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今夜爱浓在线阅读 - 不开心

不开心

        快要吃完的时候,江老爷子突然问道:“快要十一了吧?”

        初一:“嗯,下周五就是十一了,姥爷,怎么了?”

        江老爷子一脸古怪地看着她,初一摸了摸自己的脸,奇怪道:“您看我干什么?”

        “……”

        沉默几秒。

        江老爷子:“你知道十一是什么日子吗?”

        初一:“国庆,举国同庆的日子。”

        “……”

        见江老爷子和季洛甫都沉默了,初一有点无措,“十一……怎么了吗?”

        季洛甫半无奈半宠溺道:“我们之前不是定好了吗,十一要去欧洲度蜜月,你忘了,嗯?”

        初一恍然大悟:“蜜月啊……”

        “嗯。”

        初一问他:“你订了机票了吗?”

        季洛甫:“订了。”

        “意大利?”

        “嗯。”

        初一笑了。“好。”

        ·

        午饭之后,季洛甫和初一在江家待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离开之后两个人也没回家,季洛甫接到徐怡的电话,电话那边充斥着欢声笑语,徐怡的语气上扬,染了几分欣喜,缓缓道:“君菱今儿个回老宅了,你看看有没有时间,带初一回来,她俩年纪差不多,应该能聊到一块儿去。”

        季洛甫挑了下眉:“季君菱回来了?”

        徐怡看着客厅里季老爷子逗着季君菱的小孩儿,眉眼柔和,她低低地说:“回来了,还带了个小孩儿回来。”

        季洛甫默了会儿,他说:“我和初一刚从大院那边出来,我问问她愿不愿意过来吧。”

        提到自己的名字,初一疑惑地看向他,“谁呀?”

        季洛甫:“我妈,她问你,去老宅那边吗?”

        脑海里江老爷子的那段话又浮了上来,怎么说呢,她的父亲不够爱她是真的,但当初也好歹是爱过的。爱意是从什么时候变质的,她也不清楚了,只是她被他爱着的那段时光,初一到现在还记忆尤深。

        被人爱着的感觉太美好,以至于遍体凌伤也无法忘记。

        要去吗?

        不去的话,实在是太没有教养没有礼貌了。那边是季洛甫的父母,是季洛甫在和她成家之前的家庭。

        去的话……

        初一缓缓降下车窗,温暖秋风吹了进来,吹起她的头发凌乱飞舞,清澈日光照的她裸露在外的皮肤发烫。

        季洛甫没说话,给她足够的时间思考。

        去的话……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但结婚却是两个家族的事,她决定嫁给他,就应该做好了嫁给他们家族的准备不是吗?结婚这么久,季洛甫凡事善待她、尊重她、保护她,甚至……宠着她,他待她那样好。

        他的父母,应该也是很好很好的人吧。

        初一想起那天见他父母的时候,他母亲一直对她温柔笑着,眼里像是装了半壁月色一般的温柔似水,他父亲话不多,但是看向妻子的眼神却是无比温柔的。

        去吧。

        这样好的一个家庭,为什么不去呢?

        而且即便他的父母不好,又怎么样呢?

        季洛甫待她好,这就够了。

        想通之后,初一轻声说:“去吧。”

        季洛甫:“真去?”

        “真去啊。”初一眨了眨眼,“我骗你干什么?”

        季洛甫笑了下,“行。”

        但往前开了一会儿,他眼里流露出几分担忧,“家里还有一个人,你没见过。”

        初一心不在焉地问:“谁啊?”

        “我伯父领养的女儿。”季洛甫觉得她应该知道这一切,于是也就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季铭远膝下除了季巍之外还有一个儿子,名叫季延。

        季延的老婆早年无所出,两个人于是去领养了个孩子,为她取名叫季君菱,季君菱到季家不到两年,季延的老婆便怀孕了,生的也是个女孩,叫季朝夕。

        季朝夕和季君菱两个人水火不相容,季延对两位女儿是一样喜爱的,没有因为季君菱不是亲生的而亏待她。更何况,比起季朝夕,季君菱更温柔懂事。而且中间出了许多事,季朝夕被季家赶出家门,逐出族谱,季君菱成为了季家唯一的大小姐。

        不过季君菱离开南城有三年了,这次突然回来,季洛甫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初一听完之后,很是诧异,但心里又无端生出一抹奇怪的感觉。

        亲生女儿被逐出家门,留在家里的是毫无血缘关系的女儿。

        这和她的故事不是如出一辙吗?

        或许是经历太过相似,她对这位季君菱莫名的有点敌意,对那位被赶出去的朝夕有几分好感。

        初一问她:“朝夕为什么会被赶出去?”

        季洛甫沉了沉眸,他的神情骤然变得清冷起来,像是隔了层真空似的,将人隔绝千里之外。

        他侧过头来撇了初一一眼,眼里曳出一抹漠然的气韵,“关于这件事,是我们家里的禁忌,你别在爷爷面前提及。”

        初一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幅模样,眉眼阴鸷,陌生的让她害怕。

        他们这种家庭,龌龊事儿多的去,初一虽然是他的妻子,但见他不愿再说,也没追问。两个人之间再亲密,隐隐中也化了条线,泾渭分明,不可僭越。

        但心里不是不失落的。

        他对她仍旧有所隐瞒,仍旧无法毫无保留。

        心底又叹了口气,安慰自己别多想。

        季洛甫说完之后,也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语气态度过于冷淡,立马出口挽回局势:“朝夕和季君菱的事儿太复杂,你没必要太了解,爸、妈还有爷爷,其实都更喜欢朝夕些,不让你提,只是怕他们伤心。”

        初一听出了他话里的差别对待。

        一个是朝夕,一个是季君菱。

        他的父母和爷爷都更偏爱朝夕,就连他也是的。

        初一见他耐心解释,于是也没那么在意了。

        她温顺地点点头,二十出头的女孩,侧着躺在副驾驶座上,露出一副专心又温顺的模样,声音细细软软地:“我知道了,我不会提的。”

        “嗯。”

        没一会儿便到了季宅外。

        季洛甫停好车之后没急着下车,他锁上车门,对上初一犹疑的眼神,他皱着眉头,沉声说:“季君菱没看上去那么善良,你尽量离她远一点。”

        果然,他对季君菱真的没什么好感。

        初一点点头,见他仍旧愁云紧皱,朝他安慰一笑:“我也没那么傻白甜,你放心点吧。”

        季洛甫笑着附和她:“是,你很聪明。”

        但心底仍旧颇为担忧。

        朝夕比初一聪明几倍,仍旧被季君菱用手段赶出了家门。

        她先他一步下车,浸在阳光中的背影窈窕纤细,意识到他没跟上来,停下脚步,侧身看他。光影落在她身上,她半边有皎皎光辉,半边则是阴影晦涩。

        双眼如蟾光般皎洁,温柔地对他笑:“还不进去吗?”

        季洛甫锁了车,对着她挥了挥手,“来了。”

        他一步步地向她靠近,十几米的距离,他视线专注、落在她身上,而她一直对他温柔笑着。

        像是海风吹拂,带来温柔一万顷。

        他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心道季君菱手段再毒辣再了得又怎么样呢,他就初一这么一个女人,肯定能护她安全。

        ·

        还没进屋子,就听到了屋里的欢笑声。

        今儿个屋子里人很多,除了季洛甫的父母和爷爷外,还有他大伯大伯母在,客厅茶几被搬到了边上,地毯上此刻趴着个小孩儿,穿着粉色衣服,似乎是还没学会走路,趴在地毯上嗷嗷地叫,逗得半跪在地上的大人们好一阵笑。

        初一环视了一圈,并没看到季洛甫口中的季君菱。

        她扯了扯季洛甫的衣角,刚准备问他的时候,身后就响起个清冷冷的声音来,“季大哥,你回来了呀。”

        季洛甫没转身,他眼睑微动,冷淡的应了声。

        倒是初一转过身,面前的人不像是生过孩子的,身材好到不可思议,身材高挑,前凸后翘,看着得有一米七的身量,但双腿比只有九十二斤的初一还细。

        季君菱朝初一眨了眨眼,“这是初一吧?”

        初一微微笑:“你好。”

        “你好。”季君菱笑着说,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季洛甫,意味深长道,“真没想到会有人喜欢上你。”

        季洛甫神情疏离,嗤笑了声。

        季君菱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季洛甫打断。

        他搂着初一的肩,低头耳语:“和爷爷打声招呼去。”

        初一点点头:“嗯。”

        季洛甫转身,连个余光都没分给季君菱。

        季君菱习惯了他这个态度,也无所谓。

        季老爷子见初一和季洛甫到了,拍拍边上的位置,招呼他俩过去:“来,初一,坐爷爷边上来。”

        初一坐了过去,乖巧地问好。

        季老爷子说:“这是君菱朋友的孩子,君菱带过来玩儿,小孩长得真水灵,名字也好听,叫糖糖。”

        初一对小孩没多大好感,却也耐着性子,接过递过来的奶瓶逗她。

        余光里,季君菱走了过来,她坐在沙发上,和大伯大伯母说话。

        初一逗了会儿小孩,便没什么兴趣了。

        她转头看了季洛甫一眼,他心领神会似的,问她:“是不是饿了?”

        他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大家时间,一看,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徐怡和大伯母站了起来,说要去准备晚饭。

        季君菱连忙站了起来:“我也来帮忙。”

        初一左右为难,她不太喜欢做料理,但几个女眷都去做了,她没理由在这里玩儿。于是起身,“我也来帮忙。”

        季洛甫抓住她的手腕,轻松一勾,把她勾在了自己的腿上。

        边上都是长辈,初一在他腿上挣扎:“你放我下去。”

        “下去干什么。”季洛甫神色淡淡,“你去帮什么忙,她们几个在就够了,乖,你就别去凑热闹了。”

        话里像是在指责她,但更多的是宠溺。

        长辈们笑呵呵地看着小夫妻打情骂俏的。

        季君菱站在不远处冷笑:“什么时候季大哥也会心疼人了,真是少见。”

        季洛甫神色未变,“我心疼我太太,不行吗?”

        “可以。”季君菱笑了下,半撒娇似的说,“我就是惊讶一下嘛。”

        季洛甫的视线专注地落在初一身上,没撇过季君菱一眼,听到她的话,也没回,只看向初一,“乖,在我身边陪陪我。”

        初一仍在犹豫:“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

        “妈妈和伯母都在,我是小辈,得过去呀。”她轻声说。

        “你过去凑什么热闹。”

        季洛甫挑了下眉。

        初一说:“我是去帮忙打下手的。”

        “厨房里有阿姨,不需要你去打下手。”

        实在是没辙了,初一说:“那我去做个菜。”

        季洛甫抱着她更紧了,“不需要。”

        初一实在是哭笑不得,“你干嘛呀?”

        季老爷子似乎是看出了点什么,在边上乐呵呵地说:“洛甫就是不喜欢你离开他半步,你这小丫头,就陪陪洛甫嘛。”

        初一不好意思了。

        她头偏了偏,靠在季洛甫的脖子上,装作一副娇羞模样,却压低声音问他:“你是怕我和季君菱起冲突?我的战斗力就那么弱吗?而且妈妈和伯母都在,她不能怎么着我的。”

        季洛甫轻笑道:“不是。”

        “那是什么?”

        “为什么要给别人做菜?”他纠结的点是这个,“你就给我做了顿早餐,还没给我单独做过菜,现在要当着我的面给别人做菜,初一,我不开心。”

        初一愣住。

        她完全没想到是因为这个理由。

        反应过来之后,实在是无奈:“你真的……”

        季洛甫气定神闲地看着她,“我怎么?”

        初一叹了口气,“你很幼稚你知道吗?”

        季洛甫哦了声,松开手,一副随便吧你要走我也不拦你的模样。

        初一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肩,似喟叹般幽幽地说:“你别闹啊。”然后起身,去了厨房。

        季洛甫眼里闪过一丝几不可察的失望。

        然而不到半分钟,初一从厨房走了出来,她在他边上坐下。

        季洛甫:“你……”

        初一莞尔一笑:“我总得和妈妈伯母说一下呀。”

        “说什么?”他明知故问。

        初一拉过他的手,环住她的腰,她脸上挂着淡淡笑意,侧脸宁静温柔,缓缓地说:“还能说什么?——我来陪你啊。”

        季洛甫盯着她。

        一秒,

        两秒,

        三秒过后。

        他眼梢缓缓吊起,薄薄的唇勾起了一个寡淡的笑意来。

        但那个笑,比任何时候都要更真。

        ※※※※※※※※※※※※※※※※※※※※

        说一下,本文不会太长的,大家别担心,我写不了特别长的文,一般我的文都是二十到三十万字左右,这本就二十来万字,不多。

        朝夕是《她千娇百媚》的女主,也是季大哥的堂妹。

        她的文还没开,不过专栏里有文案,大家要是喜欢可以收藏一下~

        ·

        明天的第一更可能会晚一点,别等~可以晚上来刷~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相伴今生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7049836、jfying10瓶;平胖胖6瓶;一蜘小蛛、星空坠入深海2瓶;ivz18、囧、多喝热水呀、饭卡没钱、宁栀、睡在月球上的猫、zzzzzzzzcm彩虹、娜小孩、平生、二三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