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布莱恩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记仇的乌鸦

第十五章 记仇的乌鸦

        因为那里需要她们?

        在桑蒂拉看来,这句解释太过简单和敷衍,令她无法理解。

        如果她认真起来的话,她将是一个极擅分析话外之音和动机的卓尔精灵。

        于是她深吸一口气,抬起头,认真而专注地望着布莱恩的眼睛。

        有那么一瞬间,桑蒂拉在这位战斗法师的眼里瞥见了一闪即逝的哀伤,就像是暗无天日的幽暗地域中突然闪耀光泽的黑曜石块。

        它如此的来去匆匆,桑蒂拉怀疑布莱恩甚至没有意识到它。

        奇怪的人,矛盾的心,她暗自做出对他的评价。

        很难想象,一个人竟然可以同时兼容同情、怜惜、善良、狡猾、智慧和冷酷无情等诸多复杂的品质。

        “说实话,我很羡慕你们这些可以到处旅行的冒险者。”桑蒂拉沉默良久,一声长叹,用羡慕的语气说。

        她边说边抚着自己浓密的长发。

        垂至侧脸的白发,悄无声息地为她遮挡住了一抹爬上俏丽容颜的古怪微笑和微光闪烁的狡诈目光。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

        布莱恩并未察觉到、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去注意卓尔巫师的神情,“你是一名巫师,成长起来后,便可以学会许多自由施展很多传送门法术,只要运用得当,想去什么地方都可以。”

        “没有用的。”

        桑蒂拉摇了摇头,“传送法术和魔法宝石一样珍贵,在古奥伦斯,魔法秘密被谨慎地保存起来,吝于分享,这不仅仅是贪欲的问题,而是为了生存。

        术士学院中教授这种法术的大师会小心控制关于这方面的任何知识。况且,他们还都是些背信弃义的家伙,许多传送门还有隐藏要求和秘密限制,不能一时兴起就随便进出。”

        “原来如此。”布莱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看得出来,对方很有可能早就想到了这种方法,只不过是一直都无法将其付诸于行动。

        正如桑蒂拉所说,许多传送门有隐藏要求和秘密限制,稍有不慎就会丢掉性命,或者落入他人的圈套。

        更何况古奥伦斯城还是一座充斥着阴谋与背叛的卓尔城市。

        由此可以看出。

        这位叛逆、率性的卓尔精灵比想象中还要狡猾和聪明,能活到现在,除了她的父亲首席大法师无形中的威慑力外,跟她自己的为人处世也有很大关系。

        想到这里,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在他脑海中浮现。

        “我猜,我的成年仪式结束之后。”

        桑蒂拉难过地说,“我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很有可能也要结束了。她们肯定会让我前往术士学院进修,学习真正的卓尔之道。”

        “她们的想法,对你而言,很重要吗?”布莱恩试探性地询问。

        “准确地说,对我的生存而言很重要。”桑蒂拉一脸坦率地回答。

        布莱恩看她一眼,沉默了好一阵子,这才语速飞快地开口,“你不是还有其他选择。”

        “去地表?”桑蒂拉抬起头,甩了甩长发,露出讥讽的微笑。

        “那确实不错,但接下来呢?黎明会带来什么?我会被阳光下的每个人类和精灵痛恨,受他们围捕。以我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保护好自己,又谈什么寻找失落的漫步神庙。”

        “那倒也是。”布莱恩干巴巴地附和一句。

        他有点同情这个心向光明的卓尔女孩儿的遭遇。

        事实上,这种渴望地表世界的卓尔精灵并不止她一个。

        在大陆北方的魔索布莱城,曾经也有一位卓尔精灵脱离地底,成功融入到地表世界的生活中。

        不过,这位心怀善良与光明的卓尔游侠就比桑蒂拉幸运多了。

        因为在他离开地底时,他的实力已经接近传奇层次,而且他的职业并不是限制颇大的巫师。

        他只需适应地表的阳光,抄着两把弯刀一路砍砍砍就完事了。

        卓尔巫师就不一样,幽暗地域弥漫着一种,被卓尔称之为地脉辐射的特异魔法能量。

        这股未知起源的奥法力量,传说可追溯至卓尔精灵被放逐出地上世界时的一道远古精灵魔法。

        卓尔精灵与其他幽暗地域生物会利用地脉辐射本身的属性来防御自己的聚居地,或者施展魔法和制作魔法装备。

        这也就意味着,当卓尔巫师离开了自己赖以生存的地底世界,他们受地脉辐射能量影响的施法方式,也会在地表世界受到严重的限制。

        “看看这个。”桑蒂拉伸手抓起斗篷的衣角,向他展示。

        “只要在地表世界,每一刻,魔法装备的魔力都在暗淡,远离幽暗地域的地脉辐射,它的魔力会迅速消失,我赖以生存的法术也会被大幅度削弱。

        在这里,我可以悄无声息的行走,没人能看到我,在地表的阳光下,我脆弱不堪,谁都能看到,我的武器,我的防具,还有我的施法材料,都会被阳光融化。”

        “那你可以尝试着学习新的生存之道。”布莱恩小心翼翼地向她提议。

        “事实上,这正是我恐惧的东西。”

        桑蒂拉绝望的低语,“你根本不理解,让我抛弃自己的天赋、忘记卓尔文化、放弃自己学了二十多年的卓尔精灵法术,然后在地表世界重新开始,这对我来说,有点太残酷了。”

        “我们每个人都要走自己选择的道路。”

        布莱恩言语温和地批评她,“既然你已经将漫步神庙视为自己生命中的伟大使命,那么就要一往无前的走下去。

        不要忘了,我们掌握的魔法,是一种神秘、又令无数奥术追寻着倾尽一生都难以参透的强大力量。要相信奥术的力量和知识,它会帮助你解决一切阻碍。”

        “记住,浩瀚的星空宇宙,总会有一颗专属于自己的星辰,它会指引着你通过不可知的黑暗。”

        他一边说着,一边来到桑蒂拉的身旁。

        然后伸手一指,魔法镣铐、钥匙、地图和卷轴全部落入他的手中。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聊了很长时间,他必须要离开了。

        “布莱恩,谢谢你。”

        桑蒂拉抬起头,站起身,天蓝色的目光直视着他,冲着他放出自己最为迷人的微笑,“真的非常抱歉,我又一次利用了你那泛滥的同情心。”

        话音刚落,布莱恩顿时感觉到自己刚好戴上的魔法镣铐,在叮当声响中,涌出难以言表的魔法能量。

        他感觉到一股无与伦比的虚弱涌至全身,最终浑身一软,无力地跌坐在柔软的床榻上。

        她在上面做了手脚,这是布莱恩脑海中产生的第一个念头。

        想到这里,他手掌一翻,立刻掏出钥匙,试图打开限制魔法的镣铐。

        然而,令他难以置信的是,这把钥匙竟然是个假的。

        这也就意味着,在桑蒂拉进入房间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开始算计自己了。

        布莱恩在心中暗骂自己竟然疏忽大意,这才艰难地抬起头,强装镇定地望着桑蒂拉。

        卓尔女孩儿坐在他身前,得意地迎上他的目光,发出清脆动听的笑声,嘲弄却无恶意,“放松一点,亲爱的布莱恩,我好不容易让你落在我的手中,可不是为了一个火球再把你灭掉。”

        布莱恩放松了下来,因为此刻的他实在难以集中自己的力量。

        这让他意识到,自己不但被封禁的魔法,还中了一道丧失力量的衰弱法术。

        庆幸的是,他能够感觉到这个狡猾的卓尔女孩儿并无恶意。

        他自我安慰地想。

        “现在,你还认为......”桑蒂拉贴在布莱恩身旁,用轻佻的语气说,“我是一个连歌都唱不好的笨乌鸦吗?”

        “不。”

        布莱恩微微摇头,笑着说,“此刻的你,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朝路人吐口水的记仇乌鸦。”

        “那又如何?”桑蒂拉不在意地抚着他额前的头发,又朝他的耳朵吹一口气,轻声说,“记仇本来就是我们卓尔精灵的天性。”

        布莱恩晃着耳边被拨弄得发痒的头发,试图阻止她的骚扰。

        他懒得跟她闲扯,直奔主题,“有事说事。”

        “那可不行,我不能这么便宜你。”桑蒂拉似是想起了什么,俏丽的脸庞因恼怒浮过一抹紫红色,她愤愤不平地说道:

        “不要忘了在野外的隧道里,你是怎么对我的,所以作为一个记仇的乌鸦,真抱歉,我必须原封不动地还回去。”

        “我那是为了让你相信我。”

        布莱恩闻言,苦笑一声,嘟囔着为自己辩解道:“你也看到了,其实我都是跟你开玩笑的,如果你老老实实地听我说话,怎么可能那么多事。”

        “但是我当真了。”桑蒂拉注视着他,跃跃欲试的表情,着实吓到了布莱恩。

        “你到底想怎样。”布莱恩低下头,故作无力的低语。

        “说实话。”桑蒂拉似乎很享受他现在的样子,她收起轻佻的表情,抬起下巴,用倨傲的语气认真地说道:

        “如果我愿意的话,在五天前的血祭仪式上,只需一个照面,你就会瞬间丧命。”

        “我当然知道。”布莱恩坦然承认。

        一个连实力达到四阶的巫师都能够杀死的魔法装备,他还没自大到能够抵抗。

        “但事实上,我并没有选择这么做。”桑蒂拉继续说道:“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我对你心存好感。”

        “得了吧,留着这些话去骗你家罗丝的第八条腿吧。”布莱恩故意露出不屑的表情,反驳道:

        “恐怕是别有用心吧,在我看来,你无非就是不想亲手杀死我,所以才想着把我打成重伤,再用捕获之瓶抓起来,然后丢到你的魔法导师面前,借他人之手,完成自己的祭典。不要以为我会因此心存感激,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桑蒂拉惊讶地张了张小嘴,难以置信望着布莱恩。

        “你不相信我?”当她注意到他有点陌生的目光时,不知为何,看到这种略显不屑的眼神,一阵莫名的恐慌袭上她的心头。

        “我如果不相信你的话,怎么可能落得现在这种下场。”布莱恩吃力地耸了耸肩,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其实吧,如果你真想要,可以直说,用不着这样,你只要开口,这种事我一般都不会拒绝的。”

        “那倒也是。”桑蒂拉松了口气,认为他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于是微微点头,伸手准备去解他的镣铐。

        她的手刚伸到一半,似是意识到了什么,又连忙缩了回去。

        “差点上了你的当。”桑蒂拉一脸庆幸地看着他,露出俏皮的微笑,“我说过了,有些东西,我必须原封不动地还回去。”

        “......终于学聪明了一回。”布莱恩郁闷地小声嘀咕一句。

        “那随便你了。”他直接躺在柔软的床榻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你就不想着反抗一下?”桑蒂拉被布莱恩的举动给惊到了。

        “然后呢,被你来一句‘你越反抗,我就越强壮’?”布莱恩没好气地看她一眼,说出对方的那点小心思。

        “没关系,你一脸屈服的样子反而更让我受用。”

        桑蒂拉微微一笑,一脸快意地说,“这句话也是你当初送给我的,我现在把它还给你。”

        “还有什么话,就索性一起说出来,别耽搁大伙儿时间。”布莱恩将头扭到一边,暗中开始积蓄力量,准备反击。

        坐在床榻上的卓尔女孩儿俯下身,蓝色的双眼注视着布莱恩。

        她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庞,轻柔的指尖勾勒他抿紧的唇边,嘴角浮过一抹淡淡的笑意。

        感受到近在咫尺的呼吸,布莱恩终于被桑蒂拉的举动给吓到了,他强壮镇定地说,“我可以提个要求吗?”

        “可以。”桑蒂拉轻轻点头。

        “姿势必须换一下。”他大胆而露骨地说提出自己的要求。

        “不行!”

        桑蒂拉严词拒绝,并高傲地抬起下巴,“这是我的底线。”

        “那算了,我拒绝这场交易。”布莱恩强硬地回绝道:“这也是我的底线。”

        “但是你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非常诚实。”

        桑蒂拉纤细的手指轻轻下滑,调戏道:“哦,差点忘了,这句话也是你当初送给我的,现在,我又原封不动地还给你。”

        “说实话,你的善变程度真令我惊讶。”布莱恩不再抗拒卓尔女孩儿的亲昵举动。

        “这就对了。”桑蒂拉露出微笑。

        “你当初不是跟我说过,生活就像什么......与其反抗,为什么不好好享受呢。你还说,善变是我们女人的天性,她们的变脸速度比脱衣服还快。这些话我可是都印象深刻地记在脑海里。”

        “放心吧。”

        她注视着他的眼睛,柔声说,“亲爱的布莱恩,我是第一次,所以会对你非常温柔的。正如你想的那般,这句话也是你当初送给我的,现在我又把它还给你了。”

        “......”布莱恩无言以对。

        心中暗自后悔自己在野外的隧道里,为什么要去故意调戏她。

        卓尔女孩儿轻柔地站起身,她的护甲、武器,还有衣物纷纷落下,唯有明亮的烛火为衣。

        就当桑蒂拉坐到床榻上时,严阵以待的布莱恩神色一凝,身体像灵活的鱼儿似的弹了起来。

        他瞬间起身,锁链的叮当作响中,伸出被禁魔镣铐锁住的双臂,从身后牢牢地套在了桑蒂拉的上半身,同时切断她试图用双肘后顶的攻击路线。

        布莱恩的双腿则顺势环绕在对方的双腿上,令其丧失蹬踏借力的能力。

        不过令布莱恩郁闷的是,他的虚弱法术并未完全恢复,以至于自己的力气竟然有点难以控制住桑蒂拉顽强抗争的斗志。

        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猝不及防的女孩儿很快便恢复冷静,她先是用头向后甩动,试图攻击布莱恩。

        庆幸的是,布莱恩早已提前将头亲密无间地贴在她的肩旁上,这种攻击显然毫无作用。

        接着,桑蒂拉立刻选择用双手去掰布莱恩的胳膊,下巴也极力向回收。

        感受到自己胳膊上传来的痛楚,布莱恩顿时察觉到一股不妙的气息弥漫在心头。

        因为他此刻的力量被大幅度削弱,导致连一个柔弱的卓尔女孩儿都比不过。

        在这场对自己不利的僵持中,他看到桑蒂拉将浓密的白色长发甩在他的脸上,然后低下头,一口咬在他的胳膊上。

        “嘶!”

        一阵剧痛袭来,布莱恩倒抽一口冷气。

        他在心里暗骂一句对方是属狗的,竟然下嘴这么狠,然后他急中生智地缩了缩头,一口咬在对方的肩膀上。

        “嗯......”

        桑蒂拉传来痛楚的闷吭声,连忙收回嘴,靠在布莱恩的怀里,放弃了抵抗。

        布莱恩自然也不好意思继续咬下去。

        “我对你来说,就真的一点吸引力都没有?”桑蒂拉揉了揉肩膀,用柔弱的话语对他说。

        “那倒不是。”

        布莱恩瞥了眼女孩儿的肩旁上留下的一排牙印,强忍着笑意,“说实话,你很吸引人,只不过自己用错了方法。把钥匙给我,然后结束这场闹剧。”

        桑蒂拉一脸不情愿地挥挥手,用魔法控制着钥匙落到布莱恩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