上的气息,也瞬间开始收敛。

        咔嚓嚓……咔嚓嚓……

        而他身前,那一具高大漆黑的身影,赫然已经转过了头。

        他一道高大漆黑的身影,也睁开了眼,只不过,他脸看不清楚,他的眼睛,则像是一片空洞洞的黑洞。

        最重要的事,在他的胸口处,赫然还有一根一尺长的钉子!

        那钉子呈现一种青铜色,钉子上刻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文,上面还有血迹和铜锈凝结在一起的物质,一眼看去,让人心中惊悚!

        雷鹏也在那黑影转身的那一瞬间,陡然感觉到了一股极为恐怖的压力,他整个人感觉,都像是什么东西,给恐怖盯上了一般!

        “你……”

        雷鹏开口,他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他的目光,也不由朝着黑影身后,苏小凡身上看了一眼!

        嘭!

        而雷鹏后退,刚刚从三楼跳下去的那一道身影,身上的气息赫然已经强行收敛,甚至,他任由自己的身体,直接从半空之中,摔落了下去。

        他身体狠狠的摔落在了地面之上,但是他却一声不吭,他的目光赫然死死的看向了那黑影,以及苏小凡!

        他原本是想下来,在雷鹏灭杀苏小凡的瞬间,他抢走苏小凡手中的鬼蜡烛的。

        但是!

        在苏小凡吹灯,那黑影出现的那一瞬间,他同样感觉到了一股让他自己,都窒息一般的压力。

        他感觉,那个黑影甚至朝着自己都看了一眼。

        如果不是雷鹏攻击太过猛烈,雷鹏的气息,把那黑影吸引走了,说不动,自己都被那黑影,给吸引走了!

        “他,身边一直都跟着的有一个诡异禁忌生物,他自己也知道?”

        “诡异闪躲,诡异后退,然后,转移?!雷鹏踢钢板上了?这个年轻人……”

        从三楼摔落的那一道身影,看着眼前这恐怖一幕,他身上毛发竖立,同时,他脑海里,瞬间似乎也想清楚了很多东西!

        同时,他眼神之中,也流露出了一抹震撼!

        这个年轻人,怎么敢这么做?

        他竟然想到了,在这种生死危机的时候,用这种方式,转移了自己身上跟着的鬼物?!

        “他,他……那,那黑影是什么?”

        “他,他在利用诡异禁忌鬼物?他,他……他怎么敢的,他身边,什么时候,多出这么一个东西的?”

        从古殿之中,一路跟来的那一众人,目光扫视道这一幕,他们的眼神之中,都纷纷流露出了一抹惊惑!

        “师,师兄!你,你干了什么?你,你怎么可能让一个禁忌生物,盯上了我师兄,你,你这个废物,你……”

        那个大学生摸样的少女,看到眼前这一幕,也完全看傻了。

        她完全没有看出,苏小凡是怎么做到的,她更没有看出,那诡异禁忌的东西,怎么转移到雷鹏身上的!

        苏小凡显然根本就没有理会那少女,也没有理会,周围一片震惊的目光。

        苏小凡在那身影,彻底转头看向雷鹏之后,苏小凡几乎毫不犹豫的,就在极度收敛气息的状态,朝着身后挪去。

        这禁忌鬼物已经转移,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再停留在这里。

        何况!

        这里可是一楼青楼的门口,自己刚刚只是为了刺激雷鹏,倾尽全力出手,自己才朝着这边靠近的。

        一楼青铜之中,可是有可能,有更为恐怖的东西存在。

        苏小凡一连后退了十三步,随后,苏小凡才再度点燃了,手中的那一根鬼手蜡烛!

        黑暗之中,那一抹光亮,再度亮起。

        苏小凡看向蜡烛上的光,那光亮明显已经小了很多,不过,灯光的火焰,还是比之前要大一些。

        自己应该是,脱离了那诡异高大的身影,不过,这青楼周围,明显还有不干净的东西。

        “你把这个东西引走,我们之间,所有恩怨一笔勾销。”

        苏小凡后退,那个中年人,目光却猛地看向了苏小凡。

        “师尊……”

        雷鹏想要开口,他眼神之中的惊怒,显然还在疯狂爆发,他目光也转向了苏小凡,他身上的杀机,都恐怖暴动了一下。

        可是,也就是这气息暴动,那一道漆黑的身影,忽然朝着又走了一步。

        这一步迈出,那黑影距离他,赫然仅仅只剩下了两步!

        “别动,别爆发自己身上的任何气息,这东西的杀人规律,有可能是气息波动,你气息波越剧烈,他可能靠近你就越近。

        他贴着你的时候,有可能你就会死亡!”

        那个少女的父亲,也就是那个中年人,在这短短的瞬间,显然已经看出了很多东西,他大喝一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同时,他的目光转动了一下,再度看向了苏小凡,然后开口道:“我刚刚的条件,你听到了么?”

        “杀人者,人恒杀之!”

        苏小凡根本就没有理会那中年人,苏小凡只是小心的,继续朝着后方撤退,苏小凡隐约感觉,眼前这个青楼,似乎没有这么安全。

        一楼已经出现了异变,二楼和三楼似乎还很安全,可是,这个叫雷鹏的,现在被这诡异的东西跟着,他接下来怎么办?

        他,会不会上楼?

        并且,刚刚那突兀之间的爆发和短暂的战斗,有没有引来其他的东西?苏小凡并不确定。

        最重要的是,苏小凡看到有一道身影,在刚刚的战斗之中,已经上了二楼!

        李轩!

        那一道根本就没有看这场战斗,而是直接上二楼的身影,赫然是与周正认识的,那个之前给驴一枚铜钱的那一道身影,李轩!

        他有这么冷静?

        在这种时候,在战斗之中,直接上二楼?

        不对!

        周正出问题了,周正现在来看,无论是什么东西,他都绝对不可能是正常人。

        而李轩与周正,不是同一个星系来的吗?

        从之前的情况看,李轩和周正的关系,应该还是很不错的,在这个诡异的古城之中,抱团能活下去的概率,是超过一个人的。

        毕竟,杀人规律,只要一个人看出,另外一个人都有很大的概率,也活下去。

        这样的话,周正与李轩大部分的时间,应该都是在一起的。

        可如果是这样,周正出问题了,那李轩有没有跟着一起出问题?李轩和周正,为什么在那破旧大殿里的时候,是分开的?

        “你也感觉他有问题?”

        苏小凡刚刚后退的方向,是驴刚好站立的方向,驴也没有去看天渊圣地,那一众恐怖的强者,它的目光,也朝着李轩的背影,看了过去。

        啪!

        而在前方,那个中年人,也是天渊圣地的圣主,他见苏小凡居然这么开口,他赫然直接往前走了一步。

        他眸子之中,一抹恐怖的杀机,赫然也直接爆发。

        “你是在找死么?你居然敢与圣主如此开口?”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把雷鹏圣子身上的那诡异东西吸引走,然后跪地道歉,第二你死!”

        那中年人身后,一起跟过来的那两个人,目光在此时,同样看向了苏小凡。

        他们手中,也已经直接抽出了身上的法器,他们看着苏小凡,眼神之中的震怒和杀机,赫然更为强烈!

        作为一个星系的霸主,他们天渊圣地,在整个星系之中,都是真正霸主一般的存在,在他们那一个星系之中,都绝对没有人敢轻易招惹他们。

        或者说,他们整个星系,所有门派,见了他们都得毕恭毕敬。

        哪怕是到了这里之后,他们在经历了两次黑夜之后,也死了不少人,可是,在他们摸清了一些这里的规律之后,他们在这里,同样保持着强势!

        他们毕竟人多!

        他们在坐上那个超远距离传送阵的时候,虽然不知道传送到什么地方,但是他们准备却十分充足。

        最重要的是,他们师尊,是已经进入过混沌世界的人,是真正的一阶虚空行者!

        “要动手么?你们可以一起上。”

        李轩,已经进了二楼的大门。

        苏小凡的目光从李轩身上收回,然后,苏小凡的目光也朝着,天渊圣地的几尊强者身上看了一眼。

        “你真的是在找死!”

        啪!

        天渊圣主身后,左侧的一个强者,见苏小凡竟然还敢这么开口,他直接往前走了一步,他身上强大的气息,也瞬间恐怖汹涌。

        只不过,他身上气息恐怖汹涌的那一瞬间,他骤然感觉到,有一道冰冷的目光,也朝着他看了过去。

        是那个黑影?

        不是!

        那个中年人,目光转动了一下,他赫然看到,在青楼一楼的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影,是一个人。

        只是,那人一眼看去,有些诡异,因为他的胳膊一个大一个小,明显就不是一个人的,并且,连头颅,也是反着的。

        此时,看着他的那一道目光,就是这个极为诡异的人,看过来的。

        “你,你是什么东西?”

        “禁忌鬼物?”

        而在一楼青楼的房间之中,在那一道身影,出现的那一瞬间,屋子里的周正,竟然也像是受到了惊吓。

        他看着东西,不由连连后退!

        周正自己作为一个已经死去的人,他像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去。

        “这是一楼之中,那个诡异恐怖的东西,或者说,这是那个东西的鬼奴?”楼下,有人也看到了,一楼房间里,出现的那个东西。

        雷鹏身边的那一道身影,根本就没有动。

        似乎!

        刚刚天渊圣地,那个人身上的气息爆发,根本就没有吸引到他。

        唰!

        那个东西出现,刚刚从三楼摔落的那个身影,目光扫视了一眼苏小凡,雷鹏,黑影,一楼青楼之中的人,还有天渊圣地的人,他的身体在这一刻动了。

        他显然,根本就没有在下面停留,他直接重新,朝着三楼冲了过去。

        并且!

        他在冲过去的瞬间,身上的气息,还在极度收敛着!

        “走!”

        苏小凡目光扫视四周,然后又看了一眼手中的灯油,苏小凡根本没有理会天渊圣地的人,苏小凡转身就要离开。

        苏小凡并没有上这个青楼的一楼和二楼,苏小凡总感觉,这里有些不对劲。

        至少!

        自己手里的鬼手蜡烛,一直都还没有恢复,正常的模样。

        天渊圣主目光也动了一下,不过,他目光在闪动了一下之后,他赫然再度看向了苏小凡,他眼神之中,一抹冰冷的震怒,赫然已经爆发。

        他看着苏小凡,几乎已经完全是在看一个死人!

        虚空行者之下,他遇到的,苏小凡还是第一个,敢直接当众违逆他的人!

        甚至,苏小凡还正在,直接将他无视,要转身离开!

        如果是在外界,他已经准备瞬间灭杀出手!

        可在这里,他看着苏小凡,他身上惊世骇俗的气息恐怖汹涌,他终究还是没有出手!

        他看着苏小凡已经转身的背影,他的手,都恐怖的动了一下。

        “爹!”

        那个少女看着苏小凡,想要离去的背影,她眼神之中不由流露出了一抹焦虑。

        “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机,等天亮,他必死!”

        “我们现在,需要先解决掉,你师兄身边的那个禁忌鬼物。”

        那个中年人一字一句开口,他的目光,终究还是从苏小凡身上,挪开!

        “我,我师兄还在里面……

        “我们可以上去,这个青楼,应该已经是这里,最安全的地方之一了,如,如果我们再找地方,路上有可能,遇到更多恐怖的东西,我,我们……”

        洪元见苏小凡转身就要离去,他眼神之中,不由流露出了一抹焦急神色。

        他显然,更愿意留在这青楼之上。

        唰!唰!

        而从古殿之中,跟过来的那些人,此时也顾不上雷鹏和天渊圣地的人了,他们明显都感觉到了,继续停留在这黑暗之中,风险是一直在增加的。

        他们只是一路跟过来的,他们之前只是没有了选择,才跟着苏小凡的,他们并没有真正把苏小凡,当成指挥者。

        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他们自然,不会跟着苏小凡再去其他地方冒险!

        在短暂的震惊之后,他们第一时间,就选择了,直接上二楼和三楼!

        他们小心翼翼的避过了天渊圣地的人,苏小凡敢直接无视天渊圣地的人,他们明显,对天渊圣地人,充满了忌惮和畏惧。

        仅仅只是雷鹏,如果不是被那诡异的东西盯上了,就有能力,将他们全部灭杀!

        “铛铛铛……”

        “咚咚!咚咚……咚咚咚……”

        “咿呀……咿呀……自幼生来命不堪,又会烧盆又会烧砖。一份家财俱花尽,只落得身穿破衣衫、破衣衫。

        我,赵大。不幸父母双亡,是我夫妇二人在这定远县东大洼烧窑度日。看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将老婆唤出,将这些盆子晒晒,也好到集镇上……”

        陡然!

        也就在很多人上楼之时,从安静的青楼之中,忽然之间传来了一阵铜锣和敲鼓的声音!

        随着这铜锣和敲鼓的声音,一阵戏腔,幽然之间,从青楼之中,传了出来,这声音哀婉,让人闻之心生悲切!

        噌!

        苏小凡原本已经准备离开,可在那戏曲响起来之时,苏小凡手中的鬼灯,明显直接暴涨了一截!

        苏小凡的脚步,猛地停下。

        苏小凡猛地回头,赫然再度冲着青楼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是什么?这城中,怎么会有唱戏的声音?开什么玩笑,这,还能有心情唱戏?这青楼里,有这么安全?”

        野牛妖王闻声,也不由朝着那青楼的方向看了一眼。

        “不好,快,快走!卧槽!”

        唰!

        苏小凡身边,那个盯着青楼一直扫视,也极为罕见的沉默下去的驴,在听到那青楼之中的戏声的时候,它赫然直接动了。

        它像是被炭火烧了屁股,在冲出青楼的瞬间,直接就朝着古城里面冲去。

        苏小凡几乎在驴动的那一瞬间,也已经收敛了自己的气息,朝着驴同一个方向,冲了过去!

        苏小凡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苏小凡看着自己手中,那一根蜡烛,瞬间暴涨的火焰,苏小凡也意识到了不对。

        “唰!唰!唰!唰……”

        甚至,从青楼的二楼和三楼之中,有十几道身上气息极度收敛的身影,在听到那唱戏的声音的瞬间,也直接从青楼里,冲了出来。

        他们朝着,城中冲了过去。

        野牛妖王,黑虎妖王等一众妖王,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它们毕竟是在野外成长起来的一代妖王。

        它们反应倒是很快。

        它们见苏小凡朝着外面冲,它们几乎也没有任何犹豫,也直接跟着苏小凡,朝着里面冲了过去。

        “圣主,好像出事了?”

        天渊圣主,也就是那个中年人身后,有一个天渊圣地的老者,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的脸色赫然也微微变动了一下。

        “圣主,是鬼戏!”

        “二楼刚刚冲出去的那几个老者说,青楼之中,今天要出现鬼戏了,鬼戏一旦开始,这周围这周围很多诡异恐怖的东西,都可能要赶过来了!

        甚至,很多沉睡之中的鬼物,也都会苏醒!”

        青楼的二楼,停留在青楼二楼的天渊圣地的人,在第一时间,赫然已经搜集到了消息,他脸色微变,他急促朝着楼下大喝!

        “鬼,鬼戏?这,这又是什么东西?”

        “爸,爸,这青楼里,还安全吗?我,我们还能上去吗?外,外面真的会死人,我们进来这一个月,三十多个人,有一半都是死在外面的黑夜里的……”

        那个大学生模样的少女,身体才刚刚松懈下来,可她听到什么鬼戏的时候,她心态差点都直接崩了!

        唰!唰!

        黑暗之中,诡异的唱戏的声音,从青楼里传出,在青楼周围,很多亮着微弱灯光的角落,很多原本在黑暗之中,隐匿起来的人,脸色几乎都是瞬间大变。

        “鬼戏!”

        有人眼神惊恐,在听清了那诡异的唱戏的声音之后,他们竟然直接离开了自己藏身的安全点,他们竟然也直接朝着,古城深处,冲了过去!

        而在主干道上!

        苏小凡一言不发,苏小凡跟着黑驴,赫然在前面狂奔。

        苏小凡在这一刻,赫然也直接吹灭了,手中的蜡烛!

        “你干什么?点起来啊,快,点起来啊,灭了我们所有人,都有可能会死!”

        驴见苏小凡忽然吹灭了手中的灯,它脸上不由爆发出了一片焦急,它狂奔的脚步,甚至都不由停顿了一下。

        “蜡油还剩下四分之一,继续点,在这里最多只能支撑半分钟。”

        “刚刚那声音,是什么东西?”

        苏小凡一边继续狂奔,一边握住了冰冷的青铜头颅,立刻问了一句话。

        “是鬼戏!”

        “这东西,在城中,每隔几十年才会出现一次,并且每次出现的地点,都是不一样的,而一旦唱戏的声音出现,周围很多诡异的东西,都会朝着唱戏的地方汇聚!”

        驴一边狂奔,一边快速开口。

        它神情焦急,它驴眼朝着苏小凡手中的蜡烛上,也快速看了一眼,它看到那蜡油,确实只剩下了四分之一,它眼神明显更加焦急一些。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城中其他地方,是不是就安全一些了?我们这个方向,是朝着城中心的地方跑的?”

        “你应该在这座城市之中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并且,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并不是直接被黑洞吸入城中的。

        这城中,有离开这个世界的路么?”

        苏小凡在狂奔之中,身体已经极度紧绷。

        “不安全!”

        “听戏是强制的,这种鬼戏,有一种极为恐怖的规律,但凡是在正式开戏之后,在听到戏声,不前往听戏地方的人,全部都会死!”

        “杀人规律,听到不前往,死亡!”

        驴一边狂奔,一边快速开口,同时,它在狂奔的同时,也在极度警惕的,扫视着四周。

        它身上的气息,收敛到了一个极致,它在狂奔的时候,动用的明显仅仅只是纯身体的力量。

        “我们可,可能跑不出去了。”

        “这一次戏声覆盖的范围,好像很大,试戏的声音,要结束了,真正唱戏的声音,要开始了……”

        洪元赫然也跟了过来,他终究还是没有继续守在青楼门口,他似乎也知道这个规律,或者说,在鬼城之中,停留时间长的人,都知道这个秘密。

        他狂奔的速度,跟上了驴和苏小凡。

        实际上,在不动用修为,神念,乃至血肉之力的时候,就算是苏小凡,全力冲刺的速度,也未必比普通人快多少。

        在这种地方狂奔,气息收敛到极致,显然是必须要将自己所有的东西,给封印起来的。

        以前的地球上,会不会就有这些诡异禁忌的东西?

        只不过,地球上的人实力一直都太弱,根本无法触及和触发到这些诡异的东西,所以,普通人也感觉不到?

        苏小凡在狂奔之中,脑海里,忽然也闪过了一个念头。

        不过,这个念头,苏小凡很快就又否定了!

        “如果我们无法逃过唱戏声音的范围,那么,去听戏的话,会发生什么?”苏小凡直接又问了一句。

        “会去内城!”洪枫在驴之前,回答了这一句话。

        “不是去青楼?”苏小凡眼神不由爆发出了一抹惊惑。

        “那一座青楼,也会出现在内城。”

        “古城庞大,占地数百万亩,几乎有一个小型国家大小,戏声每次出现的位置,都不相同,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

        戏声传来的建筑,会在正式唱戏的时候,直接凭空消失,然后出现在内城。

        城中有一些古老强大的巨头,曾经分析过,这个世界的空间,虽然极度坚固,就连虚空行者级别的存在,到了这里,都无法动用神念和修为。

        但是,这城中或许存在着,独立的虚空通道。

        唱戏一旦正式开始,唱戏的建筑,就会被虚空通道吞入,然后转移到古城深处!也就是内城之中!”

        “内城一直都是这座古城的真正禁地,无论是谁,只要踏入内城,几乎就没有能活下来的!”

        “而进入内城听戏的人,在这座古城的历史上,死亡率也几乎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甚至,有的戏开唱,进去的人,几乎全部都会死亡!”

        “你之前,不是一直想问,这古城的深处,有没有能离开这个世界的通道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可能有!

        至少,在我们进来的这些年,一些古老强大的巨头,从来都没有放弃,寻找离开这里的办法!

        并且,似乎有巅峰巨头,曾从这古城深处,离开过!

        此外,还有传言,说这古城深处,有可能隐藏着,成为虚空行者巅峰的秘密!”

        洪元听着唱戏的声音,随着他们朝着城中狂奔,那声音不仅仅没有削弱,反而更加清晰了一些,他眼神之中的惊恐,也越来越浓烈!

        洪元一口气,爆出了很多秘密,可苏小凡在这一刻,眼神却极为冷静。

        离开这个世界的通道?

        成为虚空行者巅峰的秘密?

        古城深处,内城是绝对的死亡禁区?

        唱戏的地点,会被强行转移到内城?

        这四个信息,前两个明显都是传说,苏小凡对于这种传说,无论传的再真实,都保持着绝对观望!

        尤其是第二个,虚空行者几乎已经是公认的,宇宙万界之中的巅峰无上巨头,也是混沌世界的无上至尊!

        有什么秘密,能让一个人,直接到达虚空巅峰的境界?

        就连苏小凡,在宇宙万界之中,行走这么多年,甚至还进入了一次混沌世界,苏小凡都未曾见过,真正的无上巅峰虚空行者!

        苏小凡倒是对后面的两条信息,瞬间提起了警惕!

        如果无法脱离,那唱戏的声音,就要直接前往这座古城,真正最核心,最禁忌的内城区域?

        自己这一次来的目标,确实就是寻找,离开这个世界的通道。

        但是!

        苏小凡在进城的这三四个小时里,苏小凡却已经没有这么着急,直接进入这座古城深处了,自己并不着急这一时。

        活着,才有一切希望。

        可现在!

        苏小凡听着耳边像是虚空之中,直接传来的凄凉戏声,苏小凡的脸色都有些难堪!

        “别唱了,我一个驴,会听什么戏,我艹……”驴听着越来越清晰的戏声,它的脸色,赫然也开始变得有些难堪。

        它眼神之中,甚至罕见的流露出了一抹焦急和惊恐。

        它似乎在这一刻,也意识到了什么,那戏曲的声音,在这一刻,也赫然已经临近尾声!

        开锣,清嗓!

        在以前的地球上,很多地方的大戏,在开场之前,都会有一段开锣和清场的过程,这个过程,一般都不长。

        苏小凡以前也听说过,这种唱戏的规矩,毕竟卖古玩,需要了解一些传统的东西,但是苏小凡对戏曲,明显也不是很懂。

        刺啦!

        冲在最前面的驴,一边狂奔,一边怒骂,不过,驴在冲到前方一个路口的时候,它的脚步,却猛地停了一下。

        它的驴蹄子,甚至硬生生的在青石板上,划出了一道恐怖的痕迹

        它在那一刻,甚至看到了,比听戏更为恐怖的东西!

        它停,苏小凡赫然也停了一下!

        路口,前方赫然已经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而在那十字路口前方,赫然有一顶大红的花轿,以及一口通体呈现一种橘红色的诡异棺材!

        那花轿,是一道身影,再加上五个小纸人抬着。

        而那棺材,则是八个穿着寿衣的人抬着,花轿与那橘红色的棺材,在这路口处,似乎撞上了。

        花轿向左,棺材向右!

        古城之中的青石板大路很宽,如果这花轿和棺材,都朝着一边错开一些,那么它们无论怎么过,都绝对绰绰有余。

        但是,此时则是,那花轿走在中央,那棺材同样也走在中央。

        这两者,显然根本都没有任何让开路的意思!

        “第三个路口?死亡?”

        苏小凡狂奔的脚步停下,而苏小凡在这一刻,脑海里,忽然想起了,自己之前在刚刚得到,那青铜头颅的时候,那青铜头颅口中说的话!

        “我叫苏小凡,当你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我已经死了。”

        “我现在已经到了古城主干道的第三个路口前,我将会死在,第三个路口!”

        苏小凡脑海里想起这一句话的时候,苏小凡手中,那个青铜头颅,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那青铜头颅,也忽然开口。

        它这一次开口,异常的简短!

        嘎!

        而几乎也就在这一刻,青楼的方向,那咿咿呀呀的唱戏声,也戛然而止!

        视唱部分,结束了!

        他们在试唱结束之前,明显并未跑出,唱戏声音的范围!

        “完了!”

        苏小凡身后,洪元还没有看清,前面的场景,他仅仅只是在唱戏声音结束的那一瞬间,他的脸色,都猛地变得有些苍白!

        “你,你什么意思?”

        “难道我们要进那什么内城?要去内城之中,听完这场戏?那里面的死亡率,真有那么高?”

        野牛妖王和黑虎妖王等一众妖王,此时脚步一猛地骤停,它们也听到了前方刚刚苏小凡与驴,洪元的对话!

        它们的脸色,在这一瞬间,赫然也骤然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