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布莱恩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被亵渎的典礼

第十三章 被亵渎的典礼

        五日之后......

        年轻的卓尔巫师桑蒂拉·普摩尔回来了。

        她脚蹬风尘仆仆的魔法精灵靴、身着紧身皮裤和丝绸上衣,外罩暗淡的链甲背心,瘦弱的娇躯包裹在一件沾着灰尘与干涸血迹的卓尔魔斗篷。

        她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高傲地抬起头,干净利索的掀下兜帽,猛地甩开披散的雪白长发。

        尽管她清新美丽的容颜带着憔悴,但那双如星辰般闪亮的天蓝色眼睛里,跃动的却是洋洋自得。

        很快,几乎所有的塔克丝家族成员全部被传唤而至,一起聚集在蜘蛛神后罗丝的神堂,等待着即将开始的成年典礼。

        这是必须的。

        即使不是这样,为了见证猎物可怖的尸骸,所带来的那种感同身受的快感,去重温卓尔精灵自己曾经的猎杀与骄傲,大多数人也不会错过。

        因为这样的庄重时刻,可以印象深刻地提醒所有在场的人,什么才是真正的卓尔精灵。

        在最古老的卓尔之城古奥伦斯最黑暗的午夜时分。

        在无数双卓尔精灵惊疑、不解、难以置信的猩红目光中,桑蒂拉闲庭信步地走到神堂的最中央,面向所有人。

        在她的身后,神堂最醒目的祭坛上,一尊巨大的魔法幻象无休止地在巨型黑蜘蛛与美丽的卓尔女性之间变换着。

        年轻的卓尔巫师站在高台上,那双在卓尔种族里极其另类、罕见的蓝色目光,率先落在自己年长的巫师导师身上。

        桑蒂拉用冷酷而深不可测的锐利目光,直射进乔娜拉浮动红潮的血色瞳孔中。

        她的眼神里充满了不怒自威的力量和致命的杀机,令人望而生畏。

        最终,年长的巫师在无声的交锋中败下阵,不自在地移开视线。

        桑蒂拉对着自己的导师深鞠一躬,把手伸进腰部的空间口袋。

        她掏出一件纯黑色的小瓶子,将它高高举起向众人示意。

        这是血祭仪式中每一个参加的年轻卓尔都必须携带的装备:捕获之瓶。

        其目的就是为了将自己屠杀的猎物尸体完整地带回来,献祭给蜘蛛神后罗丝。

        人群窃窃私语,仿佛蜂巢般嗡嗡作响。

        “你真令我吃惊,孩子。”乔娜拉强装镇定,冷冷地说,“你的确对得起自己的天赋......还有我的用心栽培。”

        “从今天起,我不再是孩子了。”

        桑蒂拉提醒她,一个散发着冷意的微笑悄无声息地爬上她俏丽的容颜,“我会报答你格外用心的栽培,我亲爱的导师。”

        她用生平最迅捷的动作,骤然间将手中的捕获之瓶摔至乔娜拉的脚下。

        在所有人看来,这是桑蒂拉向自己的魔法导师展示通过仪式的证明。

        这一刻。

        整个神堂围观的人群下意识地屏住呼吸,保持安静,全神贯注地见证一个真正卓尔的诞生时刻。

        纯黑色的水晶瓶被摔得粉碎,爆出宛如实质的黑色烟雾。

        那清脆悦耳的响声,长久地回荡在鸦雀无声的神堂中。

        伴随着烟雾的消散,乔娜拉震惊地站在原地。

        因为站在这位年长的卓尔巫师面前的,正是那位来自科米尔王国的战斗法师。

        他竟然好端端地活着,深邃的双眼中闪耀着最为纯粹的仇恨和怒火。

        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手握一柄散发着秘银光泽的匕首。

        这把匕首的握柄是一只蜘蛛,蜘蛛的八只脚向前延伸,最终聚在一起,形成了它宛如幻影的刺目锋芒。

        骇人的魔法光芒仿佛在回应神堂之上的蜘蛛幻影,不断闪耀,犹如万千匕首,刺痛了大多数卓尔精灵的双眼。

        布莱恩神色一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持握匕首,袭身而至。

        刺目的秘银之锋,连续突破卓尔巫师法袍的三重魔法屏障,势如破竹地刺进她的心脏。

        “不!!!”

        撕裂的剧痛传来,乔娜拉惊呼一声,但一切已经无可挽回。

        魔法匕首八只锋利的长脚牢牢地抓住她的心脏,猛然收紧,在布莱恩的撕扯下,毫不留情地将其碾碎。

        插在胸膛的匕首,完成自己的使命,顺势化作一道银色光泽,消失不见。

        卓尔巫师想要说话,想要对自己施放治疗神术或者魔法,但只有鲜血从她的口中不断溢出。

        随着魔法匕首如冰雪融化般消散无踪,乔娜拉胸腔的鲜血如匹练般从触目惊心的伤口喷涌而出。

        “啊!!!”

        卓尔巫师乔娜拉·塔克丝临终前,发出一声让女妖也自愧不如的哀嚎。

        然后,她用尽生命中的最后一丝力量还击了。

        那速度甚至不亚于任何狂暴战士的拼死一搏。

        痛苦、绝望和愤怒混在一起,激发了狂野魔法的威力,使它如雷鸣般呼啸着穿过颤抖的石室。

        感受到以雷霆万钧之势汹涌而至的狂暴能量,布莱恩神色一凛。

        他站稳身体,调动全身所有的奥术能量和灵能点,抬起双手,手腕交叉,掌心向外,一道浑厚的防御力场瞬间浮现。

        “砰!”

        汹涌的能量宛如气势磅礴的雷霆,击中摇摇欲坠的魔法屏障。

        仅仅只坚持片刻,布莱恩的防护力场便在清脆的碎响中轰然炸裂。

        他不堪一击的身体仿佛利箭般穿过神堂,狠狠地撞击在石壁上,阵阵咔嚓声响中,他就像个坏掉的玩偶,从墙面滑落在地。

        弥留之际的卓尔巫师喘完最后一口气,仰面倒地,眼睛中的红色光芒慢慢熄灭。

        与此同时。

        另一边刚好坠地布莱恩,强忍着嘴里涌出的血腥,双手挣扎着支撑地面,虚弱无力地靠在墙壁上,完全塌陷的胸膛绵软无力地起伏着。

        不过,当他注意到系统传来的提示时,暗淡的双目中浮过一抹神采。

        目标已死亡!

        抽取目标灵魂能量!

        获得经验值:10000点!

        ……

        这毫无预警的一幕,令整座神堂爆发出惊骇和喜悦的尖叫。

        一群卓尔祭司连忙奔向乔娜拉的尸体,围绕在她的身旁,徒劳地吟唱着治疗神术。

        布莱恩自然没这么好的待遇。

        迎接他的是一群露出恶毒冷笑的卓尔士兵。

        “砰!”

        就当一名卓尔士兵即将挥剑斩向布莱恩时,一道强力的闪电束轰然而至,一马当先的倒霉卓尔被炸成血肉模糊的碎片。

        “都给我滚开!”

        年轻的卓尔巫师桑蒂拉·普摩尔挡在布莱恩的身前,杀意凛然的厉声呵斥,周身散发气势仿佛她才是家族的主母。

        她的眼神冷若冰霜,随着披在身上卓尔魔斗篷无风自扬,一颗流光溢彩的火球脉动着阵阵能量,从她的掌心跃动而出。

        感受到煞气十足的桑蒂拉,以及周身爆发的魔法能量,冲至近前的卓尔士兵们各自对视一眼,纷纷后撤。

        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塔克丝家族的主母端坐于王座前,从始至终,她的脸上都带着无动于衷、幸灾乐祸的表情。

        “亵渎!”

        神堂的守护者马瑞娜的尖叫声撕裂了大厅的喧嚣。

        她从人群里冲出来,颤抖着举起手,指着年轻的卓尔巫师,气急败坏地大声咆哮道:

        “神后的典礼被桑蒂拉亵渎了!按照罗丝的律法,亵渎者必须立刻执行死刑!”

        “我看未必。”

        桑蒂拉转移目光,冷冷地说,“神后需要的是祭品,不论是猎手还是猎物,我只是选择自己的方式,献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祭品。”

        房间里一阵鸦雀无声,空气都仿佛在一瞬间凝固。

        “咯咯咯......”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诡异的笑声打破了沉默。

        塔克丝家族的主母伊莉莎贝塔笑了起来,笑得令人毛骨悚然。

        她穿着黑袍,上面用银丝绣着蛛网,冷酷而狡诈地端坐于王座的姿态,好似一只蹲在蛛网中央听政的恶毒蜘蛛。

        她的笑声固然骇人恐怖,但猩红的双眼里却蕴含着真正的快乐。

        “但是如果不献上事先承诺的祭品,只会惹恼伟大的神后,必须执行罗丝的律法,惩戒典礼的亵渎者!平息神后的怒火!”

        神堂的守护者马瑞娜愤怒地争辩道:“她破坏了传统的规矩和习俗!”

        “血祭已经完成了,罗丝女神非常满意这次的祭品。”端坐于王座的伊莉莎贝塔主母专横地打断了马瑞娜的坚持,向众人宣称:

        “血祭的目的主要是让年轻的族人成为真正的卓尔精灵,狡诈的头脑与沾满鲜血的双手一样,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她直接无视了愤怒的神堂守护者,目光转向桑蒂拉,赞赏道:

        “干得好!以古奥伦斯城第一家族的名义,我宣布,你是一名真正的卓尔,塔克丝家族的公主,蜘蛛神后值得尊敬的女儿!”

        伊莉莎贝塔主母从王座上站起来,高举双手,祝福道:

        “桑蒂拉·塔克丝,从今日起,把你的童年抛在脑后,为那与生俱来、令人愉悦的黑暗力量而欢欣鼓舞吧!”

        年轻的卓尔巫师坦然地接受了血祭的贺词。

        这次,她不再是深鞠一躬,而是微微点头。

        因为她不再是一名孩子了,作为第一家族的贵族女性,她高贵的身份,令她不需要向任何低阶的卓尔鞠躬。

        毕竟这次仪式不仅标志着她童年的结束,也意味着她将被第一家族完全接受。

        她回头望一眼靠坐在墙壁旁的布莱恩,看到他鼓励的目光,她深吸一口气,穿过祭坛,来到乔娜拉的尸体旁。

        一群围观的牧师纷纷避让。

        她俯下身,用复杂的目光,平视着她从前的导师。

        她不紧不慢地收敛着她全身的魔法物品,以及隐藏在胸衣内的一瓶解药。

        然后,她在某种懵懵懂懂的冲动下,突发奇想地将双手摸向尸体胸口汩汩而流的鲜血,直至鲜血浸满双手。

        接着,她猛然站起身,转向注视着她的家族主母,将涂满乔娜拉鲜血的双手展示给她。

        “血祭完成了,我不再是孩子,而是一名真正的卓尔。”她冷冷地宣称,目光中带着最为纯粹的恨意和挑战。

        不知为何。

        当年轻的卓尔巫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一种无以言表的悲哀击中了自己的内心。

        在她尚未来得及惊叹这陌生的感情之前,又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在卓尔精灵的社会,折磨人的永远不是恐惧的黑暗,而是挣扎着追求光明的心灵,她悲哀地想。

        从此以后。

        她不再是纯洁无辜的,随之而来的是骄傲与力量,背叛与阴谋,生存与胜利——所有这些她必须接受的东西。

        一阵长久而令人不安的沉默弥漫在罗丝的神堂。

        因为桑蒂拉行为的含义早已超越了传统礼节的限度,在等级森严的卓尔社会,这简直就是离经叛道的做法。

        “很好。”

        伊莉莎贝塔主母神色阴郁地点了点头,沉吟片刻,说道:

        “你那精巧复杂、心机重重的方法,不仅照字面的要求完成了血祭,而且体现了它的精髓,为此你给自己带来了荣耀。

        乔娜拉的死,不过是照章行事。而把自己的猎物作为你的复仇工具,则是一个聪明的转折。

        但最后你又用对手的鲜血洗手,却是神来之笔!

        你让她坠入了自己的阴谋,然后用血腥的方式宣告自己的胜利,桑蒂拉,你果然是一名天生的卓尔。”

        “谢谢你的夸奖。”桑蒂拉闷闷不乐地回了一句,朝着布莱恩的身旁走去,卓尔士兵们纷纷让道。

        “但是!”伊莉莎贝塔主母的语气骤然加重,变得冷酷阴狠。

        “猎物终究是猎物,他的职责就是充当神后的祭品。不献上我们所承诺的祭品,将会带来更大的灾难。一个低劣种族,杀死了神后的虔诚者,他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她用不容置疑地语气询问。

        伊莉莎贝塔主母的精英卫队将布莱恩团团包围。

        “我知道该怎么做。”

        桑蒂拉目光柔和地望着一脸从容的布莱恩,她轻声说,“蜘蛛之吻。”

        “很好。”伊莉莎贝塔主母满意地点了点头,“总有些东西是值得牺牲的,给这个低劣的种族治疗伤势,唯有经历过‘蜘蛛之吻’,你才算是真正的卓尔。”