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今夜爱浓在线阅读 - 不开心

不开心

        初一和左向晚一共带了十个人参与这次的合作。

        左向晚因为还有别的事要忙,所以不常到这边,因此这次“朝九”这边的主要负责人,是初一。

        所有人都把东西搬到这边,已经是三天后了。

        因为要把手头上的事情搞定,又要把之后要负责的东西安排好,朝九工作室规模虽大,但是技术人员并不多,为了这次合作,苏花朝把核心人员挖了三个过来。

        毕竟是和政府的合作,拍出来的视频不仅仅是在网络上播放的,更是要在电视上播放的。

        苏花朝和政府合作了好几次,知道做这个视频的麻烦程度和复杂程度,一个做不好,“朝九”的招牌就毁了。她苦心经营了这么久,哪里能够毁在这里?于是就派了经验老道的人过来配合着初一。

        所有人都过来之后,季洛甫又开了个会,会议内容大概就是视频要拍摄的重点难点,谈及拍摄部分季洛甫像是专家一般,拍摄方式、角度、后期剪辑、配音等个内容他都说的清清楚楚。

        会议结束之后,众人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初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她打开会议记录,明天就要去博物馆实地考察,又要和博物馆那边的人沟通,各种琐碎杂事。

        她看完会议记录,在脑海里又过了一遍,最后合上本子,长舒了一口气,

        ——以后,有的忙啦。

        临近下班,初一接到季洛甫的电话。

        季洛甫:“一起回去?”

        初一看了下手上的工作:“等我十分钟的样子,我还有一点点事情没忙完。”

        季洛甫说好。

        初一就直接挂了电话。

        时钟转到五,季洛甫难得准点下班。

        许如清有些诧异,却也赶快拿起车钥匙跟上他,“季部。”

        季洛甫:“你直接下班吧。”

        许如清思考了下,“您和初一回去?”

        “嗯。”季洛甫在电梯外,他按了下电梯,想了想,说:“这段时间我都会开车上下班,你直接在办公室等我就行。”

        许如清点头:“好的,季部。”

        电梯门开,季洛甫大刀阔步地走了进去。

        电梯门合上之后,许如清在心里暗自疑惑,季洛甫到底是喜欢初一、还是不喜欢呢?

        如果是喜欢,那为什么那天初一出事、被人纠缠的时候,他还能风雨不动安如山地坐在位置上,甚至在他问需不需要他下去棒棒初一的时候拒绝了。

        可如果不喜欢,这每天的接送又是什么呢?

        季洛甫哪里是会甘愿为人当车夫的人?

        许如清想了许久,仍旧没琢磨透彻。

        不过还是更清楚,自己跟着的这位,不是简单人。

        季洛甫下了电梯之后,走到朝九这边办公区域,意外地发现所有人都在位置上工作,没有一丝的要下班氛围。

        要知道,他身边的这群人,五点下班,四点就能倒计时了。

        这些人到能挺得住。

        季洛甫走了过去,有人眼尖,看到季洛甫,连忙打招呼:“季部好。”

        季洛甫朝她们抬了抬下巴当作回应。

        左向晚今天也在,见到季洛甫之后规规矩矩地叫他:“季大哥。”

        季洛甫眯了眯眼。

        左向晚连忙说:“我是左家的二女儿,之前我父亲五十大寿的时候,你有来过。”

        这么一说,季洛甫想起来了。

        他眼尾往初一那里一扫,见她仍旧盯着电脑专注工作、没有丝毫下班的打算,转念一想,停下脚步,和左向晚聊了起来。

        季洛甫:“你父亲最近怎么样?”

        左向晚:“还行吧,我也很久没回家了,反正打电话骂我的声音挺响亮的。”

        边上的人听到这段对话,忍着笑。

        左向晚故作生气:“笑什么!你们给爸妈打电话的时候他们不骂你哦?”

        “我妈只问我吃了什么、天气怎么样、工作顺利吗,就这样的问题,怎么还会骂我啊,我多孝顺啊小左姐。”

        “……”小左眼睛瞪的很大,“我不孝顺吗?我孝女好吗!”

        “孝女两个月不回家呢?”

        “……”

        小左无话可说。

        过了一会儿,左向晚又恢复精力,她小心翼翼地问:“季大哥,我能叫你季大哥的吧?”

        季洛甫:“不工作的时候,可以。”

        左向晚:“这个你放心,公是公,私是私,我分得很清楚的。”她咽了咽口水,试探性道:“你也分得很清楚的,对吧?”

        当初面试初一的主考官就是她,因为初一已婚,她也表明了大概率不录用初一的态度,后来要不是苏花朝坚持,初一怎么可能来“朝九”呢?

        但是即便如此,左向晚仍旧心惊胆颤的。

        早知道初一的结婚对象是季洛甫,她怎么可能嫌弃她结婚啊!

        而且据苏花朝说,季洛甫非常护短,他要是知道自己曾经干了什么,肯定会给她使绊子的,说不定给她爸打个电话逼她去相亲,这种事也可能发生啊。

        季洛甫哪里看不出来她的试探啊,他扯了扯嘴角,笑了下,不想为难她,说:“是的。”

        左向晚松了一口气。

        这会儿自在多了,问他:“季大哥,你是来接初一下班的吗?”

        季洛甫:“嗯。”

        左向晚:“需要我帮你叫她吗?”

        “不了,她还要一会儿。”季洛甫说,“你们不下班吗,已经到下班的时间点了。”

        左向晚指了指电脑,笑着说:“我们已经下班了啊,只是待会要去聚会,所以现在一起玩斗地主。”

        “?”

        左向晚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全民爱好嘛。”

        “……”

        季洛甫站了一会儿便进去找初一了。

        他离开之后,左向晚连忙低头看电脑,来这里之后,大家建了个群,刚才她和季洛甫聊天的时候,消息提升声一直没停过。

        她把消息移到最上面。

        看到大家都在疯狂讨论季洛甫。

        刚刚开会的时候也是,表面上所有人都在认真的开会,私底下已经炸开。

        “这位季部和初一新婚老公同名同姓唉!”

        “世界真巧?”

        “巧个屁,这就是初一老公。”

        “!!!”

        “我操啊,初一老公也太帅了吧。”

        “穿西装也太迷人了吧!”

        “用四个字形容一下初一的老公。”

        “斯文败类。”

        “制服诱惑。”

        “狂流鼻血。”

        “?”

        “??”

        “???”

        “……”

        会议结束之后,大家回到办公室,依然在聊。

        群里也有初一,她在看到这些内容之后,似乎并不生气,回了个:“是我的老公,大家醒醒。”

        众人看完她的话之后,立马乐了。

        也没有那么高冷,似乎也挺平易近人的。

        于是大家在群里疯狂聊了。

        “季部是来接初一下班回家的吗?”

        “这也太幸福了吧?”

        “像极了爱情。”

        “这就是爱情,老弟。”

        “等等,所以这是啥?办公室恋爱吗?”

        初一做完手头上工作之后,无聊的打开微信,微信群消息已经到了279条,她撑着下巴,心想大家又在聊什么聊的这么嗨,于是点进去,刚巧这个时候刷新了几条新消息,

        【办公室play了解一下。】

        【所以我们以后下班要早点走,给初一和季部留私人空间。】

        【刺激又激情的办公室一夜!!!】

        初一:“……”

        她无奈扶额,叹气。

        “叹什么气?”

        季洛甫笑着说。

        初一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手机都从手里抖了出来。手机在桌子上翻滚几圈,最后掉在地上。

        她推开椅子,弯腰想要捡起手机。

        却被季洛甫快一步捡起。

        屏幕朝上,他无意地瞥了一眼,恰好刷到最新的一条消息:“新婚夫妻,夜夜笙歌,没毛病。”

        十个人聊天,消息刷新的飞快。

        下一秒,有人说:“季部那样的身材,初一吃得消吗?”

        “哎呀你没听过那一句话吗?”

        “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

        初一也看到了这些消息,她有些尴尬,想解释:“他们瞎说的、瞎说的。”

        季洛甫捏着手机,脸上有明显的笑意:“是吗?”

        初一想把手机拿回来,“你把手机还给我。”

        季洛甫把手机举起,高过头,他半坐在桌子上,笑容散漫,道:“你们聊天,尺度都这么大的,嗯?”

        初一说哪有,她涨红着脸:“他们平时不这样。”

        季洛甫:“那今天怎么这样?”

        “可能是你长得太帅了。”初一站在他面前,既然他都看到了,她也不想再垂死挣扎了,心不在焉地敷衍他,“见到帅哥大家都这样,挪不动道。”

        季洛甫眼梢轻挑,笑意浮荡:“那你呢?”

        他半坐着,颀长双腿抵在地上。

        她站着,目光恰好和他平视。

        清澈阳光透过百叶窗落下细细密密的光,映在他的眼底,有笑意浮荡,有情愫暗生,有温柔涌动。

        办公室内,有缱绻气息和尘埃粒子在空气中漂浮。

        再也没有比这一刻更温柔的瞬间了吧?

        面前的男子俊朗帅气,在旁人眼中清淡寡冷、高高在上,在此时、此刻,在她的面前,唇瓣挑起,眼角眉梢有笑意荡漾,他的眼里有澄澈天光,也有办公室的倒影,但她看得最清楚的,是她的脸。

        初一抿了抿唇,说:“我什么?”

        季洛甫:“觉得我帅?”

        初一:“不帅吗?”

        “那就是帅?”

        “帅啊。”

        “那你也挪不动道?”

        “……”

        季洛甫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语气带笑,挑逗意味十足,道:“怎么不说了,别人都挪不动道了,那作为太太的你,挪得动还是挪不动呢?”

        “……挪不动。”初一说完之后,就合上了眼。

        继而便听到他爽朗开怀的笑声。

        她睁开眼,见他笑的这样随性,知道自己是被他玩儿了,但实在没法生气,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最后实在是烦了他止不住地笑,伸手拍了下他的胸口,嗓音又嗔又娇:“你怎么这么烦啊!”

        季洛甫抓过她的手,微一用力,连人都拖到怀里来。

        他舌尖在后槽牙上舔了一下,勾了勾唇,声音喑哑着,说:“你怎么这么嗲啊?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