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今夜爱浓在线阅读 - 不开心

不开心

        到了季洛甫的办公室之后,初一就看到他桌子上摆着的餐盒。

        初一脚步一滞,问他:“你都是在办公室吃饭的吗?”

        季洛甫合上门:“嗯。”

        季洛甫很少去食堂吃饭,向来都是许如清打了饭菜到办公室,他就在办公室自己解决的。

        他这段时间很忙,每天大小会议不断,手上又有个新的合作方案,初一给他发微信的时候,他在开今天的第三个会,再过半小时,他又得去别的地方开会了。

        季洛甫拿出手机,给许如清打了电话:“再拿一份饭上来,多点肉,牛肉鸡肉都行,蔬菜稍微少一点,嗯,送到我办公室来。”

        他打完电话,转身看向初一:“我让人送饭上来。”

        初一见他打了电话之后又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打开的饭盒被放在一边,他拿着笔在文件上签名,忙得不可开交。

        她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季洛甫抽空看了她一眼,“最近有点忙,再加上我下个月要请一个礼拜的假,所以得提前完成下个月的事情。”

        初一:“请假?下个月你要做什么?”

        季洛甫停下笔来,他目光沉稳地看向她,薄唇微抿,说:“度蜜月,昨晚睡觉前我和你说过的。”

        初一回过神来,她有一些的赧然。

        昨天领了证之后,初一便住进了季宅,她原先以为季宅里有许多长辈,熟料进来之后发现季宅除了阿姨和司机以外,没有别的长辈了。

        季洛甫在她身后解释:“他们搬去城北了,那边地段好,环境好,就都过去了。”

        初一后知后觉地点点头。

        她说:“我还记得你爷爷每次见我都会叫我孙媳妇儿,姥爷听到就很生气,一把拉过我,和你爷爷吵架。”

        季洛甫也想起来,他小时候一直在西边,高中才回到南城。季铭远下面就季洛夫这么一个孙子,对他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他手把手地教季洛甫官场之道、为人之道,季洛甫打小是跟在自己父母身边的,礼仪教养可谓是一流,情绪管理更甚,他原先就比成年人更为早熟,到了季铭远身边之后更甚。

        祖孙俩也有放松闲谈的时候。

        季铭远看着自己孤傲寡冷的孙子,也会有一丝的不忍,出生在他们这样的家庭,注定是要背负许多东西的。他也会问季洛甫:“觉得累吗,这样的生活?”

        季洛甫眼睫微敛,“还好。”

        他天生适合走这条路,所以并没有觉得很累。

        季铭远叹了口气,说:“你要是个女孩子,我们也不会这样对你,我也会像老江对初一那样对你的。”

        “初一?”季洛甫难得对一件事感到好奇,“这是名字?”

        季铭远:“不好听吗?一者,谓专精也,用心一也,专于一境也。谓之不偏、不散、不杂、独不变也,道之用也。故君子执一而不失,人能一则心纯正,其气专精也;人贵取其一,至精、至专、至纯,大道成矣。当初江晚给初一取这么个名字,可以说是别有用意。”

        季洛甫皱了皱眉,没说话。

        季铭远又在那儿念叨,“当初我多希望你爸能把江晚给娶了啊,江晚不仅长得好看,性格又好,可惜啊……”

        季洛甫:“可惜什么?”

        “可惜你妈更好看啊!”

        “……”

        季铭远喝了口茶之后,又说:“虽然你爸没能和江晚在一起,但是你可以和初一在一起嘛,人初一那是真的可爱讨喜。怎么说,过几天跟着我去江家看看?”

        季洛甫想也没想就拒绝了:“没时间。”

        “哎,你这拒绝的也太干脆了吧?”季铭远不乐意,“初一是我内定的孙媳妇儿,不行,你必须去看看她!”

        就这样,季洛甫千不愿意万不愿意地被拉去了江家。

        到了江家之后,季洛甫并没有见到季铭远口中的“初一”,当然,他对这个内定的儿媳妇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江老爷子见到季洛甫之后倒是开心得很,眯眼笑着问他:“会下棋吗?”

        季洛甫:“象棋围棋都可以。”

        江老爷子拍了拍大腿,“总算有人能陪我下棋了,走!”

        季铭远左右看看,没看到初一的踪影,在位置上叫住江淮:“我孙媳妇儿呢?”

        江老爷子蹙眉,纠正:“是我外孙女,不是你孙媳妇儿。”

        季铭远:“一样一样,都是一个人嘛。”

        “初一出去玩儿了,现在的小姑娘,都爱玩。”江老爷子顿了顿,语气里又有一丝小得意,“和好几个男孩子一起呢。”

        季老爷子震惊了:“什么?”

        江老爷子开心地上楼,“没办法,我们家初一就是这么受欢迎。”

        季老爷子赶紧放下茶杯,跟着江老爷子上楼。

        江淮和季洛甫下棋的时候,季铭远双手背在身后,在书房左右来回走动,没一会儿就是一句:“初一和哪家的小男孩出去的?”

        或者是:“那个男生多大了啊?”

        还有:“我记得大院里的男生,也就那样吧,谁比得过我孙子?”

        季洛甫眼里没有一丝波动,声音有点无奈:“爷爷。”

        季铭远瞪大眼睛,刚想说话的时候,楼下就传来一群少年少女嬉笑的声音,季铭远眼前一亮:“初一回来了?”

        江淮也听到了,连忙放下棋子,“不下了,初一回来了,我先下楼看看她去。”

        季铭远:“哎,我也去!”

        江淮:“你跟着来干嘛?”

        “我见我孙媳妇儿!”

        “谁是你孙媳妇儿,破老头子,我家初一绝对不会嫁到你家去!”

        “嘿,你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

        “……”

        谁能想到,两个年近古稀的老人,竟为了这么件小事而吵了起来。

        季洛甫坐在位置上未动,他慢条斯理地收拾着棋盘上的棋子,黑子和白子分开放好,棋子相撞,发出清脆声响。

        收拾好棋盘之后,他起身,往外面走去。

        脚步刚迈出去,余光就看到一个身影闯了进来,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却也没法避开。

        来人步子收的不及时,直直地撞入季洛甫的怀里。

        两声闷响同时响起。

        季洛甫胸口被她撞的生疼。

        初一脑门发红。

        一个眼神暗含不耐地低下头,一个揉着脑门,面带愧疚的抬起头。

        视线就是这样撞上的。

        季洛甫也是在那一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一眼万年。

        初一双眼湿漉漉地看着季洛甫,少年模样温驯,脸部线条精致又流畅,但眼神寡淡,没有什么情绪。

        一般面无表情,就是生气。

        初一小声道歉:“对不起,我没注意到你。”

        季洛甫回过神,“没事。”

        他伸手,冰凉的手指触碰在她温热的额头上,他的声音也很冷,“疼吗?”

        初一被这突如其来的凉意一激,她浑身抖了抖,说话也不利索了,“还、还好。”

        换来的是一声轻笑。

        初一茫然地看向他。

        季洛甫收回手,他挑眉望向她:“你是初一?”

        初一啊了声,“你是?”

        季洛甫:“我叫季洛甫。”

        初一又啊了一声。

        季洛甫:“怎么了?”

        初一说:“你就是季爷爷口中的季大哥啊?”

        季洛甫:“爷爷他怎么说我的?”

        “他啊,他说你很优秀,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长得很帅,他还说……”初一说到一半,突然卡壳了。

        季洛甫:“他还说什么了?”

        初一的小脸绯红,她抿着唇支支吾吾的,嘴角的梨涡荡漾,一副惊慌失措的害羞模样,就这样住进了季洛甫的心里。

        正好这时,楼下季铭远浑厚的声音传了上来:“我家孙媳妇儿呢?我要带初一和洛甫见见面啊!得让他们在结婚之前培养一下感情。”

        听到这个话,初一惊慌地抬起头来。

        季洛甫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只字未说。

        要怎么说呢,他对这个内定的孙媳妇儿,似乎,有了那么一点儿的兴趣。

        而在此之前,他从未对任何一件事产生过半分兴趣。

        那个夕阳欲颓的傍晚,初一落荒而逃地离开,季洛甫静站在原地,他听到自己无比清晰的心跳声,震耳欲聋。

        当初一眼万年,从此念念不忘,如今得偿所愿。

        ……

        ……

        两个人都想到了过去,只不过没想到当时两个长辈之间的玩笑话,如今一语成谶。

        初一和季洛甫,竟就真成了夫妻。

        想到这里,初一问他:“我们要不要,回家一趟啊?”

        季洛甫说:“我和家里那边说了,晚上带你回去吃饭,或许会在那里休息一晚,你可以吗?”

        休息一晚……

        初一忍不住想到两个人同床共枕的画面,到底是年纪轻,没经历太多的□□,即便昨天领证之后两个人是睡在一张床上的,但昨晚她睡着之前,季洛甫都没回家,她在睡梦中感受到身边有人的存在,可困意袭来,她到底还是沉沉睡去。

        今天醒来,身边的位置也是冷的。

        季洛甫早就起床上班了。

        如果不是昨晚睡意惺忪之际感受到他的存在,初一会以为昨晚他们是分房睡的。

        初一抿了抿唇,在心底安慰自己,又不是没睡过,别大惊小怪的。

        安慰几遍之后,她朝季洛甫点头:“我可以的。”

        可说完之后,她总觉得自己这四个字说的,颇有股英勇就义的味道。

        ※※※※※※※※※※※※※※※※※※※※

        谁都逃不过真香定律,即便是季洛甫,也是。

        文案上的内容都会写的!

        怎么说呢,插叙的内容蛮多的,前期比较多,后期肯定还是以现在的为主!

        季大哥冲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