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今夜爱浓在线阅读 - 不开心

不开心

        朝九工作室这次明面上只招聘十个人,但是实际上招聘的人数却是十二个。

        初一到了工作室之后便被那天的主面试官叫到了她的办公室,她进了办公室之后发现里面有一堆人坐在沙发上,也有人站在边上,她在心里数了数,加上她自己,已经有十一个人了。

        没一会儿,又进来一个人。

        初一眉心一跳,挺眼熟。

        坐在萧冽副驾驶和他关系亲密的女人。

        主面试官清了清嗓子,“人都到齐了,你们十二个人就是今年朝九新招聘的员工,首先,欢迎你们加入朝九工作室。”

        “……”

        尴尬的沉默。

        主面试官眨了眨眼,笑着说:“是这样的,工作室本来就是对外招十个人的,你们都是通过我们面试的,初一……”她顿了下,歪头看向初一,笑容满面,“我们老大对你非常感兴趣,所以招的你,至于程欢颜,我们工作室在去年就和她签了合同,她今年学业结束就来了。”

        她话音落下,办公室里的氛围好了些。

        但初一心里却浮起了冷笑。

        前面十个人是正儿八经面试进来的,后面的那个则是早就签好合同的,唯独她,是老大感兴趣才招进来的。

        老大感兴趣。

        这个短语着实有意思。

        不就是走后门的意思么。

        但她根本没有走过后门的。

        初一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做错了,使得这位主面试官对自己颇有微词,说话时语气都带着几分嘲讽。

        主面试官长着张娃娃脸,说话时语调微甜,“我叫左向晚,你们可以和他们一样叫我小左,我带你们熟悉一下工作室的环境,然后把你们带到位置上,你们的师傅就坐在你们边上,有什么不懂的,你们可以问他,不过你们要是更喜欢我,也可以来问我哒。”

        大家被她这股子可爱劲儿给逗乐,纷纷笑了。

        初一嘴角一扯,眼里没什么情绪地淡笑。

        “哦,初一你现在这里等一会儿,你跟的人比较特殊,我得单独和你交代一些东西,我先带他们出去,等他们那边好了我再过来找你。”

        左向晚突然话音一转,提到初一。

        她说这话时的口吻格外的公事公办,和之前差异甚大。

        初一可以确定了,左向晚对自己确实有成见。

        虽然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她能预感到,她在这里估计会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好过。

        既来之则安之,不好过也得过下去。

        反正她这一生,“不好过”占据了大约有百分之八十。

        左向晚仔细地盯着她脸上的神情变化,企图从她脸上找到一丝疑惑痕迹,然而初一的神情始终是云淡风轻的,这样明显的差别对待,似乎并没让她有多少的不满。

        她在心里暗叹,这人确实和苏花朝太像了,而且她总觉得,初一比苏花朝还要厉害,毕竟苏花朝这种笑起来太妖媚的女生,会引起无数的嫉妒,而初一这种宠辱不惊的女生,会引起女生的羡慕。

        一个女生最好的状态就是被同类羡慕,而不是嫉妒。

        左向晚深吸了一口气,继而不动声色地说道:“行啦,我现在带你们

        出去熟悉一下环境,初一,你就在这里等我回来好了。”

        初一勾了勾唇,“好。”

        身边的人站起身来,从她面前经过。

        蓦地,前面的人“哎呀”叫了声,手机掉落在地。

        初一弯腰捡起,那人也弯下腰来,眉眼带笑,“谢谢。”

        “不客气。”她淡淡应道,眼风扫到那人的工作牌上,姓名那一栏上,“程欢颜”三个字格外惹眼。

        程欢颜捡起手机,翩翩然离开,裙摆在空中飘过,像是只美丽的蝴蝶。

        办公室的门被合上。

        初一安静地等着左向晚回来。

        殊不知这一等,便是两个小时。

        八点半到十点半,门没有一丝被推动的迹象。

        她不知道的是,一墙之隔的办公室里,两个人围在电脑前看着她。

        苏花朝慵懒地靠在椅子上,她边看文件边说:“你们无不无聊?”

        “还行?”小左说,“哎老大,她真的好淡定啊。”

        小右撑着下巴长叹一句:“她真的好漂亮啊。”

        苏花朝:“她可不是花瓶。”

        她放下文件,语调慵懒带笑着说:“我很早之前不是和你们说过一句话吗,外貌是天生的,性格是后天培养的。与其羡慕她的美貌,还不如羡慕她的性格,明明自己也可以成为那样淡定从容的女人,偏偏在这里八卦?”

        小左和小右瞪大了眼:“老大!!!”

        苏花朝乐不可支。

        小左摸了摸自己的脸,嘟囔道:“我长得也很好看的好嘛!”

        小右说:“我性格也挺好的。”

        苏花朝故作疑惑地“嗯?”了声。

        小左眼神忽闪,“可是她这样的初恋脸,真的好喜欢哦。”

        小右长叹一声,“挺好和很好真的相差了那——么大一截。”

        苏花朝拿文件轻拍了两人的脑袋,声音温柔了下来,“好啦,不要和别人比较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左大小姐是我们的口才担当,每次讲解内容的时候都特别迷人,祁右姑娘是我们的技术大佬,试问整个圈子还能有谁比你更厉害的?”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渐渐红了。

        苏花朝推开椅子,起身,“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该请她出来了,好歹她是我的助理,摆脱你们给我点面子吧,别再考验她了行吧?”

        小左和她一起站了起来,轻声反驳道:“可是那些话是你让我说的,老大。”

        “……”

        苏花朝被噎住,她停下脚步。

        小左单纯无害地眨了眨眼,“难道我说错了吗?”

        “……没有。”苏花朝瞪了她一眼,“我就是,考验考验她。”

        小左跳脚道:“只许你考验,不许我考验了吗?”

        苏花朝莞尔一笑:“对啊。”

        小左:“???”

        小右看不下去了,“老大,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苏花朝风情万种地瞥了她一眼,“我就是这样,不行吗?”

        “……”

        “……”

        行,怎么不行,你是老大您说了算。

        ·

        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变成十点五十三分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初一抬头,正对上来人。

        一行进来三个人,为首的那个明眸皓齿,眉目如画,她生的一双好看漂亮的桃花眼,眼眸带笑地看着初一,脸上的笑意比江南春风还要明媚百倍,眉目之间风情万种,像个妖精。

        “初一?”声音也像个妖精,尾音上扬,带了几分媚色。

        初一站起身来,“你好。”

        那人歪头一笑,眼里似盛满了十里桃花的温情,“你好,我是苏花朝。”

        苏花朝,朝九工作室总经理。

        初一嘴角带笑,“苏总。”

        苏花朝说:“不用叫苏总,太生分了。”

        小左在边上说,“初一,你叫她老大就行。”

        初一余光扫向小左,发现她此时的语气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没有一丝的嘲讽与冷言,甚至还多了几分熟络意味在。

        她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但似乎,这样的走向是她希望的走向。

        初一性格很直,既然她们叫苏花朝叫老大,那么她也不再叫“苏总”。

        苏花朝说:“是这样的,你的职位呢和别人不一样,你是我的助理,原先我的助理是小左,不过小左要忙’晚五’,所以我需要一个助理来帮我,当然这个助理并不是说负责一些乱七八糟的杂事的,整个工作室的视频都需要经过你的手,所有流程都需要你把关,我敢保证,你在这个位置上学到的比别的位置上学到的会多至少十倍,当然,辛苦程度也是更多的。”

        她摊了摊手,“怎么说,愿意接受吗?愿意接受的话,我们现在就签合同,合同期限是五年,如果你觉得接受不了,那么……”

        “签吧。”

        初一说,“我没有什么接受不了的。”

        苏花朝挑了挑眉:“我要求可是很严苛的,也可以吗?”

        初一眼尾上挑,漂亮的眼眸里流露出笑意来,“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生活的难,比他人给的要多得多了。

        苏花朝说:“行,那么初一,请多关照啦。”

        初一迎着她明媚的笑,“请多关照。”

        ·

        初一成为苏花朝的助理之后,发现手上的工作确实比别人多得多,然而并非如苏花朝所说,学到了很多。

        她每天做许多的事情,晚上回去的时候想这一天做了什么,发现也不过是一些杂事罢了。

        季洛甫看她眉间的倦意逐日加深,有些不忍心。

        某天早上两个人一起吃早餐的时候,季洛甫问她:“新工作怎么样?”

        初一颓然地摇了摇头:“不怎么样。”

        季洛甫:“嗯?”

        “感觉每天都很忙,但是忙的没有一点意义,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初一放下勺子,迎着晨光熹微,她眼神里满是疲惫,“工作应该是给人希望的啊,为什么我没从我的工作里感受到一点快乐,甚至觉得很累。”

        初一满是疑惑地看着季洛甫:“季大哥,我好累啊,我觉得我好像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能扛,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能吃生活的苦,为什么我总是吃苦呢,我就没有资格尝生活的甜吗?”

        她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情绪在这一个早上都迸发出来了。

        近日来的所有心酸委屈,她再也忍不住了,说着说着,眼角沁出泪光来。

        她说话很慢,“我也想过的好一点呀,为什么不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