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让你奉旨监国,你去修仙?在线阅读 - 第23章 徐氏兄妹(求追读!)

第23章 徐氏兄妹(求追读!)

        “尔等,可愿为孤赴死。”

        朱雄英眼眸若天子剑,审视着眼前三人。

        三杨齐齐身躯一怔。

        长生殿,陷入到一种极为诡异的紧张氛围,就连温玉温韵姊妹都忍不住呼吸急促了几分,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下来。

        扑通、扑通、扑通。

        三杨,齐齐跪了下去,朝着朱雄英纳头大拜。

        “誓死效忠殿下!”

        这一番口号喊得满腔热血。

        毕竟这会三人除了杨士奇之外都是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得伯乐相中,而且还是大明未来天子这种级别的伯乐,很容易热血上头。

        朱雄英看着跪地的三人,很满意。

        在真言散的药力作用之下,说不出假话。

        朱雄英既然要组建自己的朝臣班底,那就得是收人又收心,要能够真正为自己卖命的那种。

        而不是建文那种树倒猢狲散。

        极端点的例子。

        哪一天自己真要是运气不好被干翻了,这些家伙都会排着队为自己殉葬或复仇。

        “认真批折子,不许偷懒。”

        朱雄英站起身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现在午时刚过,他还有五个小时的自由时间,傍晚酉时中就是这一轮修炼的结算时间,到时候会开始新一轮的修炼。不知道天杀的系统又要给什么鬼畜的任务。

        五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花两小时来锻炼身体不过分吧?

        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朱雄英心中如是想到。

        一手搂着温玉的纤纤腰肢,一手牵着温韵的玉葱小手,朝着寝殿走去。

        他有几个新招式,想跟自己这两个美妾深入探讨一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卫士来到了长生殿外,小宝太监见状连忙出殿,这卫士与他小声说了几句之后,小宝又是快步入殿追上朱雄英。

        “殿下,魏国公在府外觐见。”

        正准备和温玉温韵两姐妹切磋武学精义的朱雄英剑眉皱起。

        徐辉祖?

        这家伙不好好在中军都督府上班,跑太孙府来干嘛?

        一想到徐辉祖,朱雄英就下意识想到另一个名字,徐妙锦。

        这下好了,连锻炼身体的心情都没了。

        “宣。”

        朱雄英重新回到长生殿最前端的沙发椅。

        “殿下,随魏国公前来的还有一位女子,魏国公说是他的小妹。”

        小宝又是补了一句,朱雄英顿时驻足,神色变了变。

        “你们先回自个屋去。”

        朝温韵温玉说了一声,这两姐妹称是行礼,退出长生殿。

        临走时看向小宝的眼神中颇有怨色,心想若不是你这死太监,这会我两姐妹都已经得殿下雨露浇灌了。

        小宝太监委屈,心想这也不是我的错啊,我又不知道咋回事,以往殿下召见臣子也没屏退你两啊。

        “宣他们去钓鱼台见孤。”

        朱雄英说完,快步离开长生殿。

        三杨看着匆匆离去的朱雄英,相视一眼,都是眉头皱了起来。

        “殿下这是因何着急,竟是有些乱了分寸。”

        杨荣捏着短须说道。

        他认识朱雄英这两年来,哪怕之前不知道朱雄英是皇太孙的时候,都认定朱雄英是个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非凡之人。

        “殿下之事,干你屁事。”

        杨士奇脱口而出。

        接着,他愣住了。

        他明明是想说‘我等各司其职便是’。

        “杨士奇,你这老匹夫!”

        杨荣张口就来,说完也是一愣,他想说的是…

        还没等杨士奇和杨荣捋清楚。

        “两个竖儒。”

        杨溥笑着说道,接着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他明明是想劝架的。

        “杨溥狗贼!”

        杨士奇与杨荣皆是怒视杨溥。

        长生殿外,看守的宫人都是面面相觑,胆子大的瞥了眼长生殿内的纷乱景象,掀桌抄板凳…

        读书人,真是太可怕了。

        太孙府外。

        徐辉祖和徐妙锦站在府门侧位,毕竟百官跪在府门前,他们又不是朱允炆和朱尚炳这种宗室郡王,是不方便站在百官之前的,而且还是一群跪着的百官。

        “真有此事?”

        徐辉祖从靠近的一位大臣得知朱允炆和朱尚炳被当府打了三十仗,整个帅脸都是充满了不敢置信。

        乖乖,那可是郡王和秦王世子啊,连个正儿八经的理由都没给,说打就打?

        “若是太孙殿下早生十年,必定是纵横漠北的骁将,为兄指不定还能在战场上教他几招排兵布阵。”

        徐辉祖笑呵呵道,他喜欢这个脾性。

        身旁的徐妙锦则是紧蹙娥眉。

        她之所以要跟着来,就是因为她递上去的‘答太孙殿下书’没有得到回复,她心里不安,而且又听说这位太孙殿下是个任意乱权之人,若是硬下一道令旨非要把自己召入太孙府,那自己该当如何?

        自绝于闺房?

        剃发为尼?

        这些,都在徐妙锦的考虑之列。

        但一想到那位吕子乔吕公子,徐妙锦又是下不了决心断绝红尘。

        “小妹,照为兄说,既然你说太孙殿下有意于你,不如你就进太孙府得了?”

        “太孙虽然有妃嫔,但都是侧室,至今为止都没有立太孙正妃,你是我徐家小女,嫁入太孙府,必定是太孙正妃。”

        “今日的太孙正妃,就是明日的太子妃,以后母仪天下的正宫皇后。”

        徐辉祖小声在徐妙锦耳边说着,想要给这个小妹洗洗脑,毕竟这都十八了,再不嫁出去,他都对不起他那薨了的徐达老爹。

        刚说完,徐妙锦刀子般的眼神落在徐辉祖身上,徐辉祖脸色一怯,顿时闭嘴了。

        在外人眼里,徐辉祖是驰骋沙场的名将,是高高在上的魏国公,是位高权重的中军都督府正一品都督,可是在自家小妹面前,他就是只卑微的蝼蚁。

        “待会我知道怎么与太孙殿下说,你若多话,看我回家如何收拾你。”

        徐妙锦轻咬了咬嘴唇,眼里有着复杂神色。

        以往的她不嫁,是单纯厌恶政治婚姻。

        可现在的她不嫁,除了这一点之外,还因为一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太孙府内有动静传出,小宝太监跨出府门之后清了清嗓子,保证自己能够一口气说完。

        “太孙殿下令旨,宣魏国公徐辉祖,中山武宁王遗女徐妙锦,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