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让你奉旨监国,你去修仙?在线阅读 - 第50章 这是个人才

第50章 这是个人才

        翌日。

        朱雄英醒来,浅尝晨练一番之后,打发倦意朦胧的薰儿回了自个小院,接着又吐纳了两个时辰的日精,这才起身下床扭了扭老腰。

        不得不说,西域舞姬就是厉害。

        身段柔美,花样繁多,在锻炼中往往能够做出许多常人所不能且意想不到的超高难度动作,而且一摆就是一刻钟起步,连定身咒都没必要用上。

        以往能驰骋两个时辰,也就是四小时的朱雄英,昨晚竟是破天荒的只锻炼了三个小时,这一点让他颇为惆怅。

        走至阳台,暖阳倾洒,活动活动筋骨,朱雄英准备一会入宫去见老朱,请旨赐婚。

        至于愧疚。

        那肯定是没有的。

        首先,这是古代,一夫一妻多妾制。

        其次,朱雄英是太孙,未来的皇帝,充盈后宫是职责,雨露均沾是恩典。

        哪怕徐妙锦以后真成了太孙妃,甚至是太子妃、皇后,那她的职责也是帮朱雄英和谐生活。

        须知,给老公选小老婆这种事,古来都是皇后的本职工作。

        “殿下,该用早膳了。”

        小宝太监小步入内。

        按照礼制,皇太孙这个级别是对标皇太子的,用膳有专门用膳的宫殿和礼仪,可朱雄英明显是个不讲礼的人。

        “嗯。”

        得到太孙首肯,小宝拍了拍手,接着有三个腰肢纤细的漂亮宫女端着膳食走了进来。

        很简单,一碟小包子,一碗白粥,以及一碗浅紫色的水。

        包子白粥,是朱雄英特意要求的。

        不然按照太孙的规格,少说也得十几道乱七八糟的菜,倒不是说朱雄英多么珍惜粮食,纯属是觉得吃个饭太麻烦。

        至于这碗浅紫色的水,其实就是普通的凉白开,其中加了‘锻体散’,每天喝一碗,能抵强身锻体运动一整天。

        能开挂为毛还运动,又不是脑子有病。

        “常天赐动身去京营了?”

        朱雄英咬一口包子,喝一口白粥。

        其实修仙第九年,也就是洪武二十四年的时候,朱雄英就已经能够做到长期辟谷了,对吃的没有什么追求。

        常天赐的军籍入了九千营,既然现在人已经去了京营,那就说明三大营的编制基本整合完成了,已经开始进入到训练阶段了。

        这么一看,铁铉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

        不过五军营扩编应该还没弄完,毕竟由四十八卫扩充至七十二卫,兵士数量激增了五成,这些人都需要从各地卫所中挑选精锐,耗时不会短。

        而且,分营只是开始,重要的是训练,以及三营在战术上的配合最终能达到的实战效果。

        朱雄英要的是一支能够纵横天下的铁军,而不是花架子。

        “回殿下,常将军卯时来向您请辞了,见殿下熟睡,不敢打扰,就在观星楼外磕了三个头。”

        小宝细声说道。

        “嗯。”

        朱雄英目光落在案前,一个拇指大小的竹筒,其上刻印着一个‘影’字。

        取过竹筒,解开。

        其内有着一张纸条,上书一行字。

        “殿下万安,宁王欲遣朵颜三卫入秦。”

        朱雄英眼神微冷。

        这些塞王,一个个胃口真大,这大胆的操作,全然和史书写的不同。

        宁地与秦地中间隔着‘代、谷、燕、晋’四王,如此这般,也非要上去咬一块肉。

        这消息,来自于朱雄英埋在宁王身边的暗子,宁王最为宠幸的侧妃,自然是不会有错。

        朱雄英又是喝了一口白粥,有着侍卫出现在楼梯口,小宝出去一趟后,又是快步跑了回来。

        “殿下,一位叫做刘日新的算命先生求见,说是奉陛下口谕,来为殿下卜测命数。”

        小宝太监说着,自己都憋不住笑了,没想到还有算命的敢来给自家殿下算命,这岂不是关公面前舞大刀——吃饱了撑的。

        这歇后语用法,语文老师听了都会自闭。

        ‘昨晚就是这货么。’

        朱雄英想起昨晚感知到有人卜算自己命数的事情。

        至于这个刘日新,他有点印象。

        因为早年给老朱算过一场天子命,在后世野史中出现的颇为频繁,不少野史都将其描绘成神仙一般的人物。

        “宣。”

        老朱的面子,不能不给。

        …………………

        燕地,北平高阳郡王府。

        “二哥,你可是不知道,这一趟应天,小弟我差点可就回不来了!”

        “朱雄英那家伙实在是太残暴了,说杀就杀,一点兄弟面子都不给。”

        狂妄居士一脸唏嘘的讲述着自己在应天经历的事情,期间不由多一点添油加醋,把朱雄英描绘成了一个极凶极恶之辈。

        正在练大刀的朱高煦把刀挥的呼呼生响,一刀劈开跟前假人,随后将手里刀扔给在旁侍从,笑着走到朱高燧身边。

        人高马大的朱高煦和稍显瘦弱的朱高燧站在一起,显得朱高燧有点弱鸡。

        朱高煦拍了拍朱高燧的肩膀,笑着看着自己的三弟。

        “应天很危险对吧。”

        朱高燧连忙是小鸡啄米般点头。

        “嗯,极其危险,朱尚炳那小子这会估计尸体都臭了。”

        “二哥,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刚发现不对劲。

        猛的,朱高煦一把用胳膊肘锁住朱高燧的脖子,勒的朱高燧直叫唤了起来。

        “知道凶险,你还给父王写信说要把我换进应天!”

        “我看你小子存心的是吧!”

        被勒住脖子的朱高燧大口大口的喘气,嘴里连连喊着二哥饶命。

        “殿下,燕王府来使,请两位殿下入府议事。”

        就在此时,有府门侍卫前来通禀。

        “二哥,二哥,爹,爹找我们!”

        朱高煦这才放手,不过他也没用真力气,也就是兄弟之间闹着玩。

        “纪纲,随本王一同去。”

        朱高煦朝刚才接刀的侍卫招呼了声,便是和朱高燧走在前头。

        “二哥,过去没见你这么重视过一个护卫啊。”

        朱高燧瞥了眼身后跟着的纪纲,心想这人长得也没什么特殊之处。

        “你懂个屁,这是个人才。”

        “我已经把他调入了父王的亲军。”

        “假以时日,他必定为我燕军中的将才,你就好好瞧着吧。”

        朱高煦傲然一笑,对自己的判断极其自信。

        身后的纪纲,一双鹰隼般的眸子微低,看着走在前面的这对活宝兄弟。

        纪纲来到燕地之后,目标直接放在了燕王第二子朱高煦身上。

        世人皆知,燕王三子。

        老大通文,老二知兵,老三日常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