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让你奉旨监国,你去修仙?在线阅读 - 第40章 来单挑

第40章 来单挑

        “朱雄英,你个没种的狗东西,有胆与我单挑!”

        朱尚炳恶狠狠的骂着,仿佛这样的宣泄能让他心里痛快一点。

        “好,来单挑。”

        突兀的声音传来。

        朱尚炳原地一愣,猛的转身望去,当看到提着大砍刀的朱雄英的刹那,身子猛的一颤。

        “来。”

        朱雄英脸色冷峻,右手横刀,左手朝朱尚炳勾了勾。

        “干,干嘛?”

        朱尚炳还没反应过来朱雄英是怎么出现的,他一度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不是你说的单挑吗?”

        朱雄英嘴角冷冷一笑。

        ‘???’。

        朱尚炳满脸问号,那看向朱雄英的眼神好像在问‘你认真的?’。

        双拳vs大砍刀?

        你跟我说这是单挑?

        朱雄英则是没有给朱尚炳多余的思考时间。

        横起的大砍刀直接劈了下去,朱尚炳压根来不及躲闪,也没法躲,后面就是墙壁。

        朱尚炳猪嚎一般的声音顿时在这监牢中响起,他的胸口有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飞溅淋漓。

        “第一刀。”

        “为被你害死的无辜少女。”

        朱尚炳眼睛瞳孔猛缩,剧烈的痛楚让他的头脑无比清醒,他一点点的踮脚抵着墙,此刻在他的眼里,朱雄英就像是一尊恶魔。

        监牢外的看守都是吓得心头狂跳。

        妈耶,这是真砍啊!

        就连常天赐都是脸上浮现出了惊诧,他原本以为太孙殿下只是说着气话,没想到真是提刀来砍人。

        太孙殿下豪气!

        常天赐心中对太孙殿下的仰慕又拔高了几分。

        于此时,刚小跑入天牢大门的暴昭,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到朱尚炳猪嚎的叫声,额头上的青筋猛的狂跳了起来,连忙是加快了脚步。

        心想朱尚炳出点事算不得什么,毕竟都是今晚要死的人,而太孙殿下要是有点什么不测,自个就算是把头剁了也不够赔啊!

        牢房内。

        “第二刀。”

        朱雄英面无表情,又是朝前一刀砍了下去,这一刀和第一刀的劈下角度刚好错开,在朱尚炳的胸前交叉成一个完美的血色x字。

        朱尚炳的嚎叫声,再一次响彻整个天牢。

        生生挨了两刀的朱尚炳再也站不住了,瘫倒在地上血泊中,努力睁眼看向朱雄英,眼里满是恐惧,还有抑制不住的恨意。

        “这,第二,第二刀,为,为什么…”

        咬着牙,朱尚炳问了出来。

        “不为什么,想砍你而已。”

        ‘噗’!

        一口老血喷出,这一口是气的,接着一翻白眼,直接晕死过去。

        朱雄英随手将砍刀一扔,用帕子擦了擦手上的血迹,转身走出牢房。

        “塞给他吃了。”

        甩给跪地的狱卒一瓶丹药,里面都是品质上佳的凝血丹,能保朱尚炳一条狗命,但是基本半废。

        “遵,遵旨!”

        这两狱卒早吓蒙了,连忙是捡起小瓶,连滚带爬的冲进牢房,一个掰开朱尚炳的嘴,一个把药丸往他嘴里塞。

        “殿下!”

        此时暴昭也赶了来,他远远就闻到了血腥气,当看到朱雄英身上沾了血的刹那,惊的老脸失态,来到朱雄英面前扑通就是跪了下去。

        “惊扰殿下贵体,老臣罪该万死!”

        “起来吧,孤无碍。”

        朱雄英砍了朱尚炳两刀,心里的郁闷解了不少,倒是饶有兴致的看向跟前这个在旁人搀扶才喘着气站起的老头。

        脸色虚白,嘴唇发黑。

        这显然是中毒之状。

        “暴尚书这是以身试毒了?”

        朱雄英很好奇,这老头都这把岁数了,嫌命太长?

        “这个…”

        暴昭很是尴尬,只能将选鸩酒的事情给朱雄英复述了一遍。

        朱雄英一愣,接着笑了。

        他大爷的,我怎么就没想到这点!

        原本朱雄英的计划,是让暴昭押着朱尚炳去城外孝陵,赐酒一杯,送朱尚炳归西。

        而赶在朱尚炳喝下鸩酒之前,自己的影卫会把人救下,并把朱尚炳送出都城直隶境外,让朱尚炳能够顺利逃回秦地,撺掇他老爹造反。

        可这样,一是操作有点麻烦。

        二则是会让暴昭背上一个失职之罪,届时必然要罪降暴昭。

        对这个并不暴躁的暴老头,朱雄英还是有些好感的。

        “吃了。”

        朱雄英变戏法般递给暴昭一颗淡白色药丸。

        “这个是…”

        “谢殿下赐丹。”

        暴昭看着这枚白色药丸,惊疑不定。

        不过也不敢过多推迟,毕竟这是赐药,就算是毒药他也得咽了,连忙接过,一口吞了下去。

        只能心里保佑太孙殿下给的丹药不会让自己再毒上加毒。

        朱雄英朝天牢外走去,暴昭紧紧跟在身侧,他发觉自己身体内的不适感竟是飞速消退,不禁有些惊喜,心想原来太孙殿下的丹药果真有用,那先前太孙殿下赐下的升龙丹?

        想到这里,暴昭竟是有些迫不及待回家了,他早就想在新纳的小妾面前一展雄风。

        “朱尚炳的鸩毒不用再选了,将这个融入酒中,赐其喝下。”

        朱雄英递给暴昭一个半指大小的菱形盒子。

        平时的炼丹任务,大部分都是一些有助于修炼和身体的丹药,但偶尔也会发布一些炼制毒丹的任务。

        比如这菱形盒子内装的毒丹,丹名‘噬心’。

        人吞下之后,会在短时间内进入假死状态,假死结束之后,整个人恢复如常,但是从第三天开始,只要照阳光,人就会如同万蚁噬心,生不如死。

        而且这个噬心丹还有个朱雄英最看中的优点。

        吞下此丹,永生不举。

        对于朱尚炳这种喜好以玩弄少女为乐的变态,这种惩罚恐怕比万蚁噬心更难受。

        “遵旨。”

        浮想翩翩的暴昭接过盒子。

        既然是太孙殿下钦赐的,他当然不敢不遵从,这样还省的他去准备,况且他已经有阴影了,发誓此生再也不踏入那间有毒药的刑部班房了。

        ………………

        入夜,太孙府。

        月色很美,风儿略微喧嚣。

        朱雄英身着锦衣白袍,闭目独立于月色之下。

        足下所站着的是一方演武台,这是朱雄英专门给自己造的,周遭兵器架上搁置着各式兵刃。

        周遭极为安静,只有朱雄英的调息之音。

        深呼吸,一次。

        深呼吸,二次。

        深呼吸,三次。

        朱大法师骤然睁眸。

        “御剑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