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让你奉旨监国,你去修仙?在线阅读 - 第48章 我叫朱雄英

第48章 我叫朱雄英

        乾清宫暖阁。

        刘日新大口大口的吐着血,他算了一辈子命,多硬多凶的命他都算过,还是头一遭遇见这样的事,命数没算出来就算了,连吃饭的龟壳都炸了。

        老朱皱着眉,对刘日新投去死亡凝视。

        被这般注视,刘日新连吐血的功夫都不敢耽搁。

        “陛下,草民无能,未能算出太孙殿下命数。”

        刘日新缓过劲来,连忙是叩头大拜。

        老朱没有开口,继续着死亡凝视。

        刘日新额头已然是冷汗如注,他清楚自己要是给不出一个满意解释,老朱分分钟就会把他给活剐了。

        “方才卦象显示为无卦。”

        “无卦有三种解释。”

        “第一种,应卦者已不在人间。”

        “太孙殿下正值英气年盛,自然不是这第一种。”

        “第二种,应卦者命数不受天命,故而不可测。”

        “第三种,应卦者道行远胜草民。”

        第一种和第二种,是刘日新从他师傅那学来的,他算了一辈子命也没遇见过第二种,毕竟算卦这碗饭就是靠天吃饭,都不受天命了,还算个屁。

        至于第三种,则是临时瞎编的,毕竟他听说过太孙殿下是同行。

        “不受天命。”

        老朱眉头越发皱紧。

        皇帝这职业,向来都是讲究一个‘上天授命’,故而皇帝又被称之为天子。

        如果不受天命,那岂不是说与上天背道而驰,那还怎么做天子?

        原本老朱是打算让刘日新给自个大孙子卜一卦,若是卦吉,那就给刘日新赐酒一杯,送他去见太上老君。

        毕竟这种能掐会算的神算,留着迟早是个祸害。

        若是凶卦,则推出去直接砍了。

        连卦都算不准,活着有什么用?

        可现在既不是凶卦也不是吉卦,而且刚才龟壳与铜钱碎裂的一幕是老朱亲眼见证的,再加上刘日新吐的满地血,说明这刘日新并没有扯谎。

        既如此,那该怎么处置?

        老朱并没有第三预案。

        “陛下,兴许是今夜紫气掩星,遮掩了太孙殿下的命数,草民恳请明日去一趟太孙府,当面为太孙殿下卜测命数。”

        老朱注视着刘日新,他并不怀疑这个曾经算出自己当为天子的神算子,他更担心的是自己好大孙的命数。

        “准。”

        淡淡一字。

        刘日新心头顿时松了一口气,心想好不容易胡诌了个理由混过去,这会回去定要把看家的本事都祭出来,为明日做准备。

        “草民遵旨。”

        ………………

        太孙府内,朱雄英已经结束了四个小时的月华吐纳。

        此时的他正举着一面镜子,镜中人真帅,当之无愧为大明第一帅。

        比之修炼之前,有着一种说不上的感觉。

        如果非要举一个细节来描述一下。

        他感觉自己的皮肤好像更白更滑腻了,整个人更添了一份不怒自威。

        ‘再次提醒:请尽快开始本轮长期修炼任务:修习法术‘入梦’’

        第二次提醒出现。

        提醒三次不开始,将会被宣布任务失败,朱雄英也不再继续拖延。

        “入梦。”

        一翻手,将镜子收入纳戒。

        朱雄英准备开始另一场修行。

        单轮修炼中的长期任务与其他任务不同,其他任务都是有具体限时,而长期任务则是贯穿整轮修炼。

        但同样,也有对应的规则限制。

        根据任务的属性,规则有不同限制。

        比如修炼法术这种,那规则便是必须每天花费一个时辰在长期任务之上。

        ‘入梦之法,神游之术。’

        朱雄英对这入梦术,还是有点兴趣的。

        简而言之,这入梦术就是神游体外,可入他人梦境。

        修炼至深时,可潜移默化改变他人的思维,甚至是进行精神掌控。

        深吸一口气,朱雄英缓缓闭目,按照入梦的修炼方法开始运转周天,他慢慢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变轻。

        当他再次睁眸时,发现自己已然站在了观星楼之巅。

        漫天繁星,万家灯火。

        ………………

        魏国公府。

        深夜,静谧安然,唯有月色清风与几声虫鸣相伴。

        徐妙锦的闺房内,倚在书案上睡着的徐妙锦,精致五官在窗外一缕月色下温仪绝美,她的案上放着一对鸳鸯玉,左右分开,压着一张墨迹稍干的宣纸边角。

        ‘相思树底说相思,思郎恨郎郎不知,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君相思意’。

        一缕青烟随风飘入房内,一个盘旋,钻入了徐妙锦眉心。

        梦境之中。

        风和日丽,晴空万里。

        一道小桥弯河,一棵垂边杨柳。

        徐妙锦独自站在垂柳河畔,她好似在等着什么。

        “妙锦姑娘,让你久等了。”

        声音响起。

        徐妙锦猛的一个侧身,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映入眼中。

        刹那,笑靥如花。

        “吕公子。”

        朱雄英看着满脸笑容的徐妙锦,他微微皱起了眉。

        其实每一次面对徐妙锦,他心里都感觉很不自在,那是一种莫名的难受,究其原因还是不想再隐瞒身份。

        小号撩炮很舒爽,但用来找老婆就坑了。

        携手之人的基础一点,那便是坦诚。

        再加上朱雄英每天修炼,还得操劳怎么布局天下。

        说实话他很忙,忙到他其实根本没有时间来顾及这些儿女情长,没有那个心思和徐妙锦慢慢墨迹下去。

        朱雄英也想过,既然自己对徐妙锦有喜欢之情,徐妙锦也对自己有倾心之意,一个是大明皇太孙,一个是开国首勋之女,可谓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

        既然如此,那不如直接亮明身份,成不成都是一锤子的事。

        可终究,之前的朱雄英还是没说出口。

        这种奇怪的心态,从本质来分析,只是怕失去,越喜欢越谨慎。

        但此刻朱雄英突然想到。

        妈的,这是个梦啊!

        在梦里还怕个锤子。

        不装了,直接摊牌。

        “妙锦姑娘,对不起。”

        朱雄英踏步上前,突然一句,徐妙锦微愣,疑惑为什么突然道歉。

        还不等徐妙锦反应过来。

        “我骗了你。”

        朱雄英看着徐妙锦温润似水的眸子。

        “我的名字不叫吕子乔。”

        徐妙锦娥眉此时也是蹙起,望着朱雄英的眼睛。

        好似在询问,那你叫什么?

        朱雄英没有躲避,四目相对。

        “我的名字,叫做朱雄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