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让你奉旨监国,你去修仙?在线阅读 - 第44章 绝无更改

第44章 绝无更改

        大雪纷舞,狂风掠起白衣黑发。

        “天枢。”

        朱雄英右手掐诀,左手成剑指,朝中心天枢阵眼点落。

        刹那,一道无形剑气发出惊破嗡鸣之音,自天枢阵眼,冲天而起。

        剑气直冲云霄,荡散天际浓云。

        接着,朱雄英脚步微移,如踏天星位。

        “天璇。”

        又是一指点落在天枢阵眼左侧之处。

        同样是剑气嗡鸣声惊破风云。

        “天玑。”

        第三指落下。

        对于太孙府的旧人来讲,这般如仙似神的太孙殿下,他们早就习惯了。

        甚至已经懒得和外面人谈起,因为说了那些人也不信。

        而新入太孙府的则是不然,在外常与人津津有道的说起太孙殿下是活神仙,会呼风唤雨,有移山倒海的神仙本领。

        当然,听的人都当他们吹牛逼。

        此刻最为震撼的,莫过于长生殿前的杨士奇和杨溥。

        他两上次虽然也见过朱雄英呼风唤雨,但那次毕竟看起来有点像花架子,指不定就是刚好撞上了天气突变。

        可这一次,他们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剑气惊鸣的声音。

        “士奇兄,你看这天上的雪。”

        杨溥惊愕的仰天望去,原本纷扬大雪,竟是清晰可见的变小了。

        世上绝不会有这么凑巧的事。

        也就是说,这雪势变小的确是太孙殿下施法的结果。

        “太孙殿下,当真能通天达地。”

        杨士奇惊叹自语。

        “真乃神人也!”

        这一刻,朱大法师在他们两心中的地位又拔高了半截,近乎于仙神。

        宫人们更是兴奋了起来,纷纷是指着天。

        “快看快看,雪变小了!”

        “太孙殿下真厉害!”

        “那可不是,你看两位温嫔,早上侍寝之后,现在走路都要人扶了…”

        “…………”

        …………………

        东宫,暖春阁。

        今日感觉稍稍不错的阿标坐在一张特制的木架沙发椅上。

        这沙发椅是朱雄英早年为阿标量身定制的,相比这个时代的硬木椅,充填了鹅绒的沙发椅,坐感简直是跨时代的体验感,尤其是对阿标这种身子骨脆弱的人而言,宛如救赎。

        此时的阿标正在看近些日子朝廷颁发的法令公文。

        时而皱眉,时而露出赞赏之意。

        “不错。”

        最后给出了一个总结评语。

        通过朝廷颁布的这些公文,监国数十年的阿标一眼便能看出理政水平。

        虽说有些部分显得青涩稚嫩了些,但不失为井井有条,且很多地方都出陈新意,连他都未曾想到可以这般解决问题。

        若说阿标先前还有些担心朱雄英处理朝政出问题,今天看了这些法令公文之后,便是彻底放下心了。

        放下手中的公文,阿标抬头看了眼门外飘扬的大雪,目露忧虑。

        “直隶天降大雪,隐有成灾之势,太孙府可有令旨发往户部,速取来孤一阅。”

        阿标身侧,朱允炆恭恭敬敬的站着,这些法令公文就是他送来的。

        “这个…”

        朱允炆眼珠子滴溜溜一转。

        “太孙殿下并无明旨。”

        话语刚出,阿标的眉头便是皱了起来。

        为政者,当行事敏锐。

        现在大雪已经有成灾之势,应该立刻传旨户部,令户部做好赈灾预案,以免起什么大的乱子。

        见老爹皱眉,朱允炆心中隐隐窃喜,又想到先前在太孙府挨过的板子,顿时心中恨意浮起,竟是忘记了朱尚炳的下场。

        又或者说,因为在朱尚炳的事中没有受到任何牵连,朱允炆以为朱雄英并不会对他动真格的。

        “户部倒是有官员去太孙府请旨了。”

        “不知为何,太孙殿下好像对此事并不在意。”

        朱允炆说这话的时候,很是一副为家国公事的正义感。

        阿标的眉头,这一次皱的更紧了。

        为君者,当以民为本。

        大雪之灾,首先遭难的便是百姓,一个心中无民的君王,何以坐稳天下。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句唐太宗的千古名言,阿标向来奉为真理。

        见此的朱允炆心中更是快意。

        正要再多补上两句的时候,阿标突然的一句话,让他如遭雷劈。

        “允炆,孤听闻你近日与废秦王世子走的很近。”

        朱允炆表情瞬间僵硬,心头更是猛的一个咯噔,反应过来后连忙是跪了下去,‘砰’的磕了个响头,苦大仇深的脸上写满了‘冤’字。

        “父王明鉴,孩儿与那不君不臣的朱尚炳除却宗族血亲之外,绝无任何瓜葛!”

        阿标瞥了眼跪地的朱允炆,目光锐利。

        他辅助老皇帝数十载,眼中看过多少朝臣沉浮,城府之深如李善长杨宪胡惟庸之辈,皆为过眼云烟。

        就朱允炆这点小九九,一眼便是被阿标看透。

        “你记住,雄英为你的兄长,更是国之储君。”

        “这一点,不会因为任何事而发生任何更改。”

        “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身份,胆敢在这件事上作祟,不论是孤,还是陛下,都不会对其有任何宽恕的余地。”

        这一番话就等于是正告朱允炆,不要对储君之位有什么非分之想。

        否则纵然你是我的儿子,一样办你。

        跪着以头杵地的朱允炆虽然不怎么灵光,但也不傻,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暗暗咬着牙,眼底深处潜藏着的满是不服的恨意。

        为什么?凭什么?!

        “孩儿谨遵父王教诲。”

        “孩儿会尽心竭力辅助太孙,辅助长兄治理大明国政。”

        心中狂恨,脸上和嘴上却是不敢表达分毫。

        “嗯,退下吧。”

        阿标淡淡点头,朱允炆再次磕头行礼,起身出了暖春阁。

        当走出暖春阁的时候,他的眼神已经变了。

        曾经,他希冀于老皇帝驾崩之后,阿标登基后能改变心意,这也是他待在东宫精心伺候阿标的主要原因之一。

        可是经过刚才那番对话,他不抱希望了。

        “命运是攥在自己手中的。”

        朱允炆瞥了眼身后的暖春阁,眼中泛起了狠色。

        而在暖春阁的阿标,则是眉头依旧皱着。

        “来人。”

        一声出,有常年侍奉的老太监步入阁内。

        “殿下。”

        “传孤口谕,问太孙准备如何应对直隶雪灾。”

        老太监躬身。

        “遵旨。”

        正要离去,老太监突然指着外头惊喜的笑了起来。

        “殿下您瞧,雪变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