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茅山开始修行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地头蛇

第六十九章 地头蛇

        翌日,

        白云五心朝天盘坐于床上,

        手持金光印拱起至眉,自己双目紧闭,存想金光符一遍,金光符在头顶虚空闪著金光。

        不多时,

        一个虚幻的白云突兀地出现在泥丸宫识海中看着眼前不远之处,

        虚空中悬着一轮银白色的圆月,照亮全身,观想同时可心中默颂:

        一轮明月清如镜,万道光芒射周身,月光茫茫白如海,阴阳相合好修真。

        如此寂照片刻,

        接着存想此圆月,经天目穴进入大脑,随后经泥丸直线至膻中内,再向左胸内移动,进入心脏之中。

        月为阴,在此为离卦中之阴爻,阳中**,阴动为先;日为阳,阳动随行。

        脑为神腑,为阴;心为神脏,为阳。

        阴阳先后乘而调动神机,与之圆融一体。

        此时白云反观内视左胸内的心脏,存想心脏中由小至大发出金黄色的光芒,就如同一轮朝阳,金光万道,照遍胸腔内脏,

        如此观想一盏茶的时间,再缓缓将红日移至膻中穴内,

        稍停片刻,

        再从正中下降至脐后一寸三分的气穴内停住,

        存想的万道金光不断扩大,金光充满全身透过全身毛孔向外呈圆球形向四周扩大,直至充满整个房间被墙挡住才罢休。

        不知过了许久,

        白云持咒一遍后从修练中醒来,

        只觉全身宿病一概消除,心火下降,肾水上升,头清眼亮,五脏清凉,六腑调泰,浑身舒畅,气力充足。

        这就是阴阳既济的真功,也正是采天地之正气,炼日月之精华。

        起身稍微活动活动筋骨,便走出房门。

        刚出门囗便看见九叔坐在桌前喝着茶,而四目师叔则像得了多动症一样,在厅中走来走去。

        “师叔早啊!”坐在桌前,侧身的看向不运处的四目师叔,好奇问道:“四目师叔这是怎么了?在这走来走去的干嘛呢?”

        九叔闻言脸色微苦,看着在大厅不停走动的四目,摇了摇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这段时间以来体验过这肉眼可见的进步速度,又如何能再回到以前那如同蜗牛一样的修行速度,何况他就差一点点就能突破了。”

        唉!不说天性好动且心性略差的四目了,就算是他自己的内心都产生了一丝焦躁,这是以往所没有的。

        看来自己也要修身养性戒骄戒躁才行了。

        这种看见希望在眼前但就是差一点点的折磨,也难怪有些人会突然堕入邪道修练邪法。

        想到这里不由得摇摇头,给自已斟一杯茶,仰头一饮而下,缓一缓内心的焦躁。

        白云因为是一举突破筑基境倒是没感觉到什么,体会不到这种感觉。

        “咚…咚咚~”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大清早的屋外还下着大雨竟然有人登门,这让白云有些疑惑。

        自己几人来到春城就潜心修行,除了买些生活用品和吃食,就少有出门。这里唯一认识的人就是房牙老板周深银了。

        不过也没多想,打开门不就知道了吗。

        白云念头一动,五米外的院子大门的门闩自动朝两边拉开。

        门外的人还在敲着门,突然用力之下门突然打开,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满是雨水的地上。

        门口四人看着自己打开的大门,不由一惊。

        刚刚敲门差点摔跤的人凑到站在前面穿着长衫马褂看上去颇有威严的中年男子的耳旁,

        面露惊色小声道:“王老爷,这大门的门闩方才是锁着的?”

        “知道了!”

        王老爷看着门后空无一人不由露出笑容,暗想看来他今天是来对了,没想到这春城中竟然还隐藏有奇人。

        “周老板,何不为我引荐一番?”

        “王老爷说笑了,在您面前我这点家业哪算得上老板啊!”周深银受宠若惊地回道。

        “王老爷请随我来,在里面潜心修行的是法力高深的茅山道长,若是四目道长应下此事,区区水鬼还不是手到擒来。”

        “哦?既然如此还请周老弟你多费点心思了,此事若成定然不会亏待你的!”

        王老爷在春城商户中算得上手眼通天了,得到他的承诺,周深银面带红润走在前面,右手虚引带路。

        不一会,

        一行四人便来到大厅内。

        白云打量着四人,只认识周深银,在他旁边的人卖相看上去不错,想来应该在春城颇有地位,

        至于站在身后的人衣着一般且腰间鼓起,应该是护卫,可以无视。

        白云看着对方,对面四人也打量着三人。

        “王老爷,这位便是我之前跟您说过的法力高深的道长了,五年前我撞邪幸亏遇见四目道长,不然我如今的坟头草估计都有两丈高了。”

        “当年四目道长可谓是神勇无比,一张黄符下去那积年恶鬼便被道长打得魂飞魄散了!法力当真了得!”

        周深银声情并茂的夸道,说道当年驱邪捉鬼时不由对着四目道长竖起大拇指。

        “想不到我们春城有如此奇人我竟然不知,实属不该。

        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天我作东,请诸位法师去春城最好的酒楼好好喝一顿,不知诸位法师意下如何?”

        王羽见气氛烘托得差不多了,便提意道。

        白云暗自摇头,若是平时有人请吃饭四目师叔说不定会赏脸,可惜他今日心情不好。

        果然,

        “不好意思,我今日还有些事就先失陪了。”

        四目道长脸色黑黑说完便转身离去了,今天本来就心烦气燥,还跑到他面前叽里呱啦地说一大堆,烦都烦死了。

        看着四目道长离去的背影,周深银和王羽脸色有些尴尬。

        本来一向没求过人的王羽,想不到今天一顿乱夸,结果别人还没买帐,这让他脸色有些不好看,

        “不好意思!我师叔今日心情不太好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白云看王羽衣着也知道他是这里的地头蛇,现在自己等人还要在这修行,还是不要轻易得罪人为好。

        “不知两位是遇上什么怪事还请直说,若帮得上在下自然不会推辞。”

        王羽见有个台阶下,脸色也缓了过来,笑道:

        “既然小法师如此爽快,那我就直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