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复师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章 死亡爆发

第五百六十章 死亡爆发

        “小心!”

        洪元一直都在注意着涂飞,他原本以为,涂飞应该还会和苏小凡交流几句,然后再出手。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涂飞连理由也懒得找了,他抬刀就朝着苏小凡的方向,砍落了下来,并且,这一刀似乎是灭杀一刀。

        出手,杀招!

        刀划过长空,刀身雪白,震动轰鸣!

        刀身之上磅礴的杀机,狂躁的威压,也在这顷刻之间,犹如瀑布一般,朝着苏小凡身上,恐怖宣泄!

        “爆!”

        轰!

        可苏小凡在这一刻,却根本没有去看涂飞。

        涂飞那一刀,携带着无尽威压,灭杀斩落,苏小凡在话音落后,身体赫然也已经动了,苏小凡暴动,而苏小凡的目标,竟然是刚刚与那狂傲青年涂飞,一起冲过来的那个虚空行者二阶的老者,徐文斌!

        快!

        涂飞快,苏小凡更快,苏小凡双手印记凝结,苏小凡身上的气息,赫然已经在顷刻之间,爆发到了一个疯狂的程度。

        苏小凡的背包之中,一股浓烈的血气,也在这顷刻之间,狂暴炸裂!

        “发生了什么?涂飞和徐文斌,为什么要攻击那个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疯了吗?涂飞攻击他,实力更为恐怖和强大的徐文斌,还没有出手,他为什么直接杀向了徐文斌?他不应该,反手应对涂飞吗?”

        “爸,是,是你邀请了他们出手吗?这,这是怎么回事,那,那两个人,为什么灭杀那个蝼蚁?”

        广场之上,很多人原本都在极度收敛气息,也都在非常谨慎地观察着周围。

        毕竟,这是传说之中,死亡率至少是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恐怖鬼戏!

        天渊圣地的人,在第一时间,同样选择的是谨慎观察周围,他们刚刚在第一时间,也观察到了苏小凡的到来。

        只不过,天渊圣主只是眼神冰冷,他都并未直接朝着苏小凡出手。

        涂飞和徐文斌的出手,在这诡异恐怖的黑暗广场之上几乎是超出了绝大多数人的预料,很多道目光,也在此时纷纷看了过来。

        “嗯?一个斩道级别的金仙,竟然敢朝着我动手?”

        原本和涂飞一起逼过去的,那个身上的气息,根本就无法看透,拥有着虚空行者二阶的无上巨头徐文斌,他的眸子,幽然无声波动。

        他脚步停顿,他眼神之中,一抹怒意汹涌。

        咔嚓!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带上了一枚青铜扳指,他身上的一滴血液,也朝着那扳指上滴落。

        他见苏小凡冲了过来,他的一根手指,也朝着苏小凡的身上,点落了下去!

        嗡!

        他这一指点落,他身上血气汹涌,在他这一指前方,周围的空气之中都像是多了一个恐怖黑洞。

        那黑洞之中,隐约之间,可以看到日月星辰,神兽仙魔,圣地禁区都被搅碎的惊世异象!

        仿佛!

        他这一指点落出的这一个黑洞,像是能吞噬掉周围的一切!

        广场之上,很多人仅仅只是看上一眼,心中竟然都产生了一种死亡一般的感觉,仿佛,看时间长了,强大的修士神魂都被吸入!

        “这,这是血气黑洞?”

        “徐文斌身上,果然是拥有那种可以暂时压制他气息的东西的,那黑洞,是带着灭杀之意的,他是要灭杀掉这个年轻人?”

        “徐文斌这一击,是压制到金仙巅峰的,,仅仅靠着金仙巅峰的肉体,能施展出,这种灭杀手段么!这,就是虚空行者级别的恐怖巨头,在压制境界之中,出手的真正实力么?”

        广场之上,从不同方向,不同的引渡鬼桥,汇聚在这里的很多人,在第一时间,赫然也产生了很多不同的看法。

        有人震惊,也有人身体紧绷,还有人在警惕推演!

        也有人在疑惑,涂飞和徐文斌,这攻击太过突兀!

        而苏小凡选择的攻击对象,也同样充满了诡异!

        “呵,有意思!”

        那个之前在青楼,就曾想向苏小凡出手的徐川,看到眼前这一幕,他眼睛眯了一下,他似乎在这一刻,迅速判断出了一些什么。

        轰隆隆!

        广场之上,很多人惊惑,愕然,猜测,而苏小凡和徐文斌,明显没有给任何人,任何多余的思考时间。

        苏小凡的身影,赫然与徐文斌的黑洞,强行碰撞在了一起。

        而也就在这碰撞的那一瞬间,苏小凡手中的印记,陡然再度变换了一下,随着苏小凡手中印记变换,苏小凡身后的背包之中,一只断裂的胳膊,陡然出现。

        那一只被封印的断裂的胳膊,刹那之间,竟然与苏小凡的右臂,进行了一种特殊的融合。

        紧接着,那根本就完全没有融合的,那一只胳膊,上面无尽强大的血肉和血液之力,似乎像是感受到了什么。

        那一只胳膊,瞬间暴动。

        那一只胳膊上面,蕴含着的磅礴浩瀚的能量,彻底沸腾,燃爆,苏小凡周围,浓烈的血雾,也在这一刻直接炸裂。

        苏小凡身上的气息,也瞬间飙升了一个大的层次。

        苏小凡的拳头,也在这一刻,徐文斌彻底碰撞在了一起!

        那一整个胳膊,燃烧带来的狂暴能量,以及苏小凡凝结的印记,直接合二为一,朝着徐文斌身上轰落。

        这一刻,能量的波动,甚至超越了金仙巅峰的极限!

        “不对!这,这是什么?”

        “那个年轻人,他直接引爆了之前,从雷鹏身上扯下来的那一条胳膊?他用那一条胳膊上的能量,当成了全力爆发的一击?”

        “为什么,我感觉这一击,超越了金仙巅峰的极限,他不怕引来禁忌鬼物吗?”

        广场之上,很多人竟从苏小凡这一击之中,感觉到了更为恐怖的威压,有一些实力弱一些的人,直接脸色一变,直接暴退!

        “吼!”

        徐文斌看到这一幕,脸色也是微变。

        试探,窥视!

        徐文斌刚刚跟着涂飞,真正一起出手的目的,赫然是想试探一下,广场上究竟都到了什么强者。

        他同时,也想试探一下,逼的天渊圣主,都交出铜钱的年轻人,究竟是什么实力。

        他主动出手爆发,也想对广场上的人,进行一次威慑,以及他主动出手,在接下来死亡率极为恐怖的鬼戏之中,他显然也想获得一些指挥权。

        无论是在什么地方,在死亡危机之中,拥有指挥权的人,往往都是能活到最后的。

        他跟着涂飞出手,目的是多重的。

        他唯一有一点没有料到,涂飞灭杀向了这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竟在这刹那之间,朝着自己攻击了过来。

        并且,这个年轻人几乎比涂飞更加疯狂,他一出手,几乎就爆发出了最强手段,最强底牌!

        他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一条断裂的手臂燃烧,以及眼前这个年轻人自身的爆发力两者结合,已经完全破开了金仙巅峰的极限。

        更为恐怖的是,这一击除了攻击力破开极致,其中浩瀚磅礴的能量,几乎也犹如大江大河一般,滔滔不绝,灭杀汹涌!

        那毕竟是一个大罗金仙初期的强者,斩道之后的手臂!

        而一个大罗金仙初期的强者,不知道是有多少奇遇,吸收多少能量,炼化多少特殊的东西,才能铸就自己大罗金仙级别的身体!

        那一条手臂之中,蕴含的能量,自然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如果是在外界,作为一个虚空行者二阶的惊世巨头,他自然不用有什么担心的地方,他只需要抬手之间,就可以毁灭掉眼前这一幕。

        他能成为虚空行者二阶的惊世巨头,他身上的底蕴,实力,底牌自然是一个让普通修士,窒息的数量。

        只是,这里是城中!

        “咔……嚓嚓……”

        徐文斌嘶吼,他脸色一变在变,他的脸色明显也变得极为难堪,他的身体也直接疯狂朝着身后,暴退了出去。

        他凝结出的那一道黑洞,赫然已经被强行打碎!

        他右手之上,第二滴血液,已经沁出了那一个青铜扳指,可在第二滴血液,沁入那个扳指之后,徐文斌也并未再度发动第二次攻击。

        这种能遮掩金仙级别强者以上的诡异的东西,固然能让他爆发一击,可是,这种攻击,是有时间间隔的。

        在古城的数千年岁月之中,有人曾尝试过。

        动用古城里,一些能遮掩自己身体的古老器物,金仙之上的强者,确实能隐匿气息,爆发出金仙巅峰的灭杀一击。

        可要是在在第一击之后,再强再度动用,直接爆发第二击的话,气息暴露,引来禁忌鬼物的概率,就会直接提升到百分之三十以上。

        而如果在两次爆发之后,再进行第三次爆发,则会直接暴增到百分之七十!

        徐文斌刚刚直接出手,目的有很多,可这些目的,都是建立在要一直活着的基础上,要是人死了,那他所有的一切谋划,自然也就化为了泡影。

        他此时憋屈暴退,他显然没有再压制境界,动用第二击!

        他明显不想,增加那百分之三十的死亡概率!

        “咳……”

        “啪!啪!啪……”

        他一连暴退了几十米,他又连续出手防御了十几次,不过,这种防御并未爆发血肉之力,而是完全看着强悍的身体,在强行阻拦。

        他在这连续的防御之中,他右臂的骨骼,甚至都出现了断裂的声音!

        他身体几乎已经退到了广场的边缘,才堪堪停下!

        他脸色涨红,他看着在他暴退之时,紧跟着也已经追过来的那一道年轻人的身影,他的脸色,也显得极为难堪。

        苏小凡在此时,赫然也已经停了下来。

        苏小凡的右臂之上,那一条断裂的胳膊,也重新浮现,只不过,那断裂胳膊,再度浮现的时候,却已经小了一半。

        苏小凡刚刚那一击,足足燃烧了,雷鹏那一条断臂,一半的能量!

        这一拳,也将一个虚空行者二阶的巨头,逼退到了广场角落!

        “嗡!”

        狂刀涂飞也没想到,苏小凡在那一瞬间,会对徐文斌出手,他原本也可以调转自己的刀口,继续朝着苏小凡斩落。

        不过,他见苏小凡在那一瞬间,直接爆发出了超越金仙极限的威压,饶是他狂躁,他都没有再一刀继续斩下去!

        因为!

        到了那个程度的攻击,是极有可能,会引来禁制鬼物的!

        哪怕,那一击是两道攻击的融合,才突破的极限!

        狂刀涂飞是狂妄,但是他还不至于是没有意识的癫狂!

        “这,这攻击,他,他击退了徐文斌?”

        “刚刚是突破了金仙极限了吧?禁忌鬼物,没有出现吗?他,怎么敢的?我现在还是无法理解,他为什么要主动攻击徐文斌?他不应该去接涂飞那一击吗?”

        “疯子!他不怕死么?拼命,从一开始,就直接拼命?”

        广场之上,很多人先是安静了一下,随后,很多人的目光看着苏小凡,眉头明显都是跟着狠狠的跳动。

        “那个蝼蚁,他竟然没有死?他,他竟然是用了师兄的胳膊,化解了那个巨头的灭杀一击?”

        天渊圣主身后,那个大学生模样的少女,雷艳,她远远的看着苏小凡,她不由再度呆滞了一下。

        这个年轻人,在她看来,在古殿的时候就应该已经死了,可直到现在,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这个人几乎是在疯狂的成长!

        “该死!”

        雷鹏的脸,则狠狠的扭曲了一下。

        他额头上青筋暴露,眼神之中怒意翻滚,他看着苏小凡手中那一条他的胳膊,他心中憋屈的杀机,近乎炸裂。

        “五百枚古旧铜币。”

        广场边缘,无数道目光之中,苏小凡停留在了徐文斌身前,苏小凡没有再出手,可苏小凡却当着所有人的面,和徐文斌说了一句话。

        “他,他在说什么?”

        “五,五百枚古旧铜币?敲,敲诈,他,他在敲诈徐文斌?他,他在主街道上,刚刚敲诈过天渊圣主,他在这里,竟然还想要敲诈徐文斌?”

        广场之上,很多人听到苏小凡那不紧不慢的话,身体明显都是又僵了一下。

        苏小凡语气平静,仿佛,徐文斌是欠的钱一般,要的顺其自然,几乎没有一点的犹豫。

        “你说什么?”

        徐文斌眼神震怒,他饶是心性极度坚韧,饶是真正的实力,恐怖到一种让人颤栗的程度,可他在听到苏小凡这一句话,并且弄懂了苏小凡的意思之后,他依旧忍不住震怒。

        敲诈?

        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在敲诈自己!

        “现在,是六百枚了。”

        苏小凡看着徐文斌,眼神冰寒,语气之中,没有一丝情绪暴动。

        “涨,涨了?”

        “那个人多说了一句话,老大还,还直接涨了一百枚,老,老大,老大这么霸气吗?那,那个人,好像是一个真正无上顶级的巨头?”

        野牛妖王已经紧张了好一会儿,它见广场上安静了一下,它忍不住开口。

        其他一众十尊妖王,呆呆的看着苏小凡,它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它们忽然想起了,一百三十二年前,曾经被苏小凡放功德箱坑进这里的场景。

        自己老大,好像坑的不仅仅是他们!

        它们老大狠起来,连宇宙之间的巨头,都敢敲诈勒索吗?

        “我可以秒杀你!你最好不要做的太过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徐文斌看着苏小凡,他眼神之中的震怒,赫然已经到了极致。

        他身上的气息,都已经无声开始汹涌,他甚至已经波动了一下,他手上带着的那一枚戒指!

        “七百枚。”

        苏小凡也抬了抬手,身上的血气,赫然也已经在无声汹涌,那还剩下半条的手臂,无声之间,竟再度朝着苏小凡胳膊之中融入!

        “你……”

        徐文斌看着苏小凡身上气息爆发,他眼神之中的狂怒,像是直接就爆发到了一个临界点,他像是要直接出手了!

        唰!

        可他在爆发到这个临界点的时候,他身上的那一众让人颤栗的狂躁和震怒,瞬间又化为了一种犹如万丈冰渊深处的冰晶。

        他身上气息变化,他眼神也在变化。

        他在这变换之间,他明显没有继续开口,他赫然从身后一个背包之中,掏出了很多古旧钱币。

        他将古旧钱币,直接装入了一个布袋,然后递给了苏小凡。

        随后!

        他看着苏小凡,眼神冰寒。

        “本体分身?分身灵魂?”

        苏小凡看着徐文斌,身上的气息快速变化,以及徐文斌身上的态度变化,苏小凡也快速,察觉到了一些什么。

        “我明白了!”

        “徐文斌前辈,是在自己身体之中,将自己的神魂分裂成了两个?他让其中一个神魂控制自己的身体,而他的主神魂,则陷入沉睡?

        这样的话,他就解决了,在出手爆发之时,因为神魂过于强大,增大引来禁忌鬼物的概率?”

        人群之中,有人在此时,显然也敏锐的察觉到了徐文斌的变化,有人看到这一幕,眼睛显然也不由无声眯了一下。

        技巧!!!

        很多真正在古城之中,生存动手的技巧,往往都是在生死之战之中,才会动用和暴露,而旁观者,往往也能学到很多东西!

        “这,这也不对!如果是体内分魂,那,那也就意味着,在刚刚那一瞬间,徐文斌真正的意识,答应了那个年轻人的要求?”

        “徐,徐文斌接受了那,那个年轻人的敲诈?”

        人群之中,也有人在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呆滞开口!

        “是,是,那个年轻人真的敲诈成功了?”

        “他以金仙巅峰的修为,先是逆天敲诈了天渊圣主,现在,他又疯狂的敲诈了徐文斌,两次,这两次他都成功了?那在古城之中,对谁都很有用的古旧铜币,他两次敲诈,获得了一千二百枚?”

        “我也反应过来了,对,他,他真敲诈了?凭什么?天渊圣主和徐文斌,真正爆发的话,完全是可以灭杀掉他的,他们凭什么接受他的敲诈?”

        广场之上,很多修士也在这一刻纷纷醒悟,他们看着苏小凡,他们眼神之中的震撼,几乎纷纷爆发。

        敲诈虚空行者级别的巨头!

        这是需要多疯狂的胆量,才敢去做的事情?

        何况,这个年轻人,才仅仅只是金仙巅峰,至少,他身上的气息,还从来都没有彻底超越金仙巅峰!

        很多人甚至眼睁睁的看着,都没有完全看明白,苏小凡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年轻人……你怎么看?”

        在人群之中,那个青年徐川的身边,有一个老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右侧。

        “强大,胆大,疯狂,够狠,谋划算计,也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徐文斌是被逼到了死角了,徐文斌不想死。”

        徐川看着前方,他一字一句开口。

        “我并未完全看懂这个年轻人,如果刚刚徐文斌换成我,估计结果应该也不会很好,徐文斌想杀鸡儆猴,只可惜,他这一次踢到了铁板上。”

        青年徐川身后的一个老者,则摇了摇头。

        “哗啦啦……”

        忽然,也就在广场之上,很多人震撼惊惑之时,在这占地几十亩的巨大广场右侧,连接着棺材与道观的其中一根巨大的玄铁链子,忽然震动了一下。

        那一根玄铁链子,长达数千米,堪比千年古树一般粗细,链子晃动,周围的地面,似乎都跟着微微颤动了一下。

        “嘭!嘭!嘭!”

        几乎也就在那链子晃动的同时,在前方那一条巨大笔直的漆黑道路的尽头,那一尊隐藏在雾气之中的祭坛方向,忽然有一道接着一道的敲鼓的声音,幽然爆发。

        “咳!”

        苏小凡在听到那鼓声之后,脸色微变,苏小凡一只手猛地抓住了自己的心脏位置。

        苏小凡在听到那一道鼓声之后,苏小凡忽然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像是什么东西,给狠狠抓住了一般。

        心脏似乎要炸裂!

        苏小凡脸色一变,苏小凡强行控制自己的血液和肌肉,朝着自己的心脏位置保护了过去。

        同时,苏小凡的目光,也朝着广场最前方,那一条笔直漆黑的大路尽头的那个祭坛,看了过去。

        “心脏!那鼓声能影响心脏?”

        “你们有没有感觉,刚刚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捏住了,像是随时都要捏爆了一般?那鼓声,无视任何防御?那鼓声是什么?”

        “是古老禁器吗?连我在刚刚那一瞬间,都遭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仅仅只是鼓声,就有这么恐怖的威力?”

        广场之上,很多人的目光朝着前方看去,也有人看着古老祭坛的方向,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抹惊悸!

        轰隆隆……

        “哗啦……”

        广场尽头,祭坛的方向,那鼓声连续响了三次,随后,不等广场上,所有的人反应过来,在这广场的后方,有一道巨大的虚影,忽然笼罩住了广场上的一片区域。

        随着那一道虚影出现,周围极为凝固的空间,也出现了极为恐怖的颤动。

        “嗖!嗖!嗖……”

        被那一片巨大虚影笼罩着的人,在这一刻明显都感觉到了什么,他们身体直接暴动,他们朝着虚影外,冲了过去。

        野牛妖王和另外十尊妖王,以及洪元,则下意识,朝着苏小凡的方向,冲了过去。

        刚刚那三道鼓声恐怖,可那鼓声明显并未真正灭杀任何人。

        而之前,与苏小凡曾一起在一个古殿里的几道身影,见野牛妖王等一众妖王,朝着苏小凡的方向跑,他们犹豫了一下,有几个身影也朝着苏小凡跑了过去。

        哗啦啦——哗啦啦——

        广场最后方,那巨大的虚影出现,大约半秒的时间,那刚刚出现的虚影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实了起来。

        那巨大的虚影,像是直接从虚空之中,钻出来了!

        “是那个青楼?”

        “这一点果然和传闻之中的一样,试唱的地点,也会被引渡,也会被接引到内城之中!”

        那虚影凝实,虚影的真正面目,也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目光之中,那一道从虚空之中出现的东西,赫然就是之前苏小凡一众人,在第二个路口附近,遇到的那一座青楼。

        那青楼出现,面对棺材,也面对众人,同样也面对广场最前方的那一条漆黑大路,还有大路尽头的那一口诡异的祭坛!

        “不对!”

        “你们快看,除了那一座青楼,在青楼前方,还多了很多椅子!”

        广场之上,有人的目光扫视,顷刻之间,也看清了,青楼前方,那一排排看着极为古老的椅子。

        苏小凡的目光,也被青楼前的那一排排破旧的椅子,给吸引了过去。

        那椅子和以前中原农村红白喜事上,用到的那种长条形,刷着红漆的椅子很像,这种椅子,在以前的农村学校,以及唱大戏的时候,都能用到。

        以前在地球上的时候,苏小凡和刚哥倒腾物件的时候,曾经在一个农家里,发现过一个历史具有四百多年的这种椅子。

        苏小凡当时还特意查找了一下资料,结果苏小凡在资料之中发现,这种椅子,在一些大型的墓葬之中,也经常发现。

        甚至!

        在自己那个年代,三星堆出土的文物之中,都有类似这种椅子的造型。

        时隔这么多年,苏小凡再度看着,在这座古城之中,在这死亡鬼戏之中,竟然也出现了这种椅子,苏小凡甚至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椅子一共七排,十个长凳,二十个座位。

        而随着凳子出现,苏小凡赫然看到,在第三排的左侧,有一个血迹斑斑,像是清洁工一般的破布,竟然已经坐在了椅子上。

        广场之上,也在这青楼出现的瞬间,周围的虚空大面积的波动,有大量的身影,也纷纷出现。

        “这就是鬼戏现场?我们被引渡到这个地方了?青楼,棺材,古寺,道观,黑路,祭坛……”

        这些人在出现这里的瞬间,几乎都在警惕的,朝着四面八方扫视!

        他们像是,刚刚被引渡过来!

        苏小凡看到眼前这一幕,眼睛微微动了一下,苏小凡看着一眼身后的徐文斌,苏小凡直接带着跑过来的一众妖王,朝着那一排排长凳的方向,走了过去。

        苏小凡同时也在防备着徐文斌,还有周围的人。

        徐文斌身体冰冷,在刚刚那一战,给出古旧铜板之后,他就没有再开口,他身体冰寒,苏小凡离去,他甚至都没有再度看苏小凡一眼。

        他的目光,此时也冰冷冷的看向了那青楼和长凳的方向,他似乎在思索着一些什么。

        “鬼戏要开始了么?”

        “那些诡异的禁忌鬼物,也要到了?死亡,也要开始了?我们这些人,有最后能活下去的吗?”

        广场之上,提前到的很多修士和强者,在那青楼出现的瞬间,心中的警惕,明显也都直接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很多人的注意力,也瞬间被鬼戏吸引了过去!

        死亡!

        鬼戏每隔几十年,在这座城之中出现一次,这种反复出现,会大规模灭杀生命的禁忌之物,在这座城之中,早已经成为了一个忌讳!

        很多人都已经直接在无声运转底牌,在这里,显然没有什么,能比活着更重要!

        “喂!认识一下?我叫涂飞,伱叫什么?”

        忽然!

        在苏小凡带着一众妖王,朝着那长凳走去的时候,刚刚那一刀斩落,却并未斩到苏小凡的那个气质极为狂妄的青年,大咧咧的挡在了苏小凡身前。

        对于眼前的鬼戏,他似乎并不是很在意。

        “我们可以联手,你的实力很不错,身上又没有那些老家伙身上的那种让人难受的气息,你有资格与我合作。”

        “我在城里,混了这么多年,也搜集一些有价值的情报,比如,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其实已经到了内城的中心处!

        如果不是鬼戏引渡,我们可能根本无法正常的走到这里,我十九年前,在内城门上砍了一刀,我都差一点死,我连内城的城门,都没进来。

        内城,是真正的禁区。

        如果我没有猜测,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位置,之所以没有什么恐怖的东西爆发,是因为鬼戏的原因。

        至少,在这广场上,可能暂时是安全一些的。

        而一旦出了这个广场,有可能会直接暴毙!

        当然,在这个广场上,死亡的概率,同样会非常大,只不过,在这个广场上,死亡的概率,是来自鬼戏。

        以我的理解,这里是鬼戏的区域,覆盖了内城的区域,这里的危险也就变成了鬼戏的危险。

        或者可以理解为,鬼戏在这里,单独开辟出了一片,属于鬼戏范围的空间!”

        涂飞见苏小凡并未直接开口,他反而一句接着一句,直接将自己推测的很多情报,直接开口说了出来。

        唰!

        随后,涂飞忽然朝着身后的那一条漆黑长道,以及尽头的那一个祭坛的方向,指了过去,他眼神之中一抹疯狂之色乍现。

        接着,他又道:“你知道吗,我其实原本并未在鬼戏的笼罩范围内,我是故意进来的,因为我怀疑,那个位置,应该就是这座城的真正的中心位置。

        那祭坛后方,极有可能是一座大殿。

        那大殿应该就是这座城的绝对中心,那大殿之中,也有可能隐藏着,这整个古城的秘密,以及有可能离开这个世界的路!

        亦或者是,古城传闻之中,迈入虚空行者巅峰的惊世秘密!

        我想,你很清楚,虚空行者级别的巨头,在这里看似处处受限,但是一旦到了外界,任何一尊虚空行者,都绝对是一个宇宙的绝对巨头!

        任何一尊虚空之行者,其手段,底蕴都绝对是一个让外界震颤的程度!

        我最近七百多年,一直都在研究鬼戏,我一直坚信,鬼戏出现在内城,极有可能,是离开这座古城唯一的机会。

        我研究了最近五千多年的鬼戏的资料,你可以相信我的判断!

        我,和你合作,不仅仅是为了活下去,还是为了朝着最深处走去,寻找古城最终的真相,乃至获得迈入虚空行者巅峰的万古机遇,以及离开这里!”

        “你,你疯了?!你竟然……”

        洪元就在苏小凡身后跟着,他听着涂飞眼神之中,越来越浓郁的疯狂,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他眼神之中,也爆发出了一抹震撼!

        洪元原本跟着自己师兄洪枫,他们原本就知道涂飞的疯狂,并且他们曾经也遇到过涂飞,可是,洪元直到这一刻,忽然才意识到,涂飞有可能比他们想象之中的,还要疯狂!

        在这座城中,在外城之中的很多人,几乎都在艰难求生!

        每一次黑暗到来,几乎都是很多人的生命终结,甚至每一次黑暗到来,都必然会有一些虚空行者级别的无上巨头陨落。

        而眼前的鬼戏,传说之中的死亡概率,更是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九十五,甚至,很多次都出现了全灭。

        而眼前这个叫涂飞的,他竟然疯狂到自己进入了鬼戏!

        他还想通过鬼戏,进入古城真正的最核心的深处?

        此外!

        涂飞的研究,是对的吗?

        涂飞研究的东西,洪元很清楚,古城之中的很多人,也都在研究,包裹他师尊都在研究,并且,每一个人研究的结果都不同。

        甚至,有人研究的结果是,鬼戏停留的位置,有可能都不是在内城之中,真正的内城,是死亡禁区!

        连禁忌鬼物,都不能轻易进入!

        这座古城,被研究了数千年,乃至数万年,还没有人曾真正公开说过,自己研究透了!

        “苏小凡,可以合作。”

        可在洪元震惊的时候,苏小凡却忽然伸了伸手,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你,你……你刚刚说什么,你想要和这个疯子合作,你,你……”洪元也完全没有想到,涂飞作死也就算了,苏小凡竟然没有拒绝?

        “哈哈哈,好,好,我就知道像你这种级别的存在,应该不会拒绝我伟大的目标!人死卵朝天,怂什么!这古城里的一些老东西,就是太怂了!

        他们明明是更有机会探索的,但是一个个缩头乌龟,根本就没有多少人,敢拿自己的命去赌!”

        涂飞见苏小凡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他眼神之中,一抹喜色直毫不掩饰的爆发!

        他大笑!

        周围有几道目光,也忍不住朝着这边,再度看了过来。

        涂飞刚刚开口,并未掩盖自己的声音,也没掩盖自己的意图,周围的那几个人明显也听懂了涂飞的意思。

        那几个人,见苏小凡竟然真的答应了涂飞,他们的目光,忍不住也朝着苏小凡身上,看了一眼。

        “苏兄,你继续做你要做的事情,我再去人群里看看,刚来了很多热,我想应该会有一起想要合作的!

        人越多,我们成功的概率,就越大!”

        涂飞一边开口,一边直接人群里,走了过去。

        “你,你叫苏小凡?你,你真的同意了?”洪元看着涂飞大步离去,他看着苏小凡,他眼神之中,尽是一片不解。

        “你有没有感觉,这座古城之中,有人在故意隐藏一些什么?”苏小凡看着洪元,忽然开口。

        “隐藏?”洪元一时间,有些没有听懂,苏小凡是什么意思。

        “鬼戏,死亡,我总感觉,这鬼戏与这座古城之中的禁忌鬼物,有一些不太一样的东西。”苏小凡看着周围,忽然开口。

        “啊!救,救我……救,救我……”

        噗通!

        在广场前方,青楼与那七排古老的座位,赫然已经完全显现!

        而也就在这一刻,天渊圣地的方向,雷鹏身后,有一尊大罗金仙级别的强者,忽然捂住了自己的喉咙。

        他身上恐怖的气息,瞬间暴乱。

        他捂住自己的喉咙,他在这一刻,像是根本无法呼吸了,不过,大罗金仙级别的强者,就算是不呼吸,在短时间内,也是绝对不可能窒息而死的。

        可天渊圣地的这一尊强大大罗金仙级别的强者,脸上却在短短的几秒里,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青紫!

        窒息!

        他竟然犹如一个普通人一般,因为不明原因的窒息,顷刻之间就到了死亡的程度!

        “爸,四叔,四叔怎么了?四叔的喉咙里,有,好像有什么东西,四叔,四叔好像,快死了!”

        那个大学生一般的少女距离那个中年人明显很近。

        她看到眼前这一幕,她的身体都僵硬了一下,她脸色煞白,身体连连后退,她眼神之中一抹恐惧,显然也忍不住爆发!

        “别动!”

        天渊圣地的另外一个强者,见状下意识,想要将那个近乎窒息一般的强者搀扶起来,可也就在这一刻,天渊圣主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立刻大喝!

        可是,他此时开口,却已经晚了!

        天渊圣地的那个强者,伸手已经触碰到了,地上已经倒地的那个大罗金仙级别的强者!

        于此同时,从广场左侧的那个古老,神秘,诡异的寺庙之中,忽然传来了一阵诡异的开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