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让你奉旨监国,你去修仙?在线阅读 - 第5章 完犊子,得亡国

第5章 完犊子,得亡国

        皇太孙府,虽不如东宫。

        但在现如今的局势之下,在百官眼里,这皇太孙府就是未来的奉天殿。

        三杨进入府中,跟着内侍一路往里,心里都是打起了鼓。

        ‘为何太孙殿下突然召见?’

        ‘为何同时召见我等三人?’

        ‘今日朝廷颁布了太孙监国的圣旨,是否与此有关?’

        这是三杨心里同样的疑问。

        “嗯,摆正一点。”

        “往左,往左,那边那个,往中间一点…”

        “……………”

        三杨心里正打着鼓,听见一熟悉声音响起,都是下意识望去,只见声音来源之处是一片大殿前的广庭。

        一个相貌英俊,衣着锦服的年轻人正挽着袖子,指挥着一帮太监干活,时不时还会亲自上手。

        “朱公子。”

        三杨都是一顿,他们都认出了朱雄英。

        “朱公子是太孙府的人?”

        “看这举止,应是太孙亲信,不然怎敢在太孙府这般大声喧哗。”

        “难怪初见时便觉气质不凡。”

        三人心中各有嘀咕。

        朱雄英也是看到了三杨,给了个眼神微笑示意。

        “三位,长生殿就在前方。”

        内侍停下脚步,作请姿势,并未继续往前。

        长生殿是皇太孙寝殿,未有召,不可靠近。

        “有劳。”

        三杨同声施礼,不约而同的都看了一眼朱雄英后,齐步上阶进入了殿中。

        一眼望去,只见这大殿正中,摆着一摞摞小山高的奏折。

        而在长生殿之外的广庭,一面面颜色不同的大小旗立在不同的位置,迎风招展。

        朱雄英看着他的杰作,很满意。

        这呼风唤雨术,最讲究的就是布阵,乾坤九宫,五行八卦,一步都不能错。

        “照孤图纸所画,继续干。”

        “小宝,你盯着。”

        交代了几句,朱雄英折身慢悠悠的回到了长生殿。

        一进门就看到了三杨背影,不由笑了起来。

        别看这三杨在历史上声名赫赫,现在都不过只是没入仕的小杂鱼,虽有才,但缺少历练心性。

        “三位,许久不见了。”

        一句话,把殿中站着的三人惊的一顿,纷纷折身看向朱雄英。

        杨士奇最年长,自幼走南闯北见识广阔,最为镇定,眉头稍皱,朝朱雄英靠前几步说道。

        “朱公子,你既是太孙亲信,可否告知我等三人,太孙殿下召我三人前来,所为何事?”

        “还请朱公子能告知一二。”

        杨荣杨溥皆是行礼。

        “这么想知道?”

        朱雄英走到三人跟前,转身微笑看向三人。

        “那孤告诉你们便是。”

        孤?

        朱雄英,朱英雄…!

        三杨一顿,皆是瞬间明白,心中懊恼早该想到的。

        扑通扑通扑通,三人齐齐跪地参拜。

        “殿下恕罪!”

        一想到过去与太孙殿下平辈相交,甚至有时还好为人师的姿态交谈,三人不由是满头冷汗。

        当然,三人都是聪明人。

        这一刻都明白了。

        为什么他们三个会这么巧合的在两年前同期入京,为什么会那么巧的住在同一所巷子,为什么会同样认识一个叫做朱英雄的人,为什么这个叫做朱英雄的人力劝他们同期参加科举。

        这是太孙殿下有意培养啊,三杨心里激动了起来!

        “批完这些折子。”

        朱雄英扫了眼这跪着的三人,眼神示意殿中堆积如山的奏折。

        “这…”

        三杨眼中有着难色,杨士奇出声道。

        “殿下,我等三人虽有举人官身,但位卑身低,怎敢批阅臣工们的奏折。”

        “孤让你们批你们就批,意见相左时,以杨士奇为主。”

        “来人,搬桌子进来。”

        朱雄英说完,从三人身侧走向了长生殿的侧殿,也就是睡觉的地方,接着便有人把三张长桌椅子搬了起来。

        侧殿暖阁,朱雄英躺在他特意命人打造的3x3的鹅绒床上,左右搂着双胞胎姐妹花,心里顿时舒坦了不少。

        他得再睡会,呼风唤雨的阵还需要搭建一段时间。

        至于三杨那边,以杨士奇为主,这也是正常操作,毕竟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中,三杨内阁中杨士奇就是首辅。

        并不是说杨士奇才能胜过其他两个,而是杨士奇自幼坎坷,走南闯北,心性比起其他二杨更加沉稳。

        很多大事,心性沉稳可胜过一切才学。

        ………………

        东宫。

        太子朱标病榻前。

        此时的朱标勉强坐了起来,正在吕氏的照顾下喝药,满脸苦大仇深的朱允炆站在一旁。

        “允炆,你大哥监国如何?”

        朱标淡淡问道。

        “回父王,太孙殿下今日没有去文华殿上朝,且把太常寺卿黄子澄下了天牢,择日问斩。”

        朱允炆没有直接评论朱雄英做的怎么样,而是说朱雄英没去上朝且要斩了黄子澄。

        “再就是,户部尚书郁大人今日建言,希望太孙殿下可以下令旨从周边调水来救济百姓春耕,太孙殿下只说今日会下雨。”

        你说下雨就下雨?

        听在朱标耳中,这就是明晃晃的荒废朝政!

        正在给朱标喂药的吕氏眼珠子咕噜噜一转。

        “殿下,妾身也听说太孙殿下经常炼一些丹药。”

        求仙问道,炼丹方术,历朝历代的君王但凡沾染上这个,都会被打上一个‘昏君’的标记,哪怕是秦皇汉武这种层次的存在,他们的皇帝生涯中最为被人诟病的也是晚年修长生这茬事。

        滥杀大臣,乃是暴虐之君。

        荒废朝政,则为庸碌之主。

        痴迷方术,当作昏聩之辈。

        暴君,庸主,昏聩…

        朱标听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老爹朱重八虽然也是个暴君,但在政务上是个不折不扣的明君,明智的暴君,日子不好过的是当官的,国家并不会因此受损。

        但既是暴君又是庸主还是昏聩之辈,完犊子了,得亡国。

        吕氏见朱标这般神色,更是心里欣喜。

        虽然朱雄英是皇太孙,可只要朱标没死,那一切就还有可能。

        ………………

        奉天殿,暖阁。

        朱元璋正在炉子边烤火,手里还握着个刚烙好的烧饼,咱老朱从小就好这一口。

        在他的跟前,宋忠将长生殿里发生的一切,逐字逐句的讲给老朱听。

        “好!”

        听说朱雄英把黄子澄下天牢待斩,老朱眉间喜笑颜开。

        在他看来,这才是为君王的霸气,比他好大儿阿标那套刑不下士大夫爽多了。

        不过转而老朱又是顿了顿。

        “告知刑部,头就不必斩了,关着便是。”

        老朱知道自己日子不多了,这段时间都在朝中物色人才留给大孙子,这黄子澄就是其中之一。

        “还有太孙找的那个三杨,你去查下今年科举名单,这三人是否有入殿试。”

        “遵旨。”

        宋忠行礼。

        接着老朱猛咳了起来,血一口一口的喷,他也习惯了。

        按照老朱自己的估算,他顶了天还能再活两三个月。

        一旁的宋忠紧蹙着眉,等老朱咳完后,轻声说道。

        “陛下,太孙殿下说今日下雨一事,已经在京师传开了,臣担心若是天不下雨,今日又是太孙殿下监国第一日,恐对太孙殿下的威仪有损。”

        老朱的眼神,瞬间冷了起来。

        “查。”

        一个字,惊的宋忠一颤,立声称是。

        上午在太孙府议事的就那么点人,太孙上午刚说,中午就传遍了京师,这明显是有人在故意在暗中捣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