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布莱恩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偶遇

第九章 偶遇

        轻微的爆裂声,警告布莱恩有人穿过了石室的禁制。

        虽说在这个被限制自由的石室内,设置禁制无疑是多此一举,但他还是出于平时养成的一种良好习惯,多余布置了一道。

        他从书上抬起眼睛,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冷冷一瞥。

        石室的大门被魔法封印了,他知道一个解开封印的咒文。

        如果他愿意的话,他甚至可以不费吹灰之力逃出去。

        但他拥有自知之明,此时的处境,也并没有把他逼到去选择走这条路的地步。

        随着他的目光投向声音传出的方向,令他惊讶的是,并没有如他想象中那样:禁制被触动后,石门上会涌动出一阵微不可察的蓝白能量波。

        一抹困惑爬上他逐渐凝重的脸庞。

        他强行保持镇定,内心却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思索着房间里到底出现了什么闯入者。

        从纹丝未动的石门可以看出,躲在暗中凡人潜行者借助的是某种魔法,空无一物的房间又让他明白,这名闯入者精通高明的躲藏技巧。

        想到这里,布莱恩的眉头轻皱了一下。

        他发现以自己的感知力和精灵血统赋予的敏锐性,竟然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若不是他多余布置一道禁制,他甚至可以想象到,自己是怎么死的恐怕都搞不清楚。

        也就是说,有人保持着隐形魔法,悄无声息地潜入了他的房间。

        那么,这个敌人的目的是什么?

        布莱恩的两道眉毛立刻拧紧,他做好战斗准备,一只手也不自觉地隐藏到了桌子底下,随时准备着致命的法术。

        忽然,一颗明亮的能量球绕过书架的急转弯,向他疾驰飞来。

        早已准备的布莱恩几乎是在能量球出现的刹那,他便进入了战斗状态。

        ——“星质屏障!”

        他放下手中的书籍,坐在椅子上并未移动分毫,精神早已高度集中的状态下,一道浅蓝色的能量屏障瞬间浮现。

        创造系的心灵术士最大的特色就是汲取星界能量,召唤或保护自身。

        最典型的异能包括:星质构装体、星质蔓生怪、星质保护膜、以及星质防护屏障。

        而他的「星质屏障」则是唯有精通创造系的心灵术士,才能够掌握的一种抵挡魔法伤害的异能。

        并且在施展时,只要处于高度精神集中,就不会消耗任何灵能值。

        虽说在不消耗额外灵能值的情况下,防护屏障的威力是最小的。

        但布莱恩通过自己的法术辨识能力,可以感觉到攻击自己的法术,伤害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致命。

        也就是说,敌人的攻击更像是一种试探,或者说根本没有取他性命的意思。

        想到这里,布莱恩隐隐猜出了某种可能。

        “砰!”

        宛如碎石子落入湖面的轻响,明亮的能量球在浅蓝色屏障上溅起几道涟漪,最终溃散,消失不见。

        几乎是能量球消失刹那,严阵以待的布莱恩迅速起身,任由身后的椅子摔倒,然后毫不犹豫地低头沿着桌子向前滚到地面,堪堪躲开两把疾驰而至的飞镖。

        两柄十字镖撞击在石壁上,刺耳的碰撞中擦出明亮的火花,摔落在地。

        布莱恩暗自抹了把冷汗,他趁着起身的功夫,立刻查看攻击自己的敌人。

        刚好看到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卓尔从阴影中现身。

        她披着一件黑色魔力斗篷,双臂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挥出一系列复杂的手势。

        布莱恩看到噼里啪啦的能量在她的指尖凝聚,随即变成一道魔法能量箭矢朝自己冲去。

        当能量脱离卓尔的双手之时,照亮了她披散长发遮挡的清丽面容,以及一双在卓尔种族中,非常另类的蓝色眼睛。

        她怎么出现在这里?

        布莱恩神色一怔,他放弃了试图反击的打算,并连忙调动自己的心灵能量,加强防护异能「星质屏障」的防御强度。

        因为他想到了一种更简单的应对方法。

        这是一场毫无意义的魔法战斗,他并不想将自己的大部分精力消耗在这里。

        毕竟到了第二天,他将面临一场严峻到关乎自己生命安全的考验,所以在他确定自己性命无忧的情况下,准备将其中止。

        布莱恩看到自己被魔法能量箭击中,细小的闪电在身上不断跳跃,爆出朵朵绚丽的电火花。

        正如他预料的那般。

        这种程度的攻击,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紧接着,他便感觉到这个卓尔巫师提前预备好的第四重攻击。

        墙壁的天花板上毫无预警地疾射出十几个坚韧的蛛丝,在他‘猝不及防’之下,被紧紧地缠绕住了大半身体,躺在地上。

        布莱恩惊疑地躺在冰冷的地面,又象征性地挣扎几下,这才抬了抬头,望向自己的敌人。

        这是一位年轻的卓尔精灵。

        她的黑缎皮肤给人一种活生生的雕塑的感觉,而柔软、紧身的黑色皮甲和乌木色调的链甲更增强了她的这一形象。

        桑蒂拉·普摩尔。

        布莱恩认出了卓尔精灵的身份,同时也明白,对方就是自己明天的对手。

        所以,他并不想在今天跟她进行一场没有任何意义的交手。

        不然的话,他的手段很有可能被提前预知,自己获胜的希望将变得渺茫。

        况且,出于对她的了解,他还是有信心仅靠自己的物理手段,就能将其制服。

        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打下去的根本原因。

        他继续注视着那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她有着精灵般的奇异之美,以及精致而鲜明的五官,浓密的白发像新雪上的月光一样光滑。

        她的脸看起来活灵活现,一会儿顽皮,一会儿冷若冰霜,一双杏仁状的大眼睛主宰着她,眼睛的颜色则像深蓝的天空。

        卓尔豪门叛逆之女,一个被宠坏的卓尔公主,带着她特有的处身风格,寻找着逃离社会压迫的方法。

        布莱恩想起关于这个女孩儿的一些经历。

        他跟对方是在深水城的头骨港认识的。

        当时,这位逃离地底的叛逆卓尔,正在深水城的地脉迷城中寻找幽暗少女伊莉丝翠的漫步神庙。

        ‘奥法浩劫’时期,发生过许多骇人听闻的事件,就连诸神都成了高危职业。

        幽暗地域自然避免不了地发生一场巨大的变动。

        幽暗少女伊莉丝翠。

        唯一一位守护所有善良卓尔精灵的女神。

        在蛛后之战中陨落,她的信徒全部被精灵主神科瑞隆接收(注:摘自《蛛后之战——忏悔之女》)。

        但有一小支自始至终保持着坚定信仰的卓尔精灵,隐藏在头骨港的漫步神庙,筹备着复活女神的伟大计划。

        这项复活伊莉丝翠计划的参与者中,还有他们这些逐渐成长起来的玩家群体。

        甚至某些玩家为了发动群体力量,在论坛大肆宣扬一句口号:

        “虽然伊莉丝翠陨落了,但她一直活在我们的信仰(种子)里。”

        至于到底有没有成功,布莱恩就不太清楚了。

        他只知道隐藏在深水城地脉迷城的漫步神庙,开始浮出水面,这也就意味着复活计划进行到了最关键的步骤。

        “科米尔王国的战斗法师?”桑蒂拉抬起下巴,露出得意的微笑,用轻佻的步伐,在布莱恩身前转来转去。

        “这么说,你是有备而来。”布莱恩回过神,仔细一想,便猜出了对方的真实目的。

        从卓尔精灵明亮的蓝色大眼睛里就可以看出,她是因好奇才来到这里的,这倒也符合她的性格。

        至于是受谁指示,或者说谁挑拨的,也很容易就能猜得出来。

        “没错,你的卓尔语说的挺熟练的。”

        桑蒂拉保持着距离,然后弯下腰,看着布莱恩,“可以再多说一点吗?我听希尔琳说,你大吼大叫的样子才是最有趣的。”

        “这是什么意思?”

        布莱恩故作恼怒地说,“想要找个借口打人?想打的话,就直说,我早就见识过你们卓尔精灵这方面的喜好,尽管发泄你过剩的精力吧。”

        趁对方转移注意力,他悄悄地利用自己的灵能次级造物术,准备创造出一个助自己脱困的工具。

        “我也很想在近处给你两拳,再看看你痛苦的表情。”

        桑蒂拉忽闪着长长的睫毛,笑道;“但是我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所以,我会用远程法术解决你。”

        “如你所愿。”

        布莱恩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随你的心意吧,你应该不会打偏一个被五花大绑、动弹不得的目标吧。”

        桑蒂拉被对方浑不在意的样子惊讶到了,她盯着他,挺直腰背,伸出纤细的手指,跃跃欲试的道:

        “对,我不会打偏,我的魔法百发百中,但我可以保证,你不会被第一个法术打死,第二个也不会,我会努力确保你能感觉到自己的死期,你还想试试吗?”

        “你开心就好。”布莱恩向她露出微笑。

        “很好,非常好。”桑蒂拉凝视着布莱恩一脸轻松的微笑,她怔了片刻,又赞许道:

        “既然你懂卓尔语,那么一定知道,幽暗地域是由卓尔精灵统治,所以根据我们制定的规则和希尔琳给我的保证。现在,我宣布,你的命属于我的了,正好我需要一个新奴隶。”

        布莱恩懒得打听希尔琳给她保证的什么,他扭动身体,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地上,随口回了一句,“那是我的荣幸,尊贵的女士,你打算怎么把我带走,是优雅地扛在肩上吗?”

        “唔......还真有点难办。”

        桑蒂拉望着被蛛丝缠绕的布莱恩,皱了皱眉头。

        “这样吧,你将我腿部的蛛丝松开,我走着跟你回去就是了。”

        布莱恩向她提出自己的建议,“觉得怎么样?还是说,其实你心里担心自己根本打不过一个被捆绑了双手的巫师,若真实如此的话,啧啧啧......我就无话可说了。”

        “一个不错的提议。”桑蒂拉微微点头。

        她把玩着垂在胸口的一串银色项链,故意令其闪烁出微弱的魔法光泽,然后警惕地看着他,觉得还是不太放心,又威胁地说:

        “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不然的话,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手段。”

        布莱恩望着桑蒂拉故意向他展示的魔法饰品,感受到危险的魔法能量,他的眼皮忍不住地跳了一下。

        “我还想多活一会儿呢。”他一脸配合地说。

        卓尔精灵微微点头,然后俯下身,准备松开捆绑在他腿部的蛛丝。

        布莱恩看到对方的项链刚好垂在自己头顶上方,他目光闪烁一下,立即绷紧肌肉,骤然起身,将整张脸撞在她的胸口里,并趁机张开嘴用牙齿咬住她的项链。

        接着,他蜷起双腿,用力拉扯,然后转向侧面。

        猝不及防的桑蒂拉惊呼一声,纤细的身子一下子失去平衡,跌在他身上。

        布莱恩像条鱼一样扭动身体,把她压在身下,又用力后仰头颅,将额头猛地撞在她刚好抬起的脑门上。

        剧烈的撞击下,令桑蒂拉的后脑又撞在了坚硬的地面,造成第二次追加伤害,她痛呼出声,视线中的布莱恩、石室的书架和桌子开始翩翩起舞。

        布莱恩也是感觉到额头一阵剧痛,他强行保持头脑清醒,意念一动,用魔法控制手中凝聚成型的一柄利刃,飞快地旋转着割开捆绑的蛛丝。

        当他身体重获自由的瞬间,立刻抽身后退,与其拉开距离。

        ——“闪电牵引!”

        然后快速的低语一句,一根跳跃着闪电的魔法长鞭席卷而至。

        这道魔法绳索灵活地将桑蒂拉缠绕起来,噼里啪啦的微小闪电,令她发出痛楚的闷哼声,挣扎着站起来的身体又重新躺在了地上。

        “真不好意思,你竟然被一个奴隶俘虏了。”

        布莱恩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头,望着一脸凶相的卓尔精灵,“如果你开口求饶,说不定心情好了,我就会放过你。”

        “卓尔精灵从来不会求饶。”

        桑蒂拉甩开遮挡视线的长发,因疼痛倒抽着冷气,她高傲地抬起头颅,望着布莱恩,毫不示弱地说,“更何况还是向一个雄性低头。”

        “或许你可以开创这个潮流。”布莱恩恐吓道。

        “你不敢拿我怎么样。”

        冷静下来的桑蒂拉突然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不然的话,乔娜拉姨妈绝对不会放过你,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不会放过的是你吧,布莱恩心想。

        当然,这种话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去说。

        因为这会影响到自己明天逃亡的计划。

        与此同时,他内心开始隐隐有点焦急。

        着急乔娜拉为什么还没有现身,将这位令人头疼的叛逆卓尔赶紧带走。

        说到底,他还真不敢把对方得罪的太狠了。

        不然的话,第二天见面一个降维打击,哭都来不及。

        这就是他最不愿意跟卓尔精灵交往的原因。

        你若是保持得太过强硬,会留下不好的印象,甚至产生恨意,名字被记到小本本的黑名单里。

        善意太多的话,又会让这群擅长阴谋诡计的卓尔精灵生起疑心。

        所以,这个令人头疼的‘度’一定要保持适量。

        “的确,你的这个说法听起来更有说服力。”布莱恩故作屈服地说。

        准备好反击措辞的桑蒂拉闻言,吃惊地看着垂头丧气的布莱恩。

        她感觉这个来自地表的半精灵比她期望的更有智慧,奴役这样的生物几乎让她觉得有些耻辱。

        她目光闪烁几下,慎重地说,“说实话,你栽在乔娜拉姨妈的手中,无疑是在等死,这样看来,还真的有点浪费。”

        被说到自己的痛点,布莱恩故作不悦地冷哼了一声。

        桑蒂拉见此,她眨眨眼,冲着他放出最为迷人的微笑,用动人的柔声说,“这里是幽暗地域,一片可怕的土地,孤身一人都不可能活下去,更何况是沦为阶下囚,也许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布莱恩小心翼翼地向前靠了两步,低头望着她,露出颇感兴趣的样子。

        “你是一名来自地表的半精灵,还是一个施法者,我想学习更多地表的事情。”桑蒂拉一脸坦诚地说,“如果你愿意配合我的话,我可以带你走。”

        “知识是一件好东西。”

        布莱恩点头同意,随即一脸警惕地说,“但是你刚才也说过了,我懂卓尔语,自然对你们幽暗地域的特色文化非常了解。

        在我的家乡,旅行和冒险是我们的传统文化,但是在你们盲目排外、等级森严的古奥伦斯城,一名对地表感兴趣的卓尔,在我看来,完全就是离经叛道的存在,这种人往往都活不长。”

        “旅行和冒险竟然是你们的传统文化。”

        桑蒂拉抓住了话语中的另一个重点,她一脸羡慕地说,“真令人不可思议,居然有人鼓励他们的年轻人去旅行和冒险。”

        “那你知道深水城吗?”她满含期待地看向布莱恩。

        深水城?

        没想到对方在这个时候已经知道深水城了。

        布莱恩看向卓尔女孩儿的目光中浮过一抹意外。

        “当然知道。”

        他简短地说,“那里是大陆的核心区域之一,号称‘辉煌之地’,在深水城,曾经死过一个神,复活过一个神,还有一个凡人在那里封神,一城的人口,足以抵上一个国度。”

        “你连深水城都知道。”布莱恩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向卓尔女孩儿,“是不是意味着,你已经去过地表世界。”

        “那是个恐怖的地方。”

        桑蒂拉神色阴郁地点点头,“每天地面都会有一个巨大的火球跃入空中,放射出比罗丝的祭司用来惩罚罪人的炫光更耀眼的夺目光芒。

        即使在夜间,当火球落到地平面底下之后,也没有人能够逃脱地面上难以描述的恐怖,无数的小亮点,有时还有一颗较小的银色火球,将会打碎祥和的黑暗天空,让人无法忘记第二天将会降临的惩罚。”

        “这是你的第一感受?”布莱恩用充满怀疑的语气询问。

        “不是。”桑蒂拉微微摇头,“这是那些没有见过地表世界的同胞向我描述的样子。”

        “你不是说你去过一次,那你认为呢?”

        “我不太清楚。”

        卓尔女孩儿低下头,任由浓密的长发遮挡住面孔,然后眼角的余光盯着布莱恩的脸庞,用哀痛的语气说:

        “在我五岁的时候,我的母亲带我逃到了地表,我只记得自己来到一个池塘,看到许多宽大的圆叶漂浮在水面,上面还坐着许多小小的绿色生物,那生物看起来有点像肥胖的圆形蜥蜴,有好一阵子,我都在听它们唱歌,因为在幽暗地域,蜥蜴从不歌唱。”

        莲叶和青蛙。

        根据卓尔女孩儿的描述,布莱恩想到了非常贴切的生物。

        “然后呢?”

        “然后我的母亲就被追上来的地底同胞杀死了,而我也被他们抓了回去。”桑蒂拉的声音很轻,瘦弱的双肩似乎由于悲伤的啜泣而不停地颤抖。

        布莱恩怜惜地看她一眼,正欲开口说话,突然注意到她的眼睛是干的,还闪烁着狡诈的蓝光。

        当他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晚了。

        ‘砰’的一声轻响,像什么某种炼金药剂爆炸的声音。

        整个封闭的石室,骤然间被宛如实质的黑暗包裹。

        感觉到眼前一黑,布莱恩神色一变,连忙冷静地为自己撑起防御力场,随时应对桑蒂拉的突袭。

        然而想象中的攻击并未到来,而是一道充满嘲弄的清脆嗓音。

        “狡猾的半精灵,我说话算话,我以罗丝的第八条腿起誓,等我完成明天的成年仪式,我一定会过来把你买走。”

        黑暗逐渐消散,看到消失的卓尔精灵,布莱恩松了一口气。

        他回味着对方临走前丢下的一句话,顿时感觉到自己逃出去的几率又一次提高了许多。

        “做的不错,至少没有暴露你的实力和想法。”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毫无征兆地传来。

        布莱恩早就习惯了对方猝不及防的出现,所以并未在意,他面无表情地说,“不要告诉我,这是一个意外的巧合。”

        “事实上。”

        卓尔巫师乔娜拉悠闲地走到他的近前,希尔琳低垂着脑袋跟在身后,她直视布莱恩的双眼,冷冷地说,“这的确是一个巧合。”

        话音刚落,她伸手甩了希尔琳一个响亮的耳光,吼道:“蠢货!你差点坏了我的计划,滚!”

        希尔琳捂着微肿的紫红色脸颊,一言不发地离开房间。

        “明天,在恰当的时间,你将会被带到野外的隧道里,作为准备的一部分,我会给你一张详细的地图和用得上的魔法装备。”

        “记住,想要活命,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卓尔巫师冷冷地告诫一句,然后像来时一样突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