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今夜爱浓在线阅读 - 新婚生活开心吗

新婚生活开心吗

        初一还记得离开南城前一天的天气。

        早秋的傍晚,耳边没有一丝和煦暖风吹过,铅灰色的云密密地压了下来,空气逼仄压抑。那天的天气暗,沉。

        眼前是初宅大院的门口。

        青灰色的古典建筑,大院外的青墙高高筑起,将院子里外的人隔绝出来。院子门紧闭。

        初一脊背笔挺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天上飘起了雨丝。

        细细密密的雨骤然落下,初一被淋的全身湿透,白色连衣裙被雨水浸湿,黏在皮肤上,全身黏腻不适。

        紧闭着的大门,终于在此时打开。

        初一的眼里闪过一道光来,在看清来人之后,光亮陨落。

        来的是初其风的助理,他穿着整洁笔挺的西装,撑着黑色伞,站在离初一有三米远左右距离的地方。

        初其风身边的人似乎总是高高在上一截。

        就连助理也是,虽是劝她离开,但语气里有一股子的嫌弃意味在:“先生的婚礼是早就定好了的,大小姐要是能够愿意参加,下个月初一的时候过来,要是不愿意,先生的意思是……希望大小姐能够在江家好好待着。毕竟当初江老爷子把小姐接过去的时候说了,从此以后,初家和江家,井水不犯河水。”

        初一的身子晃了晃。

        她掀了掀眼皮,雨水钻入眼底,眼眶一热,滚出几滴眼泪,和雨水混在一起。

        初一:“他的原话?”

        助理:“先生就是这么说的。”

        初一扯了扯嘴角,没什么情绪地笑了下,她抬起头来,眼眸平静,没有半分的恼怒情绪在,语气也平静的可怕:“那你替我带句话给他。”

        雨水顺着伞面汨汨而下。

        助理低了低头,“大小姐,您说。”

        初一说:“你告诉他——我就当作没他这个父亲,他也别再提我这个女儿,我以后怎么样,和他无关。”

        她说完,转身就走。

        背影决绝而又潇洒。

        通往初宅院子的只有一条私路。

        风吹雨飘落,宽敞马路两旁的樟树被风吹的树叶簌簌,天愈发阴暗,初一眼里一直灼烧的火苗被雨水一点点地浇灭。

        她身形晃动,突然,往后倒了下去。

        ——季洛甫一把抱住了她。

        他在知道她要到初宅的时候就吩咐司机过来,车子停在初宅外的停车坪里,他透过漆黑车窗看着她。

        其实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少女纤稠脊背笔挺,雨淅淅沥沥地下来,连衣裙湿透,黏在身上,蝴蝶骨形状较好线条流畅,内衣被雨水描边,形状明显。

        湿透的衣服紧贴住她,露出她窈窕身姿和纤细腰肢。

        她在初秋晚风中被细雨打湿,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

        车里的司机忧心忡忡地问道:“少爷,雨这么大,我下去给初小姐送把伞吧。”

        季洛甫的视线落在初一的身上,闻言,他摇了摇头,声音有点儿沉,道:“不用。”

        他在车里一言不发的坐着,目光只望向她那里。

        细雨斜丝,她在斜密的雨丝里越来越朦胧。

        没一会儿,初宅大门就开了。

        季洛甫眯着眼,他看到初一的身子晃了晃,下一秒,立马打开车门,大阔步地往她那里走去。

        离她还有两步距离的时候,她就倒了下来。

        季洛甫甩开伞,双手用力地抱住她。

        他抱着初一,往车那边走了两步。

        身后,初其风的助理嗓音微微发抖,散在风里:“季少爷,初小姐仍然是初家的大小姐,这事永远不会改变。”

        季洛甫下颌线条紧绷,漆黑的瞳仁里氤氲着某些情绪,似这天一样,暗,沉,他垂了垂眼眸,看向怀里的人,双眼紧闭,脸色苍白。

        他扯了扯嘴角,嗓音低沉醇厚,不紧不慢地说:“你没必要和我说这些,初一和初家的关系,与我无关。”

        助理到底是忌惮着季洛甫的,此刻慌张极了:“季、季少爷……”

        雨势渐大,季洛甫冷静低沉的男嗓在淅沥落雨中清晰可辨:“季家和初家向来没有任何关系,不管是之前,还是以后。”顿了顿,他低嗬一声,“明白了吗?”

        他连掩饰都懒得掩饰了,南城望族季家,是所有人都期望攀附的对象,初家虽也算得上是南城顶级豪门,但与季家也是无法相提并论的。季家大多人从政,而季洛甫则是季家花了全部心血栽培之人,季洛甫说的“没有任何关系”,那就是在南城,初家无论做什么,季洛甫都不会再看在初一的面子上给半分的情面。

        彼时的季洛甫才大二,但身上的气场却让跟在初其风身边近二十年的助理都忍不住发颤。

        季洛甫说完,没有半分犹豫,抱着初一穿过雨帘,坐进车里。

        黑色的轿车驶离半山腰的初宅大院。

        而初一在那场雨之后,高烧不停,身体虚弱。

        江家一大家子人都围在初一的床边,房间里挤满了人。

        初一睡的昏昏沉沉的,喉咙干哑,断断续续地说着话。

        有人听清了,眼眶微湿。

        江老爷子拄着拐杖,他活了这么多年,经历过社会最动荡不安的时期,世间冷暖看了个遍,却从未向现在这样喉咙更住说不出一个字来。

        许久之后,江老爷子的勤务员走了上来,低声说:“季少爷来了。”

        江老爷子回过神,他慢悠悠地转过身,“你们都出去吧,让初一好好地睡会儿。”

        大家伙儿低低地应了声。

        勤务员扶着江老爷子,走到房门处的时候,江老爷子停下脚步,回过头看了躺在床上睡容安静的初一一眼。

        到底是忍不住,沉沉地叹了口气出来。

        勤务员低声说:“会好的。”

        江老爷子苦笑着摇了摇头。

        病痛自然是会过去,但心上的辛酸苦楚,她只在梦中才有勇气说出口。

        门一合上,江老爷子说:“让季洛甫到我书房来。”

        勤务员点了点头。

        没一会儿,季洛甫就到了书房。

        书房光线晦暗,夕阳低垂,夜色催更,窗帘将光亮都挡在室外,徒留一地晦涩黑暗。

        一道光柱从窗边滑落,尘埃翻滚。

        季洛甫坐了下来,光柱正好劈在他轮廓幽深的脸上,他黑沉沉的眼里没有一丝情绪。

        江老爷子伸手敲了敲桌子,“怎么突然过来?”

        季洛甫抬眸,“我想和你谈谈初一的事情。”

        江老爷子一副早已猜到的表情,他淡然道:“你想说什么?”

        季洛甫说:“我想把她带到季家。”

        江老爷子举着茶杯的动作愣住,他把杯子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摔,“胡闹!”

        季洛甫眉眼沉着而有专注:“我没有胡闹,而且我也已经和家里人说过了,我家里人都赞成初一过来。”

        “不像话!你胡闹就算了,老季怎么也纵容你?”江老爷子拍了拍桌子,“初一虽然离开初家,但她还是我们江家最受宠的外孙女,我就她这么一个外孙女,如果连她都照顾不好,那我这辈子也算是白活了!”

        季洛甫说:“可是初一现在的状态,她不适合在这里待下去。”

        自从初一的母亲抑郁症自杀之后,初一的精神状态就显然不对,白天还好,照常上课,但到了晚上,她就不愿意一个人睡觉。

        她的母亲就是在晚上,和她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自杀的。

        睡觉前母女俩还谈天说地,初一窝在母亲的怀里笑得乐不可支,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妈妈这么开心的模样了,没一会儿,她就沉沉睡去。

        再醒来的时候,边上的人全身冰冷,初一全身僵住,难以接受眼前的一切。

        地板上血迹明显,她最爱的妈妈就躺在她的身边。

        没有呼吸声,没有笑颜。

        那天的所有,她都历历在目,清晰地印在脑海里,但她从没向任何人提及过。

        只是那天之后,她再也没法安静地度过每一个夜晚。

        她期待每一个白天,期待每一个有光的日子。

        她被那个夜晚牢牢地禁锢住,连合上眼的零点零几秒都觉得分外艰难。

        黑夜将她锁住,让她连伸手的勇气都没有。

        书房陷于沉默。

        没一会儿,敲门声响起。

        江老爷子:“怎么?”

        房外的人说:“初一醒了。”

        江老爷子立马拿起拐杖,匆忙地出门。

        季洛甫上前扶着他。

        江老爷子一进屋,里面的人都给他让路出来。

        他站在初一床边,拉着初一的手,“初一。”

        屋子里,初一的声音小小的,她说:“姥爷。”嗓音带着弱弱的哭腔。

        江老爷子忙应道:“哎!姥爷在!”

        初一低低的啜泣声响起:“我想离开这里,我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姥爷,我想走……”

        江老爷子爱怜地摸着她的头:“好,我们离开这里,不待这儿了。”

        初一:“我要走。”

        江老爷子:“好,走。”

        这会儿,她说什么,江老爷子都是点头答应的。

        初一吸了吸鼻子,她转眸,视线落在江老爷子身边的季洛甫身上。

        季洛甫目光深情而又绵柔。

        初一喊他:“季大哥。”

        季洛甫:“我在。”

        初一合上眼,双唇翕动,“再见了。”

        季洛甫眼里曳出一道漠然气韵,瞳孔缩了缩,他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万般情绪积攒在脑海里。

        到最后,到底还是认命地送她离开。

        她是在萧瑟秋风中离开的,背影决绝,没有一丝的留念。

        季洛甫站在江家大门外,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被狠狠地揪起。

        此刻这样的失落与伤心,平生从未有过。

        他也在雨中伸开手,也想过挽留她。

        但她却连回头都未曾有过。

        ……

        ……

        蓦地,季洛甫在漆黑的室内睁开眼,怀里的人睡颜宁静,他紧了紧搂着她的手。心里的空荡被这一刻的温暖填补,悬在空中的心回归原位。

        时隔七年,她不止回来了,还成为了他的妻子。

        虽然是他使了那么多手段才得到的,但这已足够。

        能把她留在他身边,付出再多又何妨。

        似乎是他搂得太紧了,初一嘤咛出声:“季大哥?”

        季洛甫回过神,他低头吻了吻初一的额头,“嗯,接着睡吧。”

        初一睡意惺忪地含糊应了几声,在他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又沉沉地睡去了。

        季洛甫却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他轻手轻脚地下床,拿了包烟走到阳台上,抽了两支之后回来,路过客厅的时候,晨光熹微,红色结婚证在茶几上闪闪发光。

        季洛甫停住脚步。

        他拿起结婚证,翻开,结婚证上的登记日期,时间是昨天。

        而今天是他和初一新婚的,

        第二天。

        ※※※※※※※※※※※※※※※※※※※※

        哈咯大家好,这回是婚后文啦!

        我们的季大哥来啦!季大哥本人自带宠妻属性,大家不要慌!都说了“嫁给我,我保准往死里疼你”,所以一定不会虐呀!

        这回是冷静通透外加可爱会撒娇的女主初一和清冷护妻男主季洛甫的甜蜜婚后之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呀!

        本文可能有一点点的慢热,希望大家能够多一点点的耐心。

        爱你们!

        更新时间,每晚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