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今夜爱浓在线阅读 - 开心

开心

        隔天,初一和季洛甫回了趟江家,江老爷子对这位外孙女婿满意得很,全程赞不绝口的。

        晚上的时候,两个人回季家老宅吃饭。

        吃饭的时候,被问到两个人之后的安排。

        季洛甫说:“蜜月原本是安排在这个月的,因为婚礼的原因,推到了下个月,正好快到国庆,我们准备国庆的时候出去。”

        “国庆出去?去哪儿啊,外面不都是人吗?”

        “去国外,我准备带她去欧洲。”

        “那你们这几天干什么呢?”

        季洛甫嗤笑:“明天接着上班。”

        徐怡停下筷子,看向初一:“明天不休息吗,好歹是结婚,三天假总要有的吧?”

        初一说没有,“工作室最近很忙,今天的假也是好不容易请的。”

        提到这个,初一想到了苏花朝。

        婚宴上,苏花朝坐在亲属席,她挽着霍绥,两个人穿着同色系的西装礼服,俊男靓女,格外惹眼。

        婚礼匆忙,初一没来得及问季洛甫,后来便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现在提起,便想了起来。

        吃完晚饭回去的路上,初一欲言又止地看向季洛甫。

        季洛甫敏锐地察觉到她有话要说,“有东西想问我?”

        初一迟疑地点了点头,“苏花朝……”

        季洛甫坦率道:“她是霍绥的妻子。”

        初一:“她不是霍绥的妹妹吗?”

        苏花朝的母亲曾嫁给霍绥的父亲,这个是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的,初一离开南城那年,苏花朝的母亲和霍绥的父亲又离婚了。

        关于后来的事,她也无从得知。

        就连霍绥结婚,她都不知道。

        季洛甫挑了挑眉,轻蔑地笑了下,“有的人就很变态,喜欢玩这种情趣,兄妹禁|忌|恋。”

        “……”

        初一有些无语。

        季洛甫:“没法接受?他们又不是亲兄妹,结婚也不违法。”

        初一双手绞着,琢磨片刻,说:“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季洛甫默了默,“他们结婚的事?”

        初一:“是的。”

        她计较的点,不是苏花朝和霍绥结婚这事儿,她之前是为了母亲的事想过去求霍绥,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季洛甫也知道。她计较的是,季洛甫和霍绥是深交多年的好友,那他自然是知道霍绥和苏花朝结婚的,为什么他不告诉她?

        季洛甫垂了垂眸,说:“我以为你知道。”

        “我不知道。”初一撇过头看向窗外,“我什么都不知道。”她静了片刻,似乎是想起什么,问他,“所以走后门什么的,都是真的是吧?你认识霍绥,所以你找了苏花朝,怪不得我一进工作室,他们就那样针对我。”

        季洛甫没说话。

        初一敲了敲车窗,“停车。”

        季洛甫喉结上下滑了滑,“初一。”

        “我需要停车。”

        “这里不能停。”

        “那就开到前面一点,你停车。”初一双眼清澈地看着他,“我不想在婚礼办完的第一天和你吵架,你让我一个人安静的待一会儿可以吗?”

        她的语气平平淡淡,没有一丝波澜起伏。

        季洛甫知道,她这是在死憋着气。

        气什么呢?

        就因为他没和她说霍绥和苏花朝是夫妻?

        这有什么好气的。

        男人和女人的思考面不一样,女人觉得当我们的关系已经是亲密无间了,那么你便应该对我事无巨细、毫无保留,女人会因为一件小事而生气、不开心,不过是因为当初你说的一句,

        ——我什么都会告诉你,我只喜欢你。

        那么一旦男方做不到,女人便会生气伤心。

        信任感是你亲手捧在我面前,我犹豫许久,最终在你坚定的眼神中才接过来的,可是将这信任感击垮的,也是你。

        但男人就不一样了。

        他觉得我们的关系是亲密无间,我也是真的爱你并且只爱你,我对你是百分百的忠诚的,我的生活里除了家人和你以外,再也没有别的女人了,我对你坦诚,这坦诚是指——你问我什么,我都会坦诚相告。

        男人的坦诚是有问必答。

        女人要的坦诚是不问自答。

        饶是聪明如季洛甫,也被爱情所困。

        他也是第一次恋爱,第一次和女生相处,哪里会知道那么多的道理呢?他又不是情场老手,知道女孩子怎么会突然生气不开心,然后以此安慰,而且他压根不会安慰人。

        季洛甫在心底叹了口气,他说:“回家还有十分钟的路程,我们到家再说好吗,初一?”

        初一扯了扯嘴角,光影浮动,她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回家之后说?说什么?”

        季洛甫:“你进朝九,我确实找苏花朝了。”

        初一淡淡地应了声,也没再嚷嚷着要下车了,只是继续听着。

        季洛甫:“但是你仔细想想,如果你实力不够,苏花朝会要你吗?她是那种看人下菜碟的人吗?”

        确实如此。

        但是初一的心里仍旧不舒服。

        至于为什么不舒服?

        大概是发现没有生气的必要,而她却无理取闹的生气了。

        季洛甫找苏花朝,是为了她;他不说苏花朝和霍绥的关系,是因为他本身就不爱谈论别人,他们结婚一个多月以来,聊天的时间都很少,每次聊天也都是聊对方,哪里还会去谈论别人呢?

        怎么想,怎么都像是她在无理取闹了。

        见她不说话,季洛甫说:“需要停车吗?”

        “……回家吧。”初一撇过头,看向车窗外,灯影晃动,她声音细若蚊蝇,“对不起。”

        季洛甫听到了,眼里浮过笑意。

        他声音倒是平平淡淡得很:“办完婚礼的第一天,还是不要吵架比较好,你说对吧?”

        沉默片刻,季洛甫听到了初一咬牙切齿的:“……对。”

        很久之后初一回忆起这天,总觉得哪里不对。

        她想了很久,终于想明白了,这事儿其实哪里有对错之分呢?不外乎是季洛甫在他的能力范围内想给她最好,而她觉得受到了欺骗与隐瞒。

        但仔细想想,不过就是他在背后想对她好而已。

        很多事就是这样,从一个面去看,是不如意的;但换一个角度去看,或许就发现了有人在你背后的用心。

        ·

        到家之后,初一和季洛甫进屋。

        上楼,两个人一左一右回房。

        初一走了几步,突然停住,叫他:“季大哥。”

        她对他的称呼,仍然是季大哥,这么多年都这样叫,一时之间实在是难改回来,季洛甫也没刻意要求她改个称呼。

        他似乎能理解霍绥为什么喜欢苏花朝了。

        那种有人用绵柔温淳的声音喊自己“哥哥”的时候,他的血液会止不住的沸腾,那种只属于禁忌的快感,着实令人心生澎湃。

        季洛甫:“嗯?”

        初一问:“睡哪边?”

        季洛甫眼神暗了暗,他低头琢磨了下,说:“不了。”

        初一心上的石头落了下来,她原本也只是试探一下,幸好他拒绝了。但仍然摆出一副很遗憾的神情:“为什么不一起睡呀?”

        尾音上扬,仔细听,有一丝的欣喜成分在。

        这小丫头啊……

        季洛甫失笑,“因为怕你身体吃不消。”

        初一脸上的笑僵住。

        季洛甫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道:“昨天白天太累了,所以昨晚就来了三次,今天的话……”他别有深意地看着她。

        初一转身,动作迅速地开门,关门。

        声音飘在空中,“晚安季大哥。”

        季洛甫忍不住笑了。

        他想到昨晚,她在自己身下,像是条涸泽之鱼,不断的挣扎,小声求他放过她,呻|吟声阵阵,他的骨头都酥了。

        他为了顾忌她,也收了点力,来了几次就结束了。

        最后一次的时候她甚至都晕了过去,只他一个人在夜中沉醉。

        她估计是吓怕了。

        所以才这样落荒而逃。

        想到昨晚,季洛甫下腹一热,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转身进屋子里的浴室去了。

        ·

        隔天初一醒得很早。

        一看闹钟,才六点半。

        她躺在床上发呆。

        光柱从床底到她的眉骨之间,初秋的光柔和地照拂在她的脸上,她习惯性窗户拉开一道缝,有风吹了进来,纱帘飘拂,晨光影影绰绰。

        初一懒了一会儿,便起床了。

        季洛甫还没起,她在他房门外迟疑了一会儿,抬起来的手还是垂了下去。

        下楼的时候厨房的阿姨已经在准备早餐了,见她进来,连忙擦了擦手,问她:“太太,早餐已经在做了,你再等一会儿就行。”

        初一温柔笑着,“我来做吧。”

        阿姨踟蹰地看着她:“这个,不合规矩的。”

        初一笑起来的模样非常温柔,没有任何的攻击性,她声音也很好听,说:“我下厨做个早饭,这有什么不行的?而且结婚这么久,我还没给季大哥烧过一顿饭,实在有点不像话了是吧?”

        阿姨眯着眼笑。

        她在季家烧饭有十多年了,也算是看着季洛甫长大的,从老宅到这里烧饭,那边多少是存了点心思的。

        这段时间两位新婚夫妇的事情,她都看在眼里,和那边说的时候,即便再美化一下,难免会叹气。

        季铭远也听出些忧愁来,“但好歹是结婚了,我看得出来洛甫是喜欢初一的,初一不喜欢他……不喜欢怎么会嫁呢?就算不喜欢,慢慢培养着吧,实在培养不出来就算了吧,姻缘这档子事,不能太勉强。”

        不过今天倒是不一样了,初一说要下厨,给季洛甫做早餐吃。

        这不就是上心的表现吗。

        阿姨心想着待会就给季老爷子打个电话,他听到这事儿,估计会很开心。

        ……

        ……

        季洛甫下楼的时候,初一正好把最后一盘煎饺放在桌子上。

        早餐是煎饺、油条、拉面和煎蛋。

        季洛甫在餐桌边挑了挑眉,“你做的?”

        初一歪了歪头,“怎么,不敢相信?”

        季洛甫:“夫人好手艺。”

        初一靠在椅子上笑的花枝乱颤,季洛甫走到她身边,揉了揉她的头发,低哑着声音问她:“这么开心啊?”

        初一摇着头,说还行吧。

        她转过身,正对着他,双手伸开,眼眸清澈地望着他,说:“帮我把我的围裙解开。”

        有细碎的尘埃在晨光中浮动。

        季洛甫低垂着脸,看着她的时候神情有些慵懒倦怠,她也是第一次这样的近距离看他,他皮肤是小麦色,鼻梁高挺,这样看才看出来原来他是内双,眼睛内勾外翘,眼尾狭长。

        他轻扯了下唇角,散漫笑意浮在眼梢上。

        初一眼底一暗。

        他整个人压了过来。

        脸与脸之间只有一指距离的时候,她紧张地合上双眼,哪料他已歪过头去,呼吸声在她的右耳侧响起,热气洒在她的耳根处,她敏感地缩了缩脖子。

        没一会儿,就感觉到他在她身侧伸开手。

        他的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触摸到她,她羞赧地睁开眼,为自己刚才的自作多情感到羞愧万分。

        身后围裙被他解开。

        他起身,双手落在她的肩颈处,声音不紧不慢地:“在想什么?”

        初一:“没、没什么。”

        季洛甫取下她身上的围裙,放在边上空着的椅子上。

        初一深吸了一口气,然而还没等她放松警惕,季洛甫就转过身来,他一手撑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搭在她身后的椅子上,上半身压了过来。

        她猝不及防的,唇上落下一个吻来。

        半口气卡在嗓子眼里,初一的脸憋的通红。

        却见他似笑非笑,又一本正经道:“刚刚就想亲你了,实在忍不住了,没关系吧?”

        初一:“……”

        没、没关系。

        毕竟她刚刚的脑海里,也是浮现了这样的画面。

        ※※※※※※※※※※※※※※※※※※※※

        真!他!么!会!撩!!!!

        本人笔下最能撩的男人,石锤!!!!

        为季大哥呐喊!!!!!!!!(看到月榜底下的我了吗,瑟瑟发抖,希望大家能多留言,给我们季大哥撑撑场子。

        明天请假不更!后天的更新在晚上十点大概,以后的更新都是晚上十点啦!!!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相伴今生2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анго22瓶、猫蛮词10瓶、星辰10瓶、腻腻8瓶、小允么么5瓶、gggf07105瓶、luo4瓶、桔子味的橙子?4瓶、一块曲奇饼4瓶、6个六斋.3瓶、卿卿2瓶、司马小白2瓶、大雪1瓶、李xiao毓1瓶、易燃易爆炸1瓶、293760431瓶、303353591瓶、咔咔咔1瓶、圆圆的小仙女1瓶、wxr1瓶、雨皎皎1瓶、啊哒?1瓶、别人家的孩子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