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布莱恩在线阅读 - 第五章 阴谋

第五章 阴谋

        卓尔巫师乔娜拉·塔克丝的神态冰冷如霜,高傲如高山顶上永不融化的积雪,可是她衣着打扮所发出的讯号却又如此灼热,热得仿佛让人一见,便浑身火热起来。

        当然,身为阶下囚的布莱恩,这个时候肯定是热不起来的。

        因为在他眼中,这个尤物跟一只毒蜘蛛没什么区别,当他将对方幻想成一只蜘蛛的时候,瞬间就仿佛被泼了盆冷水一样清醒。

        他连忙从椅子上起身,用平静的目光注视着卓尔精灵。

        她看起来年纪很轻,但她猩红的眼眸,却已有了足够的成熟。

        她的胸膛高耸怒挺,流露在衣服外的肌肤,也仍然和年轻少女一样绷紧而富有弹性,修长笔直的双腿并拢着,紧实得没有任何缝隙。

        但是布莱恩能够感觉到,卓尔巫师身上那股自然散发而出的成熟风情,决不是年轻少女能够模仿得来的。

        毕竟活到这把年纪的女卓尔,哪个不是经验丰富得让无数玩家都望尘莫及的老司机。

        他还听某些恶趣味儿的玩家专门讲解过,如果想要确认一个女卓尔的车况怎么样,只需看她的......

        想到有趣的地方,布莱恩神色一惊,连忙驱散掉脑海里的混乱思绪,因为他真的怕在这种场合突然绷不住,笑出来了的话,那就真的有点尴尬了。

        虽然他知道自己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还是不敢这么肆无忌惮。

        庆幸的是,对方并未注意到他的变化,只是静静地站着,冷漠地望着他,没有任何言语,也没有任何动作。

        布莱恩恢复镇定,用眼角的余光,望着卓尔巫师轻盈的丝绸长袍尚未遮盖住的躯体,然后故意闪过一抹贪婪的神色,同时让自己的呼吸略微急促一点。

        没办法,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装。

        不然,这位自我感觉良好的女卓尔,发现她在自己眼中竟然这么没魅力的话,恼羞成怒的情况下,指不定会想出什么折磨人的法子。

        若是他装出一副极力隐忍、却又望而不得的急迫样子,就会令对方产生莫名的快感和满足的征服欲。

        只要这种心理变态的卓尔高兴,并产生愉悦的快感,自然就不会找他的麻烦。

        所以说‘人生在世,全靠演技’这句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尤其是此刻身为阶下囚的布莱恩。

        “看得出来。”卓尔巫师开口说,“你学的不错。”

        她悠闲地走到布莱恩起身的椅子旁,从容不迫地坐了下去,任由开叉到臀部的丝绸长裙里,露出修长的大腿。

        布莱恩腰背挺直地站在原地,像往常一样保持着高冷的沉默,同时流露出一丝难以遮挡的杀气。

        “很快你将获得一个检验自己实力的机会。”卓尔巫师从饱满的胸衣里取出一小瓶药剂,展示给他,用充满讽刺的微笑说,“如果成功,我会放你自由。”

        布莱恩配合地瞪大眼睛,攥了攥拳头,又松开,目光中闪烁出思量、跃跃欲试、最终又收敛起来的光芒。

        然后他又用热切、渴望的神情,追随着巫师手中的那瓶药剂,目送对方重新把它塞到贴身的胸衣里。

        “看得出来,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女巫师用如丝的眉眼望着布莱恩,舔了舔猩红、丰满的嘴唇,挑逗地问,“那么......你想知道怎么得到它吗?”

        “说出你的目的。”布莱恩故意用恼怒的语气冷声道。

        正如他所料的那般,看到自己的神情,对方笑得更明显了,里面充满了嘲弄。

        卓尔巫师虽然没有封禁他的施法能力,但却用另一种手段在控制着他。

        她手中的那瓶炫耀的药剂,就是解除他体内一种被称为‘毒心蛛’的恶毒诅咒。

        “我为你设计了一场有趣的冒险。”

        卓尔巫师微笑着说,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而你需要做的,就是在这场冒险游戏中,帮我杀一个人。”

        “我需要了解具体情况。”布莱恩简短地回答,同时心中祈祷千万不要是自己认识的那位叛逆卓尔。

        “当然,为了计划的成功,你必须详细地了解你的对手。”

        卓尔巫师的眉头轻皱,仿佛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准确地说,我并不是塔克丝家族的族长,而是一名魔法导师,负责训练家族自己的和寄样在我这里的一些有魔法天赋的孩子。”

        塔克丝家族,布莱恩自然清楚,整个古奥伦斯城的第一家族。

        “正因为如此。”

        巫师神色自傲地说,“只要是从我手中出师的巫师学徒,都可以在一年一度为激励年轻卓尔而举办的竞赛中,拿到最高的学分。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术士学院的测试,打开这扇神秘的魔法大门,追寻自己的奥术之路。”

        “如此高的教学质量,对你来说,是一种荣誉。”布莱恩适当地补充一句。

        “没错。”听到他的恭维,卓尔巫师显然很受用,“但同样的,正是这种崇高的声誉,又给我带来了新的麻烦。”

        布莱恩好奇地望着她,他隐隐猜出其中的原因。

        “十年前,我接收了一个新学生,一个拥有罕见魔法天赋的女孩儿。”卓尔巫师的声音中夹杂着纯粹的恨意。

        “身为一名巫师导师,接收一位拥有罕见魔法天赋的女孩儿,难道不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吗?”

        布莱恩故意露出不解的神情,“若是在我们科米尔王国的战争学院,对于一名导师来说,这几乎可以让他的声望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话虽如此。”巫师冷冷地说,“但错就错在这个女孩儿是古奥伦斯城首席大法师海卓夫·普摩尔唯一的女儿和继承人。”

        “唯一的继承人?”

        布莱恩困惑地询问,“如果你宣称自己训练了古奥伦斯城的下一任首席大法师的继承人,这种头衔,难道还不能给你带来难以想象的声望?”

        “看来你很聪明,一语道破其中的要害。”

        卓尔巫师抬起下巴,猩红的眸子深深地凝视布莱恩良久,冷冷地说出缘由,“但是,大法师海卓夫却坚持要对这一安排保密。”

        布莱恩闻言,神色古怪地望着卓尔精灵。

        搞了半天,就是因为自己教的学生不能说出老师的名字,然后老师不能装逼了,就要想法设法杀死自己的学生。

        真不愧是卓尔,已经内卷到这种程度了,布莱恩心中暗想。

        想到这里,布莱恩感觉整件事恐怕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于是又道:“是啊,身为一名导师,竟然不能到处去吹嘘自己新收的学生,这确实有点残酷。”

        “这只是其中一方面原因。”

        卓尔精灵出乎布莱恩预料地没有反驳他话语中的讽刺,而是叹了口气,带着挫败感的语气说,“真正的原因,是这个孩子的魔法天赋已经不能称得上罕见了。”

        “愿闻其详。”

        布莱恩的眼皮跳了一下,因为真的被他猜对了,他的对手还真的是那位叛逆的卓尔巫师。

        卓尔巫师重新调整一下自己的坐姿,将交叠在一起的修长双腿互换一下位置,瞥了一眼正在暗自吞咽口水的布莱恩,露出扭曲的微笑。

        “一般来说,卓尔对魔法的学习开始于少年时期——从孩童到青年的一段喧嚣又迷惘的过渡。这一时期大约从十五岁开始,到青春期开始或者二十五岁的时候结束。到这时,一个卓尔儿童已经足够强壮,可以尝试着引导奥术的力量,并且受过足够的教育,还可以阅读和书写复杂的卓尔文字。”

        “然而这个孩子不一样,在大多数孩童开始感受魔法力量的时候,她却已经可以自如的支配她的天赋魔力。

        不仅如此,她还可以阅读卓尔的符文。更重要的是,她拥有从一个会使用魔法的卓尔,变成一个真正的巫师所必不可少的天分。在很短的时间里,这个小不点就学会了阅读简单的魔法卷轴,抄写神秘的符记,以及记忆相当复杂的法术。”

        “她的能力不但超过了我引以为傲的女儿,还以出乎所有人预料的速度,掌握了那些低阶巫师也难以施展的魔法,最令人恼火的是,她还出落得婷婷玉立,展现出童年时期就预示着的非凡美貌,连我们家族的武技长都为她着迷。所以,我打算利用她的成年仪式,一劳永逸的结束她的教育。”

        卓尔巫师乔拉娜·塔克丝发泄似的一口气说完,频频起伏的饱满胸脯显示出她因嫉妒而产生出的最为纯粹的恨意。

        布莱恩保持沉默,没有接话。

        他知道卓尔是狭隘的种族,对自己种族的优越性毫不怀疑,对罗丝的崇拜无比狂热,对这位混乱女士鼓励的斗争与阴谋乐此不疲。

        地位是一切,争权夺利是一切。

        很少有什么能把卓尔精灵的目光,从他们那世代相传的狭隘焦点中转移。

        所以,眼前这位卓尔巫师表现出如此扭曲的一面,对卓尔精灵来说,都属于正常操作,并没有因此刷新他的三观。

        这个女巫师为了平息心中因嫉妒而产生的怒火,不惜花费重大代价,亲自编织一张充满阴谋的蛛网。

        当然,在他看来,真正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女孩儿的未来,会动摇到塔克丝第一家族的地位。

        总而言之,诸多的理由筑成了必须杀死她的动力,这就是卓尔精灵的特色文化——内卷的艺术。

        而他,在这张编织好的蛛网中,成为了杀死那个女孩儿的工具,仅此而已。

        她还真看得起我,布莱恩露出一丝苦笑。

        作为一名穿越者,他刚好认识这个天赋异禀的卓尔女孩儿,自然知道对方血祭仪式中的大概情况。

        毫无疑问,从对方安然无恙地活了下来,并成为一名实力达到传奇层次的卓尔巫师,就可以猜出,乔娜拉的计划显然是失败了。

        不但失败了,还被狠狠地打脸了。

        事实上,如果一切都按乔娜拉设计的那样进行下去的话,她的计划其实是可以地成功的。

        但是错就错在这个女孩儿的父亲是古奥伦斯城的首席大法师。

        这个狡猾的老巫师随便送给她一件强力的魔法装备,都可以直接对他来个降维打击,让整个凶险的仪式,变成一个敷衍的过程。

        事实也正是照这个剧情发展下去的,所以布莱恩才觉得,自己压根就没有一点胜算,这简直就是去送死。

        “她叫什么名字?”他沉默良久,抱着最后一线希望。

        “桑蒂拉·普摩尔。”怒火终于平息的卓尔巫师回答。

        “这跟送死有什么区别。”布莱恩有点郁闷小声嘀咕一句。

        “你是个白痴吗?!”

        卓尔巫师闻言,突然异常凶恶地从椅子上跳起来,愤怒的红色火焰骤然间从她眼中闪过,“你必须获胜,要不然我费这么多心血干什么!”

        “你已经对卓尔的法术有了足够的了解,那么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乔娜拉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怒火,脸色非常凝重地说。

        “我的女儿,桑蒂拉最亲密的朋友,一个对她最了解的人,将每天和你在一起,告诉你对手掌握的所有攻击魔法和如何抵抗它的方法,以及她的弱点。想要活命的话,你必须认真仔细地全部掌握。”

        有个屁用,布莱恩心想。

        “我明白了。”他恢复镇定,微微点头。

        对于‘毒心蛛’的恶毒诅咒,他还是略有耳闻的,实在不行的话,他就选择在决斗的时候,直接跑路。

        至于诅咒的问题,他大不了去转化巫妖。

        当然,这是他在没有任何退路的情况下,做出的最坏打算。

        “看得出来,你是一名机敏、聪慧的战斗法师。”乔娜拉露出邪恶的微笑,“所以,你应该知道失败的后果,这不用让我来提醒你吧?”

        布莱恩冷冷地瞪她一眼,权当自己的回答。

        通过两个月断断续续的接触,他早就知道眼前的这个变态的女卓尔最喜欢他露出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如今的这种情况,他只能选择暂时隐忍。

        因为他已经想到了一个如何利用这次机会,反手干掉对方的大胆想法。

        “很好,你明白就行。”巫师坏笑两声,将细长的双手交叠在一起,提醒布莱恩:

        “记住了,一个月后,就是检验你能力的时候,你会被带到城市周围的野外隧道,去面对你的对手,你必须在战斗中杀死她,只有这样,你才能从她的尸体上得到解药,然后你就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布莱恩眼睛一亮,露出一副心中激起无限希望的表情,嘴角也配合着勾起一丝浅笑。

        尽管他知道事情绝对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但是他必须小心谨慎地装出一副令对方喜悦的样子。

        “从你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卓尔巫师注意到了布莱恩的微笑,她凝视着他的面孔,“我的条件令你非常满意,对吗?”

        “的确如此。”布莱恩强忍着扭头的冲动,缓缓地说。

        此时的他,只想快点结束这场谈话。

        “为了让你变得更有动力,我可以提前满足你心中一个期待已久的小小愿望。”乔娜拉轻轻说,若无其事地向他走去。

        只见她随手一挥,披在身上的薄纱随着移动,沿着玲珑的曲线自动滑落,紧身胸衣露出肩膀和大半高耸。

        接着,她又伸出一只纤细的黑手,强行抬起布莱恩的下巴。

        布莱恩出于本能地想要躲闪,但一双火辣辣的目光正直视他的双眼,他只能在心中暗骂两句,极力克制住这种冲动,曲意迎合。

        他感觉到这个肆无忌惮的女卓尔靠了过去,那曼妙的身体已经紧贴在他的身上。

        就在这时,一股无法抗拒的魔法力量探进他的心灵深处。

        他神色一惊,强行保持冷静,集中精神,施展「心灵空白」异能,为了守护自己的秘密,他立刻在脑海中布满对卓尔巫师最纯粹的恨意。

        “亲爱的布莱恩,告诉我,你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

        乔娜拉踮起脚尖,高举双臂,亲昵地抱住他的脖子,然后在浮空术的作用下,漂浮起来,直到两人的眼睛可以平视。

        布莱恩知道在法术的作用下,自己此刻不能撒谎,于是他一脸厌恶地看着她,毫不畏惧地说出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我操你大爷!”

        女巫师听到他充满恨意的咒骂,神色微微一怔。

        随即露出快意的微笑,瞬间将自己猩红的嘴唇,强行压在布莱恩的上面,给他一个像蜘蛛一样,令人毛骨悚然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