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今夜爱浓在线阅读 - 不开心

不开心

        “她喜欢你。”

        回房之后,初一的第一句话便是这句。

        她说完之后,认真地观察着季洛甫的神情。

        季洛甫神情淡淡,没有惊讶,没有慌乱。

        他脱下西装外套,手指放在领带上扯了扯,“或许吧。”

        这个回答,已经让初一得到了答案。

        初一:“你不喜欢她啊。”

        虽然心里早已确定,但仍旧想听到他亲口说出来。

        季洛甫蹙了蹙眉,“我喜欢她干什么?”

        初一跟在他身后,像是只小跟屁虫似的,戳戳他的腰,“她长得挺漂亮的,长辈们也挺喜欢她的,她在你们家是那种很懂事的形象吧?”

        季洛甫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她往边上一推。

        她背抵在墙上,身侧是他的双手,他垂着眼,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光影被他遮住,初一仰着头。像个好奇宝宝似的看他。

        季洛甫:“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多问题的?”

        “一直都挺多问题的。”初一嘟囔。

        季洛甫:“你之前和我相处的时候,说话都很小心翼翼的,还记得吗?”

        “不记得,忘了。”初一撇了撇嘴。

        季洛甫失笑,伸手掐了下她的下巴,“记性这么差?”

        初一瞪他:“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季洛甫用指腹在她下巴上摩挲了下,很不解地问她:“因为长得漂亮,又会讨长辈喜欢,懂事有礼,所以我就要喜欢她?”

        初一:“这么漂亮,没动过心啊?”

        “她长得漂亮?”季洛甫像是听到了多好笑的事情似的。

        初一皱了皱鼻子:“我觉得挺好看的。”

        他松开手,直起腰,白皙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他长睫低垂,在眼睑处投下一层细细密密的阴影来,眼里情绪晦涩难辨,最终化为一丝叹息:“她在朝夕面前,什么都算不上。”

        初一讶异:“朝夕她……很漂亮吗?”

        季洛甫说:“何止是漂亮。”他也没有合适的词来描述朝夕,想到一人,突然问初一,“还记得陆二吗?”

        季洛甫说的是路程安。

        他有三个有着过命交情的好兄弟,他排行老大,第二的是陆程安,排行第三的是梁家大公子梁亦封,最末的是沈放。

        季洛甫成熟稳重,陆程安温润如玉,梁亦封清淡寡冷,沈放散漫不羁。

        四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人,在一起,成为挚交。

        初一自然是记得的,当初婚礼的时候,她对陆程安记忆颇深,风度翩翩,嘴角始终噙着笑,穿着套灰色高定西装,吸引了在场无数女伴的目光。

        她问:“怎么突然提到他了?”

        季洛甫说:“陆二见过朝夕一面而已,就栽在了她手上,你说朝夕好不好看?”

        陆程安那样的男人太耀眼,面对女人的时候,秉持着来者不拒的原则,他在情场上向来无往不利,却在见到朝夕之后忘却此生。

        初一有点儿不可思议,“朝夕真的……那么漂亮吗?”

        季洛甫摊了摊手:“反正他们是这么说的。”

        “他们?”初一嗅出了不一样的味道,“那你呢?”

        季洛甫眸光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你说呢?

        初一得不到答案不罢休,缠着他:“你说说嘛。”

        季洛甫被她缠的没法了,双手搂住她的腰,一用力,把她放在了洗手间的洗手台里。

        洗手间灯光明亮灼热,她不依不饶的小模样可爱的要命。

        季洛甫笑了:“要我说……”

        “什么?”

        “没有你好看。”他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像是被她逼着说出这句话来似的。

        初一拿手戳了下他的胸膛,硬邦邦的,注意力马上被转移:“你有肌肉吗?你好像不怎么健身呀。”

        季洛甫:“还好。”

        “还好是什么意思?”

        “偶尔会健身,肌肉的话……有一点儿,反正不是肌肉男。”

        初一坐在洗手台上,晃着双腿,“这样哦……”

        季洛甫:“你没看过?”

        “没有啊。”她干脆回道。

        “……”

        “……”

        季洛甫的眼光陡然变了味。

        初一察觉到不对,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她警惕地看着他:“你为什么用这样子的眼神看着我?”

        季洛甫伸手,原本想按住她的头,但发现她似乎不太喜欢别人摸她的头发,于是动作一顿,手停在她的耳边,揉着她的耳垂,慢条斯理道:“那几次,没感受到?”

        “什么?”初一浑然不知他话里的别有深意。

        季洛甫见她是真不明白,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拍了拍她的屁股,“下去吧。”

        初一被他抱着下了洗手台,仍旧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她执着极了,追问:“我真没用看过啊,你为什么一定要说我看过?我在哪里看过啊我?”

        再问下去,他就得让她好好温习一遍了。

        可是地点不对。

        这边的隔音效果一般,他得收敛着点。

        季洛甫把她从洗手间里推了出去。

        初一双手抱着他的腰死活不松开:“你干嘛,我就想和你说说话都不行了吗?季洛甫你变心了,我们结婚才几天啊,你就厌烦我了?”

        季洛甫伸手,扣指,敲了下她的额头。

        初一哎哟一声,她松开手,直起腰来,边揉着额头边瞪他:“你干嘛?”

        季洛甫:“我要洗澡了,你接着留在这里……”他暧昧地停顿,轻笑了声,“是要和我一起洗的意思吗?”

        初一的脸立马红了。

        她眼神飘忽:“没有,我不打扰你了,再见。”

        季洛甫拉住她的手,不让她跑,她被他拉进怀里,背抵在他的胸口,感觉背上有灼热感袭来。她的心砰砰跳,在耳蜗处如闻雷鸣。

        季洛甫:“才结婚几天,就厌烦了?嗯?”

        初一懊恼地合上眼,她颤颤巍巍地解释:“我、我就是开玩笑的,季大哥,你不会放在心上的,对吧?”

        “不对。”

        “啊?”她愣住。

        季洛甫:“我记住了你的话。”

        初一:“季大哥。”

        她在他怀里挣扎,听语气,像是快要哭了,“我真的是开玩笑的。”

        季洛甫也没再挑逗她了。

        他拿下巴蹭了蹭她的头发,笑声低低沉沉的:“好了,我不逗你了,自己玩儿去吧。”

        他松开手,身上没有任何束缚,她快速跑开。

        浴室门合上,没一会儿,传来淅淅沥沥的声响。

        初一还是第一次到他的房间来。

        转了一圈,发现这个房间果然是季洛甫风的房间。

        房间配色以黑白灰三色为主,浓浓的一股性冷淡风,除了家具以外没有多余的东西,像是样品房一样,没有丝毫的人气。

        她最后坐在房里的沙发上。

        水声淅淅沥沥,即便隔了一堵墙、一扇门,都没有任何效果,直接冲入耳膜。

        初一忍不住想到方才用手指戳他胸膛时的触感。

        硬邦邦的。

        白色衬衣后,他身量挺拔,宽肩窄腰,有着明显的肌肉,肌肉线条纹理清晰,沾了水之后……荷尔蒙爆棚。

        她忍不住想到刚才他的问话。

        “那几次,没感受到?”

        那几次……

        几次……

        次……

        没感受到……

        感受到……

        到……

        初一恍然大悟,却又羞耻万分地捂住了脸。

        她刚才真的是……太胡闹了。

        她有气无力地躺在沙发上,心想今晚她到底是怎么了,面对他的时候问题格外的多,也格外的缠着他非要给个答案,她从来不这样。而且在听到他夸别人好看的时候,心里隐隐、隐隐的有股酸涩感。

        她心底有个答案呼之欲出。

        但又无法承认。

        她对他不是只有心动和喜欢吗?

        如果只是喜欢,那为什么会有……嫉妒和吃醋这样的感情在呢?

        难不成,短短几日,她对他的喜欢已迅速发酵了吗?

        不。

        不行。

        越快速的感情越不稳定,循序渐进的感情才是她想要的。

        初一想通之后,又恢复了原本的她自己。

        宠辱不惊,对大部分的事物都不会有特别的情感。

        ·

        晚上睡觉的时候,自然是一张床睡了。

        既然都留在这边了,而且昨晚也是一张床了,今晚也是一张床。初一在这边没有衣服,拿了季洛甫的t恤当睡衣。

        两个人躺在床上,房间里唯有轻微的呼吸声作响。

        许久之后,初一快要睡着了,察觉到身后的人贴了过来。

        初一动了动身子,睡意惺忪道:“嗯?怎么了?”

        季洛甫伸手,动作轻柔缓慢地把她耳边的头发拂开,他压着嗓音,轻声说:“没什么,我就抱抱你。”

        “哦。”她慢吞吞地应道。

        半睡半醒的时候,她脑袋都钝钝的,没做多想。

        季洛甫在她耳边吻了下,“和我说说话。”

        初一强撑着困意,“说什么?”

        “为什么今晚这样?”她今晚太反常了,季洛甫明显感觉得到。

        困意退了一半。

        她睁开眼,“今天这样,不喜欢吗?”

        没直面回答他的问题。

        季洛甫:“喜欢。”

        初一:“喜欢不就够了吗?”

        “但你不是这样的。”季洛甫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戳破了她。

        初一的脑海此刻复杂极了。

        她也搞不明白,自己今晚为什么这么反常——或许她明白,只是不愿意承认。

        她合上眼,装作很困的模样,含糊道:“女人就是这样的。”

        季洛甫用气音回她:“嗯?”

        “女人都是很复杂很多面的。”初一转了个身,把头埋在他怀里,嘟囔了声:“好困啊,我睡了。”

        季洛甫揉了揉她的腰,“嗯,睡吧。”

        他没再追问。

        但心里却有了个答案。

        ※※※※※※※※※※※※※※※※※※※※

        唔……

        不知道要说什么,希望大家多多留评!

        不要因为我更得多大家就不留评论了嘛,哭唧唧。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奶昔20瓶;平胖胖5瓶;崽崽是可爱鬼3瓶;益嘉233233、6个六斋.2瓶;h、二三、sia、lxy、囧、娜小孩、zzzzzzzzcm彩虹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