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今夜爱浓在线阅读 - 开心

开心

        饭桌上,季君菱哄的季老爷子直笑,身边的长辈们都对她投以赞赏神色,她面面俱到又长袖善舞,会撒娇,也知道如何讨得长辈们的欢喜,这样的孙女/女儿,试问谁不喜欢呢?

        但初一仍旧喜欢不起来。

        季君菱看似温婉大气,但眼里总藏了点别的东西。

        饭后,季君菱从阿姨那里接过糖糖,她说:“糖糖她妈最近出差了,所以把孩子放在我这里,可是我这段时间找工作也有点儿忙,所以可能也没时间照顾她了。”

        徐怡一点即通,“那把糖糖放在这边吧,我也没什么事儿做,照顾她应该没问题的。”

        季君菱:“那会不会太麻烦了?”

        “不会。”徐怡逗着糖糖,“她不认生,好带。”

        “她是挺乖的。”

        小姑娘在长辈里太受宠,季君菱得了空,坐在一边。

        她的目光越过人堆,落在对面并肩坐在一起的季洛甫和初一身上。

        主动搭话,说:“你俩结婚的时候我没在,新婚礼物我欠着,到时候送给你们。”

        季洛甫冷淡拒绝:“不用了。”

        “好歹你是我哥,我得表示表示吧。”季君菱俏皮地朝初一眨了眨眼,“嫂子,是吧?”

        初一扯了扯嘴角,寡淡一笑:“不用了。”

        两个人说着一模一样的话。

        季洛甫有点想笑,她真是可爱,她是小鹦鹉吗,学他说话?

        垂在身侧的手摸了摸,摸到了她的手,轻轻一握。

        显然,季君菱没意识到在初一这里还会碰壁。

        据说这个被初家赶出来的大小姐,脾气温和,却没想到这样直接回绝了她。

        季君菱抿了抿唇,没气馁,道:“还是得要的吧?”

        季老爷子似乎是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插话,说:“洛甫结婚的时候没收过东西,我们也没收过,结婚么,大家开心就行了,没必要送东西。君菱你也别送了,而且你见过你大哥缺什么吗,什么都不缺的人,有什么好送的。”

        季君菱笑着说也是哦。

        顿了顿,她视线落在糖糖身上,温声说:“婶婶和叔叔还挺喜欢小孩的。”

        语气一转,说:“婶婶,你要是这么喜欢小孩儿,就让嫂子也生嘛,趁她还年轻,多生几个。”

        徐怡拿着纸巾擦着糖糖的口水,她淡淡地笑着,说:“初一年纪还小。”

        “年纪小,恢复的也快嘛。”

        “他们刚结婚,先过二人世界吧。”

        “生了孩子,可以把孩子给你们的,照样过二人世界不是吗?”

        徐怡把纸巾揉成一团,扔在了垃圾桶里。

        她仍旧是和善的、温柔的,但初一总觉得她的态度冷淡了几分,语气也淡淡的:“我们对小孩也是三分钟热度,照顾几天还行,照顾久了就不行了。初一啊。”

        突然被叫到自己的名字。

        初一笑吟吟地看向徐怡。

        “妈。”

        徐怡眉眼温和,道:“没必要太早生孩子,洛甫虽然比你大五岁,也到了该要孩子的年纪。但是一切以你为准,我和你爸不急着抱孙子,你想生,就生,不想生,就不要生。”

        “孩子是婚姻的附属品,不是必需品。”

        话音落下,季君菱的脸色变难看了几分。

        初一嘴角噙着微微笑意,但唇瓣两侧梨涡绽放的弧度实在太嚣张了,她说:“我知道的,”顿了顿,“妈。”

        徐怡:“嗯。”

        夕阳欲颓,初一闲着无聊,说要出去走走。

        季洛甫也没事做,便起身陪她。

        正好这个时候季君菱叫住了初一:“嫂子,我陪你出去吧。”

        季洛甫蹙了蹙眉,显然不悦。

        初一拉住他的衣角,对他笑了下,她迎着季君菱友好和善的目光,淡淡地笑着:“好啊。”

        季洛甫:“我陪你比较好。”

        “没事儿。”初一说。

        他仍旧不放心,也不明说,玩味似的说:“不喜欢我陪你,嫌弃我了?嗯?”

        初一捏了捏他的手心,像哄小孩儿一样的哄他:“不许胡闹。”

        她连他都能够拿捏在手里,让他毫无办法。

        也是,初其风的女儿,能心思单纯到哪里去呢?

        想到这里,季洛甫就放心随她去了,他捏捏她的耳根,低声道:“被欺负了就找我,知道吗?”

        初一讨好地笑:“知道啦。”

        ·

        已是晚秋,入夜极快。

        马路两旁的路灯发出奶白色的光,树叶在地上投下细碎阴影。

        地上是一滩落叶,踩在脚下,发出窸窣声响。

        晚风带凉。

        初一和季君菱并肩走着,季君菱没开口说话,她也没先一步出声。

        转过弯,季君菱突然说:“不知道季大哥有没有和你说过,我不是季家亲生的孩子,我是从外面领养过来的。”

        “嗯,说过。”

        季君菱滞了下,“他和你说过了?”

        越是季家这样的家庭,内里的肮脏事儿瞒得越深,除了季家以外,没有人知道季君菱非季延所出。而且在外人看来,季君菱是季延的亲生女儿,季朝夕是名不正言不顺的私生女。

        季君菱以为季洛甫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他向来对这种事不甚关心,就连当初她和朝夕一起去找季洛甫,包厢的人问他这俩是谁啊,该不会是他的小情人儿吧?

        有人调侃道:“你这也太有福气了吧,一次找俩?”

        “而且一个比一个好看啊。”

        他抬了抬下颌,神情寡淡,说:“我妹。”

        说完,起身甩下一包厢的人。

        他就是这样的人,从来不会解释,外人有疑惑,只简单地介绍一下身份。仅此而已。

        初一不知道季君菱心里在想些什么,她说:“嗯,来的路上说了下。”

        季君菱回神,只有她们两个人,她似乎也不想伪装下去了,看向初一的眼神冷冷的,“季洛甫对你挺好的。”

        初一:“还可以吧。”

        季君菱自嘲般地笑了下:“我以为他不会那么早结婚的,他之前也说过,等到了三十岁再考虑结婚的事情。”

        路过一个凉亭,初一指了指,“过去坐坐?”

        “行啊。”

        凉亭里有两盏小夜灯发出幽幽光亮,初一坐在夜灯边上,看到有飞蛾一次又一次地扑扇着翅膀冲过去,跌倒、重来。

        她抬眸,对上季君菱皎洁目光。

        风吹起她的头发,初一伸手将脸颊处的头发挽到耳根处,再看向季君菱的时候,眼里带着笑:“可能是没遇到对的人吧。”

        “你俩不是很早就认识了吗?”

        季铭远早年间是不喜欢和孩子住在一起的,而且季巍在西北,季延在黑龙江,回来的次数鲜少。

        不过即便如此,季君菱也从季铭远的口中听到了一个人。

        初一。

        季铭远对初一的喜爱程度颇高,不止一次当着全家人的面对季洛甫说:“小女娃漂亮吧,喜欢吧,喜欢就把她娶过来做小媳妇儿啊。”

        面对季铭远的逗弄,季洛甫少见的没忽视,甚至说:“以后再说。”

        没有正面回绝,就是一种答应。

        季君菱心里掀起一阵惊涛骇浪,从此以后,她死死地记下了“初一”这个名字。

        她以为是什么样的女人,今日一见,不过如此。

        虽然是位美女,但美不过朝夕,而且笑起来的模样单纯无害,唇角那两抹梨涡更衬的她乖顺万分,比起美,更具体的形容词是甜美。

        甜美甜美,最主要的是因为甜。

        一个人太甜,说明被一直温柔善待着。

        也就是说,

        没有太多的花招。

        好欺负。

        连季朝夕都被她轻松赶走,眼下这只小白兔一样的初一,应该不费吹灰之力。

        季君菱脸色再度挂上了人畜无害的温柔笑意。

        初一说:“是很早认识,不过后来我离开了南城一段时间,再回来之后和季大哥也见过几次。”

        “季大哥?”季君菱对她这个称呼表示好奇。

        初一哎呀一声,她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习惯了这么叫他,改不过来。”

        “他不介意吗?”

        “介意啊。”初一装作不经意地把手放在石桌上,她摸了摸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似无奈般叹了口气道,“所以他总让我叫他哥哥。”

        话到这里,再不明事理的人都应该读出了话里的意思了。

        哥哥……

        这样的称呼平常实在少叫,一般在床上,男人才会这样逼着女人叫。

        季君菱脸色僵住,“是吗?”

        初一:“是啊。”

        “他挺恶趣味的。”

        “有吗?”初一眨了眨眼,一脸单纯模样,“我觉得还好的,我还挺喜欢的。”

        季君菱咽下心里的苦涩感,“那后来呢,和他见过几次,然后呢?我听说你们没谈恋爱,直接结婚的。”

        初一:“嗯,直接结婚的。”

        “恋爱都没谈直接结的?”季君菱不可思议道,“恋爱可是最甜的时候了啊。”

        初一想了想,说:“反正确定了结婚对象是他,那么恋爱也无所谓了吧,而且恋爱是最甜的时候这句话不怎么对,我和他现在也很好,没有人说不可以婚后恋爱的吧?”

        季君菱思忖片刻,“确定了结婚对象是他?”

        “心里确定的。”初一笑着,视线眺望远方,远黛青山在暗夜中只能看到大概轮廓,她的眼里淌着月色温柔,缓缓道,“虽然见过几次,但觉得他太好了,心里有种和他共度余生的想法。”

        季君菱心想何止是你呢,连我也是。

        我在心里有过千万次和他共度余生的画面,可我的位置让我无法向他阐明我对他的爱意。

        而且他望向我时,眼里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

        他不爱她,她一直知道。

        他甚至,是厌恶她的。

        她手段毒辣、心思慎密,将朝夕赶出家门,家里的长辈们被她伪装出来的善意给蒙骗,但季洛甫从始至终都是清醒的,他清醒地知道,她不是个好人。

        但他没有拆穿她的伪善。

        他保持清醒,也一贯冷漠。

        季君菱心里燃起一丝微妙的光来,她以为他天生冷面,情感缺失,但在明明可以戳穿她的时候,他选择了漠视。

        这说明什么?

        说明她在他的心里,是有一个位置的。

        季君菱笃定她在季洛甫的心里是不一样的,所以在面对出国深造和留在国内两个选择的时候,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前者。

        但她没想到,在她被课程折磨的焦头烂额的时候,晴天一声雷,她得知了季洛甫回国的消息。

        她原本想马上回来的,可是正好是考试周,她要是回来,这一年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

        纠结许久,她放弃了。

        见季君菱走神了,初一叫了叫她的名字。

        “季君菱。”

        她回神,“叫我君菱就好。”

        初一扯了扯嘴角,没应答。

        两个人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些东西,便起身往回走了。

        都见到家门了,初一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

        来电人是季洛甫。

        唇角扬了扬,接了起来,“干嘛呀?”

        季洛甫:“外面风好像有点大,我给你拿了件外套,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找你。”

        初一:“我都到家门口了。”

        话音落下,就看到了出家门正左右张望的季洛甫。

        院子外的两盏路灯昏暗,灯罩里有许多的细小蝇蛾,把光压暗了许多,灯光笼罩住他,在他漆黑的眼里灌注光芒,光线在他的侧脸上劈了一刀,半边阴影半边光亮。

        夜色已经深了。

        周围的一切似乎被加了层滤镜般,饱和度极高。

        他站在那里岿然不动,只直勾勾地盯着她。

        初一挂了电话,没犹豫,小跑着撞进他的怀里。

        夜风很凉,吹的她往他怀里缩了缩,她声音有点儿含糊,软软的,像是在撒娇一般:“你怎么出来了呀,我都快到家了。”

        季洛甫回抱住她,在她耳边说:“还不是怕你冻着。”

        初一抬起头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季洛甫挑了下眉:“不是吗?”

        “我都毕业了。”

        “你在我这里,永远是小孩。”他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发。

        两个人像是旁若无人一般地打情骂俏。

        季君菱站在不远处,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

        ※※※※※※※※※※※※※※※※※※※※

        有点儿晚了,因为早上起来看了好久电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吃了午饭就睡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章字数可真多!!!!!(夸我

        下午看个论文,再码字,晚上十点见,啾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