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让你奉旨监国,你去修仙?在线阅读 - 第7章 忙碌的鸿胪寺

第7章 忙碌的鸿胪寺

        紫禁城,奉天殿外。

        老朱微佝着身子,拄着玉杖,望着天际滚滚雷云。

        目中露出欣喜期待。

        轰…隆!

        雷响一刻,倾盆大雨。

        “陛下,还请入殿避去风雨。”

        身畔跟着的老太监连忙紧声。

        老朱则是丝毫不顾,早年战场浴血都不在乎,一点风雨怕什么。

        他笑了,开怀大笑。

        “天佑大明。”

        “雄英这孩子受苍天庇佑,必能继承咱的大统,让这大明江山的辉煌不输汉唐!”

        老朱感慨啊。

        当然,他是半点没把这事和朱雄英大法师的努力挂上钩,尽管身侧的宋忠把朱雄英在长生殿外的骚操作一丝不漏的告诉了老朱。

        老朱只当这是朱雄英感动了上天,更加坚定了朱雄英天选之子的身份。

        古代嘛,迷信是基操,皇帝也免不了俗,尤其还是个骨子里刻着农民基因的皇帝。

        “拟旨,皇太孙得苍天眷顾,天降甘霖,特此布告天下。”

        “咱到要看看,谁还敢在外面嚼舌根子。”

        “把雄英唤来,这混小子,整日不知忙些什么,已经半月没来给咱请安了。”

        ………………

        东宫,朱标靠在病榻之上。

        望着窗外风雨,眉头微微皱着。

        在朱标看来,这一场风雨帮朱雄英渡过了监国第一天的威信危机,不过这只是运气好罢了,人不可能一直运气好。

        为君者,要的是真才实学。

        “来。”

        说话气力虚浮。

        守在床边的吕氏连忙凑近。

        “允炆自幼好学,性子沉稳。”

        “传孤的令旨,命允炆前去太孙府协助太孙理政。”

        话语出口,吕氏眼中闪烁出惊喜之色,可该装的还是得装,低声细语道。

        “殿下,此事恐有不妥,允炆他…”

        “父皇那边,孤会写折子,允炆的性子父皇也清楚,想来不会拒绝。”

        朱标说完,猛的咳了起来。

        一口老血直接喷了满手,旁边的吕氏早是见怪不怪,却依旧是做出一副惊慌担心模样,连连是喊着传太医。

        咳完血,朱标深吸了一口气,心中长叹。

        ‘雄英母妃早逝,我多年来又忙于协助父皇处理政事,根本无暇对其教导,尤其在雄英被册位太孙,搬出东宫之后,更是疏于管教,这才导致其性子暴虐,习性妄大,更是追求所谓的修仙长生等无妄之说。’

        ‘国政无小事,须得有个性子沉稳的在旁提点。’

        ‘待雄英脾性有所收敛,登基之后,便可让允炆就藩。’

        ‘唉…’

        吕氏见朱标咳完血又叹气,以为朱标是对朱雄英不满意,心里越发欢喜了起来。

        ………………

        鸿胪寺。

        天降大雨,人来人往的乱成一团,一个个都在忙着追信使。

        然而大部分都追不到,毕竟遣人走的时候都是加了一句‘八百里加急’,说‘加急’这句话的时候多豪气,现在就有多狼狈。

        宁王使者的屋子。

        ‘宁王殿下赐鉴。

        上封信刚刚寄出,京师便突然天将大雨,不过这只是气象变化,只是那皇太孙运气好罢了…

        殿下雄才伟略,必能成就大业!

        臣王岩青,伏首叩拜。’

        写完信的王岩青长呼了一口气,召来手下人,把信九百里加急送了出去。

        秦王长子朱尚炳的屋子。

        ‘父王尊鉴,贵体万安。

        儿臣入京半月,已完全打探清楚,朱雄英就是个只图长生的草包,皇帝与太子身体都极其不好,随时都有崩薨的可能……

        父王与太子皆为高皇后嫡子,凭什么受此待遇……

        现今……

        朝廷人心不稳,正是大好时机,父王万不可犹豫。

        儿朱尚炳敬上。’

        写完信的朱尚炳吹了吹信纸,眼里露出和他父亲朱樉一般无二的暴戾之气。

        他母妃是秦王朱樉的次妃邓氏,这邓氏和朱樉一样,都是属于变态型人格,时不时给人剥皮抽筋都是小游戏。

        老朱给这两口子的评语是‘不晓人事,蠢如禽兽’。

        后因朱樉给邓氏穿皇后服饰的事情事发,邓氏被老朱赐死。

        自那之后,朱尚炳就对老朱恨之入骨。

        朱尚炳写完信起身,在他身后的床榻旁,有个衣不蔽体的女子遍体鳞伤,被锁链扣着脖子,眼里满是畏惧。

        两个变态养出来的儿子,自然也是变态,甚至是双重变态。

        隔壁宅院。

        狂妄居士也在奋笔疾书。

        ‘父王,应天府下雨了,朱雄英那小子运气真他娘的好,不过运气好也没用,他就是个只顾修仙的糊涂蛋,孩儿这两天准备再去太孙府一趟……’

        …………………

        皇太孙府,长生殿。

        ‘任务二:完成。’

        ‘任务三:直钩鱼竿钓一条锦鲤,限时12小时。’

        朱雄英坐在沙发椅上,身侧的温韵喂他吃着葡萄,身后的温玉给他捏着肩膀。

        这个任务三,他也很熟悉。

        修仙修仙,说白了就是修身修心修神修功德,其中钓鱼就是修心,你看姜太公不就是这样。

        经过这些年的测算,一般要钓8-10个小时,才能完成这个任务,当然也有运气好的时候,最快的一次只花了三十分钟。

        不过凡是都得按最坏的打算来,也就是说,对于朱雄英而言,接下来的12个小时,只有两小时是自由活动时间。

        现在是申时初,最迟要在酉时正开始钓鱼,然后一钓就是一个大夜,想到这里朱雄英有点绝望。

        睡个觉怎么就这么艰难,早知道不那么早完成任务二了。

        在他的跟前,三杨正认真的批着奏本。

        三人虽然口上不说,但心里都满是疑惑。

        京师的这场雨当真是太孙殿下求来的?

        说是吧。

        他们三一肚子的笔墨告诉他们,这不可能。

        说不是吧。

        可是刚才太孙殿下玩的那一套,看起来很专业啊!

        就在这个时候,太监小宝快步进殿。

        “殿下,礼,礼部尚书郑沂领,领三位读卷官请求觐见。”

        朱雄英顿了顿,他在想这读卷官是个什么玩意,良久后才终于想起。

        所谓读卷官,就是科举殿试之后,给皇帝读考卷的官员,读完之后,皇帝将会钦定出一甲前三,也就是状元榜眼探花。

        至于二甲和三甲,试卷也会呈上来,但皇帝一般不会去看,考官团定了便是。

        后世一般殿试钦定得三月中上旬,可元朝不把汉人当人看,并不设立科举,明朝科举也是在洪武三年才设立,中间还中断了十年,直到洪武十五年才重新开始,故而规矩还没有那么定制,比较灵活随意。

        比如这一年的殿试,在正月后就举行了。

        原本钦定一甲前三这种事,按照规矩得去文华殿举行,显得庄重一些,可朱雄英这位皇太孙很明显不喜欢去文华殿,所以郑沂就带着人上门了。

        “宣。”

        朱雄英淡淡回复,同时瞥了眼三杨,发现这三货看似在认真批奏折,实则都是竖起了耳朵,他们三在朱雄英的运作下,同在这一年参加了科举,也参加了殿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