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今夜爱浓在线阅读 - 高一

高一

        饭桌上,江续、梁亦封和季洛甫谈着公事,他们并不避讳她,虽然这样开诚布公,但是初一仍然听不懂他们说的内容。

        她只知道,江续和江易明着手要开药厂,这之中需要哪些东西,她并不知晓。江续似乎是在借季洛甫和梁亦封的人脉,与其说是他俩的人脉,不如说是梁家和季家的人脉。

        三个人谈着事,只有初一一个人在吃东西。

        等她吃的差不多了,无所事事,坐在原地,思绪有点儿飘。

        一下子就飘到了刚才,季洛甫和她说话的时间轴上。

        那个语气和那样的话,语调慵懒散漫,带着几分戏谑和调笑之意,哪里像是季洛甫的作风?

        像是幻觉。

        走廊灯光昏黄,似乎只是印照黄粱一梦。

        她用余光审视季洛甫。

        他侧脸瘦削冷毅,说话时双唇翕动,一张一合的时候,脸上没有半分笑意,眼眸平淡。语调平平,没有一丝一点的波澜起伏,不知道是说到了什么,引起他一声嗤笑。

        那笑声,带了几分轻蔑冷调。

        是的,这才是季洛甫。

        刚才的那个,不是他。

        初一清醒过来。

        想了两秒,又自我修正。

        刚才的那个,或许是面对自己时候的他。

        每个人都有很多面,就像班里的同学只看到她清冷与不合群的一面,就把她定义为性格孤冷、特立独行且难相处的人,但他们从没看到她合群的一面,她也爱与好友做恶作剧,脸上也会露出得逞笑意。

        季洛甫和她一样。

        他展示给旁人的,只是他想展示给他们的一面,其实他还有许多面,他也是个人,也有丰沛的情感。

        好比说,对初一的……

        调戏?

        哦不对,这个词有点儿不正确。

        应该是,觉得她好玩儿,故意逗她。

        是这样的。

        这么一想,初一的心里就舒服许多了。

        没多久,饭局结束。

        季洛甫和梁亦封有事先走一步,江续回房拉着行李箱去初一在锦市的房子,到了别墅之后,江续在别墅里逛了一圈,“挺干净挺舒服的,是你喜欢住的地方。”

        这栋别墅是江老爷子早年买的,装修已经过时,初一在初二那年暑假来过一次。来了之后,就有设计师来问她装修意见,聊了几个小时,设计师了解完她的想法之后,花了三天做好设计图。看了设计图之后,初一发现设计师是真的懂她,没有一处她是不喜欢的,隔天,便有装修队过来装修房子。

        不到一个月,房子就装修完毕。

        她今年过来,装修完已经一年多了,正是住进来的好时机。

        初一不无得意地扬起下巴:“我的眼光,不容置疑。”

        “嘚瑟!”江续哧笑一声。

        晚上两个人拿着啤酒在客厅并排坐在地毯上喝。

        电视屏幕上放着时下最火的韩剧,灯光溶溶,房间里有微醺酒味。

        喝着喝着,江续笑了起来:“要是被老爷子知道,我这样带你喝酒,老爷子可不得揍死我。”

        初一小小地啄了口,她拿起茶几上的炸鸡啃,边啃边说:“我就喝一点儿而已,又不会喝醉。而且,你还怕姥爷揍你吗?”

        “……”

        江续抓了抓头发,默默地吐了几个字出来:“有什么好怕的,老爷子心里有数的,也不会往死里打我。”

        停顿一会儿,江续又说,“可事关他最疼爱的外孙女,这又说不好了。”

        初一朝他翻了个白眼。

        江续每次看她翻白眼,那种克制又带了几分高傲的模样,实在是让他忍不住想笑,“你怎么翻白眼都能翻出一股优越感来?”

        初一:“有吗?”

        “有。”江续说,“就很搞笑。”

        初一:“……哦。”

        江续提议:“要不去德云社吧,我觉得你挺适合的。”

        初一拿鸡骨头往他身上砸:“你去死。”

        江续轻松地躲过,他哈哈大笑,伸手从她面前的盒子里拿了块鸡块出来,两个人安静又沉默地吃着炸鸡。

        韩剧一集结束,漫长的片尾曲响起,音乐声缓缓流淌,带来浓厚的悲伤。

        似乎是觉得这时最适合说这句话的时机,江续说:“过的还好吗?”

        初一神情平平:“挺好的。”

        “真挺好?”

        “都挺好的,上次月考,我是年级第一,为了庆祝,我去吃了顿韩国烤肉,买了两个包,哦对了,都刷的你的卡,你应该收到短信提醒了吧?”

        提到这个,江续咬牙切齿:“你可真是我亲妹,一天花了我五万块钱。”

        初一甜甜地笑:“哥哥你最好啦!”

        “……”江续全身上下都写着抗拒,“你别这么对我笑,我害怕。”

        初一继续笑着:“嗯?怎么了?这样不好吗?哥哥。”

        江续干巴巴道:“你每次这样笑,我都害怕,你能正常一点吗?五万块钱而已,你要是开心,五十万……我现在也没五十万能给你挥霍……”

        初一乐了。

        笑了会儿,初一担忧地看着他,“我是不是给你带来麻烦了。”

        “什么麻烦?钱吗?”

        “……嗯。”她迟疑着点头。

        江续说还行吧,“反正我自己能吃肉,就不会让你喝汤,实在不行,我找老爷子拿呗,老爷子不给我,总不可能不给你吧,对吧?”

        初一:“……”

        她皱眉:“你利用我,小人!”

        “我们的兄妹情就是这样的,你不会现在才发现吧?”江续露出一脸惊讶模样来。

        初一:“……哦。”

        ·

        江续在锦市待了两天就走了。

        离开之后,初一的日子还是照常。

        每天上学,放学,无聊的时候会一个人坐着公交,随便哪一辆,坐到终点,再坐回来。也会去逛街,买包买衣服。她和同龄人似乎没差,但是逛街遇到同班同学,她原本想和那人打招呼,只不过那人看到她刚从奢侈品店出来,手上拎着印着c家logo的包,眼神陡然变了。

        后来回到学校,她感觉到,班里的人看她的眼光也变了。

        有人和她示好,也有人主动找她聊天吃饭。

        初一心里直泛冷笑,她做不到笑脸相迎,全都冷淡又疏离地拒绝。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换来同学们的一句:“也不知道傲个什么劲儿,不就仗着有点儿臭钱么,每天摆着个臭脸。”

        初一听到这样的话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情绪。

        她只是觉得,任何感情的开始,都应该是纯粹的,而不应该是带有目的的。如果是她一来学校,就有人主动关怀她,约她哪怕是约她一起上个厕所,她都会把那人当朋友。

        可惜或许是她总是冷脸,不爱笑,所以大家都觉得她难接近,也不想接近她了吧。

        但为什么偏偏是那天之后呢?

        这样的靠近让她非常不喜欢。

        既然不喜欢,那就拒绝。

        别做让自己难受的事情,人这一辈子,就一次,即便在旁人眼里,你是个异类,也无所谓了,你又不是为他们活的?你是为自己活的。

        ·

        另一边,南城。

        季洛甫到江宅见江老爷子。

        江老爷子之前是总司令,现在剩下的两个孩子,一个也在部队里掌握实权,另一个则是外交部副部长,江家在军政两界,也是有着许多人脉的。季家和江家之所以交好,也有一部分原因在这里。

        江老爷子对季洛甫倒是很好,甚至有种愿意动用江家所有人脉的感觉。

        聊完之后,江老爷子不无感慨道:“但凡我们老江家有你这样出色的,不,哪怕有你三分之一出色的,我都满足了。”

        季洛甫低头笑了下:“初一很优秀。”

        “她到底是个女孩儿。”江老爷子在提到最宠爱的外孙女的时候,脸上带着的笑总是很温和的,褪去锐气的老人满脸平和,“其实初一很适合当个政客,她很成熟很稳重,但是我舍不得她受委屈。女孩子是拿来疼的,不是让她去吃苦受累的。”

        季洛甫眼里的情绪变幻了几分,有些晦涩难辨。

        他点头:“是,她是应该被疼着被宠着的。”

        江老爷子笑笑。

        到底是年纪到了,聊了一下午,他身子有点顶不住,挥挥手,说要回房休息会儿,让季洛甫自己回去吧。

        季洛甫合上房门。

        往外走了几步。

        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突然停下步子来。

        迟疑几秒,到底是没忍住,打开了房门。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

        季洛甫站在门边,没进去,他只是站在那里看着房内的一切。

        他第一次看女生的房间,很温柔,很精致,房间里的东西并不多,干净又整洁,浓浓的初一风。

        他在那里站了许久才离开。

        离开之后,他打电话给梁亦封。

        两个同病相怜的人,讨论感情,似乎能讨论到一块儿去。

        季洛甫:“她不在的时候,你是怎么做的?”

        梁亦封:“想她。”

        “看到她的房间,也会想?”

        “很想。”梁亦封笑了声,他语气很淡,“想把她抓回来,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夜。”

        季洛甫哪里听不出来他话里的意思,直骂他变态。

        梁亦封:“想她了?”

        季洛甫没说话,他直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梁亦封蛋笑了声,说:“要么去把她抓到你身边牢牢捆着,要么就好好地等她回来,等得到最好,等不到——不妨采取些手段让她自动自发地到你身边来。”

        他言简意赅。

        季洛甫笑了:“谢了。”

        “不客气。”

        ※※※※※※※※※※※※※※※※※※※※

        梁亦封仍旧是那个变态两亿风。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我是你的小可爱5瓶;某幻君的直播日记、昔~、孤寡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