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今夜爱浓在线阅读 - 开心

开心

        周末两天,初一和季洛甫都把时间花在了陪伴两家长辈身上了。

        回到自己家,已经是周日晚上了。

        即便这几个晚上两个人都是睡在一张床上,但到家之后,还是转身,各回各的房间。

        季洛甫洗漱好之后,擦着头发出了浴室。

        一出来,就看到床上坐着的人。

        初一穿着黑色吊带睡裙,膝盖微微屈起,腿上架着台电脑,似乎是注意到他出来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转移到他的身上。

        神情淡淡,同他打招呼:“洗好了啊。”

        季洛甫停在原地,“怎么过来了?”

        初一浏览网页的动作一滞,她抬眸看他,眼含疑惑:“不可以过来吗?”

        “不分房睡了?”季洛甫把头发擦成半干状态,扔下毛巾,走到床的另一侧,拿起床头柜上的烟和打火机,没停顿,走到房间的阳台边坐下。

        阳台上没开灯,别墅外的路灯皎洁,有几渺光落了进来,照在他的脸上,影影绰绰的。

        有星火燃起,烟雾弥漫。

        他上身赤|裸,站在夜色深处。

        初一问他:“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回房。”

        季洛甫:“你知道睡一起的意思吗?”他笑了下,香烟夹在两指间,笑声随烟雾迷漫,散在空中,“我不是个好说话的人,初一。”

        “你想说什么?”她合上电脑。

        从这个角度看去,正好能看到她靠在床头的半个背。

        她皮肤很白,黑色吊带睡裙在背后只有两条交叉黑线,裸露出她大半个背,黑的白的,造成了强有力的视线冲击。

        蝴蝶骨凸起,纤稠脊背微微凹陷。

        她侧过头,脸上神色淡淡,但眉宇冷凝。

        俨然一副和他谈判模样。

        季洛甫叼着烟,笑了。

        笑声飘飘渺渺的,说话声也有点模糊不清,“我想说——初一,上了我的床,你就别想去别的床了。”

        他取下烟,眼神看向不远处的眉黛青山,目光深深,多了几分旷远意味在,“我给了你选择的机会,你选择了分房。”

        “那是当初的选择。”初一说。

        季洛甫挑了下眉,“你在挑战我的底线,你知道吗?”

        他将烟蒂扔进垃圾桶里,眸光淡淡,带着微微笑意,“小姑娘,胆子挺大的啊。”

        初一对他说的“小姑娘”这一词表示不满,嘟囔道:“我不是小姑娘。”

        “嗯?”他气音应道,笑声颤颤。

        初一掀了掀薄薄的眼皮,“我是你的妻子。”

        季洛甫心里一颤,“所以呢?”

        “你的底线是什么?只能做一次选择?”初一不答反问。

        季洛甫轻哼了声。

        初一:“就算是我,也不能做第二次选择是吗?”

        她右手撑着下巴,侧过身来看他。灯光下,黑发遮挡住的手如藕节般,她目光沉静地等着他的回答。

        几秒之后,

        他只是看着她,眼神有些晦涩难测。

        空气中有淡淡的烟草味飘过。

        没等到他的回答,初一笑了下,掀起被子想要下床,她边下床,边自嘲般笑笑:“是我想太多了。”

        耳边有脚步声响起。

        有一阵风吹过。

        那股浅淡烟草味加重。

        初一站起身的瞬间,季洛甫就已经在她的面前站定了。

        他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我有说过不让你做第二次选择吗?”

        初一没说话,沉默地看着他。

        季洛甫:“当时的选择,是我给你的;现在,是你给我的,这并不矛盾。”

        “但我还想知道,如果……”

        他打断道,“——别人不行,你可以。”

        因为惊讶,她微张着嘴。

        初一:“你是个很有底线的人啊……”

        季洛甫这样的人,太有底线太有原则,不会为任何一个人改变。初一从来都知道。

        季洛甫:“那是在面对别人的时候。”

        初一喉咙发紧。

        又听到他说,“而且你知道我现在的底线是什么吗?”

        初一心跳如擂鼓,她尽量地使自己的声音变得平稳,一字一句地问他:“是什么?”

        他上前,目光笃定、沉稳,气势逼人。

        她在他的目光里,看到了一股猎人找到猎物的兴奋感与占有欲。

        她节节败退。

        小腿抵在床边,她没站稳,整个人倒在床上。

        季洛甫动作利落地压了上来。

        男人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还裹挟着烟草味,嘴唇翕动之间,烟味洒了她一脸:“是你。”

        初一难以置信地望着他。

        下一秒,他伸手把房间内的灯都给关了。

        黑夜袭来。

        唯有皎洁月光和窗外的浅淡灯光跳了进来。

        她借着那微渺的光仔细地观察着他脸上的神情。

        季洛甫似乎是不喜欢她用这样的眼神看他,伸手捂住她的眼。

        初一从唇齿间溢出声音来。

        “季洛甫。”

        他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有包装纸撕咬的声音传来。

        他嗓音醇厚,带着压抑下的沙哑:“这就是同床的结果,我在给你十秒考虑,离开,还是继续。”

        初一没说话。

        藏在他手心下的睫毛颤抖着,泄露出她此刻的纠结与为难。

        季洛甫耐心地等她,倒数:

        “十——”

        “九——”

        “……”

        “六——”

        “——为什么要离开?”换来的是她这句话,“你是我的丈夫啊。”

        季洛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没有任何的犹豫,戴上套,沉入她的身体里。

        ……

        ……

        隔天早上,两个人是被闹钟吵醒的。

        这几天太放肆了,尤其是昨晚,季洛甫可以说是从未有过这般的酣畅淋漓,比起之前,昨夜他实在尽兴。

        或者说,是尽性。

        因此这一天,季洛甫的心情都很好。

        整个市政上下都能明显地感觉到季部今天的心情很好,虽然他还是如往常般冷峻,脸上没有任何的笑意,但是开大会的时候,他坐在那里,神情放松、愉悦。

        许如清大着胆子,问他:“季部今天的心情好像很好?”

        季洛甫:“还可以。”

        那就是很不错的意思了。

        ·

        另一边,初一早上没有去市政,她开车去了朝九工作室。

        和市政那边的合作已进入尾声,收尾工作先由组员完成,初一负责最后的审查过程。

        苏花朝特意把她叫回来,是为了和她讨论之后的工作。

        苏花朝见到她的时候,别有深意地笑了下。

        初一拉着椅子在她对面坐下,“笑什么?”

        苏花朝:“爱情的滋润果然非同一般。”

        初一觉得不自在,她摸了摸脖子,心想自己早上起床的时候也对着镜子检查了一遍啊,脖子上没什么痕迹在啊。

        而且昨晚她还特意叮嘱季洛甫别在脖子上留痕迹,季洛甫虽然不太情愿,但仍旧选择尊重她。

        初一放下手,语气淡淡:“怎么这么说?”

        “气色很好,”苏花朝用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眼睛里能感觉得到,最近过得很甜蜜?”

        初一拧了拧眉,也没瞒她:“还可以。”

        苏花朝故意问她:“和谁啊过得那么甜?”

        初一翻开面前的文件,语气散漫道:“还能和谁。”

        苏花朝:“家里的糟老头子?”

        “……”初一轻声嘀咕,“他年纪也不大。”

        “大你五岁呐。”苏花朝暗叹,好奇道,“哎,该不会你小时候,他还抱过你吧?”

        初一说没有,“我初中的时候才认识他。”

        她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专心点儿,谈公事,行吗?”仿佛她才是工作室老大一样。

        苏花朝乐了,在位置上动了动身子,一脸配合,道:“好嘞,初初姐。”

        初一被她这个称呼搞得哭笑不得。

        苏花朝:“没人这么叫你啊?”

        “他们都叫我初一。”

        “季洛甫也是?”

        “嗯。”

        莫名其妙地,又聊到了她的私事上。

        苏花朝撑着下巴,撇撇嘴:“你俩真的很没情趣。”

        初一:“什么称呼才是有情趣?”

        苏花朝拨了拨手指,开始了胡说八道模式,“什么老公啊,哥哥啊,相公啊,亲爱的,主人啊……”越说越没边儿了。

        初一头疼:“主人?”

        苏花朝眨了眨眼:“角色扮演啊。”

        “……”

        初一深吸了一口气,她拿文件敲了敲桌子,“好了,我们谈工作吧。”

        苏花朝笑的乐不可支了。

        逗她还真好玩儿。

        笑完之后,也认真地和她商讨之后的工作了。

        讨论到一半的时候,外面有人敲门打断。

        小右开门,探头进来:“新锐公司的代表过来了,老大。”

        苏花朝:“这么快?”她看了看时间,“比以前提早了半小时啊,老郑今儿个转性了?”

        小右:“不是老郑,来的是新代表,据说新锐最近大换血,空降了个美女经理接替老郑的位置。”

        苏花朝:“美女经理,有多美?”

        她向来不把“美女”这词放在眼里,活了这么多年,每每听到有人形容一人是“美女”的时候,她先是提起好奇心,等见了真人之后,发现不过如此。

        她指了指自己,“有我美吗?”

        又指了指初一,“有她美吗?”

        小右捂嘴笑了,她想了想,说:“那没有。”

        苏花朝:“那也不是美女嘛。”

        小右说:“没有你们好看,但也算是好看的了。”

        苏花朝:“行了,我马上过去,你先给她倒杯咖啡。”

        小右:“好。”

        门合上。

        初一对上苏花朝的目光,“我先把之后的工作看看吧,你去开会吧。”

        苏花朝伸手,一把把她面前的文件合上。

        她五指纤细修长,新做的美甲是暖橙色的,十分的搭这个秋天。

        苏花朝:“和我一起去。”

        初一:“我?”

        苏花朝:“不愿意?”

        “不是,只是我也可以参加这个会议吗?”她还没接手和市政合作之前,帮苏花朝做过和新锐公司的合作计划,因此也知道,新锐公司对朝九工作室而言,是合作大头,朝九每年大概有一半的收益来自于新锐公司。这个会议,也算是公司最重要的会议了。

        苏花朝:“有什么不可以的?”她起身,走到初一身边,拍了拍她的肩,“拜托,你是真不知道,还是知道装作不知道?”

        初一皱皱鼻子。

        苏花朝:“我是把你当心腹的,不知道?”

        “……知道。”初一能感觉得到。

        苏花朝:“所以,走吧。”

        初一站了起来,“好。”

        推开门,初一忍不住想问,为什么对她这么好?

        但很多东西,问出来就很没劲了。

        别人给你,你就接着,非追着问原因干什么呢?知道旁人对你好的原因,很重要吗?

        做人别那么较真。

        能开心享受的时候,就好好享受吧。

        一同开会的,除了初一,还有程欢颜,以及朝九的几位老人。

        初一鲜少过来,看到程欢颜的时候恍了恍,“你……”

        程欢颜:“怎么了?”

        初一指着她这件外套,压下心底的疑惑,淡淡地笑着:“你这件外套挺好看的,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程欢颜:“那天有点冷,随便找了个商场买的。”

        初一也没在意,笑了笑,便和她进会议室了。

        她一踏进会议室,就觉得哪里不对。

        新锐公司派来的美女代表背对着门坐着,背影窈窕,十足的背影杀。

        初一绕过会议室的桌子,在美女代表对面坐下。

        双目对视,在空中擦出火花。

        是季君菱。

        传说中新锐公司大换血,新上任的经理,竟然是季君菱。

        初一在心里冷笑连连。

        漂亮吗?

        哪里好看。

        美女代表这四个字。

        她、不、配。

        ※※※※※※※※※※※※※※※※※※※※

        这次的女主,表面上:可以受委屈,实际上:锱铢必较。

        一点儿都不能让自己受委屈啊!

        而且男主也不让她受委屈(除了床上

        今天有点晚了……睡了个午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27886890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keymio58瓶;一亭27瓶;桔子味的橙子?、阿毛酱~20瓶;mmmma?10瓶;李圈圈6瓶;无心的你、jfying、囧、崽崽是可爱鬼5瓶;时遇、胖胖的我、走四方、煜儿2瓶;当运好喵喵、farewell、sia、饭卡没钱、娜小孩、6个六斋.、举颗栗子吧、嘴角微弯、多喝热水呀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